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對派“民陣”召集人遇襲詭異細節公開(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香港反對派團體“民陣”召集人岑子傑16日晚7點在旺角附近遇襲,他受傷倒在一輛白色私家車旁,地麵有血跡。被緊急送醫治療後,岑子傑已無大礙。香港警方接獲報案後介入調查,表示會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image)

岑子傑倒在一輛白色私家車旁。圖源:社交媒體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岑子傑遇襲事件隨後被曝疑點重重。香港《大公報》指出,岑的同行人員並未在第一時間救治,而是為其傷勢“打卡”,拍照上傳至網絡。拍照後,岑子傑又突然好轉,清醒地被送往醫院。

此外,岑子傑遇襲4天後,“民陣”方麵將舉行又一場遊行集會,此時大打“悲情牌”,可能會讓已成頹勢的所謂“勇武派”重燃。

集會前遇襲,自導自演?

香港《大公報》17日報道稱,岑子傑遇襲事件“離奇”的是,岑“被打”後曾一度疑似失去知覺,但在其同行的“民陣”成員為其“傷勢”拍照、上傳網絡後,岑又突然好轉,被送往廣華醫院時也表現得很清醒,與拍照時的奄奄一息模樣可謂大相徑庭。

(image)

岑子傑(中) 資料圖

在社交媒體臉書上,有網友對岑子傑被打一事稱“自編自導”;還有人酸諷岑子傑,“血漿效果較逼真,但打卡Pose就生硬”“演技果然受過專業訓練”。

(image)

網友評論截圖。圖源:環球網
 

《文匯報》則指出,岑子傑遇襲後第二天,其團隊就在街頭發放岑參選區議會選舉的傳單,上麵詳細描述了他被襲的過程。盡管文章落款的日期是17日,但傳單底部顯示打印日期是16日,也就是岑遇襲當晚。

(image)

傳單打印日期為岑子傑遇襲當晚。圖源:文匯報
 

有香港網友質疑,岑子傑在晚上7點半左右遇襲,9點多才清醒,距離淩晨12點隻有兩個多小時,其團隊是以怎樣的速度寫文、排版,並彩打2000多張傳單的?

還有人提出,如果傳單是當晚趕製,那麽理應配上岑子傑遇襲的照片,但傳單中並沒有這一照片,是不是因為傳單已經提前製作好了?

香港媒體指出,此次岑子傑疑似“自導自演”,可能是為20日的集會聚人氣。

《大公報》稱,岑子傑去年成為“民陣”召集人,今年10月10日聲稱參選2019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由於“民陣”曾預告今年10月20日舉行“集會”,而岑子傑16日突然遇襲,“時機巧合得讓人難以置信”。

報道還提到岑子傑“演戲”其實早有“前科”,他今年8月底就曾聲稱被不明人士襲擊。但襲擊事件發生後,有記者發現岑子傑從餐廳輕鬆走出,並在門外抽煙,與街坊交談。而他這次遇襲也是發生在民陣集會前夕。

香港警方: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諷刺的是,一向致力於抹黑、攻擊香港警察的反對派,此時仍要求助警察。

岑子傑透過朋友在社交媒體上表示,“請警方幫忙找出幕後真凶,這是警隊的職責!但還是感謝這次警方迅速到場!”

針對岑遇襲案,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總督察吳德南表示,案發在16日7時40分,岑子傑途徑旺角雅蘭裏,遭4至5名蒙麵,身穿黑衣及黑褲,外形貌似南亞裔男子持鐵錘及刀襲擊,行凶過程僅10多秒,凶徒得逞後奔向弼街,跳上一輛黑色的私家車往深水埗方向逃去。

(image)

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總督察吳德南。圖源:星島日報
 

岑子傑右後腦及前額有3厘米傷痕,雙手肘擦傷,送醫時清醒。 警方接報後在各區進行截查行動,尚沒有發現嫌犯。

醫院方麵指岑子傑不適合錄口供,現有警員在病房外駐守保護,警方相信凶徒有預謀地犯案。有目擊者發現案發前有一輛私家車在附近徘徊兜圈。

警方對此宗殘酷及有預謀的暴力事件予以強烈譴責。吳德南表示,無論任何原因或問題都不能用暴力解決,香港是一個文明社會是不能接受的,警方會保持中立的態度,無論任何人的身份及角色,都會不偏不倚去調查。警方呼籲市民如目睹案發經過,與警方聯絡提供線索。

此外,香港特區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也在臉書發帖,表示懸賞港幣30萬緝拿凶手。

(image)

持續數月的香港暴力活動,嚴重威脅了公共安全,也包括岑子傑等香港反對派人士的安全。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18日表示,不斷升級的暴力嚴重破壞公共秩序,危害公眾安全。警隊上下心情沉重、感到非常難過,但更深明自己背負重大責任。即使前路仍然充滿考驗,但他堅信香港警隊將會克服難關,為城市恢複秩序。

南北交通 發表評論於
岑子傑及其同夥流氓至極!自導自演,但手法低劣!
GG2018 發表評論於
癩皮狗的下場
浪跡天下 發表評論於
山寨導演 拙劣演技 燈光角度完美
南北交通 發表評論於
岑子傑及其同夥流氓至極!自導自演,但手法低劣!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拍照後,岑子傑又突然好轉,清醒地被送往醫院。


民運,發冷功,都會玩這一套。
中國夢姑 發表評論於
廣華醫院澄清公告在這裏。


W+W+W.ha.org.hk/haho/ho/pad/191017kwhtc.pdf
ShiMaQian 發表評論於
警察報告出來前,大家最好少做結論。
XYZ94538 發表評論於
醫院已經證明是人造血。

Mbtech 發表評論於
其實共產黨幹這種事是最專業的,6.4燒死軍人的事說不定就是共產黨自導自演的,然後給鎮壓找到了理由。
pinenut 發表評論於
想起阿扁的肚皮子彈
mate20pro 發表評論於
facebook早就證明那個是假的,隻是不知道facebook有沒有把那個揭密賬戶刪除
錦川 發表評論於
民主社會就是可以有自己的觀點,所以對民陣的質疑也是合理的。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民主人士和納粹人士都喜歡用苦肉計
Ilona 發表評論於
以共產黨的智商,就隻能把所有的事件往假裏整,混淆視聽,到底是打假還是""假打""時間會證明一切的,不是所有人都沒有判斷能力和人雲亦雲的. 如果我們不提這個事件,那些海上漂著的屍體,也是充氣娃娃嗎?跳樓自殺死但沒有血跡的一定是自己死了以後自己擦幹淨的,那些被強奸的花季美女,一定是自願的.還有,被無名焚屍的,是自己不小心走進了地下密秘焚燒爐....說不完的。
Swedenbo 發表評論於
台灣阿扁,大陸烏爾凱西(帶著氧氣包和政府談判,至今覺得惡心),香港岑子傑,齊活。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針對岑遇襲案,旺角警區刑事調查隊總督察吳德南表示,案發在16日7時40分,岑子傑途徑旺角雅蘭裏,遭4至5名蒙麵,身穿黑衣及黑褲,外形貌似南亞裔男子持鐵錘及刀襲擊,行凶過程僅10多秒,凶徒得逞後奔向弼街,跳上一輛黑色的私家車往深水埗方向逃去。
@@@@@@@@@
一群人又是錘子又是刀的,居然隻給他個輕傷,莫非襲擊者都是弱女子?還有同行人既沒有上前幫忙也被打,也沒有事後救助,就拍照了,趕著發傳單照片了。
我不是憤青01 發表評論於
希望下一次是真的
Jcq 發表評論於
驗一下地上的血不就清楚了嗎?
hyz34 發表評論於
Jimmy Sham, 'Sham'
pylori 發表評論於
腦袋流血流成那樣人早就不治了
從主謀到班底
從智商到演技
都有問題
RainyApril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人怎麽那麽搞笑,演技太差了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警方可以順藤摸瓜,印刷機商店晚上(深夜)營業嗎?誰傳給[夜店]原版文本的?什麽時間?[夜店]老板手機通訊記錄,哪台電腦製作的原版文件?電腦裏還存有什麽東西,電腦操作者的手機通訊記錄。
仰韶 發表評論於
被鐵錘重擊竟然無大礙,這是侮辱鐵錘還是侮辱百姓智商?馬加爵了解一下。
cdwb 發表評論於
這個事情瞞不了。有沒有受傷,受多大傷醫生們最清楚。不從醫生那裏求證自己在這猜猜猜沒意思。
Huaying 發表評論於
苦肉計,目打就是要綁架選舉,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我愛寶島台灣 發表評論於
活該,如果是假,更活該。
LengXiao 發表評論於
這不就是從台灣阿扁那裏學來的嗎?下三爛自有下三爛的招。
kkx 發表評論於
趕快拍照,我可堅持不了多一會兒
wd01702 發表評論於
見過照片,確實角度燈光清晰度,包括血流量都跟電影海報一樣。傷者還睜著眼。我印象裏隻有死人才會不閉眼。然後他就好轉了,似乎無大礙和後遺症。
skyhorse913 發表評論於
不出所料,有些反對派人士想擠進區議會的"正規軍"序列,就像黑社會洗白。不然以前鬧事混來的名聲白搭了。
紐約雙魚 發表評論於
原來四處砸壞監控器是為這個做準備的。
anchoret98 發表評論於
爲了配合拍照、擺出最好的姿勢,被打暈後還要捏出蘭花指、撐住身體,也是蠻拚的。
挺沒勁 發表評論於
如果警察說出真相,認定是在演戲,估計警察局要被燒
steventian 發表評論於
如果最終調查結果真是如此。那這個反中召集人的素質真是太太low 。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躺地相貌安詳,無痛苦狀! 後續看最多是皮外傷,不符合鐵錘的打擊的特點。

報假案會是重罪哦!
JustAsked 發表評論於
碰瓷!
wen_bm101 發表評論於
想起了某人臨選舉前肚皮上挨了一槍
傻大目 發表評論於
想起王丹柴玲烏爾開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