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年少無感,竟成最愛

(2021-12-26 20:10:36) 下一個

【科大瞬間】第134 期 |  沈兆雷 816

看了《科大瞬間》刊登的裘學兄“校友五人隊,華府四連冠”一文,深有感觸。感覺該文的前幾段似乎寫的是我,幾乎沒有異樣——小學一年級開始玩乒乓球,打擂台當擂主;參加學校乒乓隊再進少年體校訓練,穿印有少體校字樣的運動鞋招搖過市,虛榮了一把(還有比我更虛榮的,曾有同學想用新鞋換我淘汰的舊鞋);同樣,父母從微薄的工資中給我訂牛奶,早晨天不亮奶瓶叮當響送到家裏;起早摸黑地訓練,甚至和這位學兄練的技術都一模一樣——削球技術,那種隻許防守不許進攻,被人家追著打得滿世界跑,疲於應付又企圖把對手搞死的奇怪技術!

但也有幾點不同。

首先,裘師兄在上海,我在浙江嘉善。我的大師兄是當時中國乒壇一顆冉冉上升的新星,我們進了同一所小學。我開始打乒乓球純粹是好玩(當時也沒有其它好玩的),打著打著就打進了校隊。學校的顧老師,也是我的啟蒙教練,經常訓話強調“我要學”而不是“要我學”,號召我們向大師兄學習,我心裏也明白,認真訓練。練著練著,有一天我接到通知說被選拔進了縣少年體校,名額很少。於是一番填表,政治麵貌、家庭狀況、祖宗八代都要寫清楚,人生頭一回填那麽複雜的表,頓感使命光榮,以為前程遠大。然而,光榮自不必說,訓練卻沒有那麽好玩,專攻削球。但想到如果堅持努力能和大師兄一樣有機會打進省隊,就不用上山下鄉了,有個“鐵飯碗”,還是不錯的。在少體校訓練期間,也親見有同門師兄師友被選送進省少年二隊,羨慕不已。

左二和左三是作者的同門師兄

其次,我不像裘師兄那樣喜歡乒乓球,尤其是讓我練削球,就讓我特別不喜歡。看人家進攻幹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我有進攻的機會卻不被允許。而且因為乒乓球旋轉方向的原因,無論練球或比賽,也不管對方打著沒打著,都要我撿球,累得要死,苦不堪言。好不容易堅持到初一(1978年上半年),打完了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嘉興地區少年乒乓比賽,也得知今後可以高考讀大學,於是,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少體校。

1981年去科大讀書,原先打球用的乒乓球拍都不知道扔到哪裏去了,也沒想過大學期間還有閑心打乒乓球。但不管怎麽樣,我畢竟練了那麽多年,所以填表時在“是否有特長”一欄,一般也填“乒乓球”,應該說也不算吹牛。

今天我想寫的不是我有多喜歡乒乓球,也不是取得了多少令人迷醉的勝利,而是我的非主流乒乓球生涯中非常難忘、有時甚至尷尬的幾個小故事。

(一)

剛入大學,第一學期我們住在150樓的一樓,轉眼就要期末考試,我們已經開始準備行李,考完就可以回家。第一次背井離鄉跑那麽遠讀書,都快半年了,歸心似箭!

有一天中午兩個老師在一樓的樓道要找一個叫“沈兆雷”的同學。我住在比較靠裏的宿舍,有同學把人帶到我宿舍門口,那位女老師先確定我的身份,說有事情找我。我問啥事?

老師說,明年暑假要開第一屆全國大學生運動會,在北京,聽說你會打乒乓球,我們來想讓你參加學校的選拔……

我問,選拔上了會怎麽樣?

老師說,選拔上了今年寒假就開始在學校訓練。

我問,寒假也回不去嗎?

老師回答,是的,要留下來訓練。

我幾乎毫不猶豫地說:我不會打乒乓球!

那位女老師疑惑地問,你真的不會打球嗎?難道我們搞錯了?我說你們可能搞錯了吧!然後看著他們茫然的樣子離開、走遠。

後來知道這位女老師,就是當時校乒乓隊的教練金老師。

(二)

第一學年,學校沒有舉行新生乒乓球比賽,直至82級的新生入學後才進行了兩屆學生的乒乓球比賽,也通過這個比賽選拔校隊球員。原本我不準備去參加比賽,但是一方麵有同學鼓勵我參加;另一方麵聽說如果進了校隊,體育課就可以免修的了。後一個因素更打動我,於是就去報名參加比賽。我不記得打了第幾名,後麵接到通知,說我可以進校隊,原則上一周要固定訓練兩次,但也不強求。於是,我參加了乒乓球隊。

第一天去訓練,金老師給我發了一塊嶄新的乒乓球拍,當時價格不菲,紅雙喜的橫拍,兩麵反膠!驚喜的是前幾年竟然發現這塊拍子還在,雖然膠皮老化,商標模糊,但也算得上古董級別的拍子了。

進校隊直至畢業,我就沒有碰到過大的賽事,連校際比賽都沒有,所以也沒有短期的高強度訓練,願意打就去,不願打就不去。後來我們球隊又有幾位低年級的隊友加盟,水平還挺高,都曾經有過少體校打球的經曆。乒乓球房就在遊泳池邊的二樓,偶爾還能觀摩到同班同學高小瑩時而劈波斬浪練遊泳、時而躺在池裏曬太陽。她是當時所有遊泳項目學校記錄的創造者,進校第一天還被安排在我的上鋪,後來係裏說搞錯了,否則我們不僅同班,而且同室還是上下鋪的同學。

有一次,校內進行了一次男子團體比賽,賽場就在平時練球的乒乓球房,觀賽的人不少。每隊3人,兩隊比賽9盤5勝,每盤3局2勝,21分製。第八盤輪到我上場,當時我的隊落後,如果這一盤可以拿下來,那麽就暫時4:4打平,最後要打決勝的第9盤;如果我輸了這場球,我們隊就輸了比賽,所以這場球很重要!記得對手是一位786的選手,名字記不起來了,也是球隊的隊友,彼此熟悉對方的球路,應該說我的技術水平還是高他一點,平常內部比賽基本上我贏麵比較大。

比賽開始,我一路順風順水,先贏下第一局,第二局大比分領先,看上去大局已定。在邊上觀賽的教練金老師悄悄地離場,趕緊去食堂買好晚飯準備再趕回來看兩個隊決勝盤的比賽。沒想到買好飯回來,人都散了,金老師連忙問怎麽回事?當她得知,這場球最後讓我的對手連扳兩局,反敗為勝時,驚得遲遲說不出話來,一直瞪著我,不住地搖頭……

(三)

時間推進到2009年5月,中國科學院係統在威海舉辦乒乓球比賽。

自從大學畢業,我就沒有正經地打過什麽乒乓球,差不多二十多年難得摸摸拍子,偶爾去打場內部比賽,誤導一番年輕的愛好者該這樣打那樣打,僅此而已。工會的工作人員好事,給我報名了,盡管我本人意願比較弱。我參加領導幹部組比賽,不需要事先在所在地分院選拔,上麵也鼓勵領導幹部參賽。賽前上海分院專門組織參賽隊員訓練,我一次都沒去,他們也不知道我有點童子功,反正重在參與,也不指望我拿獎牌。

賽前一天的傍晚飛抵威海,趕到駐地匆匆吃了一點飯,找了個隊友去球場想去練練球,臨陣磨槍怎麽樣不快也光吧,哪想到球桌全部撤了,因為第二天一早有開幕式,臨時抱佛腳的希望落空。

作者

根據比賽安排,開幕式後領導幹部組單打比賽首先開賽,觀賽者眾。分了8個組,每組3人循環賽,前兩名出線進入下一階段淘汰賽,而我被安排在小組賽的前兩場。賽會裁判很多是國家級裁判,裁判長和副裁判長是國際級裁判,規格很高。按規矩比賽雙方先練幾個球,然後正式比賽,出來走幾步練上幾個球,動作太正規了,對手相形見絀,全場大概能確認我應該會贏,估計場上裁判也心知肚明。沒想到一開始比賽,我這手生,球就不太聽話,怎麽都控製不了局麵,稀裏嘩啦就1:3輸掉了比賽。賽完和對手握個手,簽字畫押後離開球場,在球場邊坐下和隊友瞎聊天。不多一會兒,副裁判長風一樣地飄過來,停下站在我麵前,一邊看著手頭的單子,一邊問你是上海分院的沈兆雷?

我說,是的。

副裁判長再問,你剛才和廣州分院徐某某的比賽,是你贏了吧!?

我說,我輸了。

副裁判長進一步問,你確認你沒贏嗎?

我回答,是我輸了!

副裁判長目光有些異樣,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好幾秒鍾,似乎有些惋惜也有些責備,嘴角微微翹了一下,欲言又止,轉身走了。我恍然大悟,她可能以為當值裁判搞錯了,這位上海分院的“高手”怎麽就輸了呢,看看練球樣子挺像國家隊的,怎麽一到比賽還不如聯防隊?!所以必須過來親自核實一下這個比賽結果。

第二場我3:1贏了,第三場贏我的那位1:3輸給了另一位。我們小組3人每人都贏一場輸一場,比分都是3:1。通過計算小分,我額頭碰到天花板,以小組第一混到出線資格,進入淘汰賽。

進入淘汰賽我居然越戰越勇,一場未輸,一口氣拿下了冠軍,感覺挺像1982年世界杯的意大利隊。這是一塊上海分院的領隊壓根都沒有算到的金牌,也是那次比賽我為上海分院掙到的唯一的一塊金牌。有趣的是我比賽時用的拍子還是臨時從別人手裏借的,要多業餘就多業餘;而贏我的那位徐姓選手小組賽黯然出局,但也許讓他能稍為平複一下心態的是他唯一贏的那場球,手下敗將是這次比賽的冠軍!

本文作者(右一)

比賽中

賽後合影(中間是本文作者)

賽後回了一次嘉善,和兒時少體校的隊友分享我剛剛蹭到冠軍的經曆,說來是全國比賽,聽上去挺牛的。難得大家聚聚再一起練練球打個比賽,當年少體校教練劉老師也來了,他笑眯眯地操著濃重的寧波口音說,先要祝賀你拿了個冠軍!但是(重點是這句話),你現在連魏某某同學都打不過,我看你們中科院的乒乓球水平“蠻搭漿的”!!我立刻感覺到劉老師說話還是那麽的一針見骨,創麵有點大,這是在批評我和我們中科院啊。

左四為作者

(四)

2012上半年,碰巧去嘉善趕上體育館在進行浙江省業餘選手乒乓比賽,我幾個以前的隊友都參賽,於是去現場觀戰助戰。有幾位兒時我能贏的隊友,經過多年不停的練球和比賽,水平已經高出我一大截,真所謂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我馬上有種緊迫感,回到上海先研究膠皮和底板,粘貼好拍子立刻開始打球,好在我們自備球場,也有球友。

一段時間下來,我對自己最滿意的是基本拋棄了削球打法,自學了當年由日本人發明、當時土規定“省隊以上的專業選手”可以接觸學習的屬於高大上的“正手弧圈球”進攻技術(現在是誰都能搞上幾板),而且弧圈球拉得還有點意思,有些爆衝的感覺。這8年打球非常享受,一周安排一兩次,練得比少體校時可認真多了,而且陪上的都是自己的業餘時間。

2018年底去廣州開會一周,帶了拍子,有一晚從網上在附近找了一個乒乓球俱樂部,打出租車過去,看到幾個教練在教一幫小朋友打球,牆上掛著教練們的照片和打球出身的信息,清一色都在省市少體校混過。我找了一位問能不能陪我打球?他說可以,但要收費的。我說沒問題,我不是初學者,是來練球的,於是買了一個小時的打球時間。教練先陪我練球半小時,然後開始比賽,5局3勝。我熱身開了竟然上來就一陣全武行,有點把他打懵,先拿下了2局,等他緩過勁來適應了我的打法後開始反攻,連翻我3局,最後他3:2贏。聊以自慰的是年輕的教練畢竟才二十出頭,且科班出身,以球為生,我已經年過半百,也不錯了!

雙打比賽(右一為作者)

後記

這幾年,我們打球組建了一個乒乓群,我自當群主,群友七八十人,有很多高手,甚至超級高手。和熟悉的或陌生的球友交手,輸球太正常,我都習慣了。但總有一個科班情節,遇到科班出生的高手,或者幾十年常練不輟,依然打得行雲流水的老球友,交手下來即使輸了也心生敬意,乒乓球運動還是要講究點美感的。

回想年少時練球的經曆,並不怎麽快樂,巴不得偷懶不打球,可能打的太多變成了負擔。但現在鍛煉身體,以球會友,就非常享受,一兩周不打球渾身會有些不舒服。

歡迎前文8013的學長球友回上海,認識一下,也在球桌前切磋一下,雖然遲到了40年。

文圖編輯:滕春暉, 菁衛

排版編輯:俞霄

《科大瞬間》編委會
許讚華 803|陶李 8112
劉揚 815|黃劍輝 815
滕春暉 8111|餘明強 9115
陳風雷 786|沈濤 822
Jay Sun 8364|吳鈞 898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公眾微信號:USTCMoment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laopika 回複 悄悄話 原來也是乒乓球高手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