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國豪接受央視專訪:最壞打算是被打死 曾留遺言(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8月13日晚,《環球時報》旗下環球網記者付國豪在香港國際機場被亂港分子非法禁錮、圍毆,牽動著很多人的心。8月15日,《麵對麵》欄目記者在深圳的一家醫院,獨家專訪了付國豪。

  機場經曆“像是做夢” 傷痕是親自采訪的證明 “肯定不會影響我”

(image)

  在8月15日的采訪中,付國豪向記者展示了自己臉部及身上的傷情。檢查結果可能有輕微腦震蕩,但還好沒有致命傷。頭部有挫傷,瘀傷,手上的捆綁痕跡非常明顯。至於心理狀況,付國豪說,自己當時是被嚇到了,現在就好像做夢一樣,覺得他們那種行為很可笑。付國豪希望脫下病號服,穿著自己的衣服接受采訪。

  記者:“你現在滿臉都是瘀青,你28歲還年輕,擔不擔心這些淤青會留疤,以後會影響自己?”

  付國豪:“我不擔心,這次毆打造成的傷害肯定不會影響我,這是我親自在香港機場采訪的一個證明。雖然被打這事平時說起來可能挺丟人的,但是能親曆這樣一個事件對我來說還是蠻特殊的,沒有什麽羞恥的。”

  赴港報道一周 兩次拍到爆款視頻 出事前已在媒體露麵

  付國豪,28歲,《環球時報》旗下環球網新聞中心港澳台頻道主編,加入環球網剛滿一年。8月6日,付國豪受《環球時報》及環球網委派,赴香港前方參加報道。在香港采訪的時間內,付國豪真正感覺到,記者是“一種很讓人著魔的職業”。

  在香港機場,付國豪拍到了一位梁姓的藍衣市民,他在現場被極端分子打了一拳,後來在保安的護送下撤離。撤離的時候,他說,極端分子是“香港的恥辱”。付國豪記錄了這些畫麵,他說,拍到這一現場讓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image)

  8月12日,香港反對派號稱要在香港機場搞一個“百萬人接機”活動。付國豪作為特派記者在香港國際機場蹲守,拍攝到極端分子屢次刁難,圍堵一位來自澳大利亞的外國人的情況。這位澳大利亞人士表示:“香港屬於中國,這是世界公認的!”

  付國豪:“通過那個報道我在很多媒體鏡頭中露臉了,已經被一些人拍下來了。當時我穿便衣可能被認為是遊客。8月13日我已經不太適合再去機場了。因為在前方的人一直都在擔心自己的長相或者姓名被暴露出去,被黑衣暴徒知道會比較危險。”

  記者:“從你的理解來看記者存在不存在什麽潛伏或者暴露,這種詞用在記者身上合適不合適?”

  付國豪:“按照正常的社會情況,我們應該正大光明去采訪,亮明自己的身份,我就是內地來的記者。但現在香港的情況,很多遊客或者工作人員都會被騷擾。而且,極端分子對內地記者以及對內地友好的一些香港媒體有偏見。他們認為內地來的記者肯定立場跟他們不一樣,就會有敵意,就會追打圍攻。”

  記者:“你心裏麵已經有評估了,你已經處在並不安全的情境下了,為什麽還要去?”

  付國豪:“之前有很多示威遊行活動也都危險,我們也一定要去的,不會因為前方危險自己就不去。”

  拍攝時引起暴徒注意 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image)

  8月13日,在付國豪到達之前,香港機場已經有一起暴力事件發生。在機場,非法集會的部分激進暴力分子非法禁錮了到機場送人的深圳居民徐某,用索帶將他綁上,並虐打致其昏迷。在救護人員到場後,又百般阻撓救助。最後在警方的協助下,用時將近4個小時才將徐某解救。其間,他們還圍毆了一名警員,搶奪其警棍。晚上11點半,付國豪到達香港國際機場。付國豪先是在機場外圍拍攝,這時機場內的騷動促使他也往門裏衝。他穿著有記者標識的馬甲,舉著手機穿過人群。

  付國豪:“我先進到他們中間隨便拍了拍,沒有引起注意,然後就穿過去了,這時他們的注意力還都在外麵的警察。我穿過去看一下旅客情況,旅客都在候機大廳內部圍觀,黑衣人打鬧還沒有停止。旅客沒有大礙,警察那邊還在抓捕,情況很激烈,我還得回去看看,這就意味著我還得穿過他們。我先到了一扇門那,這個門已經被黑衣人用很多機場的設施給破壞了,然後堵住了。我出不去隻能退回來,在候機廳一邊拍攝一邊找其他的出口,就在這個時候我被人發現了。有一個人忽然指著我用粵語說‘你哪來的?’他表情凶惡,眼神淩厲。然後圍上來一堆人,至少幾十個人都在逼問我,態度很不友好。他們把我圍住了,想搜我的東西。我感到不對勁兒,最擔心的情況發生了。這個時候我發現有人在直播,我就用英語小聲跟一些不穿黑衣服的、疑似是香港媒體的記者說‘請幫幫我’,這期間暴徒一直用拳頭打我的頭。”

(image)

  付國豪一邊辯解,一邊試圖逃脫,但馬上被拉了回來。四五個人合力把付國豪的背包搶走。在付國豪看不見的地方,他的背包被暴徒打開,裏麵的物品被一一翻出,散落在地上。暴徒們看到了付國豪環球時報同事的名片,還有那件印有“我愛香港警察”的藍色衣服。

  記者:“為什麽這件衣服會在你的書包裏?”

  付國豪:“當天早些時候的采訪,一位支持香港警察的民眾送給我的紀念品。因為白天都在香港四處采訪,也沒有時間回酒店,包裏就一直帶著那件衣服,我就背著過去了。”

  麵對非法禁錮、圍毆 他大聲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

(image)

  暴徒們發現了付國豪同事的名片,他們一陣歡呼,隨即推來了一個飛機場的行李車,把付國豪放在行李車的筐上開始綁他。他們將“我愛香港警察”的衣服搭在付國豪的腿上,試圖羞辱他。隨後暴徒們用索帶綁起付國豪的雙手、雙腿和腳踝,將他禁錮在行李車上。這時候,付國豪喊出了那句震撼無數人的話: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記者:“為什麽這句話能夠脫口而出?”

  付國豪:“幸好他們沒有堵我嘴,我發現有記者來直播,這時候我不能不說話。因為我看到之前被打的內地遊客被帶走的時候,有的身上掛著寫了侮辱性語句的牌子。如果我這個時候再被他們寫上這種東西,我不僅采訪失敗,我整個人格都不好了。這個時候我不能認輸,認慫,躺著任他們打,任他們羞辱,我要趁著他們還沒有堵我嘴,把我的立場說出來。”

  記者:“但是你說了這個話,可能會受到他們更加嚴厲攻擊?”

  付國豪:“我當時做好了受重傷的準備,前麵大哥被打到昏厥,打得很重,打我就會下輕手嗎?”

  曾做最壞打算 通過錄音筆留下遺言 但錄音筆不知下落

(image)

  暴徒們把付國豪推到牆邊,讓付國豪把手放在前麵,舉著身份證,任他們擺拍。

  付國豪:“一開始不想配合,他們可能覺得這是羞辱我,但我自己不覺得拿著自己身份證擺拍有什麽羞辱。我的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正大光明,衣服也是我自己的,我自己也支持香港警察,拿著擺拍有什麽好羞辱的?所以他們說拍就拍,隨便拍吧。這期間我還一直說話,說我的立場。”

  真正讓付國豪感到羞辱的,是黑衣人對自己的辱罵,往自己臉上潑水,甚至在他被推搡及毆打的時候,試圖扒他的褲子。混亂中,暴徒還試圖用人臉識別解鎖付國豪的手機,但付國豪護住自己的臉部,倒向身體一側,暴徒沒有得逞。他們從行李車上把付國豪拽下來扔在地上,開始用雨傘等物襲擊,暴力升級。

  記者:“那個時候誰能幫你?”

  付國豪:“我以為現場的其他媒體記者,有其他媒體記者或許能幫忙呼籲一下製止一下,但我看其他媒體記者也很危險,他們如果站出來反對黑衣人,那就是第二個我,也在旁邊一塊綁著。”

(image)

  在被施暴的過程中,28歲的付國豪產生過最壞的預期。

  付國豪:“最壞的判斷時他們可能會在這打死我,這時候我發現身邊有個藍色的錄音筆,我像抓住寶物一樣,覺得自己可以錄下點東西。我就說我是付國豪,我來自天津,我爸我媽對我很好,我現在生活很開心,我家裏有一隻小狗蛋,我非常喜歡我們家小狗蛋,我很想回去看看。我就在想如果在直播的話,爸媽能聽到最好;如果直播錄不進去,錄音筆能留存下來也挺好。當時就害怕萬一出人命怎麽辦,以後想說就沒機會了,我以留遺言的心情錄的。”

  記者:“但是你也不知道它是誰的。”

  付國豪:“我不知道是誰的,可能是示威者的。”

  記者:“關鍵是你也不知道它的下落會是什麽?”

  付國豪:“它後來被搶走了,有個人拿腳踩一下,用手抓走了。”

  接近昏迷時被救 感到“終於結束了”擔架上說出“我愛香港”

(image)

  付國豪被圍困時,他的同事就已經報了警,但警察也無法接近付國豪,直到付國豪被毆打至接近昏迷,警察才有機會擠進人群。

  記者:“我們從視頻上看到把你往外運送的過程中,一路上還是有人對你拳打腳踢。”

  付國豪:“我也感覺到,但是意識不是很清醒,因為全程都在拳打腳踢。”

  記者:“那個時候精神狀況怎麽樣?”

  付國豪:“有一些安慰,終於結束了。”

(image)

  在擔架上,付國豪用普通話和英語對救護人員說了謝謝,另外還說了一句“我愛香港”。

  記者:“為什麽要說這句話?”

  付國豪:“我作為記者對內地和香港的局勢還是有一定了解的,我不希望看到內地朋友對這些暴徒很生氣很不滿,讓暴徒的暴力舉動連累到香港的普通市民。這一周以來很多香港主流媒體的報紙都發聲明呼籲停止暴力行動。我們要鼓勵支持香港社會這種理性的反對暴力的聲音。如果我被打造成的影響是大家都去恨香港,這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所以我務必要在能說話的時候,把我對香港的感情表達出來。”

  可能會訴諸法律以震懾暴力分子 仍願意繼續做記者

(image)



  8月14日淩晨,付國豪被送往香港一家醫院急救,當天中午從香港出院轉到深圳市的一家醫院。住院期間,付國豪收到了來自社會各界的慰問和支持。8月15日,香港機場高管來到深圳的醫院看望付國豪,並帶來了香港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手寫的道歉信。信中寫道,“對您前天在香港機場所遭受的極不當的對待,我代表香港機場管理局表示萬分的歉意。盼您能早日康複”。香港機場的代表還送來了付國豪之前被暴徒搶走的大部分個人物品,但錢包中的百元麵值現鈔已經沒有了,隻剩下小麵值鈔票,被搶走的手機也沒有找到。

  記者:“整個事件的發生發展,你的人權受到了侵犯受到了傷害,可不可以訴諸法律?”

  付國豪:“我會跟我的家人商量一下,如果有必要的話,還是可以追究。雖然沒記住他們都是誰,全是蒙著臉,但這件事情很過分。從平息香港的暴力分子囂張氣焰的角度,我覺得訴諸法律是應該的。要震懾他們一下,不能每次打完人之後,輿論譴責他們也不聽,強詞奪理,還沒有法律來製裁。”

  記者:“這一次的經曆之後,你還願意繼續做記者嗎?”

  付國豪:“願意,我很願意。”

  另據環球網報道,8月17日,付國豪和另一名環球時報記者一同回到北京。

chinomango 發表評論於
沒說是否國安的人。即便是國安的人被打也是沒理由的,這還真是中國特色,要是在美國敢打警察多半是一槍崩了。
意大利通心粉 發表評論於
小時候體育課跌跤,腦袋上一個包,和他差不多大。如果真是眾怒之下幾百人一人一拳,哪有這麽白白胖胖,早就不成人形了
kai2002 發表評論於
暴徒以為自己是正確的,就和納粹殺猶太人時也是認為自己非常正確一樣。
三好生32 發表評論於
ridicu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8:45:05
國安特務,原來如此
--------
+1
在酒樓上 發表評論於
pasadena18 發表評論於 2019-08-19 06:55:32
小付被黨媽媽殺人滅口是早晚的事。
如果我是小付, 找個機會到美領館申請政治避難,把被派遣的內幕都批露出來, 既救了自己的命, 也做個有良心的中國人。
讀讀共產黨的曆史, 就該知道。
-------------------------
這位壯士實在有太多疑點,加上挑釁。年青人血氣方剛,沒溶了你,首先是這位壯士本人對香港法治及香港人理性是有一定的認識及相信的;如果遊行示威是在大陸,而這位壯士敢混入人群中然後說“我支持XXX,你們打我吧”,那我對他的欽敬肯定會如珠江的江水滔滔不絕的~~
milkywayguy 發表評論於
還是被打死了好!
可以蓋黨旗,進八寶山,比泰山還重...
milkywayguy 發表評論於
還是被打死了好!
可以蓋黨旗,進八寶山,比泰山還重...
pasadena18 發表評論於
小付被黨媽媽殺人滅口是早晚的事。

如果我是小付, 找個機會到美領館申請政治避難,把被派遣的內幕都批露出來, 既救了自己的命, 也做個有良心的中國人。

讀讀共產黨的曆史, 就該知道。
柴郡貓 發表評論於
說碰瓷的,這可有記錄是黑衣人上手的,而且那爆眼的姑娘算不算碰瓷呢?還是自己人打傷賴在警察身上!說不是記者的,嗬嗬,人家被打也不是因為是記者啊,就沒說自己是記者啊!是不是記者都不應該被死刑啊!還有說啥應該打死打斷腿的,你倒是去啊!躲這裏慫恿別人犯罪不是更丟人!
史丹利3 發表評論於
你的最壞打算,就是黨的最好打算!
sairenrou 發表評論於
整個一天津混混兒.打,打,不打死我算你沒本事.二他媽媽今兒我火出去了.
路過2013 發表評論於
看了視頻,這廝就是去碰瓷搞事的,可惜示威者很理智沒打斷他的腿,遺書用不上。

示威者在機場舉出為打人而道歉,國內新聞隻字不提,連用英文搜索都是黨媒刷屏的“付是英雄,示威者近似恐怖分子”。

隻能說付很下作,黨更下作,讓人惡心。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不管是國安還是記者,
至少是個有血性的漢子,
至少不是蒙著臉打人的膽小鬼。
Lodestar 發表評論於
還是上海人罵得好
港驢就是說港獨們像驢一樣蠢

記者住國安宿舍?港驢說的
記者沒有記者證?那麽多
東歐雞香港雞沒有證也不能算雞的
相機裏大量示威者特寫?你馬示威
者一個個蒙臉像穆斯林還怪別人
有我愛港警的T恤?我包裏還有
港驢去shi的衣服,犯法嗎?

大佬8 發表評論於 2019-08-19 03:50:10
DZ1020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25:35
住國安局宿舍
無記者證的環球記者
相機裏大量示威者臉部特寫
有我愛港警的T恤
大佬8 發表評論於
DZ1020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25:35
住國安局宿舍
無記者證的環球記者
相機裏大量示威者臉部特寫
有我愛港警的T恤
---
他的入港通行證也可期了,不知道是怎麽偷渡入港的
換成香港人來大陸采訪一下國內持不同政見人士,並采訪一下上談者,試試看什麽下場。
國內百姓又如何,在街邊賣個菜的老農都打得你皮開肉綻,要扒你家房子時用鏟車可以把你埋土裏。
Lodestar 發表評論於
救護人員救出記者時一個警察還沒有來。
香港護士妹妹用不標準的普通話說到:
我們(醫學)助理都愛你啦,來支持你!
你不是一個人!!!

中國夢姑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21:26:45
1,一個記者,為何住在國安部集體宿舍?
2,到底是警察解救你的,還是圍觀的其它示威人?
大佬8 發表評論於

香港真對破壞遊行的國安臥底算客氣的了,看看他隻是外皮一點傷。
如果反過來,此人是香港來大陸偷拍上訪者,或者去北京國家信訪局采訪上訪者,那你看看什麽下場。
看看網友評論已經分明,對於這樣一位碰瓷、攪局、耍賴者看清本質了。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嗯,表現不錯,任務完成的也很好,通知下去,調至電影學院擔任表演係輔導老師。
Candy-北美55 發表評論於

怎麽好多評論都有股沒熟的葡萄味?

具有阿Q精神的狐狸,吃不到紅通通的大葡萄,便也會自我安慰;這葡萄是酸的.

唉,這好事咋沒落到自己身上咧?
chunping 發表評論於
緊密配合當前形勢,授予他與邱少雲同級英雄
dus_安東69 發表評論於
長劍 記者的任務是報道,不是去挑事兒啊!
如果是記者,亮證就可以。

我在6月5日香港某小館吃飯的時候,偶然聽到同桌一對男女的聊天,男女是北京某大學的學姐學弟。學弟是原來新華社的,移民香港後,是新華社的編外記者。他很警惕,倆人是私聊,但每說一句話,都看我一眼。

你聊天,我吃飯。

他說,他每次這樣的活動都要寫內參。
他說,內參內容和新聞報道不一定一致。
他說,其實,香港的新聞采訪很寬鬆,是一個公司都能去申請記者采訪證。

即便是這樣,這個豪記者,也沒有采訪證。
沒有采訪證,又何謂記者呢?
如果在遊行中被打,沒有記者證,為什麽要上綱上線到記者被打呢?

更何況,這一切,都還是在所謂的被打的命題存在情況下的疑問呢?如果命題不存在呢?
achicod 發表評論於
視頻說明一切。為那些暴徒開脫的就是一群睜眼說瞎話的鍵盤瞎。
keepitup22 發表評論於
這個付國豪是中共國安人員,派到機場示威民眾中搞破壞,被捉住後證件曝光了他的真實身分。中共說他是記者,還把他說成是英雄,煽動仇恨情緒,騙誰呢?沒有獨立調查,中共想說誰是“暴徒”誰就是“暴徒”,想說誰是“記者”誰就是“記者”,但誰會相信?中共不願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因為它要任意抹黑、栽贓陷害。

香港市民在遊行示威中表現出的高素質以及和平、理性,讓全世界刮目相看、肅然起敬。中共自己拒不回應市民訴求,卻讓警察暴力執法、開槍射人頭眼、組織黑社會打人、派人混入示威者打砸、編造燒警察,搞栽贓抹黑,挑起仇恨,它才是暴力的製造者,香港人民是在反抗暴政。中共抓住個別人的過激行為大做文章,不要被它煽動。那些跟著它附和、有選擇性地譴責暴力的人,是在為虎作倀、助紂為虐!
bigright 發表評論於
這廝再這樣作下去,恐被主子拋棄滅口
Deeee 發表評論於
自編自導自演!
老李子 發表評論於
賞50分
caucy 發表評論於
可以領賞了/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一個中國記者,去香港,這個祖國的土地上采訪,居然要寫遺書??????
太可怕啦,香港,簡直成了人間煉獄般的地方,令人不寒而栗啊!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至於他是否住在國安部的宿舍,這個你能貼出地址嗎?我沒找到付的詳細地址,新唐人上也沒有,就直接說是國安宿舍。
我需要直接證實,不會聽新唐人說啥就是啥的!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中國夢姑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21:26:45
1,一個記者,為何住在國安部集體宿舍?
2,到底是警察解救你的,還是圍觀的其它示威人?
===============================================
1.我看過全過程的視頻,他是警察解救出去的,在警察到達之前,醫護先到的,但隻能留在現場,當時他依然上衣被剝到胸口上,躺在地上!醫護,我記得是3個還是4個,期間還不斷有暴徒往他身上扔水瓶之類的雜物!出不去很長時間,在這段醫護到場的時間裏他還是躺在冰冷的地上!!!在警察到場之後,他才被抬上擔架!
2,我剛又看了新唐人的視頻,簡直是無恥之極!所有毒打的畫麵全部刪除,我記得直接上手打,畫麵上出現的就至少有8個人,還沒算拉著他被捆的手在地上拖行的人!結果新唐人說隻有2,3個人動手!
假旋球 發表評論於
我是準備被封號的,已經留了遺書。
中國夢姑 發表評論於
1,一個記者,為何住在國安部集體宿舍?
2,到底是警察解救你的,還是圍觀的其它示威人?
假旋球 發表評論於
我支持香港人,你們刪我評論吧!
南方公園獵人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盲目反中者不少,除了無事實無根據瞎噴外,看不出還有啥。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香港警察可以抓捕起訴罪犯,但如果法官判定無罪,警察便無可奈何,這就是法律。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Zhiso網友,我們現在隻是討論什麽是目前在香港所實行的法律,合理與否先擱置一邊,如果討論合理性,香港政府早就把那個在台灣殺人的香港人送去中國大陸,更本不必費勁周折去另立一條逃犯法,不是嗎?
Emeifuguang 發表評論於
升官發財,指日可待。恭喜!
Zhisou 發表評論於
木匠: 如果光是遣返殺人犯那誰都沒意見。 問題是林鄭塞私貨想把香港的政治犯也通過修例來遣返大陸。
Zhisou 發表評論於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20:24:00 1. 撤回逃犯法 - 逃犯法是為了填補法律漏洞,不
………………………………
立法會有70席, 有幾席是直選的你知道嗎? 特首候選人又是如何產生的? One candidate election!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後悔沒被打死,換個烈士稱號。

上帝為什麽不成全他!
安丘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個騙子,碰瓷的,自己是國安人員,悄悄的不要吭聲就是了。
lbrobertca 發表評論於
能說出這樣的話,自己就是一人渣

耄耄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20:06:27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9:27:31
這人渣知道自己要去幹什麽壞事兒的 可能有去無回,所以才寫了遺囑,你能留給家人什麽呀,除了恥辱就是恥辱 垃圾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1. 撤回逃犯法 - 逃犯法是為了填補法律漏洞,不讓殺人犯消遙法外。香港立法院由選舉產生,任期四年。我們在西方民主製度生活多年的人應該了解,由立法機構投票通過的法案,普通民眾無權要求更改,他們可以在下一屆選舉中表達意願,用足夠的選票換掉他們不滿意的本區議員。
2. 讓林鄭下台 - 林鄭依法行政,為什麽要下台?香港特首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團選舉產生,相似於美國總統選舉,任期五年,可連任兩屆。根據《香港基本法》,立法會議員可以向立法會動議舉行不信任動議或彈劾的投票,要求行政長官離職,再報請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國務院)決定是否免職。普通民眾無權要求特首辭職。
3. 不能定性遊行示威為暴力行為 - 襲警,衝擊立法院,侮辱國徽國旗,非法占領機場,阻礙火車,圍毆記者,損壞反對者的祖墳......這不是暴力是什麽?不是所有示威者都有違法行為,但是對於犯法的人必須依法實施抓捕,起訴和審判,不然的話需要法律幹什麽?
4. ...  查看完整評論
耄耄 發表評論於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9:27:31
這人渣知道自己要去幹什麽壞事兒的 可能有去無回,所以才寫了遺囑,你能留給家人什麽呀,除了恥辱就是恥辱 垃圾。
=================================
+++++1
haagendaze 發表評論於
早都扒出來是國安人員了,還洗,誰信?
我叔叔 發表評論於
這家夥住國安宿舍,就說明一切了
Meddy321 發表評論於
扇動仇港人情緒
Zhisou 發表評論於
立遺言是當臥底的程序?
一條小路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衹有兩手,一是製造謊言其次是製造恐怖。
楓紅滿山 發表評論於
付國豪,好男兒。
對於港英殖民妖奴,還是要清算的,那些渣渣不能留!從李黃瓜開始清算...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既然是記者,為什麽不像香港其他記者那樣身穿標誌反光服?為什麽不戴記者證?
因為當時就已經有很多黑警在冒充示威者作出違法行為,目的是嫁禍於人,使得野蠻鎮壓合法化。
wrightwood 發表評論於
這也能算受傷?自己輕撞了一下頭吧。我保證此人如真上戰場肯定逃之妖妖。別來遺書之類的來惡心人。什麽時候見過這點事就留遺書的英雄嗎?
花花可人 發表評論於
培養戲精的國度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作秀吧
VitoColione 發表評論於
A people of no culture, a nation of no style, and a country of no character.
方玉 發表評論於
香港人的醜赤裸裸的醜到國際了。麵目凶殘,行為殘忍,無法無天無知,還需說啥啊,醜惡的內心盡顯無疑。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這種混亂狀態是應該結束的時候了!
Carnivale 發表評論於
讓我不禁想起了《九品芝麻官》中,
方唐鏡:~又站回去啦!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我又跳出來了打我啊笨蛋!
包龍星:我就打你!
(一陣毒打)
包龍星:大家都聽到啦、是他叫我打我才打的啊!
包有為:像這種要求我這輩子都沒見過!
JohnZhangUSA 發表評論於
付國豪事件是令人遺憾的, 對於他在香港機場被少數示威者粗暴對待和非法禁錮的確有違香港法製精神. 不過, 其中有很多被黨媒所有意忽略.
1. 當日,類似的事件有兩起, 恰好都是有中共官方背景的人士. 另一人叫徐錦煬是福田區的輔警,當時他鼓動在場示威者衝擊機場禁區未果,又衝撞示威者,隨後在其背包中發現類似雙節棍的攻擊性武器, 所以在黨媒中極少提及. 付國豪當時,並沒有穿上記者背心和掛記者證, 但對於周圍的示威者進行臉部特寫,引起在場人士不滿,而要求他刪除遭拒. 所以才出現暴力行為.
2. 事實上, 付國豪一直聲稱他是普通遊客, 而環球時報稱他是記者,但至今拿出記者證, 後證實他並沒有記者證.
3. 經過2個多月的抗爭和警察持續的過度暴力,已經讓示威者疲憊不堪,很多年輕人更沒有處理此類事件的經驗,容易引起暴力,這也是港府和北京樂意見到的。
4。黨媒以文革似的宣傳,但對於也有不少在場人士和一位澳洲記者用身體保護付國豪免...  查看完整評論
timblandnn 發表評論於
暴徒無容置疑,任何沒有執法權的人都沒有權力限製別人自由更別提搶劫和毆打
雨前龍井 發表評論於
太搞笑了,沒有記者證的主編,大陸什麽時候才能有法治
touchlife 發表評論於
8.13當晚,在機場身穿反光背心的付國豪,同樣被指拍攝抗爭者容貌,但否認是記者,更慫恿他人毆打自己,聲言「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挑釁群眾。在場抗爭者因擔心他是國安,但假冒記者,意圖傷害他人,遂包圍他並用索帶束起其雙手,阻止他離開。付國豪接受《蘋果》訪問時,更從容向鏡頭高舉勝利手勢,並自稱遊客。最終他由義務救護員解開索帶,再經消防處救護車送院。付被搜出的隨身物品中,包括撐警tee、探親用的雙程證、已過期的入境簽證和內地護照,但並無記者證和工作簽證。
理查 發表評論於
如果紐約時報記者,沒有工作簽證,沒有記者證,在中國大陸采訪。早被幹掉了。
老酒喝多了 發表評論於
一切都是特意安排的
baobabs 發表評論於
估計得堅持當段時間的記者了!
殺敵三千,自傷一萬 發表評論於
沒有記者證的記者,那我也是記者咯?!
ridicu 發表評論於
國安特務,原來如此
Mbtech 發表評論於
死不了,貓有九條命。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5AGDG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8:38:16 HwakZH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8:27:55

被一群暴徒綁住一直拳打腳踢,結果是腦門上幾個紅斑,你的腦子壞了還是良心壞了?
*****************
在美國,一個禁錮罪和心靈創傷就告得你全家破產!
關鍵是,一群沒有執法權的人憑什麽可以圍攻一個赤手空拳的人?不是暴徒行為,是什麽?
5AGDG 發表評論於
至清無魚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55:57 樓下一群逢中必反的蛆們,讓活在陰暗糞坑裏的你們理解光明太難為你們了!你們助紂為虐為暴徒搖旗呐喊,你們就不配使用漢字!你們終將遭到世人的唾棄!我鄙視你們!
---------------------------
正常人被一個太監鄙視了。。。太監喜歡鄙視跟自己不一樣的人。。。
5AGDG 發表評論於
HwakZH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8:27:55
你的邏輯是打殘打死才不是“理性克製”?把你綁住,一直拳打腳踢,試試?
------------------------------------------------------
被一群暴徒綁住一直拳打腳踢,結果是腦門上幾個紅斑,你的腦子壞了還是良心壞了?
touchlife 發表評論於
都做好“被打死”的心理準備了,結果隻找到額頭上一點擦傷當證據、、、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做完戲後,扮偉大,不怕死。小心,上過電視的以後坐牢的機會很大。
HwakZH 發表評論於

zzlbentley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13:15
真是暴徒,真是圍毆的話,這個姓付的不可能就這麽一點擦傷。非法拘禁是違法,可是央視誇大其詞,生怕抹黑不徹底,也可謂黔驢技窮。BBC有當時所謂“圍毆“視頻,有興趣的可以看看,至少我覺得這些“暴徒“非常理性克製
---------

你的邏輯是打殘打死才不是“理性克製”?把你綁住,一直拳打腳踢,試試?
MuYuXin 發表評論於
No zuo no die
Dan1111 發表評論於
感覺有點假了.
planet 發表評論於
國安宿舍出來的人。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民族英雄,保衛香港,建議長安大街改名國豪大街,中南海改名抗美護國大院。
西雅圖市委書記 發表評論於
香港人在英國管理下還是非常文明克製的。要在大陸什麽騷亂中,早被打殘了。這廝很幸運,碰到的是香港人。
碼農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上“電視認罪”取否嗎?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下次港青來深圳刺激一下蝗蟲打你們來平息事態?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他故意挑逗刺激遊行者來打他激化事態” - 這道理講得真活泛!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DZ1020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25:35
住國安局宿舍
無記者證的環球記者
相機裏大量示威者臉部特寫
有我愛港警的T恤
*************************
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在一個法製的城市,就可以被打嗎?道德底線何在?
MovingTarget 發表評論於
小學的時候老師跟我們說有個同學娃姓常名有理。

比如說常有理考試帶小抄被女同學揭發了,他會抱怨說同學被壞班級團結。為什麽幫老師不幫他?
他爸爸是老工人。
至清無魚 發表評論於
樓下一群逢中必反的蛆們,讓活在陰暗糞坑裏的你們理解光明太難為你們了!你們助紂為虐為暴徒搖旗呐喊,你們就不配使用漢字!你們終將遭到世人的唾棄!我鄙視你們!
apple1998 發表評論於
作爲媒體人沒有自己的良心,他本應在代表政府的警察和遊行群衆之間主持公道做客觀公正的報道,結果他故意挑逗刺激遊行者來打他激化事態,官媒不以爲恥反以爲榮,他自己作孽而不反思,反而大張旗鼓邀寵。
gameon 發表評論於
zzlbentley 發表評論於 2019-08-18 17:13:15

真是暴徒,真是圍毆的話,這個姓付的不可能就這麽一點擦傷。非法拘禁是違法。。。
。。。。

他們確實沒下死手。就是一群城市長大,被人蠱惑上街的孩子,打人可能都沒力氣。當然他們在對警察扔磚頭並沒手軟。

總之,大多數"廢青"都是對香港現狀有各種不滿的青年學生。但他們依然是香港的未來接班人,政府不能放棄或變成他們的對立麵。要耐心傾聽他們的內心真正訴求,改進不足,共同把香港建設的更美好。
波音海灘 發表評論於
樓下有人竟然拿出馬丁路德金說事,多具有諷刺意味啊!知道馬丁路德金怎麽死的嗎?!
lllwww 發表評論於
真能扯蛋
鄭南 發表評論於
沒見過這麽無恥的大陸記者
四季如冬 發表評論於
曾留遺言。 。。。

====

有正常記者采訪留遺言的嗎?

隻有特務連行動之前,或秘密非法行動,敢死隊的行動前才留吧?

DZ1020 發表評論於
住國安局宿舍
無記者證的環球記者
相機裏大量示威者臉部特寫
有我愛港警的T恤
....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嗬嗬,這是要天朝兌現諾言麽?
談好價錢,留下遺言,出頭冒險,坐地還錢。
四部曲,一步不能少。
四季如冬 發表評論於
這是沒有記者證的協警?
南方公園獵人 發表評論於
發現很多網絡暴民,除了瞎噴人家碰瓷之外,完全無法講事實擺道理,這樣的廢青不是垃圾誰是垃圾?
zzlbentley 發表評論於
真是暴徒,真是圍毆的話,這個姓付的不可能就這麽一點擦傷。非法拘禁是違法,可是央視誇大其詞,生怕抹黑不徹底,也可謂黔驢技窮。BBC有當時所謂“圍毆“視頻,有興趣的可以看看,至少我覺得這些“暴徒“非常理性克製
許見 發表評論於
為暴政工作死有餘辜。
gameon 發表評論於
碰瓷?

用邏輯思維推理一下,如果你們會,不難發現事實真相。

當天在付記者到達機場前,失去理智和耐心的廢青們已經連續傷害兩人,如果他們不對這位付記者下手,肯定也會繼續對其他大陸人,或香港警察下毒手。

盡管其他被打者,可能不會說出那句震撼人心的話,但也足以證明廢青們已經變成一群赤裸裸的暴徒。
gameon 發表評論於
碰瓷?

用邏輯思維推理一下,如果你們會,不難發現事實真相。

當天在付記者到達機場前,失去理智和耐心的廢青們已經連續傷害兩人,如果他們不對這位付記者下手,肯定也會繼續對其他大陸人,或香港警察下毒手。

盡管其他被打者,可能不會說出那句震撼人心的話,但也足以證明廢青們已經變成一群赤裸裸的暴徒。
變法維新 發表評論於
香港再次170萬人上街和平理性非暴力。真正的暴徒是濫用暴力的警察,中共走狗,黑社會,和國安特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