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照進夢想 “臥底”采訪中國大媽非法移民的血淚路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英國“死亡集裝箱貨車”事件令人震驚,當地警方曾稱39名死者據信為中國人,此後又有消息稱死者中有越南公民。此事不由令人聯想起曆史上多起偷渡者死亡事件。一位在2015年曾經對偷渡英國者進行追蹤報道的記者回憶當時“臥底”采訪的過程。

2000年,在多佛爾港(Dover)入境英國的集裝箱卡車上發現58名中國偷渡客的遺體,2004年,23名非法勞工在英格蘭西北部的莫克姆灣拾貝時在海潮中喪生。

自2004年的莫克姆灣悲劇後,英國政府收緊了對非法移民的政策,頒布了工頭執照法。不僅華工在此地區拾貝的行列中減少,也受近幾年來經濟危機和英國脫歐的大環境的影響,來英國的非法移民在逐漸減少中,華人勞工通過偷渡入境英國的問題淡出人們的視線。這起慘劇的發生,再一次引發人們對於跨越英吉利海峽的人口販賣與邊境安全等問題的關注。

一直以來,美國和英國都是中國非法移民選擇首選入境的目的地。在2015年的一次臥底采訪中,地處廣州的非法中介小李(化名)告訴記者,一般來說戶籍浙江和福建的人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更難以拿到簽證,這跟偷渡客過往的曆史有關,就英國的非法移民群體來說,其中大多數來自以上兩個地區。

"但當然啦,如果你戶籍是屬於浙江或者福建的話,也不是說我們就沒有辦法幫你搞定簽證。"當被問到如何保證簽證可以順利拿到時,小李說他們有很多辦法,但因為我們是"受理客戶",所以不便對我們透露更多。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前往英國旅遊的遊客大幅上升,英國也由此放寬旅遊簽證政策,從此前的180天最長入境時間延長至2年。許多非法移民中介也開始鑽空子,利用此政策來為非法移民辦理簽證。在2015年為期近4個月的采訪過程中,記者和搭檔先是通過網絡找到非法中介小李,他告訴我們中介費大約在10萬人民幣左右,為確保簽證能順利拿下,中介會幫助這些非法移民進行麵試培訓。

臥底之旅

在跟小李的接洽過程中,他告訴我們最快一批移民會從香港轉機入境英國,雖然大部分的人會選擇俄羅斯航空等廉價航空入境,但通常以"可以最快時間離開境內"為前提來選擇航班。於是,按照小李給我們的航班信息,我們提前來到希思羅機場做準備,並希望通過觀察可疑的接機人來判斷和計劃如何接近我們目標鎖定的一名男性移民-小王(化名)。

在等待了近一個小時後,我們發現並沒有像小李所描述特征的男性出現。在此航班的遊客都陸續出關後,我們猜測可疑接機人的目標範圍也漸漸在縮小,此時三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進入我們的視野。最終,我們看到一名中年女性被三人接走。

通過對現場電話錄音的分析,我們揣測三個接機人為學生。透過小李,我們意外聯係到了這位被接走的中年女性­­-向姐。向姐向我們證實,小王的確是跟她一起乘飛機從香港過來,入境時兩人說好分開走,以免被懷疑。結果向姐先出關後,發現小王被海關扣留,沒能順利入關。向姐見事不妙,自己就先出關了。後來我們了解到海關因發現小王護照信息有問題,疑似在新加坡打工時有非法移民傾向而將他遣送回國。

事實上接機的人負責的部分僅僅隻是從機場把移民接到一位名叫龍哥的人那裏,由此他們每人可分得100磅的報酬。龍哥才是真正負責給他們安排住宿的人。

在此後接近一年的時間裏,記者用"臥底"的身份與向姐保持聯係,試圖透過向姐的生活,揭示在英國非法移民,尤其是偷渡來此的女性們的生存狀態。跟大多數的移民一樣,向姐也來自浙江,2016年時剛滿40歲。她說她並不是來自貧困的家庭,也曾在當地經營過一件很大的家具店,隻是後來店麵倒閉,老公在外欠下一筆債後,她才想到出來做事。聯係到中介時,她就已經打定好主意,拿兩年的旅遊簽證來英國打工。 "又聽說來英國賺錢不少,行情不錯時一個月能掙10萬人民幣左右(按當時的匯率,大約在一萬到一萬二英鎊一個月)。來英國之前,我的目標是等掙到錢後就返鄉回國,之後就再也不打算入境英國。"在電話交談時,向姐如此表示。

她說來英國最初的幾天時間裏,龍哥對她不錯,也曾經給她安排過到利物浦餐廳打工的工作。但是那裏她收入低,除了基本生活開銷,基本存不下錢。於是,她開始拖人在倫敦幫她找工作。

現實照進夢想

在辭掉利物浦的工作後,向姐來到倫敦,起初是在唐人街的美甲店工作。一開始店裏的人也不太直接跟她介紹工作內容,過了幾天,見她也不怕生後,才開始試著用"委婉"的方式說服她從事賣淫工作。

在英國生活一段時候後,向姐和跟她有著相似遭遇的婦女們才意識到中介之前對她們的收入承諾完全不符。如不從事賣淫工作,她們根本無法拿到中介所說的收入,也無法向家裏寄錢。對於身擔家庭經濟重任的女性來說,用身體來換取錢財,是她們不得已的唯一出路。

但在持續一年的接觸過程中,向姐也對是否長期留在英國的態度發生了轉變。偶爾在晚上通電話的時候,她也會講述心事。她說自己不過是想掙錢,至於如何掙錢,個中苦味倒也不需要讓家人知道,她說在英國這段日子,因為跟自己類似經曆的女伴們一起生活,大家漸漸也產生了感情,有時不忙的時候,也一起逛逛街打打牌。兩年後回不回國也不著急打算,倒是如果有一天能順利回國,能在回國後與在英國認識的'姐妹'聊天敘舊,她覺得這樣的生活也挺知足,晚年的生活開銷就指望著能在英國打工時賺錢存下來。

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對於非法移民的臥底采訪結束後,與向姐的聯係中斷,對於她的下落我們不得而知。盡管跟十幾年前相比,如今非法移民的入境漸漸由海路轉移成由空陸抵達,比如向姐。但很多人口走私犯仍然選擇用極端惡劣的條件將勞工人口輸入進歐洲各國,轉而進入英國。

英吉利海峽兩岸的邊境問題一直是英法兩國十分關注的議題。雖然英國政府在多佛爾港口和英法海峽隧道嚴加防範,但此次事件的發生讓人們有理由相信,偷渡的黑色產業鏈顯然仍在運行。

英國“死亡集裝箱貨車”事件令人震驚,當地警方曾稱39名死者據信為中國人,此後又有消息稱死者中有越南公民。此事不由令人聯想起曆史上多起偷渡者死亡事件。一位在2015年曾經對偷渡英國者進行追蹤報道的記者回憶當時“臥底”采訪的過程。

2000年,在多佛爾港(Dover)入境英國的集裝箱卡車上發現58名中國偷渡客的遺體,2004年,23名非法勞工在英格蘭西北部的莫克姆灣拾貝時在海潮中喪生。

自2004年的莫克姆灣悲劇後,英國政府收緊了對非法移民的政策,頒布了工頭執照法。不僅華工在此地區拾貝的行列中減少,也受近幾年來經濟危機和英國脫歐的大環境的影響,來英國的非法移民在逐漸減少中,華人勞工通過偷渡入境英國的問題淡出人們的視線。這起慘劇的發生,再一次引發人們對於跨越英吉利海峽的人口販賣與邊境安全等問題的關注。

一直以來,美國和英國都是中國非法移民選擇首選入境的目的地。在2015年的一次臥底采訪中,地處廣州的非法中介小李(化名)告訴記者,一般來說戶籍浙江和福建的人比起其他地方的人更難以拿到簽證,這跟偷渡客過往的曆史有關,就英國的非法移民群體來說,其中大多數來自以上兩個地區。

"但當然啦,如果你戶籍是屬於浙江或者福建的話,也不是說我們就沒有辦法幫你搞定簽證。"當被問到如何保證簽證可以順利拿到時,小李說他們有很多辦法,但因為我們是"受理客戶",所以不便對我們透露更多。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前往英國旅遊的遊客大幅上升,英國也由此放寬旅遊簽證政策,從此前的180天最長入境時間延長至2年。許多非法移民中介也開始鑽空子,利用此政策來為非法移民辦理簽證。在2015年為期近4個月的采訪過程中,記者和搭檔先是通過網絡找到非法中介小李,他告訴我們中介費大約在10萬人民幣左右,為確保簽證能順利拿下,中介會幫助這些非法移民進行麵試培訓。

臥底之旅

在跟小李的接洽過程中,他告訴我們最快一批移民會從香港轉機入境英國,雖然大部分的人會選擇俄羅斯航空等廉價航空入境,但通常以"可以最快時間離開境內"為前提來選擇航班。於是,按照小李給我們的航班信息,我們提前來到希思羅機場做準備,並希望通過觀察可疑的接機人來判斷和計劃如何接近我們目標鎖定的一名男性移民-小王(化名)。

在等待了近一個小時後,我們發現並沒有像小李所描述特征的男性出現。在此航班的遊客都陸續出關後,我們猜測可疑接機人的目標範圍也漸漸在縮小,此時三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進入我們的視野。最終,我們看到一名中年女性被三人接走。

通過對現場電話錄音的分析,我們揣測三個接機人為學生。透過小李,我們意外聯係到了這位被接走的中年女性­­-向姐。向姐向我們證實,小王的確是跟她一起乘飛機從香港過來,入境時兩人說好分開走,以免被懷疑。結果向姐先出關後,發現小王被海關扣留,沒能順利入關。向姐見事不妙,自己就先出關了。後來我們了解到海關因發現小王護照信息有問題,疑似在新加坡打工時有非法移民傾向而將他遣送回國。

事實上接機的人負責的部分僅僅隻是從機場把移民接到一位名叫龍哥的人那裏,由此他們每人可分得100磅的報酬。龍哥才是真正負責給他們安排住宿的人。

在此後接近一年的時間裏,記者用"臥底"的身份與向姐保持聯係,試圖透過向姐的生活,揭示在英國非法移民,尤其是偷渡來此的女性們的生存狀態。跟大多數的移民一樣,向姐也來自浙江,2016年時剛滿40歲。她說她並不是來自貧困的家庭,也曾在當地經營過一件很大的家具店,隻是後來店麵倒閉,老公在外欠下一筆債後,她才想到出來做事。聯係到中介時,她就已經打定好主意,拿兩年的旅遊簽證來英國打工。 "又聽說來英國賺錢不少,行情不錯時一個月能掙10萬人民幣左右(按當時的匯率,大約在一萬到一萬二英鎊一個月)。來英國之前,我的目標是等掙到錢後就返鄉回國,之後就再也不打算入境英國。"在電話交談時,向姐如此表示。

她說來英國最初的幾天時間裏,龍哥對她不錯,也曾經給她安排過到利物浦餐廳打工的工作。但是那裏她收入低,除了基本生活開銷,基本存不下錢。於是,她開始拖人在倫敦幫她找工作。

現實照進夢想

在辭掉利物浦的工作後,向姐來到倫敦,起初是在唐人街的美甲店工作。一開始店裏的人也不太直接跟她介紹工作內容,過了幾天,見她也不怕生後,才開始試著用"委婉"的方式說服她從事賣淫工作。

在英國生活一段時候後,向姐和跟她有著相似遭遇的婦女們才意識到中介之前對她們的收入承諾完全不符。如不從事賣淫工作,她們根本無法拿到中介所說的收入,也無法向家裏寄錢。對於身擔家庭經濟重任的女性來說,用身體來換取錢財,是她們不得已的唯一出路。

但在持續一年的接觸過程中,向姐也對是否長期留在英國的態度發生了轉變。偶爾在晚上通電話的時候,她也會講述心事。她說自己不過是想掙錢,至於如何掙錢,個中苦味倒也不需要讓家人知道,她說在英國這段日子,因為跟自己類似經曆的女伴們一起生活,大家漸漸也產生了感情,有時不忙的時候,也一起逛逛街打打牌。兩年後回不回國也不著急打算,倒是如果有一天能順利回國,能在回國後與在英國認識的'姐妹'聊天敘舊,她覺得這樣的生活也挺知足,晚年的生活開銷就指望著能在英國打工時賺錢存下來。

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對於非法移民的臥底采訪結束後,與向姐的聯係中斷,對於她的下落我們不得而知。盡管跟十幾年前相比,如今非法移民的入境漸漸由海路轉移成由空陸抵達,比如向姐。但很多人口走私犯仍然選擇用極端惡劣的條件將勞工人口輸入進歐洲各國,轉而進入英國。

英吉利海峽兩岸的邊境問題一直是英法兩國十分關注的議題。雖然英國政府在多佛爾港口和英法海峽隧道嚴加防範,但此次事件的發生讓人們有理由相信,偷渡的黑色產業鏈顯然仍在運行。

MonkeyWork 發表評論於
生活 - 不得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