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0/02:無處安放的共情

(2020-02-29 19:12:37) 下一個

在文學城看到一篇文章,講海外華人因為和國內的親友們分享在防火牆外看到的疫情報道,招致親友的不理解甚至反目(https://zh.wenxuecity.com/news/2020/02/13/9130180.html)。我想,這種意識形態的衝突,可能是海內外華人之間存在的一個普遍的問題吧。

最近一兩年,我在各種群裏已經很少發言了,倒不是擔心會被約談被訓誡,而是怕不小心說上一兩句與領導人的調調不太契合的話,會招來大夥兒的拳打腳踢。“正義者”就像是微信花園裏怒放的鮮花,他們隨意招展,而周圍的野草們隻能默默觀望,如果不自量力跳出來破壞了花園的和諧美麗,難免會被園丁們連根拔掉。李醫生去世的第二天,舉國上下一片哀悼之聲,柏拉圖那句“如果隻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麽,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在各群餘音繚梁,讓我誤以為野草們也迎來了自由蓬勃的春天,就順勢表達了一下自己對刪貼封群的不滿。立刻有三五個人跳起來,認為持我這種言論者在政治上別有用心,擾亂社會安定團結;在個人修為上缺乏是非判斷力,非蠢即壞。那感覺,就像我對著被家暴的妻子說:“你可以運用法律武器來捍衛自己的尊嚴和權利!”妻子轉過頭來怒怒:“我家的事兒不用你管,滾開,你這個居心險惡的家夥!”一通群毆,我又沉默了。

我沉默,是因為我知道誰也改變不了誰,我要不就和他們說一樣的話,要不就什麽也別說。我們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取決於我們走過的路,讀過的書,感受到的世界。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每個人都是井底的青蛙,隻能看到自己視野所局限的那一片天空。有個脫北者的TED演講,(https://www.ted.com/talks/yeonmi_park_what_i_learned_about_freedom_after_escaping_north_korea?language=en)讓我印象深刻。演講的姑娘從小在朝鮮長大,脫北之前,她說她對愛的理解很單一,就是民眾對金家領袖的愛;路邊看見有人因饑餓而死去,她也不會難過,因為在她眼裏,這是常態。這些現象,在我們看來匪夷所思,可是,人猿泰山如果不走出叢林,他如何認知叢林以外的現代文明?我們時常把北朝鮮那些“槍斃”“炮決”的傳聞當成笑話來看,我們很容易意識到那個國度的極度不民主,也很同情那些被壓製著的平民,可是,朝鮮人民真正的感受又是如何呢?他們也許覺得自己的生活很幸福,覺得他們的領導人英明神武舉世無雙,每次看到領袖出場都熱淚盈眶,像是看到了救世主。這種隔著屏幕都能溢出來的熱愛,絕對偽裝不來。如果中朝網友可以自由交換意見,朝鮮網友會驚訝於中國網友對他們領導人的“詆毀”,而中國網友會詫異於朝鮮網友的“愚忠”。所謂的共情,隻能是在類似的教育理念和生活經曆下才能被觸發,隔著不同的意識形態,很多話雞同鴨講。

認知並非一成不變。隻是,其演進的推動力,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自我意願,看自己是否願意懷著開放的心態去認識新世界。有些先行者會跳出自己生活的框框去感受未知,這些人是充滿勇氣的開拓者,Hats off! 大部分人的改變,應該是像我這般,換了生活環境,換了接受信息的渠道,不得已地發現自己需要作出調整,讓整個世界能夠重新自圓其說。出國前,我也是個小粉紅,在我接受的教育裏,黨國一體,愛黨就是愛國,愛國就要愛黨,誰詆毀我黨媽,誰就是我的階級敵人。記得那時候為了薩達姆被捕的事,在網絡上和那些號召自由民主的人士爭個麵紅耳赤:是,薩達姆是個獨裁者,哪又怎樣,那是伊拉克自家的事兒,美帝國幹涉別國內政,其心可誅。觀念的轉變,應該是看到西方媒體對家暴的零容忍開始的,在一個家庭中,一方對另一方施暴,是犯罪,而家長虐待無力反抗的孩童,更是不可容忍。說起來,這些都是家務事,可是,在以人為本的國度,每個個體都需要被平等地尊重,弱勢群體如果沒有司法的保護,他們的權利,包括最基本的生存權,如何得到有效的保障?同理,在專製的國度裏,百姓是弱勢群體,如果碰上為所欲為的施政者,能有第三方的力量對刀俎和魚肉之間懸殊的對抗加以製約和平衡,應該也不是壞事吧?

如果說“家暴”和“內政”的共通之處讓我意識到了黨媽的不完美,那麽,民主選舉時各黨派為了取悅人民在人民麵前賣力地互撕,便徹底摧毀了我對“黨國一體”的信仰。黨和國家是不同的概念,在一個國家中,由政黨組建的政府隻不過是一個執行機構,人民才是國家最重要最根本的組成部分。我們愛祖國,當然有權批判性地看待政府/官員的某些不作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隻有當人民有平等的參與權,有自由發表意見的安全感,才能讓政府聽到人民群眾真正的心聲,才能令政策政令日益完善,真正做到為人民服務。在加拿大,我曾看到親友把諷刺省府執政黨無原則擴大財政赤字的漫畫直接發到省長的郵箱,也看到帥哥總理在天災現場慰問拍照時被賑災的誌願者怒吼:“走開,你這個愛作秀的家夥,你擋了我們的道兒。”如果放在意欲把全民打造成星宿派的國度,這誌願者夠不上炮決,也得投放精神病院了吧?

我很慶幸,生活在一個相對自由的國度,身邊有一群誌同道合的朋友。然而,隔著千山萬水,黨媽的威懾一直都在,想要發表一些祖國領導人不喜聞樂見的意見,也還得轉移陣地到微信之外。如果不是文學城在國內被屏蔽了,單就我這番自認為並不出格的言論,相信很多國內的同學朋友們看到後也會選擇跟我“好自為之,各自安好”。在他們眼裏,我每日裏被資本主義洗腦,隻看得到對中國充滿偏見和歧視的論調,卻感受不到祖國的繁榮和強盛,在國外活成一個邊緣卑微的盧瑟,我才是需要被同情被拯救的那一個。

他們有他們的道理。我也是被各種信息洗腦的一員,對世界的認知有著自己的偏見和狹隘。我不能說自己的見識要比微信花園裏的花朵們卓越,我們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可以自由瀏覽國內外媒體的新聞和報道,在各種正反觀點的較量中自主形成自己的世界觀;花朵們隻能看到被防火牆過濾了的帶著領導們喜好的觀點文,在很大程度上,黨媽主宰著大家的愛恨情仇,喜怒悲歡。在花兒們別無選擇的濾鏡裏,牆外的世界就是他們看到的這般磨刀霍霍,牆內的國度則是容不得批評的昌盛美好。

我們就這樣生活在了防火牆兩端的平行世界裏,各自帶著無處安放的共情。

我形我塑

在開篇花費如此多的筆墨探討政治問題,並不符合我一貫以來家長裏短的風格。我想,這麽做的潛意識,大概是為了掩蓋些什麽難以描述的小事兒。我得承認,自從標題裏省略了“自律”兩字,熵的力量就開始拽住我向下滑行,步步探底。

本月最anti自律的事,就是花費了很多時間在微信上,查看有關疫情的文章,或無關疫情的文章。我的自由時間有限,在這方麵花多了,另一些方麵就被嚴重擠壓了。總結一下就是:二月未達標。

日常鍛煉

二月日常鍛煉實況:

  • 仰臥起坐: 40個/天
  • 俯臥撐: 20個/天
  • 深蹲: 30個/天
  • 後踢腿: 左右各30次/天

年進度:

列出這些數據,是為了安慰自己:有些項目完成的還不錯。

最喜歡看女兒在我做鍛煉時跑前跑後極力想要參與的樣子。我趴在墊子上做後踢腿,她就肉滾滾地依偎在我身邊,撅著小屁股,臉朝下趴著咯咯笑,時不時偷眼瞟我,好像我在做一件很有趣的事兒。而我果然就會覺得這些原本枯燥的事兒有趣起來,一邊踢腿,一邊摸摸她的小腦袋,時常忘記自己數到哪兒了,反正多做幾次也沒關係。

跑步

辯證唯物主義認為,事物的發展總是呈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進。這個月,我在好幾個自律項目上體會到了這一點。他們充分螺旋著,沉浮著,讓我在很大一部分時間裏迷失了自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能夠繼續堅持下去。

跑步首當其衝。

二月的第一天,我的速度提升到了6英裏/小時,好事兒!然而,二月的最後一跑,我的速度也還停留在6英裏/小時。整個二月,我沒有跑過一次五公裏,我甚至沒有單次跑滿三公裏。

怪就怪二月的第一天,我開了一個很壞很壞的頭。那天上了跑步機,跑了十幾分鍾,感覺有些累,像往常一樣,腦海中的小人兒開始瘋狂打架。與以往不同,這一次我腦海中的主導意念是:科比如此自律,淩晨四點就起來練球,可是,上天也沒有太善待他,我就不用這麽拚命了吧,停下來歇歇。然後,我就真的停下來歇了一分鍾,接著跑完整體二十分鍾的配額。跑完後也沒內疚,感覺自己也算是完成任務了。

隻是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每次一上跑步機,腦海中都會閃爍著同樣的信息:歇會兒吧,沒什麽大不了的!不管跑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設,一上跑步機意誌就土崩瓦解,有一次跑兩英裏半,整整歇了五次。而每次找停的借口,也是五花八門:

  • 頭發沒紮緊,停。
  • 鞋帶鬆了,停。
  • 看看武漢,很多人活著就已拚盡全力,我這是折騰啥呢,停。
  • 孩子們在樓上在折騰啥,這麽吵,停。
  • 這一集電視劇怎麽又播廣告了,停。
  • 沒有理由,就是想停。停。

因為每次都跑不完規定的裏程數,漸漸地對跑步產生了畏懼,每次都想找借口躲過。而越不想跑,就越跑不完。我感覺自己經曆的已經不是事物發展中正常的前進型螺旋,更像是一種要把跑步意誌徹底摧毀的死亡螺旋。我想,我在這方麵的自律大概是走到了強弩之末,沒有更多的後繼動力支撐,懶惰意識就漸漸變得不可打敗。

前半個月,我打算通過延長運動時間來尋求心理安慰,每次跑步(@6英裏/小時)不足走路(@4.5英裏/小時)來湊,讓整體運動時間湊滿40分鍾,可漸漸發現,我對走路都產生了抗拒,反正就是不想看到跑步機。到了下旬,我咬咬牙,想著大不了從零開始,重新建立起習慣,每次能跑多久跑多久,關鍵是中途不要停下來。我放下了心裏對八公裏十公裏馬拉鬆的全部幻想,隻是希望自己能完成全年600公裏的計劃。安慰自己說:一直保持前進狀態,壓力也是挺大的,不如有張有馳,隻要能夠堅持跑,也是一種成就!

夢想啟航

讀書

本月小說:《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說是選,不如說是在圖書館撞見的。該書很醒目地擺放在推薦區的書架上,召喚著我。我對電影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隻記得少年派和一隻老虎站在船頭仰望大海映襯著的星空,很美的畫麵,前因後果及細節則統統不記得了。這個時候讀書剛剛好,記憶不會提供劇透。

本書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對整個冒險故事的鋪墊,譬如派的生活習慣,他對宗教的理解,動物們的習性,等等,語言並不枯燥,但是麵對大段大段的知識性描述,我讀著時常走神。好在第一部分並不長。第二部分,少年派與一隻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流兩百多天,亦敵亦友,絕望中帶著希望,希望卻又總是渺茫,讓人的心跟著起起落落,總想知道派接下來會遭遇些什麽。心裏有了懸念,讀的速度便明顯加快了。第三部分,是派獲救後的種種。日本官員采訪的部分,冷峻嚴酷,打碎了我對神跡的某些幻想,讀得有些糾結。

應該說,這是一本相當勵誌的書籍,教給人信念和希望。隻是,自從派變得極度饑餓,他詳細描述自己怎麽殺死海龜,怎麽擰斷棲息在他手上的海鳥的脖子,等等,這些情節對我而言就有些disturbing了,越往後越甚,不少細節碰觸到了我設想中的人性的底線,讓我產生了抗拒心理。這大概與作者竭力想用“寫實”的方式來講述這個故事有關。換位思考一下,在令人絕望的大海上,人首先要麵對的是生存問題,然後才會進入道德良知層麵,我的糾結顯然是用錯了地方。像我這種生活相對順風順水,甚至從未體驗過真正挨餓的滋味,自然是不太容易理解派的行為,這也是為什麽我們對太過極端的處境很難共情,隻能當故事來看。

印象很深的是這樣一個細節:派為了與老虎和平共處,想通過捕魚來喂飽老虎。為了找誘餌,派決定殺死誤躍入船的飛魚,此處作者很詳細地描繪了派內心裏經受的折磨,作為一個素食者,他不想傷害其他的生命。隻是一旦下手,並吊上一條鯕鰍,他很自然地就砍掉了大魚的腦袋。他對自己內心的轉變有這樣一段剖白:“利用可憐的飛魚的航海失誤而得益,讓我羞愧和傷心,而主動抓住一條大鯕鰍,這種興奮卻讓我變得殘忍而自信。然而,這隻是表象,事實的真相很簡單也很嚴峻:人可以習慣任何事情,包括殺戮。”

這句話,對我震撼很大。做一件違背內心的事,開頭很難,可是一旦放手去做,之後就容易多了。這大概就是墮落的起點,就像我的跑步啊啊啊。。。電視劇《絕命毒師》(“Breaking Bad”)中,沃爾特第一次殺人,很大程度上是對那個想要暗算他的毒販的自衛,觀眾很容易感受到沃爾特心裏有多糾結不忍。然而,之後他再傷害任何擋了他道的人,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而且總能找到讓觀眾信服的理由,連帶著觀眾跟他一起走入萬劫不複之深淵。

可見,對於那些能夠導致墮落的環境和心境,最好從源頭上杜絕,對自己如此,對孩子更是如此,三遷的孟母最明白這個道理。

寫字

原以為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兒。做得多了,也就擅長了,說是“堅持”,倒不如說是順其自然,就像容器裏的水盛滿了,自然灑溢,並不費心費力。

寫了一年的日記,以為自己很擅長寫字了,因而在上個月給自己增加了些條條框框,開啟《幻想記》。我對《幻想記》的要求是:必須與現實脫節,必須無中生有,必須是那些不能包括在我的日記中的文字。剛養成習慣後,每日裏還能想出個主題,洋洋灑灑寫下幾百上千字,就像小學生命題作文。到二月中,突然就才思枯竭,可能是看多了網絡上有關疫情的愁苦,現實的霧霾把腦海中那些帶翅膀的七彩泡泡擠壓得七零八落,寫《幻想記》就成了負擔,時常毫無邏輯毫無文采地寫下一兩行字,隻為給內心裏那位“自律”欽差交作業。以為是到達了思路訓練中的一個瓶頸期,熬過這陣子就會好,這一晃到了月底,失望地發現:這瓶子,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細頸瓶了,要不怎麽半個月過去了,我還在瓶頸這兒卡著呢?

還好,每個月我隻用給大家展示這一篇兒,並無壓力。至於寫日記,平常到像吃飯睡覺一樣,自是不用再提。

走出舒適區

如果我說,這個月的挑戰是讀了一本英文小說,會不會讓大家笑掉大牙?

說來不好意思,我來加拿大十多年,在本地大學讀完碩士,又在本土公司工作了若幹年,自認為英文水平還不錯,卻是極其抗拒閱讀英文書籍。除了上學時不得不完成的課內外閱讀,工作時不得不專研的工作文檔,平日裏基本上不碰英文書,頂多翻閱一下報刊雜誌,了解些熱點時事。盤點這十幾年,我真正讀完的英文小說,好像隻有《搏擊俱樂部》,《煉金術士》,《暮光之城》等寥寥幾部,一雙(zhi)手數得過來,而我閱讀這些英文書也是不得已為之,一時找不到中文版呀。去年開始給孩子們朗讀《哈利波特》,中英版同步推進,剛開始我總是選擇先讀中文版,對自己要讀的內容有所了解,再讀英文。最近發現自己的喜好有了微妙的變化,我更樂意先讀英文版,體驗那些原汁原味的樂趣,然後遺漏補缺般再讀上一遍中文,確保自己的理解沒有偏差。

本月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從中文版起步。讀著讀著,感覺這翻譯過的文字,總是少了些韻味,就像是吃了一頓專門給老外準備的中餐,不盡歡,立刻去圖書館借了英文原版。這才發現譯者已經盡力了,這寫給成年人看的英文書,閱讀起來完全不如哈利波特般愉悅,大段大段的靈魂對白,大群大群的生僻詞句,讓我的英文自信心遭遇了空前碾壓。怎麽客觀表述呢:中文版閱讀花了我五天時間,英文版用了將近25天。

當然,也不無收獲。剛開始讀英文版的那幾天,躺床上讀著讀著,不到十點就困了,每晚睡眠時間絕對超越了八小時,第二天醒來都覺得自己美貌了幾分。等進入第二部分,故事性增強,讀起來也就連貫多了,睡眠又逐漸恢複成了不太充足的狀態。

閨蜜熙熙說,因著工作和地域的關係,多年以來她的閱讀99%以上都是英文內容,現在用英文表達自己的觀點比用中文還要順暢,所以她的博客都是以英文形式呈現的。不得不感慨:時間讓有些人落滿塵埃,卻讓另一些人閃閃發光。我倆差不多同時來到加拿大,當年在校讀書時,我們的英文起點應該是差不多的(也許她作為優等生,比我強了那麽一丟丟,自認為追一追還是追得上的)。現在,我讀她的博客,時常還得翻翻字典,有時候得倒回去讀上兩遍才能完全理解,更不要說讓我用英文寫上一篇了,這就是差距。我很感激,身邊總有比我強的朋友。

寫了這麽多,並不是說學英文有多重要。隻是,鑒於黨媽的封鎖力度,如果我們自己學學英文,能讀懂國外的一手資料,也不至於出現像下圖這般“瞎jb翻”的笑話了。

陪你們長大

陪玩,讀繪本

瑟瑟姑娘最近脾氣有點大,每次看到我讀書,都毫不客氣地走過來,啪地把書給我合上,順手再把它推倒在地板上,然後氣鼓鼓地走開去玩自己的遊戲,敢情是嫌為娘讀書吵到她了。她還是不怎麽說話,隻是在餓了/渴了/想要iPad時,會指著目標物粗聲大氣地使喚她的父母兄長,全然沒有一絲絲小女孩的嬌柔文雅。她對玩具的喜好也是難以描述,家裏一兩百個毛絨玩具,風格各異,可愛的美麗的輕柔公主風的,全部悉心排列著等候她的召喚,而有幸被她翻了牌子上床陪睡的,最近隻有這個一臉不爽的大蘑菇:

不學無術,品味奇特,還趾高氣揚,這著實讓老母親擔憂她的未來。如果非要在她身上找些“特長”,那就是她喜歡跳舞。但凡歌曲響起,她會立刻停下手裏的遊戲,跟著樂曲一起手舞足蹈。有時候走著路或洗著澡,她會突然起立下蹲地做一組“Head Shoulders Knees and Toes”的全套,好像腦海中有默片在播放。帶她去體操中心,別的孩子們都忙著拍皮球跳蹦床,她卻站到播放音樂的電腦跟前,就著兒歌一首接一首地跳起自創的舞蹈,那旁若無人的架勢,讓我想起無師自通的芙蓉姐姐。我感覺,瑟瑟要是成長在中國,應該已是廣場舞主力軍了。等她長到十八歲,說不定也能靠廣場舞的特長被招入北大清華。然後嫁個清北的科學家。然後跟著老公讀個博士。然後當個某研究所的所長。也是一條不輸學霸的出路。。。老母親忍不住浮想聯翩。

學中文

上個月剛誇完自家學中文的好風氣,這個月就PiaPia打臉:二月裏,有一大半的時間我家處於停課狀態,尤其是前半個月。真的是我偷懶了,沒有別的理由。這個月,花了太多的時間看與疫情相關的報道,冷落了生活中其他的事。月中跟閨蜜們開了一次月結會,做了一次自我檢討,才重新審視生活中各類事件的優先級,把中文課撿了起來。好在老公和安安的配合度挺高,基本上沒作掙紮,就好像我們隻是正常放了一個寒假。

孩子們現在最喜歡看的電視節目之一是Netflix上的<Word Party>。第四季新增加了一個寶寶成員Tilly,隻會講中文,孩子們每集跟著學上幾句,也頗有收獲。有一天,安安神神秘秘地用英文問我:“Hot Water”的中文是什麽?我說:熱水。他接著問:“Hot Water”還叫什麽?我一時迷惑,還能叫什麽呢?安安很得意地告訴我:“燙水!Tilly 說的。”看來Tilly寶寶祖籍離我家鄉很近哦,在老家,我們習慣把熱水說成燙水,在其他地方我還真沒聽過這種說法。

不過,我始終沒有看到“燙水”那一集。有時候,我懷疑某些中文詞句是潛藏在安安基因裏的記憶。

態度和悅

進入二月,老師時不時罷個工。老母親和熊兒子朝夕相對,讓原本已經和諧了不少的親子關係又默默地緊張起來。

安安的熊娃史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新階段,他不但喜歡正麵跟父母較勁兒,而且抓緊各種機會默默搗亂。什麽叫“不省心”?那就是娃吵鬧的時候,你控製不住地抓狂,而娃安靜的時候,你的神經又會敏銳地提醒你:某個地方有麻煩!

那些往我的水杯裏撒鹽,做飯時把鍋鏟藏在我找不到的地方這類小事,我就不提了,本月著重談談我最近養成的新習慣:

  • 準備早餐時,我得伸長脖子在烤麵包機裏仔細掃描一番,有時候甚至要把它倒過來抖落一下,看看裏麵有沒有被塞進瓶蓋兒磁鐵小紙片。
  • 每次走進房間,我得仔仔細細把各個窗戶檢查一番,看看有沒有關嚴實。從嚴寒的一月份開始,每次走進廚房我都覺得脊背涼颼颼,直到在二月中的某一天才發現廚房一側的窗戶被靜悄悄地打開了一條縫。這條縫,小到讓你一下子看不出有什麽異樣,卻足以讓室外的冷空氣源源不斷地灌進屋裏。要不是有一天瑟瑟把球投擲到了玻璃上,我是不會發現窗戶是開著的。之後每次我發現屋裏溫度有異常,總能發現被小心翼翼開啟著的某扇窗戶。這孩子,是跟我們家的能源賬單有仇麽?

最讓我惱火的,是他喜歡撥打911。要說從源頭處杜絕,我已盡我所能把手機放到安安夠不著的地方了,可是熊娃的智商不比猩猩差,懂得使用椅子鉤叉等工具,而我的各種費心藏匿總也抵擋不住他強烈的搜索欲,有幾次我把手機藏得太好,自己也找不著了。警察讓我跟安安講清楚亂打緊急電話的後果,公平一點講,我和他爹花在這方麵的努力不知超出育娃平均值多少倍,各種溫和教導+嚴厲恐嚇,然而,我們愈不鼓勵的事,他愈想嚐試,逆反指數爆表。幸好警察叔叔阿姨們理解我家有個自閉的熊娃,每次溫和警告一番也就作罷。我常想,如果真有一天我家攤上緊急狀況,警察會不會以為是“狼來了”,一笑而過?

有一天他趁我清理廚房,又打了911,我羞愧地捧過電話跟警察叔叔解釋&.道歉,轉頭還沒來得及教訓他,就看到他正在把一壺茶往電飯鍋的底座裏倒。我氣極,一把奪過水壺,放進水池,他吵吵嚷嚷地跟過來,要我把水壺還給他。盛怒之下,我接了一壺水,潑到他胸前。他驚愕地看了我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淋濕的前胸,冷靜地說:哦,真糟糕,我得去換件衣服了。然後他伸出手指捏住胸前那塊被淋濕的地方,踮著腳尖去了洗衣房。。。

我得說,我被他的冷靜震驚到了。這熊娃怎麽那麽有本事,明明是自己做了壞事,最後卻讓媽媽倍感羞愧!

結語

二月,有些難以啟齒。但這是生活的一部分,我終究還是把它誠實地記錄下來了。

寫這篇報告時,矛盾的心情與去年八月有得一比。逐條回顧了一下,我發現和去年八月相比,各方麵還是有些許進步的,這說明我整體的“螺旋”狀態還是處於上升的態勢,自當寬慰一些吧。

希望三月能打敗體內的惰性病毒,恢複成自律戰士應有的狀態。

是的,我還是在自律中。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六月Bug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suanliao' 的評論 : 嗯,喜歡你的建議,每天開開心心跑10分鍾,我就把這當成這個月的flag了。:) 昨天還為自己隻跑了10分鍾懊惱,因為覺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換一種思維,心裏輕鬆不少呢,而且超過部分就是成就感了,哈哈。謝謝你!
我也得慢慢積累更多些的好習慣,瑜伽什麽的,長期計劃吧,現在經常覺得自己忙碌,就不給自己添堵了,把手頭的先理順了再說。
suanliao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六月Bug' 的評論 : 全麵開花的主要原因是這些都是一樣樣增加起來的,而且時間上不衝突,最早我隻是每周去打一次羽毛球,後來有朋友帶我去跳了次舞,感覺真不錯,就也納入了每周運動,而且那時還有個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早起。後來又有個朋友說應該試一下周六的5k,就又加了一項。瑜伽一直是三天打魚型,但是二月突然增加了次數是因為肩頸不好,再就是想嚐試一下好多人都推薦的一個油管視頻教學,30天的課,不過我也沒有每天跟,還是我一直以來鬆散的方式,如果哪天有點累覺得不想做就不做,不給自己負疚感。跑步是一樣的,給自己設定的目標太高,被逼的太急,思想和身體就都會反抗和有厭惡感,你就降低標準,每天高高興興跑上10分鍾,讓自己感覺這是個舒服開心的事情,就會更容易長期去做。你很棒,要繼續哦!
六月Bug 回複 悄悄話 讀了你的“鼓勁”留言,果然感覺好多了。真的,有時候會感覺自己進入一個黑暗的隧道,想要堅持的事情毫無希望,但是有朋友鼓舞一下,就像是看到了隧道中的光。關於堅持,我想這方麵的意誌力尚還存在,也就是不想放棄,隻是惰性也變得強大起來,跑一會兒就想停,以前跑20分鍾沒問題,現在好像把10分鍾當成了短跑的目標,而一旦腦海中有了這個flag,跑到10分鍾時就非停不可了,這是我對自己最不滿意的地方。不過,就像你說的,自律也會有down time,至少我把10分鍾這個山頭占了,等待自己回來的那一刻。
你的運動量挺大的了呀,而且全麵開花,我感覺比你差遠了。不過,等孩子大一點,我應該是可以多增加運動時間和種類的,現在量力而行,不讓自己懈怠下來就是勝利!期待你的突破,我把你當成這方麵的燈塔!:)
suanliao 回複 悄悄話 對了,俯臥撐我沒有每天做,想起來就睡前做幾個,就是那個簡約版的,現在感覺臂力和肩背那一塊好像是powerful了一些。這個要感謝你的推薦版本。另外mother's day的10k我今年跑不成了,那天要參加羽毛球比賽,今年最早也要到father's day才能去跑10k。(ps.上麵的匯報忘了我的羽毛球,一共去了7次,每次一個小時)
suanliao 回複 悄悄話 昨天晚上上床晚了,但是還是惦記著要看你的更新,抓緊讀完了早上趕緊來給你鼓勁。先匯報一下我2月的情況,午休時間我會出去走路,平均每次2.2km,一共走了12次。瑜伽14次,每次大概25-30分鍾。zumba4次課,每次一小時。running沒有提高跑量,隻去了兩次5k, 剩下兩周是自己跑的,大概每次4k,所以一個月隻跑了4次,一共加起來隻有18k不到,不過我覺得挺好的,至少保證每周都跑了。我能這麽想,大概是因為我以前搞錯了自律到底是什麽,自律並不隻是設定一個目標,然後每次都完成這個目標; 因為我們是人,不是神。自律的精髓在於堅持,而這個堅持就是每次疲軟,泄氣,退縮後再回來重新開始。也就是說自律不代表沒有“down time", 自律真正對自己起作用的時候並不在於你每天每次都去做了,而是在你 “down time"之後回來的那一刻,那時你才會覺得自己更強大了。 而且你本來也很強大啊,在沒怎麽堅持和努力的月份中跑量都超我一倍,很厲害!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