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期待官員“化學反應” 中共改革已到最艱難時刻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一段時間以來,一個新詞出現在中共政治話語體係中,這個詞就是“化學反應”。繼今年7月的機構改革總結會上習近平首次提出這個詞後,在北京時間9月9日的中共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上,這個詞又再次出現在習的講話中。

這個詞的頻繁出現意味著,它或是理解習近平當下改革思路的一把鑰匙。什麽是“化學反應”?似可以用習在這兩次會議中的話進行定義。

在這次深改委會議上,習近平所說的“統籌製度改革和製度運行,處理好頂層設計和分層對接的關係,搞好上下左右、方方麵麵的配套,注重各項改革協調推進,使各項改革相得益彰”,以及7月那次機構改革總結會上所說的“注重改革的係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統籌各領域改革進展,形成整體效應”,可以作為“化學反應”的注腳。

這可以總結為,製度的製定不等於製度的自動運行,製度係統的良好運行必須仰賴於各種製度的銜接和配合,更加仰賴於中共官員在這套製度體係中重新調整自己的角色定位、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而這,恰恰是最難的。這意味著,習的改革已經觸及中共改革的最艱難的部分。這也將是行將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所要觸及的命題——“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發改委會議主題對標四中全會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發布的通稿,這次深改委會議延續了此前一次會議審議大量改革方案和意見的慣例。從通稿可見,這次會議涉及的改革領域包括金融、生態環境、糧食安全、民營經濟、教育、貿易、製造業和服務業等諸多分散的領域,外界甚至串不起一條邏輯線來。這從側麵揭示了習近平改革所涉及的龐大領域。這些龐大領域都在2013年11月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構成了習式改革的完整架構。

從習式改革的時間線和邏輯線來考量,實際上,行將舉行的十九界四中全會將是十八屆三中全會的一個呼應。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提出了林林總總,涉及中國各方麵製度和事務的龐大的改革計劃。可以說,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啟的是習式改革的第一個階段,這在此次的中共深改委的會議上是用“前期”“中期”來表述的。

在這次深改委會議上,習近平宣稱,“落實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確定的各項改革任務,前期重點是夯基壘台、立柱架梁,中期重點在全麵推進、積厚成勢”。中共高層認為,這些製度建設和框架搭建基本上已經完成。 而行將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則將開啟習式改革進程的新的階段。

對於這個新階段,習近平用“加強係統集成”來形容——“現在要把著力點放到加強係統集成、協同高效上來,鞏固和深化這些年來我們在解決體製性障礙、機製性梗阻、政策性創新方麵取得的改革成果,推動各方麵製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從“前期”“中期”到“現在”的時間線,實際上串起了自十八屆三中全會至十九屆四中全會的改革邏輯線。

在一項項大手筆的分項改革陸續推出後,此刻,已經臨近習式改革路程的中段,也就是習近平提出的“新三步走”的第二步:從2020年到2035年,中共將致力於把中國“基本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而“加強係統集成”,發生“化學反應”,看來將是達致這一目標的方法。

習的難題:死的製度如何活起來

實際上,習式改革的前期給外界的印象是,“頂層設計”和製度設計的出台一項接著一項,但這些改革的最終效力如何,外界是有疑慮的。如果把製度效力比作一個上下互動的機製的話,那麽,在前期,主要是“頂層設計”通過下行通道在發揮作用,是自上而下的,主要的改革議程基本上是由高層發起的;而在打通機製間作用,發揮地方和各部門機製的靈活性和主動性上,在自下而上的上行通道,以及在各部門之間互相打通的平行通道上,活力仍遠遠不夠。而習近期的講話意味著,這個自下而上的進程目前已被提到了習式改革的議事日程表上。正如習近平在黨政機構改革總結會上所言,“堅持黨的領導和尊重人民首創精神相結合”。

在這個過程中,習對中共官僚係統的素質和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因為,製度雖然設計好了,但製度運行的載體仍然是人,是中共的大小官員。因而,“化學反應”實際上是在中共製度框架下運行的官員之間,圍繞各自權責的互動問題。但由於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實際上一直是中共官僚係統的待解的難題,因而,中共官僚係統正是中共製度運行的最大問題所在。

7月初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總結會議,被視作為中共大規模機構改革劃上一個階段性的句號,但當時習近平在會上稱“完成組織架構重建、實現機構職能調整,隻是解決了‘麵’上的問 題,真正要發生‘化學反應’,還有大量工作要做。”還指示要總結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經驗推進國家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當時習近平說的體係現代化後更重要的是要出現“化學反應”,就是要求中共官員能力“現代化”。而一個高素質的官員隊伍,應當擁有高度的責任性、強烈的民主法治精神、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強大的管理能力, 來適應習近平一直不斷強調的那個“百年未有大變局”。

對於中共來說,無論是黨政機構大改革,還是經濟轉型、應對內外部風險挑戰,包括中美貿易戰、香港反修例遊行引發的連串事件、“一帶一路”等外部經濟議程等,其中最艱難的,實際上是“人的現代化”,也就是中共官員係統的現代化。如果他們仍然抱持著舊有的、陳腐的、脫離人民的心態和思維,那麽他們將不適應習正在著手改造的時代。

無論對於習來說,還是對於整個中共來說,官員係統的“現代化”將是最大的難題。如今習要直麵這個難題,意味著,習式改革已到最艱難、也最能檢驗改革成效的時刻。


mirror1 發表評論於

把三個代表
科學發展觀
學好再說吧
深刻啊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自鄧小平發起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一直在不斷地改革,中國社會也一直在不斷地変化,可以說是一直在與時俱進。反觀西方國家,幾十年來幾乎沒有任何変化,製度已經完全僵化。明明已經看到危機一次又一次地爆發,給社會、給人民造成巨大的傷害,但是沒有人願意去改革。當然,也就不會遇到“改革已到最艱難時刻”——難道西方人真的相信,他們的製度模式已經達到了人類社會的終極,沒有任何可以再改進的地方了——被福山徹底忽悠了嗎?
崔澍泉 發表評論於
乍一看以為是中共文革呢,小學程度不錯,按年齡算是小學肄業。
但後來也學習了不少毛豆著作,阿阿。
亂我心者 發表評論於
大家一起問: 習近平以小學文化程度,而且當時還忙著在福建省當省長,是怎麽得到北京清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的?中國大陸的最高領導人造假搞腐敗,是個什麽情況?嗬嗬
踏雪無痕加拿大 發表評論於
問問習大胖,水分子怎麽寫?還有他天天吃的鹽是NaCl 還是KCL還是 NaHCO3,或者H3O?哈哈
踏雪無痕加拿大 發表評論於
這個文盲怎麽這麽喜歡用一些好像很深奧的詞?他上過高中化學課嗎?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是在為習三濫畫眉描麵吧。習三濫的所謂改革,很明顯是把鄧小平和後麵幾位總書記改革了的東西再改回去。鄧小平最大的改革貢獻之一是廢除終身製,習三濫的“改革”,是在廢除終身製的製度下再恢複終身製。習三濫其它的“改革”是,大力加強國有企業,削弱私營企業。從去年三月份的人大政協會議以後,習三濫做夢也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種種“改革”,美國從去年六月開始打起了貿易戰,否則,天朝的私營企業改革到現在恐怕已經完成了。大批新資本家一夜之間會象五十年代那樣,失去一切。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沒有用的。貪官們隻想著怎麽往自己口袋裏裝錢。
習近平那裏應付一下就可以的。等習近平累了就
停止了。靠一個人的力量去推整個國家是不現實
的。真正的改革應該從下往上施行。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革命文物,習主席帶領全村廣大群眾,修建的梁家河漚糞池,那裏頭有化學反應吧。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高級黑一尊,要求高官個個都要更加化學。
scbean 發表評論於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2019-09-10 13:07:46
二胖學過化學嗎,還化學反應,說完了隻能靠太監們去圓話。
--------------
你忘了吧,至少習近平腦袋上還戴這個清華化學係工農兵學員的帽子呢。

“化學反應”是習近平那三年工農兵學員學習唯一還記得的名詞。不能要求更高了。
wx3000 發表評論於
生化危機
ridicu99 發表評論於
化學反應? 習包子還懂這個? 在福建的時候天天睡主播,難道說的是這種反應?
世界之央 發表評論於
多維水平太窪,政治嗅覺太差了。。。越解釋越複雜。。。

其實,習總反複說那麽長的一大段話,包括“化學反應”這個詞兒。。。意思概括起來就倆字兒:精準。

更說明白點兒就是:政策方向高屋建瓴了(中央的任務),具體實施要精準、細化、有的放矢(地方各級的任務)。比如:精準扶貧、精準降準、精準站位、精準調整。。。
抿而好喝 發表評論於
大變局,嗬嗬。
tx_rangers 發表評論於
化反早被賈藥停注冊了吧。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二胖學過化學嗎,還化學反應,說完了隻能靠太監們去圓話。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艱難?

老船這邊胡子也撕掉, 馬上樹倒猢猻散啦 !!!
mmnn66777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以小學文化程度,而且當時還忙著在福建省當省長,是怎麽得到北京清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的?中國大陸的最高領導人造假搞腐敗,是個什麽情況?嗬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