孫楊尿檢官有一人竟是建築工人 承認不懂興奮劑檢測(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北京時間11月19日,據新華社報道,在去年9月4日晚給孫楊進行興奮劑檢測團隊中的檢測助手並沒有資質,隻是一名建築工人。隨後,孫楊轉發鳳凰網微博發聲:感謝尿檢官的誠實和勇敢!

  孫楊案中的三名IDTM測試人員中的一位透露,他不是受過培訓的興奮劑檢測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築工人。這位要求匿名的助理透露,在孫楊聽證會開始的前幾天,他曾經以中文書信的方式向CAS和WADA提供證詞。他坦白道:我是一名建築工人,我每天忙著工作,從來沒有人教我怎樣進行興奮劑檢查,我也沒有接受國相關訓練。我同意按照他們的要求,在公開聽證會之前的視頻會議上發言,但是我準備好了,卻沒有人聯係我。



  

(image)
 

  北京時間11月19日中午,孫楊轉發鳳凰網微博發聲:我要感謝尿檢官的誠實和勇敢!他站出來承認當晚對我進行拍照,他也承認從來沒有人教他如何進行興奮劑檢查,沒有受過相關訓練。在聽證會前,他對仲裁庭表達願意視頻作證,CAS卻沒有聯係他。但是,真相永遠不會被謊言掩蓋。

北京時間11月18日,孫楊聽證會在瑞士舉行,聽證會結束後,據新華社最新英語報道,在去年9月4日晚,興奮劑檢測團隊中的檢測助手並沒有資質,隻是一名建築工人。


  

(image)

  原文截圖
 

  全文報道如下:

  新華社杭州11月18日電:孫楊案中的三名IDTM測試人員中的一位透露,他不是受過培訓的興奮劑檢測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築工人。

  孫楊11月15日在瑞士舉行的公開聽證會上表示自己無罪,此前,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因懷疑孫楊涉嫌違反反興奮劑規則對孫楊和國際泳聯提出上訴。

  這位要求匿名的助理透露,在孫楊聽證會開始的前幾天,他曾經以中文書信的方式向CAS和WADA提供證詞。

  “我是一名建築工人,我每天忙著工作,從來沒有人教我怎樣進行興奮劑檢查,我也沒有接受國相關訓練。”

  “我同意按照他們的要求,在公開聽證會之前的視頻會議上發言,但是我準備好了,卻沒有人聯係我。”


(image)
 

  在今年1月份接受采訪時,這位助理透露,去年9月14日,一名反興奮劑檢查官聯係他,這位檢測官和他是中學同學兼同鄉,但是他們在去年之前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麵,2018年2月才在同學聚會上重新見麵。

  “那天晚上,她打電話讓我去火車站接她,然後開車帶我去孫楊家,車裏還有一名女士,她是負責血液采集的助理。“

  “檢察官讓我一起去洗手間,據我所知,她想叫我去監督孫楊采集尿樣,因為其他兩個人都是女性,所以我就同意了。”

  “孫楊在中國是大明星,我第一次見到他非常興奮,所以我在房間外用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當我坐在房間的時候,我還想繼續拍照,但是被孫楊製止。”

  “然後他(孫楊)要求我們每個人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我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證。隨後孫楊表現,我不是專業的檢測人員,不應該待在檢測室裏。”

  11月15日聽證的時候,孫楊也表示,檢測助理非常不專業,所以他想知道資質。事實上孫楊隨後發現,三名檢測人員都缺乏足夠的資質。

  聽證會當天,三名檢測人員沒有出現在現場,孫楊還提出疑問:“你們有膽量在公眾麵前說出真相嗎?”

  這位助理表示,自己當時離開了檢測房間,檢測官出來幾次,給他看iPad上的英文內容。

  “我不懂英語,也看不懂上麵的英文內容,然後我就把iPad還給了她,我不知道檢測房間裏麵發生了什麽。”

  “我對興奮劑檢測完全不懂,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麽。我隻是因為中學同學的請求,來幫助她的,我的本職工作是一名建築工人。”他補充到。

老李子 發表評論於
孫楊用的錘子也是建築工的嗎?
JonesJunior 發表評論於
隻是監督你不要做假,不需要培訓吧
想不開1 發表評論於
東拉西扯可能不是最好的策略
一鳴同學 發表評論於
砸血樣是擔心被做手腳吧。如果真有心黑他在血樣裏檢測出什麽,哪怕過後結果不作數也百口莫辯。就好比一個人被以嫖娼抓走,就算最後澄清獲釋,在外人麵前也說不清了
天眼裏人 發表評論於
“我是一名建築工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說多可笑!
Zhisou 發表評論於

是小孫的粉絲不就正好作弊了嘛, 小孫太過疑心以致錯過機會。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飛行檢察官不會到了某地去勞務市場隨便拉個民工就去檢測。

所以這裏麵疑點太多,這人頭銜是什麽,誰雇傭他的,怎麽被雇傭的都不清楚。不是跟著檢察官去的都是和檢測有關的專業人士。說不定就是個臨時請的司機呢。如果他是國際反興奮劑協會的正式員工,那他怎麽白天黑夜的幹工地的?

天方夜譚一樣的故事,新華社也照登?
早睡早起01 發表評論於
不要侮辱建築工人。黨讓你是啥就是啥。
soleil2002 發表評論於
太隨意了吧
zhuniang 發表評論於
我想再強調一下義工的定義,義工時義務工作者,雖然不拿錢,但也有專業規範,標準工作程序,專業道德,職業操守的要求!!! 不是什麽從馬路上隨便拉一個人就可以做的!!! 否則,不是極其不嚴肅,極其不尊重和不負責任?! 這裏的義工也是要申請,要考察背景和資質,然後麵試的!!!

隨便拉一個人,去看/監督一個社會名人撒尿,如果這個‘隨便’拉來的人,有些道德良心還好,否則的話,這人事後不是可以到處去宣揚吹噓他當麵監督過孫楊,某市長,某省長,某主席,拉尿??!!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投票表決,你覺得那個中國人有沒有使用興奮劑?
thetruth111 發表評論於
西方的藥檢機構就是天大的笑話!!可恥。當然,樓下為西方的藥檢機構辯護的反華蛆們也同樣可恥!!
Nick32 發表評論於
有多少運動員的飛檢需要去做?所謂尿檢官隻需完成尿樣收集即可,平日一般都由受檢者本人自己做,為了防止作弊需他人監督過程的實施。至於興奮劑檢測並不是樣本收集者的責任,懂不懂也不重要。
liondiden 發表評論於

西方很多國家參與奧運的運動員都不是專職的。他們的本職很可能是水暖工,企業職員等,他們參賽甚至要花費自己的錢或自己去拉讚助的。

隻有中國的運動員都是國家從小供到大的運動員。美名其曰為國爭光。

可能孫楊的腦子裏很嘲笑西方呢,咋不給錢還當運動員?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總是我 一定覺得不認識的三個人給你驗血,你發現其中一個是建築工,而不是醫生。然後,欣然接受檢查結果:你是個艾滋病。你不接受這個結果,於是醫生不僅證明了你有艾滋病,而且證明了你爸媽也有可能是艾滋病人,需要接受治療。
這是非常正常,正確,以及民主法製自由的做法。
liondiden 發表評論於

國際機構裏的專業機構也好,即使國外的專業訓練隊,好多人都是兼職的。

隻有中國有特色全是專職的,反正吃納稅人的糧不心疼。
onlyanswer 發表評論於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一些國際組織貪汙腐敗無所作為,偏偏西方一些單細胞生物還特別崇拜他們
zizifan 發表評論於
假新聞
lao-fei 發表評論於
檢察官和助理都是中國人啊
gunit 發表評論於
新華社
thrawn 發表評論於
新華社和孫楊都看不起建築工人?
這已經違反WADA檢查過程因為此人不是檢察官
zhichi 發表評論於
這個的粉絲行為如果激怒孫說明孫對檢驗本來就是反感的。所以我覺得是粉絲的行為讓監督行為變得比較尷尬。孫有權利拒絕尿檢但沒有權利拒絕血檢。
Young10987 發表評論於
巨嬰與否和是否有興奮劑違規是兩回事。
讀者用戶1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很多讀者都斷章取義,楊說的很清楚,是因為建築工直接向他拍照片而惹惱了他才認為檢測團隊不對勁,而在生氣的情況下發現對方不合資格的時候才砸的尿,這都很合理。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的話他倒可以選擇讓檢測團隊取走尿尿然後投訴他們的不專業。或者檢測團隊可以再派有資格的團隊過去道歉而取樣本。
血刀老祖 發表評論於
建築工人怎麽啦!難道接尿都不會?尿尿也要培訓?不培訓是不是就不尿尿了?
莫言無語 發表評論於
當事人隻是工作,在這裏隻是證人,不是原告,需要時可以傳喚。
fengyuzhe 發表評論於
Good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噤若寒蟬身
當有鬼叫門
三個空座椅
都是天朝人


ANGELS 發表評論於
當事人為什麽都不出庭?
殺敵三千,自傷一萬 發表評論於
咱黨媒新華社說的,俺信。是黑是白不重要,立場很重要。
摯友 發表評論於
在美國養過孩子的都應該知道,即便是國際比賽,很多服務人員是義工。收集尿液的人和檢驗尿液的人的要求是不一樣的。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搞工程的人都知道,沒有資格證書的一樣可以從事工程設計,但是要由注冊工程師全權負責設計的內容。換句話說,我可以雇個學生幫我做設計,但最後我會蓋章簽字,一切責任在我。
czhz 發表評論於
不懂興奮劑檢測
----------------------------
以後監考物理的都必須是物理學博士,否則沒資格監考。
shanghai70 發表評論於
新華社和孫楊都看不起建築工人?
監考官是建築工人你孫楊就可以作弊?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樓下可以啊,孫楊贏的幾率,跟飛行藥檢官隨便從大街上找個建築工人的幾率一樣

我都想問問他們怎麽認識的,難道是去勞務市場隨便拉一個?

新華社也不仔細考慮一下就發這種“匿名人士”,恐怕會栽
土撥鼠撥土 發表評論於
醫生的助手是不是無需資質就可為病人服務?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看人撒尿不需要資格證?下次你去體檢去,讓沒資格的人給你檢查!孫楊怎麽要求不重要,別人是不是接收類似的程序不重要,重要的是藥檢臨檢規定是咋樣的!如果規定要求所有的人員都必須擁有並且攜帶資格證,那麽孫楊就有理由拒絕檢查!
視法規如無物麽?習慣了不按法規辦事,碰上個較真的,還好意思辯解自己一向如此。是哦,你一向都超速駕駛,碰上警察了,你敢說你一直都如此從來沒有撞死過人別人都在超速警察也沒有抓所以你不該受罰?
莫言無語 發表評論於
試樣采集過程,人員是服務性質的,不是法院檢察院必須要求過程必須經得起司法程序正義。難道孫子需要采用司法程序采集試樣。
zhichi 發表評論於
有時簽合同簽字需要公證,公證有時要求有目擊者,公證員需要認證資格但目擊者不需要,這個農民工就是取樣目擊者,估計就是需要在孫楊身後的那個人。但這個人的表現太差了讓孫不願意可以理解,其實孫應該要求換一個人,這就出現了讓他媽監督的問題。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這就如同在考場上,考生不需要關心監考老師是不是有監考資格證。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如果檢測官讓孫楊自己去采樣,不用人監督,他會不會有意見?應該不會。所以這個監督人對孫楊來說是可有可無的,所以不存在資質問題。
相反,因為監督人是檢測官的助手,隻有檢測官才會關心他的資質,隻要檢測官信任他,一切都不存在問題。而這不關孫楊的事。
事實上,檢測官做了讓步,讓他母親監督,正是因為監督者不需要任何資質,就是個人證。
HESS 發表評論於
雖然希望孫楊能夠順利過關,但是感覺這次官司凶多吉少。檢察官助手的資格問題和孫砸血樣完全是兩件不相幹的事,孫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裏完全是無知。雖然引導了輿論的同情,但是法庭裁決麵前不會加分的。而且孫的借口是怕不合格人員栽贓他的血樣也是不成立,所有的興奮劑檢查為了防止作弊,每份樣品都分A,B保存在不同的地方,沒有人能夠在兩個不同的地方同時作手腳,如果A樣品檢測出問題,你可以申請重檢B樣,必須兩個樣品結果一致才能成立。這次事件既然能夠立案調查,至少主檢察官的資格是沒有問題的。質疑背後的黑手操作也是無法加分的,隻是一廂情願巴了。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飛行藥檢每年幾十萬次,程序應該是很清楚的,比他大牌的運動員多得是,從沒人要求助手當場出示資質,也沒有人當場發飆,就很說明問題
nikecap53 發表評論於
新華社,嗬嗬!不多說啦。
泰涼 發表評論於
做檢測的人從出發開始就違反了規定—————不具備檢測員的資格,這還有什麽可嘰歪的?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可能的劇本是,飛行藥檢官到達,要求當地反興奮劑機構提供助手,現在這幾個助手被黨國重點關注,所有資質證書銷毀,按黨國要求成了工地民工
Zhisou 發表評論於

隻負責搬運又何須懂興奮劑!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帶一個民工去尿檢

怎麽看怎麽不信

新華社這次可能要栽
莫言無語 發表評論於
男護士很少吧!難道以前這孫子每次尿檢都要求男護士?
zhongguoren8 發表評論於
說了半天都是細枝末節,不是重點。

你不心虛為什麽要砸血樣呢?這不是明擺著說血樣有問題嗎?
gamlastan 發表評論於
很惡心
5AGDG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個程序正義的問題。有實際案例,美國警察看著一個黑人不順眼,就截停了他的車,從裏麵找出毒品。因為警察沒有合理理由檢查,所以法官判決黑人無罪。孫楊同樣是程序問題,即使判決無罪,也不影響事實就是個藥罐子。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看撒i尿取樣也有資格證問題嗎,不是瞎子都可以吧,取樣是孫自己取,建築工隻是監督而已,有何不可。相反,建築工是孫粉絲,可能孫更容易作弊,如果他想的話。
barryv 發表評論於
他的角色就是車夫,當然讓他監督撒尿是不恰當的,雖然這事一般不用培訓。
點點點點點 發表評論於
他下一次比賽必有噓聲
barryv 發表評論於
應該沒有規定必須男護士監督男運動員采尿樣吧,否則就不會隻兩個女護士去,提出這個要求是不合理的。感覺就是製造障礙不讓采樣。
not_bad 發表評論於
三名檢測人員沒有出現在現場,孫楊還提出疑問:“你們有膽量在公眾麵前說出真相嗎?”

他們真的不敢。
zhichi 發表評論於
他的工作就是看孫取尿樣,需要培訓嗎?這個就是那個興奮的拍照握手的粉絲吧?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非法獲取的血樣必須銷毀,而且必須當著雙方的麵,這是很容易理解的規定。至於是不是可以或者不可以用榔頭砸,那屬於枝節問題了。
humimm 發表評論於
這也不是砸血樣的理由啊,這行為太讓人浮想聯翩了,孫楊是渾身長嘴也說不清了。這案子就算是他贏了,他的體育以及相關事業,也基本上是完蛋了。
humimm 發表評論於
這也不是砸血樣的理由啊,這行為太讓人浮想聯翩了,孫楊是渾身長嘴也說不清了。這案子就算是他贏了,他的體育以及相關事業,也基本上是完蛋了。
bluetag 發表評論於
這些人現在根本不敢去做對孫楊不利的證,否則就該去申請難民了。
aaron1970s 發表評論於
到底多少黑手要廢了孫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