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6:六月的菜園

(2020-07-01 07:10:31) 下一個

六月,蔬果們進入了旺盛的生長期,爬藤的爬藤,抽蔓的抽蔓,開花的結果,結果的長個兒。菜園裏每日蜜蜂嗡嗡,蝴蝶翩翩,到處是蓬勃的生命力。

展示一下成長中的瓜果們:

自以為種得不錯,瓜是瓜,花是花。直到看到農場主的菜園,才發現,他種的菜和我種的菜,分明就是賣家秀和買家秀的區別。譬如,同為粉果西紅柿,農場主家的植株根莖粗壯,枝繁葉茂,碩果累累。為了讓果實有充足的陽光,農場主還不得不修枝剪葉。而我的植株細細長長,上麵零星掛著幾個果子,全株上下沒一片多餘的葉子,倒是勝在肢體舒展,360度全無擋光的顧慮。

農場主診斷說,作物細長應該是光照不足。我承認,這是硬傷。我家前前後後都是樹,我統計了一下,每日裏菜園能獲得的最長日照也就五個小時左右,植株隻能卯著勁兒把腦袋往上拉。不過,能結果就好,總不能為了種菜換個房子。

我買的西紅柿苗中,有兩株是完全相同的品種。有經驗的親朋好友們告訴我,西紅柿需要整枝,也就是隻保留主杆,任何從“胳肢窩”處長出的小頭都要摘掉,這樣果實才能長得好。作為一名充滿了好奇心的菜農,我給其中的一棵整了枝,讓另外一棵順其自然地成長。一個多月下來,整過枝的西紅柿果實長得很大,雍容齊整;沒整枝的那一株枝繁葉茂,果實比整枝同伴多了一倍,隻是個頭偏小,最大的果實也隻有同伴的一半那麽大,且長得歪扭。如果說整枝的果實讓我想起了慕容家族,沒整枝的就像是江南七怪。作為自給自足的菜農,我倒是偏愛沒整枝的那一株,果實多呀!個頭小點沒關係,它們還在成長中,潛力無限;長得醜更無所謂,我相信它們內在是一樣美味的。我猜想,可能是因為缺乏陽光,植株們光惦記著長個兒,沒空開花,整過枝的獨杆兒司令比不過沒整枝的三妻四妾齊頭並進啊。根據我家的特殊情況,明年不整枝了。

六月的菜園,已經小有收獲。

最先采摘的是青蒜苗,六月十號就剪下了第一批。

青蒜小了點兒,隻比超市裏售賣的韭菜稍微粗壯了些。不是我不能等,是特意為青蒜而買的五花肉醃了有十來天了,再不吃,就要長毛了。青蒜苗炒鹹肉是兒時記憶中揮之不去的美味,所以青蒜一冒頭,我立刻就買肉醃上了。吃後感:相形之下,青蒜新鮮美味,鹹肉倒是顯得拙劣了。好在夏日的萬物蓬勃生長,青蒜割完第一茬,之後差不多每隔十天收割一次,所以本月收割了三次,完全滿足了我對青蒜的念想。 這是小菜園帶給我的最初的實際回報!

第二個采摘的,是韭菜。遵了老公的心願,在他生日那天給他做了韭菜盒子。他說,這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韭菜盒子。我也有同感,新鮮種植無催肥的韭菜無比提味。應Suanliao同學的要求,我上張圖片,大家甭嫌醜哈,我家餐桌上的一切主要看內涵!

光惦記吃,忘記給美麗的內在照相了。翻了一下相冊,發現小吃貨的身上還掛著幾根韭菜。

都說韭菜超級容易種植,對我來講,卻是犯了直道翻車的錯誤。五月從農場買回的韭菜根,看起來很壯實,我選了個大盆種下,沒幾天就綠瑩瑩地抽葉了。以為從此實現了韭菜自由,卻沒想到我挑選的盆兒排水係統出了問題,一到下雨就積水,倒又倒不出來,韭菜長著長著就趴下了,一副後繼無力的疲軟模樣。好不容易等著收割了第一次,立刻把它們移到排水性能良好的盆裏。新長出的韭菜果然雄赳赳地挺立著,隻是每一片葉子都細得像繡花針,不知是不是被我移來移去傷了元氣。

聽說韭菜在盆裏過不了冬天,所以我還得再移一次。最近幾天前前後後踩點,選定了後院的一個三角區域,陽光還算充沛,打算入冬前把韭菜移植到這裏。恰巧老公買了一袋甜玉米種子回來,菜神附體的我立刻出門把那塊地給刨了。話說刨地可真是個累人的活兒,我隻是把草皮扒拉掉,再掘地三五公分,好換上種菜用的黑土,就感覺累脫一層皮。那些喜歡在月黑風高夜殺人越貨銷贓埋屍的人,他們怎麽那麽有力氣?同時,我也意識到,我如此享受種菜,隻是因為我的菜地規模小,且無生計壓力。如果給我三五畝,並讓我以此為生,怕是每天回到家隻能倒頭睡了,哪有功夫感受喜悅得失。

接著講收獲。從Costco買的盆栽番茄步入了成熟期,六月下旬,幾乎每天傍晚都能摘上三兩顆。我買回盆栽時,上麵已經結了幾個小番茄了,所以這份收獲的成就感打了折扣,像是買了一份半成品速食。另外,我覺得Costco的盆栽番茄品種一般,皮比較厚實,吃起來就像是超市番茄,隻不過多了份新鮮的清香。相比之下,我很期待自己菜園的品種,據說入口即化。

本月還收獲黃瓜一根。長得磕磣了點兒,味道不錯,外皮薄薄脆脆,果肉清甜,是小時候的味道。

本來還可以收獲另外一根黃瓜。雌花開放時,枝上沒有雄花,雖然農場主說了黃瓜不用授粉,可是一旁西葫蘆的雄花倒是開得寂寞明豔。。。我月下婆婆癮發作,就給黃瓜授了一下西葫蘆的花粉。沒幾天,那根黃瓜就悄咪咪地枯萎掉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麽。

本月還嚐試了一下浸種催芽的技術。老公喜歡吃生菜,六月中逛Walmart時,我買回一袋生菜種子。回家一查,發現天氣太熱,已錯過了育苗的好時機。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參照網絡建議把種子放進室溫水裏浸泡了五六個小時,又用濕廚巾裹上種子放在冰箱冷藏室三天,之後播種到土裏。沒想到兩天就發芽了,長得生機勃勃,預計八月初可以大量供應。

我還用類似的方法催發了玉米種子。通過浸種(室溫水浸泡十八個小時。這主要看玉米種子的膨脹程度。我用的浸種時間比網上建議的長了一些,可能是我拿到的玉米種子比較幹)和催芽(濕廚巾室溫包裹一天多,直到種子露出白芽)處理的甜玉米種子,入土後三天發芽。隨機選取的十一顆種子,總共長出了九棵苗,發芽率不錯。

這麽多品種七七八八加起來,之前的小菜園集團肯定不夠用了。除去新開辟的三角園地,我還買回了一大堆planters,每天各種鼓搗,神清氣爽。我得說,種菜可真是一件有意思的活兒,種著種著,就忘記了外在世界的紛擾,隻是靜靜地守著自家的一畝三分地,閑看花開蒂落,仿佛世界還是美好的。

 

我形我塑

日常鍛煉

我的身體曆來說風就是雨。自從聽說了做仰臥起坐如果姿勢不標準容易傷腰傷脊椎,果然就覺得腰部隱隱作痛,所以這項運動已經被我從日常鍛煉中移除了。事實上,自從C-Section生了倆娃,我的腰部就沒有特別舒服過,跟仰臥起坐應該沒什麽關係。

我得說,堅持了這麽久,想要廢除些什麽,還是輕而易舉。關於替代品,目前我在卷腹(Crunch)和波比跳(Burpee)之間糾結徘徊。試行了幾次(卷腹10 +平板30秒)*4組 vs.三分鍾波比跳,感覺都挺不容易的,不知能否日複一日堅持下去。尤其是倆娃前前後後地纏繞,相比之下,仰臥起坐可真是一個親子運動項目,他們纏著我的時候,我大不了仰臥久一點,等他們走了再起坐。

目前,我更傾向於卷腹+平板的組合,每一組隻需40秒,比較容易見縫插針。如果有誰知道卷腹會傷腰傷脖子,請及時告知哈,省得我瞎折騰。

跑步

經曆了整整兩個月零一星期,也就是6月25日,跑步機配件終於運抵我家。老公又拖拖拉拉地花了三四天才安裝上,這個月又宣告零裏程。

不過,我也並沒有完全鬆懈,至少意誌元神已經逐漸召喚歸位。我的新計劃是,以後每次運動,必須得40分鍾,不管是跑是走。最佳狀態應該是全程勻速,並逐漸提速。不過經曆了兩個半月的零跑量,估計還得從走+跑組合起步。關鍵是:40分鍾,一分鍾也不能少!

知乎上說,經常跑步的人,在經曆起跑後一段時間的適應調整,會出現一種莫名的愉悅感,也就是跑者高潮(Runner’s high)。在那段瞬間,“思維的冷靜清澈和體感的溫暖愉悅交織,身體會從緊張和稍感吃力中跳脫出來,動作變得輕盈,感覺很自在。”這也是我老公之前向我提過的BING的感覺,隻是在我有限的跑涯中從未體會過。知乎說了,這種高潮,並不是每一個跑者都體會過,但可以通過訓練來獲得。一般來說,必須把自己逼到一個臨界點並繼續逼迫自己不減速地持續跑,才可能把自己的精神狀態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譬如勻速慢跑至少30分鍾或五公裏,而身體又不會感覺特別疲累,此時(可能)才剛剛獲得跑者高潮的入門許可證。

網上有人說,運動前30分鍾身體會分泌乳酸,讓我們大腦產生堅持不下去的想法,30分鍾後分泌多巴胺,讓我們暢快淋漓。根據我之前有限的幾次五公裏經驗,最後幾分鍾肯定在30分鍾開外了,照樣度分如年,可能我身體的乳酸特別多,30分鍾分泌不完,多巴胺隻能在跑後分泌?這也是我訂下40分鍾運動計劃的原因:多試幾次,看看能不能在跑步時多巴胺一下!

七月,加油!!!

 

夢想啟航

讀書

本月精讀:《德伯家的苔絲》。

這本書在大學時讀過。記得當時我讀了一套女性係列叢書,裏麵有《苔絲》,《小婦人》,《茶花女》等,但印象不深,現在都想不起來這些書說了啥,隻隱隱記得裏麵的姑娘們挺悲慘,有的病死了,有的被處死了,各本書的情節角色張冠李戴地在腦海中攪成一團,讀了跟沒讀也差不多。

剛開始和老公約會時,我曾問他:“你最喜歡哪本書?”他說:《德伯家的苔絲》。我的第一反應是:K,這麽女性化? 當然,就算我情商再低,也不會說出這句話,記得當時我隻是一笑而過,以為他隨口胡謅,就像我問他最喜歡哪部電影,每次他都能給出不同的答案。他的理由是,他喜歡的電影太多了,所以每次被問到類似的話題,隻能觸景生情地挑出一部來。

今年定了讀書計劃,因而很嚴肅地讓他推薦一些文學作品。這一定程度上是嫁雞隨雞式的詢問,讀些相同的書,多些共同語言,總沒壞處。更主要的,是讓他從(劍橋文學碩士的)專業角度給我提供些有閱讀價值的書單。蔣勳說過,世上80%的書都不值一讀。這一點我深有感觸,有時去圖書館不知選什麽,隨機拿上一本,時常邊讀邊覺得浪費生命。偏偏我個性又有點執拗,開啟了的書,不管多難讀,總會盡量爭取讀完,哪怕是教科書。也許我也攜帶自閉基因?

讓我意外的是,老公給出的讀書清單,排名第一的還是《德伯家的苔絲》。我好奇地問:“為何您如此青睞此書?”老公說:“作為嚴肅文學,《苔絲》故事動人,語言優美,角色飽滿,情感充沛,沒有讓人不喜歡的理由。”末了,老公動情地說:“哦,我深愛苔絲!”我拍案而起:“WHAT!!。。。這麽好的書,我一定要讀上一讀。”

《苔絲》講述了少女苔絲被花花公子Alec誘奸生子,之後碰上真愛Angel,兩情相悅。新婚之夜苔絲講出自己以前的遭遇,Angel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棄她而去。之後生活屢屢把苔絲逼到退無可退的境地,讓她不得已重投Alec的懷抱。後來Angel徹悟,回過頭來尋求苔絲,深愛著他的苔絲殺死了Alec,和Angel過了幾天幸福的日子,最後走向刑場。

《苔絲》語言優美,處處都是詩般意境,哪怕是苔絲被強暴的那一段,都像是隱身的詩人在痛心地喃喃自語。隻可惜英文版讀起來太費勁,我又換成了中文版。在描寫苔絲和Angel的農場之戀時,老阿姨級別的我都讀得春心蕩漾,小鹿亂撞,彷佛回到了純真的初戀時代。之後生活不遺餘力地把苔絲往命運的泥潭裏狠狠地推,讀者心裏有說不出的悲苦憤懣。最後苔絲麵對前來追捕她的人平靜地說“我準備好了”,讓我在明媚的春光裏直接淚崩。

Alec無疑是個混蛋,他不擇手段奪去了苔絲在那個年代對女性來說無比重要的清白。然而,我覺得更讓人無法原諒的是Angel,在我看來,他才是苔絲悲劇人生的最大推手。苔絲用生命愛著Angel,視他為靈魂伴侶,容不得他受一點點委屈,甚至在萬念俱灰時不敢自殺的唯一理由都是怕讓Angel蒙羞,最後更是因為無法容忍自己對Angel的至純情感遭到了Alec的玷汙而憤下殺手。相比之下,Angel隻是為了苔絲不得已的過去就否定了對苔絲的愛情,無視苔絲本身也是那樁不幸事件的受害者。他是完美主義者,隻是自己並不完美。

當然,我對Angel的批判純粹是出於對苔絲的共情,我無法忍受苔絲忠誠美好的情感被愛人踐踏。理智一點來看,Angel的行為自帶時代局限性。故事發生在18XX年,Angel在書中以傳統禮教叛逆者的麵目出現,然而,他的開明與同時代的人相比,也隻不過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別,往前走,總有一步能絆倒他。還好他最後醒悟了。能在18XX年醒來,已是不容易,現如今世上還有很多人抱緊貞潔的觀念無法釋懷,而正常情況下,人類社會應該是代代遞進的,尤其是認知方麵,我們可以踩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高更遠。百十年前的陋習,擱到當時的時代背景中,是最平常不過的事兒,譬如人血饅頭,而我們現如今對其缺陷一目了然。我們終其一生,都是踩著前人的經驗教訓做熵減,希望進化為更完善文明的個體。社會亦如此,倒退總是可恥的!

苔絲的迷人之處,在於她的善良(對家人朋友)和忠誠(對自己的愛人),更在於她能夠勇敢直麵慘淡的人生,譬如拒絕Alec的求婚,哪怕接受婚約可以擺脫貧窮的生活,並洗刷她的人生“汙跡”;麵對人生困境,她也總是能夠說服自己,並樂觀生活。苔絲被Alec強暴後產子,鄉村的各種成見對她造成了特別深的傷害,書中有一段苔絲的心理獨白:“如果她獨自一人住在一個荒島上,她會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兒備受折磨嗎?幾乎不可能。如果她從被上帝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起就發現自己已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不知道是否有孩子爸爸的存在,除了這個孤苦無依的小嬰兒,對生活一無所知,難道她還會覺得自己的生活如此絕望嗎?不會了,這樣她便會很淡定地看待了,而且還能自得其樂。她的大部分痛苦都來源於這個社會的陋俗和成見,而並非源於自己內心已有的想法。”這種自我開脫法,我們時常需要。很多時候,讓我們困擾的並不是問題本身,而是來自外界的看法,或者說是我們自己揣測的外界對我們的看法,可事實上,“沒有人會關心自己的存在,遭遇,情感和各種感覺,除了自己。對其他人來說,苔絲隻是他們生命中的過客。即使是她的朋友,也隻是時常想念她一下而已。”我們想要取悅的人太多,所以時常痛苦,而如果放開這份執念,隻遵從自己的內心,求真求善求美,我們的生活會美麗純粹許多。

本月讀書的另一份認知是:大學時我讀的那套女性叢書,一定是簡寫本,不然我不可能讀過一遍毫無印象。有一種心靈烙印,一旦刻上,不會輕易消散。

讀完,我對老公說:“苔絲值得你深愛!”

寫字

有一天,看到這樣一幅漫畫:

我邊寫日記邊笑出了聲。可不是嘛,現在流行的各種blog,vlog,抖音,微博,公眾號,都是變著法兒把自己的生活搬進互聯網,求讚求關注。我每月寫一篇博客,偶爾被斑竹翻了牌子,放上首頁,閱讀量蹭蹭上漲,也會小小地歡喜一下。當然,我的博客閱讀量與我的才華並不存在線性關係。讀者眾,並非我才華橫溢,隻是斑竹心情好;讀者寥,我也不妄自菲薄,這每月一文很大程度上是寫給老朋友們看的,而他們很少失約。

話說年輕時,我也是個愛招搖的人,一有點大事小勤就喜歡嗶嗶,唯恐天下不知,典型的獅子座。歲月給我的最好禮物是讓我安靜下來,知道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讓我分享喜悅,或宣泄情緒。就像《苔絲》裏說的,大部分人都隻是我生命中的過客/看客,我的喜怒與他們毫無關係。而那些能讓我毫無保留地分享驕傲,在我得意忘形之際也微笑地看著我的人,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值得我真誠取悅的人。

所以,不管我是多麽想要走寫字這條路,大概還是不會在網絡上分享私密的日記。我寫下每日裏的喜樂和感悟,更多是為了記錄生活,讓兒女的成長有豐盛的記憶,也讓我和老公有足夠多的坐著搖椅慢慢聊的話題。當然,堅持寫日記本身就是一種寫作和思維訓練,一兩個月看不到成效,十年八年自成氣質。堅持,則有萬水千山!

走出舒適區

種菜種上癮,一天查看菜園數次,順便拔拔雜草修修花枝,感覺自己已經成功地從一名資深宅女轉變成戶外花草達人。

這個月,我瞄上了後院的灌木叢。我是說,我開始看它們不順眼了。如此鬱鬱蔥蔥,讓我完全喪失了走進樹林的欲望,因為蚊子太多了。我們之前想過買幾隻蝙蝠掛樹上滅蚊,不過出了COVID19這檔事兒,對蝙蝠心生畏懼,此念頭不了了之。

最近小區的狐狸實在猖獗。我查看菜園時,好幾次碰見叼著獵物的狐狸從我身旁悠閑地走過,離我不到一米遠,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裏。更有甚者,有一次我看到一隻狐狸追趕小區的一條狗,那狗體型比它還大,而且狗主人還陪在狗狗的身旁。這讓我嚴重擔心自家孩兒們的安危,尤其是瑟瑟,她總在後院玩耍,如果狐狸藏在灌木叢中伺機發難,那就不是說一聲“Swiper, No swiping!”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所以,那些灌木叢必須消失,還後院昌明,也給被COVID19強行按捺在家的孩子們更廣闊安全的活動空間。

這本是老公的活兒,不過最近幾個月,他一邊在家工作一邊幫我帶娃,還得時不時裝修一下客廳地下室,貌似有些透支,我就果斷自己上了。說實話,有一把好的工具剪,灌木叢不是障礙,隻需要有足夠多的耐心。最大的挑戰來自蚊子部隊,我就是傳說中那種特別招蚊子的體質。女兒細皮嫩肉穿著吊帶裙,露胳膊露腿的,卻基本不挨咬,被咬了也隻是稍微紅腫一下,很快消失。而我老菜皮一樣的膚質,每次蚊子看到我,都像是遇見了一個肥美的大肉丸,對我從各個角度愛愛愛不完,而且每次咬完都得腫癢三五天。剛開始我穿長袖長褲噴驅蚊水,它們如若無人之境,隔著衣服咬,隔著帽子咬,甚至直接趴到臉上咬。有幾天,被蚊子隔著褲子在屁股上咬了好幾個包,每次坐下,那叫一個酸爽。。。

幸好人類智慧無窮,之後每次走進樹林,我都裹上厚厚的防雨外套,帶上燃燒的蚊香,自製防蚊金鍾罩,蚊子們果然就慫了。隻是我熱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不誇裝地說,這期間消耗掉的卡路裏,約等於五磅新冠肥。

還好,成就卓著。看著驟然開闊的林間地帶,菜農我琢磨:明年在樹下種些南瓜?

 

陪你們長大

陪玩,讀繪本

瑟瑟是個熱愛大自然的孩子,每天無數次拉著我去找“帽帽”“鞋鞋”,意思是戶外活動的時間到了。話說這社交隔離也不是我們的主意,但每天把孩子們關在家裏,當父母的卻是生出些歉意來,好像生活虧欠了他們什麽。但凡孩子有戶外玩耍的要求,老母親盡量滿足。

六月的天氣夠暖,卻不炎熱。自從清理了後院的灌木叢,連蚊子都比往年稀少。總之,小院迎來了被頻繁利用的黃金時代。 瑟瑟前前後後地瘋跑,我就看看菜園,看看她,隻要確保她不跑到馬路上就好。其它的各種冒險探索,什麽摘花捉蟲扔石子,由得她去了。有時候瑟瑟跑累了,我會把她放在秋千架上,我拿本書坐旁邊,讀給她聽,偶爾推一把秋千,聽她咯咯笑。這樣的時候,常常讓我想起顧城的詩: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站著,不說話,就十分美好。

安安的愛好則相反,每日裏窩在家看看油管視頻,玩玩電腦遊戲,一天就這麽愉快地過去了。有時候我強行拉他出門,對他來說,也就是換個地方玩iPad。一天瑟瑟睡午覺,他坐院子裏在iPad上換著顏色寫數字,從1寫到1000,足足寫了一個半小時,全程麵帶微笑,好像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兒。這種自閉的精神境界,我走不進去,隻能說,這小孩耐性不錯。

有一次我強迫他淨身出門,專心跟妹妹一起玩滑梯蕩秋千。他玩了不到十分鍾就急匆匆地說:好了,我得回家了,我還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我問他:你有什麽重要的工作?他說:哦,我得回家陪Archie。

我竟然無法說不。Archie是我們家的貓。小區有狐狸,所以隻能把他關在家裏。老公固執地認為狐狸想設圈套引誘Archie出門,因為有天早上我家門口放著一隻被開膛破肚的鬆鼠;另有一天,草地上躺著半隻土撥鼠。不管是不是狐狸幹的,Archie怕是要當一輩子宅男了。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宅宅就習慣了。

學中文

本月並無特別進展,我隻是加大了在家播放中文節目的時間。現在Netflix上有些兒童節目有中文對白的選項了,譬如女兒愛看的《Twirlywoos》,一群小鳥嘰嘰喳喳,偶爾帶幾句旁白,非常適合給學說話的小孩看,給家有小娃的朋友們推薦一下。

態度和悅

實踐了那麽久的“和顏悅色”,沒想到最後拯救了我的壞脾氣的,竟然是老公的二手彈球機。上個月說到,安安迷上了這個遊戲,為了讓兒子玩物不喪誌,老公訂了一份時間表,規定每天隻能在固定的兩個時間段玩彈球機,每次十分鍾。根據老公和兒子的談判,如果安安表現正常,那麽可以充分保證每日兩次的時間;如果表現卓越(譬如對妹妹關愛有加,對Archie溫柔友好,不大吼大叫,等)每次玩耍的時間可以適當延長;而如果無理取鬧,欺負弱小,遊戲時間會酌情減少,甚至直接取消。

五歲的孩子已經到了建立規則的年紀。安安對這份時間表莫名敬畏,每當一有無理取鬧的苗頭出現,我會用眼睛瞄一下時間表,問:“安安,你這樣講理嗎?”他通常會立刻低垂眼眸,喃喃說道:“這樣不講理。”我接著問:“那怎麽辦?”安安說:“讓我們忘記這事兒吧,我剛才有些silly。”通常還會附送尬笑兩聲。事情就這麽愉快地解決了,驚不驚喜?

當然,作為一個五歲娃,總有油鹽不進的時刻。相對於以前頻頻讓老母親爆血管,現在偶爾幾次肝火上升,簡直就像是隔離在家的平淡人生的調味品。不過,每次我在月報告中為兒子的進步沾沾自喜,下個月就會被Piapia打臉,以至於現在一談論起兒子的進步我都戰戰兢兢,怕自己烏鴉嘴。我隻能樂觀地相信,事物的發展都是螺旋式上升的,自從兒子能夠用語言清晰表達自己的需求和情緒,母子間的較量就從體力篇螺旋上升到了智力篇。都說兒子繼承了母親的智商,他要是聰明,那一定是因為他有一個聰明的娘;而我要是蠢,他也不會聰明到哪兒去。所以,我有理由對逐漸到來的人生“鬥智篇”充滿信心。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忽明忽暗的。不過總體向好,譬如現如今安安拿到手機,不再撥打911,他迷上了發短信,類似這樣的:

親朋好友如果接到類似的信息,請不要擔心,我和老公的感情並無波瀾,隻是孩子長大了!

 

結語

好像也沒什麽好總結的,生活一如既往地瑣碎平凡,我隻是努力興致勃勃地過。

朋友們推薦Wordpress,據說那個網站更能滿足我表達的需求,也方便他們圍觀。所以,從下個月開始,我就在新博客上安家啦。博客地址:Legendbird99.wordpress.com

祝各位朋友在亂世中安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