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毒販在華獲死刑 大連中院回應(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原標題:大連中院回應加拿大人羅伯特走私毒品案重審一審情況

本報大連1月15日訊記者張昊記者今日就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重新一審審理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走私毒品一案,在采訪大連中院有關負責人時了解到,這一案件辦理過程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履行了相關法律程序,不存在任何程序違法之處。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決定開庭審判後,應當確定合議庭組成人員,將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副本至遲在開庭十日以前送達被告人及其辯護人。

第三款規定,人民法院確定開庭日期後,應當將開庭時間、地點通知人民檢察院、傳喚當事人、通知辯護人、訴訟代理人、證人、鑒定人和翻譯人員,傳票和通知書至遲在開庭三日以前送達。公開審判的案件,應當在開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開庭時間和地點。

大連中院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了本案具體情況。大連中院於2018年12月29日收到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將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走私毒品案發回重審的裁定書後,依法立案受理,並另行組成合議庭審理此案。立案後,大連中院在法定期限內告知謝倫伯格合議庭組成人員名單,並告知其有權委托辯護人,謝倫伯格要求繼續委托原一、二審辯護人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張冬碩律師為其辯護。

這位負責人介紹說,2019年1月2日,大連市人民檢察院向大連中院送達了補充起訴決定書,補充起訴了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國際販毒活動、在犯罪中係主犯的新的犯罪事實。大連中院於當日向被告人謝倫伯格送達補充起訴決定書副本。同日,大連中院收到辯護律師張冬碩提交的委托手續並向其送達補充起訴書副本。

本次庭審程序中,大連中院依法保障了辯護律師閱卷等權利。期間,公訴人申請證人出庭,合議庭決定準許。大連中院確定於2019年1月14日開庭後,於1月10日發布了開庭公告,並以法定方式通知了公訴人、辯護人、翻譯人員、證人開庭時間及地點。亦在開庭3日前將開庭時間、地點告知謝倫伯格。法院立案、組成合議庭、履行送達、告知及開庭時間、地點等環節均符合《刑事訴訟法》關於期限的規定。

(image)

一鳴同學 發表評論於
《刑事訴訟法》規定,第二審法院對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辯護人、近親屬上訴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但陳文表示,如果檢察院抗訴和自訴人上訴,則不受此限。從此案中來看,大連市人民檢察院補充了新的犯罪事實,在這樣的情況下,就不違反“上訴不加刑”的原則。所以中國在這件事上法律程序沒問題。一審是以未遂量刑.高院抗訴發回重審以後補充了新的證據以主犯量刑。司法程序完全沒問題。充其量是利用司法達到了目的.可哪一個國家沒這麽做過呢。認為中國司法黑暗的來解釋一下辛普森案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把你說的稍作修改,再說一遍。:-)

過去看他是加拿大人是白人就不判死刑,現在與加拿大矛盾就加刑至死刑,可以想象天朝醬缸國是個多麽可怕的無法無天的國家。

天朝不僅是一個極度的等級社會,而且還是一個極度的種族歧視國家。在涉及種族的犯罪案件或其它事件中,西方的報紙電視很少公開挑明和談及當事人的種族,可在天朝,央視和人民日報總是把種族和膚色排在首位說出來。即使在文學城,一切種族膚色特征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會在文章題目中挑明。

一個下三濫的民族!

俺剛打完字,就發現下麵那個醬缸蛆下三濫又是在說“老黑”,給俺評論的做注腳。
===============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2019-01-15 08:52:56
如果真的是過去看他是加拿大人就不判死刑,現在與加拿大矛盾就加刑至死刑,可以想象中國是個多麽可怕的無法無天的國家。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黑小弟國家的政客平時在公開場合刻意和黑老大保持距離,被黑勢力滲透的秘密機構卻暗中和黑老大緊密配合。
baozhang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應該停止中國人移民。趕緊把夢晚粥押送美國。
風景線2018 發表評論於
意大利通心粉 發表評論於 2019-01-15 07:42:30
可以,處死孟晚舟。資助恐怖主義政權,迫害伊朗人民
…………,
有點狠,但讚同……既然中國喜歡搞一報還一報……
該用戶名被占用 發表評論於
“上訴不加刑”是有前提條件的。中國刑事訴訟法及其解釋中明確了: 第二審人民法院發回重新審判後,除了有新的犯罪事實,人民檢察院補充起訴的以外,原審人民法院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罰。

而此次庭審過程中,檢察機關提出了新的證據,證明了被告人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夥同他人走私冰毒222.035千克,行為構成走私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認定為主犯,而不是之前認定的從犯。

改判在這麽個時間點自然會引發聯想。有人揣測,隨著“五眼聯盟”的情報機構對中國動手,中國的情報機構當然也不是吃閑飯的。所以呢,就像謝倫伯格這個國際毒販,原本他隻需麵對中國國內緝毒警,可如今卻被“五常”級的情報機構盯上......於是大量他販毒的新證據,便迅速交到了檢察院的手裏。

謝倫伯格上訴,趕上了這麽一個時間點,就別怪命運的捉弄了....
遠方飛翔 發表評論於
另外即便有罪,量刑時候可以有很多因素考慮,在法律規定的彈性範圍內操作。反華反的太無知幼稚,令人恥笑。
遠方飛翔 發表評論於
有些人書呆子一樣,以為法律是機器,藤校法官可以因為小夥子是自己的白人校友,判強奸無罪。法律也是人來操作。隻要所謂程序正義。所以辛普森殺了倆人也可以無罪。
遠方飛翔 發表評論於
哈哈,最愛看一群反華人士給毒販子洗地的卑賤樣,反共不反華地遮羞褲都撕了。
遠方飛翔 發表評論於
哈哈,最愛看一群反華人士給毒販子洗地的卑賤樣,反共不反華地遮羞褲都撕了。
roliepolieolie 發表評論於
如果真的是過去看他是加拿大人就不判死刑,現在與加拿大矛盾就加刑至死刑,可以想象中國是個多麽可怕的無法無天的國家。
youshui82 發表評論於
這個法院不夠級數,由最高法院頭子根據保留下來的還沒有失蹤的檔案回答。
lylyly 發表評論於
如果加拿大“給麵子”了,是不是就不“依法判決”了?
liu98065 發表評論於
趕緊將幾個檢察官撤職查辦就能平息國內外的質疑了。
意大利通心粉 發表評論於
可以,處死孟晚舟。資助恐怖主義政權,迫害伊朗人民
liu98065 發表評論於
中國曆來有洋人從寬的自覺性。檢察院就少提證據,中院則安了個從犯的罪名才好依法輕判。 一上訴,中國人的自尊就出來了,那就依法辦吧,洋人優惠沒了。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法官都說這人不是“低檔”毒販!就是說是個毒梟!(The judge said Schellenberg was not considered to have been at the "lower rung" of the operation.)
骨瘦心閑 發表評論於
這個改判撇開任何外在因素,無論如何都沒法避免的就是,最起碼可以認定第一次審判非常輕率,這本身就是自己打臉的節奏。
骨瘦心閑 發表評論於
用毒販做籌碼很巧妙地招,對方兩難:維護毒販的權利在世界上樣子很難看,不維護公民權利在國內公眾麵前很難堪。作為戰術,確實是絕妙的招數。
但在大局上來看得不償失,因為正好碰上孟的事件,所以不管啥原因造成前後判決的嚴重不一致,都會在世界上給國家信譽帶來極大損害。
如果是公認的法製獨立的國家負麵影響會小一點,但是~~~~~
一錘子定音 發表評論於
說實在的,一個毒販,本來就該死,死了也就死了。問題是,原審判決後,在檢察院沒有抗訴之前,高院認為量刑過輕,發回重審的依據是什麽?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形象,不是吹出來的,是自己的所作所為打造出來的。
西域漢人 發表評論於
w1308 請自行Google ”上訴不加刑” “中國刑法” 第一個搜索結果就是相關百度百科的網頁。 要是用不了Google,請向你的上級詢問相關事宜。
馬克雷 發表評論於
給麵子就是能輕判,這是哪種奇怪的思維呀?法律能跟麵子掛鉤嗎?
一塊 發表評論於
中國沒有法律,隻有工具。評論中,還有一堆中國人把法律和麵子混在一起。就是這麽低劣的社會!
看戲人 發表評論於
花了4年時間才搞清楚他是從犯,不到倆月卻突然發現原來他是主犯。希望法官不是“臨時工”!
w13085 發表評論於
請指出,哪條法律裏寫著,上訴不加刑。謝謝
三木匠 發表評論於
先判15年並驅逐出境,現在是死刑……伸縮無度
西域漢人 發表評論於
“上訴不加刑”是中國刑法的重要原則之一。現在看來,除了趙家人的利益高於一切之外,天朝是沒有什麽原則的。
Quarx 發表評論於
活該! 誰讓他販毒呢!原來給他外籍麵子,隻有15年,現在出了孟的事,撞上了。

就這事情來說,
雙方都玩兒政治
中國隻說華為CFO是無辜的
加拿大總理隻說這判決武斷。
藍田緣人 發表評論於
此案除了用來當夢碗粥的籌碼,同時也可用來警告豬們:判什麽就趕快接受,誰敢上訴介就加重刑罰(直至死刑)!
喜得利 發表評論於
加總統,我天朝皇帝等你來跪求情!
我愛我的家 發表評論於
活該!毒販殺無赦!
西方政府的偽善假義在小土豆身上活靈活現了!
springdale 發表評論於
2019-01-15 01:53:57 by 修車師傅
習近平和孟晚舟都不要高興得太早,如果不實行民主憲政,習近平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劉少奇,孟晚舟回國的話,隨時都有可能成為謝倫伯格。
—————————————————
習近平,不是第二個崇禎帝,就是第二個齊奧賽斯庫。
3722 發表評論於
昨天新聞裏說“顯示謝倫伯格極有可能參與了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 -- 主要是“極有可能”比較有喜感。
以後判決書可能會出現“嫌犯極有可能殺人了,所以判處死刑“。
大肚男 發表評論於
15年到死刑是從犯和主犯的差別,一審的時候以為他是從犯,這個人自己不好,上訴,給控方有發言的機會,二審證明不是從犯,是主犯,罪當誅。
看戲人 發表評論於
量刑標準=菜市場菜價標準。要麽一審“貪贓枉法”,要麽二審“草菅人命”。從15年到死刑 ,幾個級別的差距?
jstray 發表評論於
+1. 有道理!拭目以待。
ridicu 發表評論於 2019-01-15 05:48:30 判加拿大毒販死刑,就是為了給加拿大壓力,作為孟晚舟交換的棋子。以前這個案子拖了4年,去年11月才宣判。現在急速改判,可想而知是為了什麽。不過這個死刑會上訴,肯定又會接著拖,不會執行,一直作為要挾。
jstray 發表評論於
問題不是死刑不死刑,而是突然改判的蹊蹺。此人有毒品慣犯前科是公開信息,一審花了四年難道不知道?

貪農大狼 發表評論於 2019-01-15 01:21:57
加拿大的毒販子是慣犯,在2012年就因販毒被加拿大BC省判過刑。偽善的西方新聞公正,西方媒體絕口不提的事實:剛剛在中國因販毒被判死刑的加拿大人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2012年就曾經因為販毒在加拿大British Columbia省被判刑16個月。當時判案的法官曾經怒斥他說:“Your country deserves much better!”加拿大廣播公司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mpany, cbc***)曾經詳情見報道此案 ***.cbc.**/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schellenberg-china-drugs-sentence-death-1.4977808。

什麽arbitrary death penalty?對這個不死不休的毒品慣犯,死刑是well deserved!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習包子現在肯定自鳴得意,在中南海偷著樂。他的受教育和認知水平絕對讓他意識不到,他又一次踐踏強jian天朝的法律,讓天朝在沒有法律、隻有叢林法則的野蠻和混沌的醬缸世界呆得更久。

加拿大如果和天朝一樣漏,也去摧殘他們自己的法治係統,能做的事情很多。這裏的缸民就可以教加拿大政府很多。:-)
大肚男 發表評論於
時間上沒有任何問題,一審時間長是要審核證據,二審時間短,因為絕大多數證據已經在一審審核過了,不用花時間重新再看。
ridicu 發表評論於
判加拿大毒販死刑,就是為了給加拿大壓力,作為孟晚舟交換的棋子。以前這個案子拖了4年,去年11月才宣判。現在急速改判,可想而知是為了什麽。不過這個死刑會上訴,肯定又會接著拖,不會執行,一直作為要挾。
大肚男 發表評論於
紐約時報今天對此事再次發表文章,但即使像牛屎這樣的反華先鋒,擁有強大的法學團隊,中國事務專家,那麽多資源經驗用於寫這篇文章,通篇從頭到尾沒有對該案的法律程序作出任何質疑。說明程序上沒有任何問題,無可挑剔。不是中國人說的,是美國反華報紙說的。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如果醬缸國有反對派,新聞媒體有話語權,有權力製衡機構,司法獨立,不是“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然後說“這一案件辦理過程嚴格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履行了相關法律程序,不存在任何程序違法之處。”才不可笑。

當今,土共及天朝醬缸國,大概是世界上最野蠻、最粗魯、最落後的政權和社會之一了。西方人若做不到不和他們來往,那隻能忍氣吞聲,除非你有能力把醬缸國打趴下,象製服當年的軍國主義日本那樣。
gasbag 發表評論於
活該倒黴
雲裏人 發表評論於
修車師傅說的好!
雲裏人 發表評論於
修車師傅說得好!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中國對販毒非常嚴厲,對外國毒販也從未從輕,根據中媒2016年報道,單單判處死刑的日本毒販5年就有六人。可為什麽本案中國主犯當初都隻是死緩和無期?為什麽這加拿大人審了4年,隻判15年?別說販毒幾百公斤,就算隻販幾斤,可能這樣嗎?真有人看到了本案完整資料嗎?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根據中媒報道,該案之前主犯是兩位中國人,一位判了死緩,一位判了無期,這位加拿大人作為從犯判了15年。孟晚舟案一發,這加拿大人反成了第一主犯了。

之前的這三份判決書,相信現在都成了國家機密。
yuyan2050 發表評論於
這個渣子死不足惜。隻是前後判決相差如此之大,讓人感覺有貓膩。
學習組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跟普通人的區別也太大了。昨天才知最高法院案卷都能被內部盜走攝像頭被壞掉,而且很可能是院長指使,最高法法官都能被迫害失蹤;今天轉身就力挺中國司法公正,四年庭審判15年,一夜改判死刑沒錯。
JonesJunior 發表評論於
再次證明中國法律就是一個笑話:花了4年時間的一審判訣是15年刑期,而退後重審的第二次判決是死刑,審理才用了大概兩周時間。以後審判就直接宣判吧,不需要走一次過場,唬誰呢。一切都按領導說指示辦
smart321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判刑華人販毒製毒的案件多了,遣送回國判刑入獄的其他案件更多,人家不宣傳而已
過路人_2016 發表評論於
中國老百姓跟著叫好,也不想想,在這樣的法律係統中,哪天自己說不定就被稀裏糊塗判罪了
過路人_2016 發表評論於
中國法律就是個笑話,劉少奇身為國家主席,舉著憲法,都給整死了,一個毒販要殺要放,還不是領導一句話
pants 發表評論於
不能注射,
要土豆出子彈費,多來兩槍
MJ0324 發表評論於
晚舟 VS. 羅博特:一個是販核蛋,一個是販毒。誰的威力大,一目了然。
貪農大狼 發表評論於
Canada Broadcasting Company,CBC網址: www + . + cbc + . + ca

加拿大政府和西方媒體絕口不提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販毒前科。
貪農大狼 發表評論於
被判死刑的加拿大人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有販毒前科,在2012年因為販毒被加拿大British Columbia省判刑入獄16個月。詳情見加拿大廣播公司(Canada Broadcasting Company, CBC at cbc***)網站:***.cbc.**/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schellenberg-china-drugs-sentence-death-1.4977808。
安倍退四 發表評論於
我就看你敢不敢殺他。別到時又放慫改成死緩驅逐出境。
心囚 發表評論於
應該把販毒分子全部驅逐到菲律賓。
方知妻美 發表評論於
拍手稱快,給你點讚!
華德納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找找有沒有孟晚舟販毒的證據。
oueeii 發表評論於
毒販被判死刑可以說咎由自取。問題是一審從輕,再審從重,可以看出判決不是法官說了算,而是組織上的決定
狐鵠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法律就是個屁
胡二娃 發表評論於
中國根本不在乎這個毒販死不死,不然一開始也不會判15年,啥叫玩弄法律,就等著中加關係緩和的那一天,中國把死刑又改了。
弟兄 發表評論於
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還活著嗎
修車師傅 發表評論於
這個案子關鍵不是販毒該不該判死刑的問題,而是因為原來一審已經判了15年,現在改判死刑,是一個非常大的改變。直接給原判打臉。同一個案件,究竟是原來“依法”判決還是現在“依法”判決?法院的判決就這麽兒戲,說改就改?而且正好是在孟晚舟案這一敏感時刻。該法院的解釋是“檢察院補充起訴了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國際販毒活動、在犯罪中係主犯的新的犯罪事實”。但是檢察院原來是幹什麽去了,不把犯罪事實搞清楚就開庭審判?所以,隻有一種解釋,因為孟晚舟案,檢察院和法院都受到中共高層的壓力,要報複加拿大,於是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了。
中共是獨裁製度,中共是領導一切的。中共反複說,我們不搞三權分立那一套。不三權分立,就是沒有司法獨立。沒有司法獨立就沒有司法公正。這就是該案的製度基礎。該案是獨裁製度不三權分立的必然結果。新近的例子有崔永元揭露的高院遺失法庭文件案。過去的例證有劉少奇作為國家主席,被迫害致死,他手捧中國...  查看完整評論
紅塵道士 發表評論於
為毒販,接著洗地
Microsystem 發表評論於
這個遊戲就是“升級”,從商業事件升級到政治事件,從一般政治事件升級到觸碰底線的政治事件。其目的就是到“加拿大的局子裏撈人”。說華為不是國企,這也就是騙騙兩歲小孩。
貪農大狼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的毒販子是慣犯,在2012年就因販毒被加拿大BC省判過刑。偽善的西方新聞公正,西方媒體絕口不提的事實:剛剛在中國因販毒被判死刑的加拿大人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在2012年就曾經因為販毒在加拿大British Columbia省被判刑16個月。當時判案的法官曾經怒斥他說:“Your country deserves much better!”加拿大廣播公司 (Canadian Broadcasting Company, cbc***)曾經詳情見報道此案 ***.cbc.**/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schellenberg-china-drugs-sentence-death-1.4977808。

什麽arbitrary death penalty?對這個不死不休的毒品慣犯,死刑是well deserved!
mygloves 發表評論於
公正,毒販該死
lcxml 發表評論於
審判長是個女的,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一路睡上去的。 在一個男權社會, 女的升官全靠睡,男的升官要養情婦。 不抓到都是人模狗樣, 抓到了就斯文掃地。
貓爪 發表評論於
2018年11月判的是15年,又胡亂該判了!
風行線線 發表評論於
以前考慮到西方國家反對死刑,為了逐漸個國際接軌,把該判死刑的判有期徒刑,也算給土豆一個麵子,既然不給麵子,那就依法判決,220公斤海洛因,不判死刑是不行的。
看戲人 發表評論於
量刑15年花了4年時間,改判死刑隻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彎道超車”的速度,為“酒精考驗”的法官“點(癲)個讚(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