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字字泣血,句句誅心 - -《胭脂淚》

(2017-06-10 11:31:52) 下一個

現聽到的是鄧麗君《淡淡幽情》演繹《胭脂淚》前對該千載古詞的詮解.

《胭脂淚》

 

李煜《烏夜啼》詞

劉家昌 曲

林花謝了春紅
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
留人醉
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賞析】-- (摘編自百度)
這首小詞即景抒情。詞人感傷暮春時節的春花凋謝,覺得春花遭受風雨摧殘,好不淒涼,借此來抒發國破家亡的痛與悲,感歎人生無常、愁恨悠悠。自古以來,文人筆下的愛恨情愁總是無窮無盡,但唯有李煜筆下的愁恨更讓人為之感動,為之動容。幾近口語的寥寥數字,直率而真摯地寫出了他作為亡國之君獨有的愁悵,隨意中盡顯詞人才情。較之風花雪月,男女之情的愁苦更深、更痛。
“林花”與“春紅”本是美好時節春天姹紫嫣紅色彩的表征,如此美好,卻“謝了”,並且謝得“太匆匆”!“謝了”,覺痛,“太匆匆”就更痛,蘊含著詞人對人生苦短、來日無多的無限感歎。對林花匆匆凋謝的“無奈”,歸結於“朝來寒雨晚來風”。看似大自然對林花的風雨摧殘、是自然規律,實則暗喻其國破家亡緣於外力無情的打擊。“無奈”寫出了複國無望前途渺茫的心境。“胭脂淚”是用擬人的手法,將寒雨打落春花喻女子流淚的胭脂麵,這不尤讓人想到人麵桃花的詩句。花本無淚,乃人有淚,當年的宮娥嬪妃,她們的命運也許正恰如這寒雨打落的春花吧。此淚也應是李煜心靈的血淚,僅僅三字淒惋痛惜之情便躍然紙上。真是讓後人讚歎!“相留醉”寫出人花相依如癡如醉,落花伴失意人。怎奈風雨無情,美景難再。而“幾時重”分明是詞人盼望美景重現,盼望他昔日愜意的生活能重來。可一切都不可能,“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啊!以恨喻人生、以水喻恨情,人生恨也悠悠,水也無情,滾滾東流。詞人仿佛是開閘瀉情,出也奔湧,駐也洶湧。自古以水喻愁恨的詩句多多,如歐陽修的“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李白的“一水牽愁萬裏長”等等,而李煜這痛徹肺腑發出的人生感歎奔放中所富含的人生哲理,由於他個人不尋常的生活經曆和他的幽恨才情成就了他的詞風轉變,為後世留下了不朽的審美意境。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