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3: 民主不是什麽好東西,但是沒有比民主更好的東西。

(2020-04-01 05:55:52) 下一個

疫情蔓延,整個世界都亂了套,封城的封城,封國的封國,封口的封口。滿世界的醫院超負荷運轉,醫療物資嚴重短缺,上萬病人絕望地死去,連帶著經濟停滯,股市震蕩,失業率攀升。。。這一切,看在眼裏,抑鬱在心裏,各個悲傷焦慮的碎片,回旋氳繞著,融合成這個時代特殊的印記,鐫刻在心,成為一輩子也無法忘卻的殤。

然而,作為一介平民,我什麽也做不了。戰火燒到了家門口,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是擔心又有什麽用?這個時候,也隻能是響應政府號召,居家隔離,每日裏喝完綠茶喝白茶,喝完雞湯喝薑湯,增強免疫力。除了購買必要的食物和日用品,堅決不出門,隻在晴朗的日子裏偶爾帶孩子們去後院放放風。世界再亂,隻要病毒不來敲門,家就是淨土。

網上有關疫情的段子滿天飛,其中一個是說俄羅斯為了防止人民跑到大街上,放出500頭獅子巡街。這種笑話,放到西方民主國家身上肯定沒人信,政府別說放獅子,放幾條狗都不太可能,人民分分鍾把政府告到淨身出局。同樣,放到獨裁極權的國家也不可信,政府哪裏需要借助獅子的威懾讓人民待在家,老大哥在看著你!而這樣的傳聞,扣到俄羅斯頭上,卻是耐人尋味。說實話,我至今搞不清俄羅斯的民主方式,他們也有全民選舉,也玩三權分立,可是印象中卻是腐敗深重的權貴資本主義,外加普金一言堂的威權體製。在普金大帝的領導下,憲法說改就改,總統任期想清零就清零,反對派說失蹤就失蹤,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假民主真獨裁吧?如此看來,放獅子的笑話倒是多出幾分真實的意味來。從民主層麵上來講,我不能阻止你們外出,這是你們的權利,可是,政府我分分鍾魔高一丈,你享受你的民主自由,我施展我的冷血鐵腕,看誰比誰更厲害。非常生動的俄羅斯形象。

普世價值觀認為,民主好過獨裁,然而麵對疫情,民主的弊端卻也是完美呈現。對於有效阻斷疫情的方法,共識之一是讓人民互相隔離。然而,被民主寵壞了的西方人卻是管不住他們熱愛自由的心,不管政府怎樣懇求大家沒事別出門,甚至發錢讓大家安心待在家,熙熙攘攘的人流還是到處可見(公園,沙灘,遊戲店。。。),很多時候也保持不住政府三令五申要求的兩米社交距離。記得網絡上有一位意大利市長痛心疾首地對人民喊話:你想抽煙我也管不著,可是,你能不能一次多買幾包,而不是每天都要出門買煙?平時也沒見你們熱愛跑步,怎麽一隔離就有那麽多人想要出來跑步了?你們要製作一個“讓大家平安健康”的條幅是好事兒,可是,用得著二三十個人聚在一起做這樣一個條幅嗎?

我深深理解這位市長的焦慮和無奈,民主世界裏的隔離純粹倚靠人民的自律,而自律對很多人而言是個飄渺的概念。我們居住的這個城市,已經出現了不少社區傳播病例,政府和媒體也在不停地喊話市民們注意防護。前幾天,我老公去輪胎店買個插座蓋板,好歹乖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他說店裏的人比往常少了些,但也還是挺熱鬧,問題是除了兩個亞洲麵孔,其餘的人(包括店員)都沒有穿戴任何防護,也沒有刻意保持距離。跟我描述這些時,他搖頭歎息,為同胞們的無畏和魯莽表示遺憾。隻是,我想不通他為什麽非要在風聲鶴唳之際出門買插座板,如果不是因為他閑得無聊,非得把家裏所有的櫃子挪移一遍,家裏根本就不存在他所擔心的安全問題。在過去的兩個月裏,我在他耳畔不停地叨叨各種新冠慘狀,他的安全意識絕對已超越了普通加拿大人,可是。。。我隻能唱:原諒他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聯邦衛生部長估計,加拿大將會有30~70%的人被感染,與英國倡導的群體免疫的感染率也沒啥不同。眼見全世界越來越多的政要名人中招,作為平民的我們隻能自求多福了,如果大概率地要被計進感染率的分子,那麽,盡量爭取不要擠進死亡率的分子吧。寫到這裏,我默默喝了一口薑湯。

相比之下,在獨裁的國度,政府一聲令下,人民哪敢違背?如果政府不讓你出臥室,隻怕你不敢進客廳,人民聽令於政府的自覺性像是被寫進了基因。如有違令,輕則訓誡,重則。。。呃,隻能腦補了。我總想用炮決這個詞,可這分明就是造謠,如果說在這個被新冠攪得天翻地覆的世界上還有一個國度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蓮而不妖,那一定是朝鮮了,至今世界人民沒有看到這個國度傳出任何感染或死亡的病例通報。

丘吉爾說:“民主不是什麽好東西。”西方豬隊友的種種反隔離行為,完美驗證了這句話。丘吉爾接著說:“但是,在所有實踐過的政府體製中,沒有什麽比民主更好的東西了。”是啊,如果人民實在不聽話,政府按照法律程序進入“緊急狀態”,獲取相應的權力後,也能采取類似於舉國體製的強硬措施,而在自由和被法律加持的秩序之間,人民自然會懂得如何取舍。最近聯邦和省府陸續出台了一些緊急法案,譬如對入境者強製隔離14天,禁止五人以上的聚會,等等,這方麵算是有法可依了。接下來如有必要,還可以對不遵守隔離規定/不保持社交距離的個人立法。民主體製一旦強硬起來,也是能達到想要達到的目的的。

當然,再強硬的民主體製,在為疫情製定緊急方案時,也得照顧民眾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無法為了追求立竿見影的效果而一刀切,不考慮特殊情況和次生災害,尤其是保護弱勢群體的周全。可以說,在處理疫情方麵,民主的效率肯定比不上獨裁。可是,如果疫情最早發生在新聞自由的民主國度,世上還會有這樁深遠廣泛的災難嗎?

曆史沒有Undo/Redo鍵,既然走到了這一步,生活在民主世界的我們,要麽等群體免疫,要麽等疫苗,要麽等著和病毒大戰一場。讓暴風雨來得猛烈些吧!!

 

我形我塑

日常鍛煉

三月日常鍛煉實況:

  • 仰臥起坐: 40個/天
  • 俯臥撐: 20個/天
  • 深蹲: 30個/天
  • 後踢腿: 左右各30次/天

年進度:

 

跑步

上個月談到,我對跑步產生了恐懼。三月的第一跑隻堅持了十分鍾,內心裏無比沮喪。網友Suanliao建議我不如每天開開心心跑十分鍾,好過強執行一個讓自己抗拒的目標。

隻是簡簡單單一個建議,卻有著醍醐灌頂的力量。回顧過往幾個月,我一直在加速,一直在尋求突破,朝著一個讓中年人引以為傲的目標(“馬拉鬆”)前進。以為自己是循序漸進,是科學訓練法,卻沒有意識到對自己推的有些狠了,潛意識的“拒絕”情緒一點一點積累了起來,差點宣布放棄。這個月認真反思了一下,我這是著什麽急呢,馬拉鬆俱樂部少了我一個也不會就地解散,而我一味罔顧實力,強行跟風,隻會讓自己的焦慮度日新月異。這樣的人生,就算再自律,又有什麽快樂而言?不如放輕鬆,能跑多久跑多久,畢竟,能堅持住已是一種自律。

我於是開開心心接受了Suanliao的建議。你且領跑先,我慢慢追。

每天十分鍾@6miles/Hour,本月跑了21天,總計21英裏,折合裏程數隻有33.8公裏,並未達標(50km/月)。不過,內心裏的有一部分自己已經放棄當初的年度目標了,倒也不覺得有多難堪。人生就是一個不斷認識自己的過程,不管怎樣嚐試,我對跑步就是熱愛不起來,堅持做這件事是為了健康,更是為了提醒我自己:人生總有需要克服的難關,我必須要時常折磨一下自己來保持鬥誌,這樣,以後與難關狹路相逢時,我可以與之鬥上一鬥。

這個月,我仔細體驗了一下十分鍾內身體對跑步這項運動的反應:第一分鍾基本無感,之後疲累逐漸增加,在五分鍾左右進入巔峰狀態(也就是最想放棄的時刻),之後疲累感逐漸減退,在七分鍾左右身體和心率進入平穩狀態。這個時候隻需克服腦海中的懶惰意識,是可以持續運動下去的。當然,這個月我的目標隻限於十分鍾,每次計時器一接近“10”這個數字,體內的自律檢測器自動關閉,身體瞬間被推進到運動與靜止的零界點,非停不可。

說來也怪,當初跑20分鍾時,意念似乎沿襲著同樣弧度的疲累曲線,隻是被拉長了一倍。我猜想,如果我以後真想大幅度提高跑量,也許可以從意念下手,先用洗腦催眠術告誡自己:“你很強壯,你可以不間斷地跑滿一個小時!”也許零界點真的就會在第59分鍾時到來。通過體驗和觀察針對人民的某些宣傳方式,我相信,洗腦是改變自我認知的非常有效的方法,值得一試。

 

夢想啟航

讀書

本月精讀了兩本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和《Animal Farm》(“動物農莊”)。

兩本書異曲同工,都是對極權的探討與思考,包括極權的起源與演進,極權下的民生,等等。從文體上看,《動物農莊》是入門版,像寓言故事,在流暢簡易的行文中領悟深刻的道理;《1984》則是晦暗成人版,畫麵陰鬱,讀著容易讓人懷疑人生。鑒於我有限的領悟力,就重點談談吧《動物農莊》。(友情提示:本章節帶劇透,想讀此書還未讀的朋友們請繞行。)

《動物農莊》描述了一個始於民主終於獨裁的悲劇革命故事。某農莊的動物們為了追求民主自由,集體反抗人類莊園主,獲取了他們想要的自由,之後卻一步步滑入了獨裁者設下的陷阱,以至於最後的處境比革命前更糟糕。

從民主墮落到極權,首先是因為體製中有一個充滿著獨裁意識的野心勃勃的領導者,在書中自然是指豬大帝拿破侖。其次,動物們(像我一樣)好愚弄,這個中原因就比較多樣化了,也許是因為他們不愛讀書,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也許是因為他們智商有限,像書中的Boxer一樣,不管怎樣努力學習,隻能學到字母D;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全方位接受教育和獲取信息的機會,視野受到了極大的局限,隻能被當權者牽著鼻子走。

最開始煽動動物們起來革命的,是一個類似於共產主義的美麗願景:在新的世界裏,所有的動物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朋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絕不互相殘殺;人類才是動物們唯一的公敵。民主革命成功後,拿破侖鏟除異己,運用下列手段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獨裁統治:

  • 設置殘暴的公權力 --- 拿破侖,佐以一群從小被他洗腦養大的凶暴的狼犬,逐漸對動物們形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威權控製。所有持有異見的動物,都會被按上(莫須有的)罪名,被暴力處死。這樣的鎮壓手段讓動物們心生恐懼,不敢說出心裏話,更不敢反抗。
  • 建立強大的思想控製 --- 維係獨裁政權,光靠人民的恐懼是不夠的,經曆過一次革命的動物們完全可以進行第二次革命。要想讓獨裁政權長治久安,必須對動物們進行強有力的思想控製, 讓他們喪失反抗的動力和勇氣。Squealer是拿破侖政權的宣傳部長,他宣揚對拿破侖的個人崇拜,用讚美詩式的新聞播報給動物們傳遞著虛假的信心和快樂,什麽畝產翻倍,飲用水質量提升,嬰兒死亡率降低,等等,新聞內容是否真實並不重要,謊言重複千遍即成真理,尤其當謊言是動物們唯一的信息來源時。這麽做不僅能夠麻痹動物們的意識,也能轉移動物們對當前真正危機的注意力,可謂一石二鳥。同樣重要的宣傳就是強調大家過去隻能當人類的奴隸,處境就像現如今別的農莊裏的動物們那樣悲慘,而在拿破侖的統治下,大家翻身農奴把歌唱,每日裏當著家作著主,快快樂樂地為著自己的未來而奮鬥。之前說過,動物們智商並不高,在日複一日的虛假宣傳中,他們早就忘記了原來的生活是什麽模樣。

這兩者是緊密結合的。施政者使用公權力,得借助宣傳部門的指導思想,讓施政行為顯得有理有據,譬如拿破侖處決“叛國動物”時,罪名通常是那些動物裏通叛逆者頭目Snowball。可憐的Snowball自從在權力鬥爭中失敗後,再也不知死活,卻時常被宣傳部長掛在嘴邊當作反革命的典型。同樣,宣傳部門宣揚新的洗腦理念,時常也得借助暴力的威懾。Squealer出場宣揚新政時,總是帶著幾隻凶神惡煞的狼犬。

暴力公權力和思想控製的交疊使用使得人民心裏的快樂和恐懼糾纏交織。當權者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把“平等”和“自由”這些字眼從人民的生活中慢慢抹去,而人民則不斷用自己當前獲得的“幸福感”來說服內心裏對現有政權的猶疑和反抗,逐漸忘記了當初的玫瑰願景。在各種洗腦政策和對異見者的鎮壓中,人民默默接受了當局者施加的一層甚過一層的製約,最終淪為統治者想要他們成為的樣子。

“所有動物生而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這句戲劇性的標語完美昭告了《動物農莊》的悲情結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1984》就是《動物農莊》的續集。

我想,喬治奧威爾的用意絕不隻是想給大家描述兩個悲情故事。悲劇的意義在於讓大家找出故事和現實的共通之處,並思考如何在現實生活中避免悲劇的重演。每個人的生活經曆不同,從書中領受的感悟也各有差別,但我相信,大部分認同普世價值的讀者會在閱讀這兩部作品時達成一個共識:雖然人性無法擺脫對權力的貪婪,並且很可能會推動某些野心勃勃之士引領社會一步步走向專製獨裁的深淵,然而,人民心裏永遠存在著對自由和民主的本能渴望,這是各種暴力威懾和思想控製無法深入到達的靈魂區域。而民主自由的星星之火,總會有燎原的一天。

寫字

對日常的那點記錄,咀嚼了一年多了,再無新意。這個月就談一談在文學城開博的初衷吧。

當初開博,動機實在單純:為了把每月的自律報告轉貼朋友圈。話說去年春節製定了自律計劃,決定每個月匯報進展,讓朋友們幫忙監督。隻是寫著寫著,文昌附體,不小心寫出了六千多字,如何把它貼上朋友圈成了一個難題。沒有公眾號的我,當時嚐試了所有我能想到的方案,微博,美圖,手機截屏,等等,唯一成功的方式是先把文字轉存在自己的收藏夾裏,然後分享出去,雖然格式醜了點,國內朋友也看不到,好歹同在海外的朋友們能讀到,將就著發吧。然而,等到了第二個月,微信把這個功能也給和諧掉了。我想起自己以前有個新浪博客,多年沒用,也許可以試一下。把文章貼進去以後,點擊“發博文”,新浪彈出一個小窗,說我的文章裏包含敏感詞,讓我修改後再發,但也並不告訴我哪些屬於敏感詞。我不知道這裏麵是不是有什麽誤會,跟讀的朋友們都知道,最開始的幾篇,我隻是描述了些日常的吃喝拉撒,連思想活動都沒幾句,能怎麽個敏感法?然而在祖國接受教育多年,已經習慣性地遵從政府指令,政府不喜歡的事,我改!因而上網搜了個敏感詞庫,對照著,把該刪除的刪除,該替代的替代。折騰了半小時,還是通不過,隻得尋找新版本的詞庫。三易其稿後,詞庫已經搜索到了最新版本,文稿中充滿了各種拚音/記號/通假字,新浪還是固執地提醒我不能通過檢閱。當下就憤怒了:我這樣一篇人畜無害的小文,究竟傷害了誰的利益,踩了誰的尾巴?李大眼的一句話,精準地描述了我當時的心情:“我從未想過,在自己的祖國,使用母語像是一場偷渡。每一次寫作,像在進行一趟不可告人的走私。”

當下昭告朋友圈,老子不發了。朋友Jenny建議我試一下文學城博客。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當我自由地按下發送鍵的那一刻,突然感到一陣澎拜的幸福。能夠自由發帖,不必借用錯別字來逃避審查,更不需要借用春秋筆法來遮遮掩掩地表達自己真實的觀點,已是中文表達方式中的奢侈級別。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我博客的名字:“每一天的自由”,當時寫下這幾個字時,我的雙手和心情都是顫抖的。

隻是,欲望無止境。在被全方位監控的平台上,講話總是小心翼翼,哪怕隻扯家長裏短,也盡量避免使用敏感詞匯。轉到一個自由的地方,內心真實的想法就會一點一點流淌開來。雖說我的博客發在微信上,國內的朋友照樣看不到,隻是偶爾有幾個翻牆過來的朋友會在留個言握個手,然而,但凡涉及政治題材,不管是牆內還是牆外,總有左右派之分,容易互相看不順眼。

而我又不想住口。所以,我決定,從這個月開始,“自律”報告不再轉發朋友圈,畢竟,報告中自律的成分已經不多了。且讓我保留著這一畝三分地,保留住這份沒那麽戰戰兢兢的言論自由。

走著走著,初心就不見了。

走出舒適區

這個月過得安逸,不僅沒走出舒適區,還朝著舒適的核心區域倒退了好幾步。套用網絡上時髦的用語,這叫“內卷化”?

本月突破了上年訂立的“每月發圈不超過五條”的限製,具體發了多少條,我都不好意思數。不過,基本上所有的帖子都與疫情有關,算是給身邊的朋友提個醒,讓大家提高警惕,做好防護,為加拿大拉平曲線貢獻一己之力。咳咳,放縱自己從來不愁沒有理由!

這個月還花了很多時間和好友們在社交軟件上聊天&辯論,討論加國政策,討論母國政策,討論美國政策,討論全世界政策,仿佛參與了一場G7小峰會,每日裏唇槍舌戰,刀光劍影,比各位總理總統還要勞心勞神。還好,畢竟是多年的老友,友誼的小船說不翻就不翻。

所有anti自律的行為,如果我也可以甩個鍋,那就甩給新冠君吧。現如今,全世界它最牛,沒有之一。我多操的心,多費的神,都是因為它。有一段時間,我花費了好多時間在網上觀看世界級甩鍋大賽。在誰應該為疫情失控而負責這個問題上,地方甩中央,中央甩地方,專家甩官員,官員甩專家,誰也不想擔責任,也沒人引咎辭職。關於疫情源頭的問題,媒體最初還相對理性地懷疑蝙蝠,呼籲大家不要吃野味,之後陰謀論盛行,大家開始有組織無組織地到處亂甩,一會兒甩給武漢病毒實驗室,一會兒又齊心協力甩向美國,美國政府老大一怒之下再甩回給中國。月中時候,英國科學家腦洞大開,直接把病毒的起源甩到了流星身上。心疼流星三秒鍾,它做錯了什麽?隻不過是路過地球,卻落了個名敗身裂。

寫到這裏,剛好看到環球網上說,外交部發言人指責美國政客試圖把疫情控製不力的責任甩鍋給中國政府。“對不起,這鍋太大,你們甩不出去!”華女士說,“希望有關人士拋卻政治偏見與傲慢,像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一樣把人民的生命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多麽義正辭嚴!我差點熱淚盈眶了,如果不是想起兩三個月前,在那“歲月靜好”的二十多天,武漢市民在盛世祥和的氣氛中喜氣洋洋地置辦年貨,走親訪友,參加萬人宴。他們中的好多人,後來死了,帶著咽不下的一口氣。

衷心希望病毒早日消失,我的元神早日歸位。

 

陪你們長大

疫情升級。三月的學校,不僅放了春假,還買一送二,將假期延長到了三個星期。根據省府的最新消息,學校至少要等到5月4日才能重新開放,甚至更遲。生活總是會在不經意間帶給我們無數驚嚇。

當然,並不是抱怨。這種非常時期,還有什麽比家人健康平安更重要的事情呢?

陪玩,讀繪本

這個月響應政府號召,舉家隔離。某娃也是無聊出了新高度,在家各種才藝表演,角色混搭,最近還迷上了人體彩繪,還好隻喜歡繪他自己。

看電視時,安安越來越頻繁地要求修改電視情節,譬如給誰誰誰換件衣服,換雙鞋子,那個氣球不要給這個人,要給那個人,等等。自我意識蓬勃發展,是讓父母頭疼的事,也是好事。老公總是強調,希望自己的孩子有自主意識,不要人雲亦雲,成為羊群中的一隻羊。讓我們欣慰的是,除了某些無理要求,他的自發行為基本上折射出了他父母的價值觀,可以說,很多時候看著他,就像看到了鏡中的我們自己。

三月初的一天,那時候學校還沒停課,早上我送安安去校車站,剛打開車庫門,安安按耐不住,從車道一直衝到了馬路中間,小區內一輛正在行使著的汽車停了下來。我趕緊衝過去,把安安拉到路邊,用口型對著車主說抱歉。汽車重新啟動,慢慢開過我們身邊時,安安對著司機,豎起右手的四根手指,貼到右額邊,然後手指向外,爽利地揮出一道弧線。邊做這個動作邊說:“Oops,對不起,給您添麻煩了。”。整套言行一氣嗬成,完全就是他爹的翻版。

這種鏡麵般的效應,對父母來說,是一種類似於時時正衣冠的自我監督,也是促進親子關係的助力,父母發現自己有能力深刻影響到孩子的一言一行,會迫不及待想要把自己身上的那些值得驕傲的品質發揮出來,期待能看到它們在自己孩子身上閃閃發光。譬如好為人師的爸爸,明明跟兒子玩著電腦遊戲,突然畫風一變,開始給兒子講解代詞的正確使用方法:

隔離在家的日子裏,老公還時常訓練安安做家務,譬如掃地,鏟雪,做三明治。他說:兒子,你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不必依附於任何人。這樣,等你長大了,你就可以娶自己喜歡的姑娘當老婆。如果再碰上一次像這樣的疫情,隔離在家,就不會整日裏大眼瞪小眼,兩看兩相厭。

他這是什麽意思?!

學中文

本月學中文的方式比較花樣,除了小黑板和電視教學,還加入了新元素,譬如邀請外公外婆來家作客,打造全中文語境,有獎中文搶答,等等。安安對新方式的接受程度比較高,現在每天飯後的保留節目之一就是讓我用中文發指令,譬如走,站,跑,跳,他P顛P顛做出相應的動作。我尤其喜歡發出“爬”這個指令,看著熊兒子四肢著地行進,仿佛是看他回到了乖巧的嬰兒時代,其樂無窮啊。

這個遊戲唯一讓我打怵的環節,是安安時常會心血來潮,要求和媽媽調換角色,也就是他發指令,媽媽做動作。每次聽到安安樂嗬嗬地說“爬”,老母親彎下老胳膊老腿的那一刻,心裏都會湧現出多行不義必自閉的鬱悶。

態度和悅

這個春假,安安翻遍了家裏所有的抽屜,登頂了家裏所有的櫃子,搗遍了家裏所有的蛋。每當我們以為太陽底下再無新事,他又會炮製出新一輪讓父母震驚的惡作劇。

且容我敘述一下漫長春假裏很平常的一天:

  • 安安從抽屜裏翻出一個線圈,層層纏繞在自己的脖子上。
  • 被媽媽製止並沒收線圈後,他偷偷跑去廚房拿了把成人剪刀,把一盒拚音卡剪成滿地碎片。
  • 媽媽沒收剪刀,安安暴力抗拒,要把剪刀奪回。媽媽生氣地說“你知不知道,在這個家,媽媽是Boss,媽媽說了算!”安安蠻橫地說:“不,安安是Boss,安安說了算!”
  • 老爸及時趕到:“夠了,如此頂撞媽媽,time out,好好反思五分鍾!”

這樣的場景,幾乎每隔幾天就要發生一次。據我觀察,兒子目前最大的興趣之一,就是探索各種花樣作死法。有一天晚上,趁著我給妹妹穿睡袋的工夫,他竟然把一把掛著鎖頭的金屬鑰匙塞進了電源插口,把電源插座的下方都熏黑了。我和老公嚇得毛發倒豎,不得已拉掉了家裏的總電源閥門才把那把鑰匙取了出來。而他全身而退,他是怎麽做到的?

烽火狼煙的2020年,我和他爹對安安的期望已不再是諸如“聰明伶俐聽話懂事”這般複雜奢侈了,新的願望很簡單:活著!而這願望,與COVID 19沒有半毛錢關係。

在本月的例行閨蜜電話會議上,我被問及哪一個孩子更強勢更叛逆,我認真思考了幾秒鍾,回答道:瑟瑟。講出這個答案時,我自己都有些震驚。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我在月結報告中絮絮叨叨地描述了安安各種令人抓狂的時刻,相信大家(包括我自己)都覺得安安的熊勢無可超越。然而,在被問及這個問題的一瞬間,我腦海中飛快閃過了倆娃的一些言行回放,突然發現,安安其實是一個平易近人的孩子!

是的,安安喜歡做一些與父母指令相違背的事,被我們喝斥一番,當時也就止住了。留得青山在,下回接著犯。而瑟瑟如果想要做一件事,那就不是勸說或喝斥能夠阻擋得了的了。舉個例子:晚上洗澡時間到了,我讓孩子們離開遊戲室上樓洗澡。安安反抗幾下,被我們或哄或勸或威嚇,拿個玩具也就跟我們走了。而瑟瑟如果玩得正高興,她會回頭瞟我們一眼,表示“本宮知道了”,繼續埋頭玩她的遊戲,各種勸誘全然不起作用,就算我把遊戲室的燈關了,她也能坐在黑暗中玩上十分鍾不挪地兒。如果強行把她抱上樓,她會在我們臂彎裏竭盡全力地嘶吼哭鬧打挺,仿佛我們侵犯了她的民主自由,而她就是世上最為堅定的民主鬥士!

那天和閨蜜們開完會,我問老公:你覺得咱家哪個孩子更加head strong?老公頭也不回地回答道:哦,當然是瑟瑟,毫無疑問!

當然是瑟瑟!我那不到兩歲,還沒有正式邁入“Terrible Two”的小姑娘。

 

結語

三月,感恩我們都還活著!

其他的,都是小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六月Bug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uanliao' 的評論 :謝謝你!你說得對,你給自己的心理暗示是“我熱愛運動”,我給自己的暗示可能是“跑步真累人!”,所以十分鍾跑著也不是享受。我老公說,Work out的重點在work這個詞,不然人們就管運動叫fun out了,也有道理是不是,尤其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不過,我應該會堅持的。
有關時事,因為不許評論,我反而很想發表些意見,可能是有點逆反。為了穩定封這個封那個,真是讓人生氣。其實,他們讓大家自由發言,可能更穩定呢,封來封去,反而顯得心虛。
六月Bug 回複 悄悄話 我在編輯這篇博文的時候,頁麵突然動彈不得,像是死機,過了幾分鍾才可以重新編輯,文學城發了一段大紅告示,提醒我最近黑客攻擊特別頻繁,特別凶猛,讓我更改密碼。後來我想轉貼一下博客鏈接,發現直接被404了,是不是說明我在編輯的時候遭遇了黑客?看來使用中文又不聽黨媽的話,就已是原罪。
suanliao 回複 悄悄話 你覺得你有潛力成為一個很厲害的政治評論家 :-)我有時也會在家和家屬討論時事發表感概,但是沒有辦法像你這樣邏輯清楚一針見血,佩服。你這個月的跑步體驗讓我大吃一驚,我還是很驚訝你的身體會對大腦設定的10分鍾進行自動調整,從長弧變短弧曲線不變。我從5k降到3k平路跑之後很輕鬆的出門跑一圈,不限速,隨便跑個3k, 感覺挺舒服的。你是不是限速了所以老想快點結束?還有你說的“洗腦”理論和我最近看的一本叫“掌控習慣”的書裏有個觀點很類似,就是建立習慣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新“身份”的設立,我覺得通俗點說就是“人設”。你如何認同自己的身份很重要,我現在就認同自己是個“喜歡運動的人”,這個大概給我的大腦一個很大的暗示,導致我每天都會進行一點運動,而且沒有任何強迫心理,覺得這是我的“身份”的一部分,很自然而然要做的事情。最後,孩子們很可愛 (用現在流行的語氣說,兩個娃真是可可愛愛 :-) ). 珍惜這難得的全家在一起認真過生活的日子吧,祝你們健康,安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