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文章分類
正文

官迷、帶路黨和大才子的阮大铖

(2019-12-09 11:03:54) 下一個

據說老家安徽古桐城縣(今天桐城縣級市和樅陽縣)有88個以上的大家族,每個家族都有著源遠流長的曆史故事。本文主要選自樅陽家譜館陳靖先生、樅陽作協謝思求先生的文章。

 

著名學者吳孟複先生曰:“樅陽,學術之府,氣節之鄉,詩歌之囿也。”

明清以來,名賢輩出,或為宰輔重臣,或為文壇泰鬥,或為仁人誌士,燦若星漢,影響深遠。縣內大姓名族星羅棋布,名儒碩彥後先相接,形成了樅陽曆史文化特有的景觀。

1 ????(這個字估計大家都不認識,念藕)山阮氏

推薦理由:遷居樅陽最早,中國文學史巔峰,改變中國曆史

以現有的史料看,????山阮氏是樅陽境內入遷最早的氏族,約在晉末。他們是竹林七賢之一的阮籍的後人。

而樅陽其他家族,或遷於宋末,或遷於元末明初。 山阮氏唐有征南將軍阮樅江,稱????山阮氏始祖。十六傳至阮晉卿,宋鹹淳間進士。明代以後,阮氏嶄露頭角,名人輩出。

阮鶚,以進士曆官南京刑部主事、浙江提學副使、右僉都禦史,浙江巡撫、福建巡撫。明代抗倭名將,是胡宗憲的得力助手。《明史》有傳。阮鶚的兒子阮自華、孫阮以鼎,萬曆二十六年同中進士。阮自華任福建武府知府,阮以鼎任河南布政司參政。阮鶚從子阮自嵩,以進士官刑部主事。

阮大铖,以進士官給事中,遷太常少卿。大铖為人反複,為正人君子所不容,但他富才藻,善詞曲。所作傳奇戲曲十餘種 ,有《詠懷堂全集》。胡先驌先生稱之為“有明一代唯一之詩人”,著名戲曲家。陳寅恪在遺作《柳如是別傳》中曾有一段談論阮大铖的文字:“圓海人品,史有定評,不待多論。往歲讀詠懷堂集,頗喜之,以為可與嚴惟中之鈐山,王修微之樾館兩集,同是有明一代詩什之佼佼者”。章太炎先生亦曾有評語曰:“大铖五言古詩,以王孟意趣,而兼謝客之精練。律詩微不逮,七言又次之。然榷論明代詩人,如大铖者少矣。潘嶽、宋之問險詐不後於大铖,其詩至今尤存。君子不以人廢言也”。更有胡先驌先生甚至稱大铖為“有明一代唯一之詩人”。《中國大百科全書》之《中國文學分卷》中,在“清傳奇雜劇作家”中,也列入了阮大铖的名字。

 

阮大铖的人生經曆

一、京城結。

阮大铖29歲那年,考上了進士。

但是由於名次不高,位列三甲第10名(進士榜第80名),隻好在基層做個跑腿的小官(行人司行人,正八品),後來升為給事中(從七品),不久就因為丁憂回了老家

阮大铖的官場專營能力那是杠杠的,盡管身在老家,但作為東林黨高層高攀龍的弟子,也是東林黨的一員,東林點將錄上有他的名號(天究星沒遮攔),他的後台就是老鄉東林黨高層左光鬥。

天啟四年春天,吏科都給事中(正七品)出現了空缺,左光鬥就馬上通知小弟阮大铖速度來任職。太祖說過,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東林黨內顯然也有派係之爭,趙南星、高攀龍這一派計劃將吏科都給事中安排給阮大铖的師兄魏大中,經協調,另行安排阮大铖到工科。雖說級別一樣,但排序和權力,一個在首一個在末。

阮大铖顯然很不服,論資曆,魏大中在進士榜上排在他之後三名。論功勞、貢獻,他在打倒非東林閣老史繼偕一役中立下頭功。論出身,他也是高攀龍弟子,妥妥的正宗東林一脈,嗯,他忘了師生關係也有親疏的。論後台,好吧,這個才是根本。

當時的阮大铖很偏激,換一種說法叫意氣用事,書麵說法叫不成熟,決心對抗組織決定,當下就叛變了東林黨,投靠了剛出道不久的魏忠賢魏公公,成為了閹黨的一員。東林黨人不會想到,一次用人的小插曲,卻深遠影響了二十年後南明的存亡續絕(論講組織規矩的重要性)。

那時候,還不是魏忠賢一手遮天的狀況,朝廷上東林黨勢力正旺。任何時候任何組織對叛徒總是要人人喊打的,得償所願的阮大铖頓時感到亞曆山大,但這貨還是很識時務的,知道惹不起,立馬腳底抹油棄官跑回老家躲避去也。老阮,不要急,你的機會很快就要到了。

有時候,站隊確實很重要。魏忠賢得勢後,親切召見了阮大铖,表達了對他當初棄暗投明的讚賞之情,並提拔他做了太常寺少卿(正四品,升官果然好快)。

不得不說阮大铖很有眼光,狡詐如狐,魏忠賢的專權行為,讓他預感到了危險的降臨,畢竟劉瑾、王振之流殷鑒不遠,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後果誰也不會好受。所以行事十分小心,每次去拜訪閹黨一派的官員,他都會用錢收買門人,將拜貼收回,防範於未然,甚至於不久之後,就辭官歸鄉避禍。果然,魏忠賢被清算後,阮大铖僅僅論罪第五等,獲“坐徒三年納贖為民”處分,做官是甭想了,哪涼快哪呆著去吧!

二、金陵夢。

官迷心竅的人總是抱有幻想的,削職為民的阮大铖,難免在一個無聊的下午,坐在書房裏,看著窗外搖曳的樹枝,暗自神傷之際,不免暗自盤算一番,自己以後的人生之路。之後,他便放棄了待在家鄉,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的想法,而寓居南京,結交太監、勳戚、官員、名士,如史可法、文震孟、李永芳、劉孔昭、等等,尋找複職的機會。非常重要的是,在這期間,他和同年馬士英成為了好兄弟和死黨。

有想法又有才的阮大铖將兩件事情,做出了水平,玩出了花樣,一個是中介,另一個是搞文化創作。

先講中介,阮大铖充分發揮了他作為退職官員的身份,利用同年和舊有官場的關係,做起了中介生意,招攬各種請托,收取巨額回扣,用一組詞語表達就是“交接官員、恫嚇敲詐、上下其手”。比如,崇禎八年,同年朱大典任漕運總督期間,農民軍攻破廬江縣,阮大铖收了廬江知縣吳光龍六千兩銀子,寫信給朱大典通融,打一頓屁股了事。很顯然,斂財甚多的阮大铖在南京過的逍遙自在。

再看文化創作,阮大铖生的一臉絡腮胡子,外號阮胡子,和張飛有得一比。但就是這位賽張飛,不僅能考進士,還吟得一手好詩(不要想歪),寫得一手好曲。

阮大铖留有詩集《詠懷堂全集》,摘錄一二。《春夜泊江口小飲》:“向夜江煙定,春星次第開。沙明潮月吐,風善樹香來。炊擊漁航火,酤安野市醅。閑心兼靜侶,鷗鳥爾何猜”。 《旅懷》:“愁思如芳草,春來日日生。煙花迷令節,烽火掩孤城。鄉夢啼鶯斷,微生旅燕輕。遙憐故林竹,新碧欲何成”。 寫的確實很好,陳寅恪評價他是有明一代詩之佼佼者,章太炎評價“然榷論明代詩人,如大铖者少矣”,水平可見一斑。

阮大铖在在戲曲史上也留有一席之地,有錢的阮大铖將戲曲玩出了花樣,家裏專門養了一個全套的戲班子,各種角色俱全,號為阮家班。阮家班演的曲目全都是他親自寫就,各種動作、台詞和唱腔轉折等等全是由他精心謀劃,集編劇和導演於一身。他自編自導的戲曲過人之處甚多,留傳至今的有《春燈謎》、《燕子箋》、《雙金榜》、《牟尼合》,合稱《石巢傳奇四種》。明末清初的散文家張岱在他的《陶庵夢憶》中,盛讚其:“本本出色,腳腳出色,齣齣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

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阮大铖身在東林大本營的江南,很想和東林和遺傳至東林一脈的複社搞好關係,東林史可法、複社黨創始人張溥等人出於種種原因,到也可交接一二。但對於複社中的充滿了正義感的熱血青年們來說,叛徒是永遠不能原諒的,低聲下氣的阮大铖無論是擺酒請客還是托人說合,隻能換來鄙視的眼神和閹黨卑劣的話語。

某日,複社成員明末四公子之三的陳貞慧、冒辟疆、侯方域,在雞鳴寺宴飲時,感覺無聊,就去召阮家班來唱戲。一個召字,分明就沒把阮大铖放在眼裏。相反阮大铖卻受寵若驚,懷著榮幸之至的心情(這貨好賤),命管家把戲班送去。三位公子一邊誇戲曲寫得好,演得好,一邊罵他人品卑劣、閹黨雲雲,代表了正義的公子們顯然將“端起碗吃飯,放下筷子罵娘”這句話擺在了一邊。

戲也看了,酒也喝了的公子們更加看不慣阮胡子專營的嘴臉,陳貞慧糾集複社一百四十餘人聯名發布了《南都防亂公揭》的大字報,深刻揭露了阮大铖各種醜惡的行徑,一時南京城裏喊打和驅逐聲四起。臉被打的啪啪響的阮胡子,像一隻受了傷的野獸落荒而逃,默默的待在暗處舔舐著傷口,從此和東林、複社結下的梁子再也無法解開。

苦心人天不負,涼快了十二年的阮大铖終於看到了一絲機會,如同天空中密布的陰雲露出了些許的裂縫。複社創始人張溥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遊說前首輔周延儒,以運動周延儒複任首輔的條件,加上手握周周延儒強娶小寡婦的醜事,想要在背後操縱周以掌握朝政(真不知死字怎麽寫的)。當然,運動前得首先準備數萬兩銀子,誰肯當冤大頭?關鍵時刻,甘願為朋友兩肋插刀的阮大铖站了出來,好吧,他是為了能當官。可惜,崇禎皇帝還在,作為當年閹黨逆案中的一員,隻能說,他想多了,翻案是不存在的。嗯,隻好讓鐵哥們馬士英上了,自己姑且在涼快幾年吧。

三、南明殤。

機會總是會青睞有準備的人,盡管這個機會產生的背景是血色的。

甲申年,李自成攻占北京、崇禎自縊身亡以後,南京的一幫官員們準備另立皇帝。馬士英當時總督廬、鳳等處軍務,會同宦官韓讚周、勳臣劉孔昭、四鎮總兵黃得功、劉良佐、高傑、劉澤清等,擁立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登上皇位,即弘光帝。

掌控了內閣大權的鐵哥們馬士英開始投桃報李,便迫不及待地奏上一本《冒罪特舉知兵之臣阮大铖共濟時艱疏》,為阮大铖洗白。阮大铖念念不忘、苦心謀劃了十六年的複出機會終於到來了,在東林黨人強烈反對的情況下,隻用了一句話就鹹魚翻身, “當年萬曆欲換福王為太子,就是因為東林黨強烈反對,福王才未能登上皇位,甚至福王之母鄭貴妃都受到了東林欺淩”。 這句話顯然說到了弘光帝的心裏頭,此後不久,未經內閣票擬,直接由弘光帝下旨,任命阮大铖做了兵部侍郎,幾個月後升任兵部尚書兼左都禦史。

值此天下動蕩,生死存亡之際,本該精誠團結,建立牢固的統一戰線,一致抗清,然而,no zuo no die, 懷著對曾經受辱的刻骨仇恨,阮大铖的報複之路開始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睚眥必報的阮大铖先搞了兩份名冊,一份叫《蝗蝻錄》,記錄的是東林和複社人員,一份叫《蠅蚋錄》,記錄的是依附東林和複社的人員。東林、複社中的許多人都嚇得四處逃亡。複社四公子,陳貞慧、冒辟疆被捕下獄,侯方域躲到揚州史可法處,方以智逃奔嶺南。

內訌的結果,就是清軍勢如破竹的南下,東林黨領袖錢謙益、趙之龍等諸大臣率二十多萬士兵開門迎降,南明傾覆。阮大铖逃之夭夭,成了喪家之犬,隻得在浙江一帶流竄,清兵進逼曹娥江時,阮大铖迎降,實現了他的第二次叛變。

官迷心竅的阮大铖,為了實現做福建巡撫的目標,不顧身體染病,堅決隨清軍南下福建,行之仙霞嶺,死於大石之上,結束了可悲可歎的一生,最終成為明史奸臣傳中的一員。

 

曆史評價:自古小人有才者亦多矣,如唐朝詩人沈佺期、宋之問,宋代有孫覿、方回,蔡京,明時有嚴嵩、趙文華等。而每逢社會發生疾遽變革時代,尤其多見如此人品雖差,但是文采斐然的“精英”。此類人物過去有之,隻是不知未來還會有怎樣的變故。阮大铖與東林黨錢謙益可謂其中師表。

 

現有的各類辭書都一致沿用《明史》上的說法,把阮大铖定為安徽懷寧人,故清代有“阮懷寧”之稱。(見《池北偶談》)《明史》是清代桐城人張廷玉主持編輯的。他當時官至保和殿大學士、軍機大臣、加太保,位高權重,任《明史》總裁,自然有很大的權威性。由他拍板定案的事,別人也不敢妄議。直到民國四年(一九一五年),懷寧縣編修縣誌,上百名舉子秀才經過多方考證,發現阮大铖並非懷寧籍,因而對《明史》上的這個論斷表示極大的不滿《懷寧縣誌·山川》,當記到縣境內的名勝百子山時,加了一段語氣頗重的注解:“舊誌雲明季阮大铖自號百子山樵,辱此山矣。大铖實桐城人,今禮部題名碑及府學前進士坊可考也。”公開把阮大铖這個“急權勢,善矜伐,悻悻然小丈夫”(錢澄之語)推到桐城,這還是第一次。可惜禮部題名碑與府學前的進士坊均毀,懷寧的抗議之聲雖高,但桐城縣根本不買這筆帳。 [4] 其實,桐城的阮姓人家比懷寧多,集中在東南鄉????(音藕)山山麓。????山腳下葬著宋朝解元阮晉卿,明季抗倭英雄、浙江兼福建巡撫副都禦史阮鶚。這些人物都是赫赫有名的,死後皆得到皇封禦葬,曾給古老的桐城縣帶來榮耀。至於明末兵部尚書阮大铖,是不是歸屬於這個豪門大族呢?曆屆《桐城縣誌》都沒有記載,在????山山麓也找不到他的半塊殘碑。

 

戲曲桃花扇中的阮大铖與馬士英

阮大铖《行書五言律詩軸》紙本行書 134.8×31cm 上海博物館藏

釋文:磐石臨江路,披襟坐泬?。晚雲頻吐電,微月不勝潮。漁話浮空至,沙痕入夜遙。多生塵土思,於此亦潛消。大铖。

   此作用筆大膽淋漓,揮運自如,結體力求多有變化。字與字左顧右盼,渾然一體,氣脈連貫,給人以意態生動,灑脫奔放的印象,於奇肆遒勁中顯示出個人風格來。

【資料來源】《中國法書全集》15-明4(文物出版社) 可嘉掃描 

阮大铖題跋, 此書有張瑞圖意。

釋文:有節秋竹竿,無波古井瀾,斯其人豈戔戔者與而空海潮音嶰密清響則又從白水現寸碧傳宇韻輟

 

“本本出色,腳腳出色,出出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明末清初文學家、史學家張岱,如是評述阮大铖戲劇作品。

自元代頓開先河,明清時期大部分劇作家,都是仕途乖蹇而移情於戲曲。明代戲曲大師湯顯祖、沈璟,一個是官越當越小的人,一個是把官當沒了的人。阮大铖與湯顯祖、沈璟並無二致,政壇尷尬,困頓田間,於崇禎朝罷官期間的十七年“挑燈作傳奇,達旦不寢”。據莊一拂《古典戲曲存目匯考》,阮大铖撰有傳奇十一部,隻有《春燈謎》《牟尼合》《雙金榜》《燕子箋》四種存世。《賜恩環》《獅子賺》《老門生》三種,焦循《劇說》謂《賜恩環》係求赦之作,《重訂曲海總目提要》有《獅子賺》的梗概,《花朝生筆記》言《老門生》是刺毛士龍之作。剩下的《井中盟》《忠孝環》《桃花笑》《翠鵬圖》四種,完全散軼,無人知曉。

《春燈謎》全名為《十錯認春燈謎記》,是明末清初戲曲家阮大铖的傳奇作品,創作於明崇禎六年(1633年),全書共兩卷,四十出,描述主要人物宇文彥與韋影娘因元宵節燈會春燈謎開始的姻緣故事。

全書共十四幀鳥瞰視點的插圖,如黃陵廟燈會熱鬧之景沿街情景,並以人物貫穿。另每一插圖附有題字。故事情節非常曲折,是描述主要人物宇文彥與韋影娘的姻緣故事。宇文彥父帶文彥及母親離鄉赴任,文彥上岸去黃陵廟江邊看元宵節燈會。同時韋影娘則隨父晉升赴京,也停在河邊。韋影娘女扮男裝也去看燈會。兩人同獲春燈謎獎,由此被廟僧邀請敬酒。兩人對詩。由於帶醉,回歸時兩人錯上了船。宇文彥闖入了韋家的船,韋影娘闖進了宇文家的船,宇母親收她為義女,於是韋影娘變成了宇文彥的義妹。宇文彥卻被韋影娘父親韋初平當作盜賊送官究辦。幸虧判官是文彥匿名親兄。為了不使家庭丟臉,兩兄弟都用了別名。最後將他釋放。故事尚有宇文彥失蹤、溺獲,影娘從宇家逃走,兩人重見等等情節,但最後一切真相大白。宇文彥上京應試中狀元。兩人終於結成了夫妻。文彥兄則與韋影娘妹完婚,結局是大團圓。

由於作者能編、能導、能唱,是一個內行的劇作家,因此他創作的戲曲劇本藝術性較高。《春燈謎》是一部幽默戲,也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春燈謎》的幽默藝術是由作者的創作意圖所決定的。阮大铖在第一出《提唱》中說:“大阮名高南舍,小兒竊比東方”。大阮是指阮籍,小兒是作者自比,東方是指愛說幽默話的東方朔。作者在這裏說,阮籍名聲很高,我是比不上了;但我可以同東方朔一比高低,寫出一部幽默藝術很高的戲來。因此在劇本的寫作過程中,他努力去創作幽默情節,甚至在出目的順序上去作文章,比如在第三十六出之後,又寫了一個第閏三十六出。人們常見的是時間上的閏年閏月,可是他卻來個戲曲上的閏出閏折,這充分說明他是在想盡一切辦法創作幽默成份,豐富幽默藝術。通過作者的苦心經營,他認為劇本的寫作達到了預期的效果,於是在全劇結尾的“下場詩”中,引用了一句唐人的詩句,“不開口笑是癡人”。

一、標新立異

藝術家在藝術史上的地位,則取決於作家的建樹與藝術創新。從中國戲劇史的角度看,《戲劇通典》等收錄的數千部曆代戲曲作品,取材多跳不出既有的曆史故事範圍,甚至陳陳相因敷衍成篇。戲劇史上劇作家獨出心裁的全新創作十分罕見,即便湯顯祖這樣的戲劇大家,其《玉茗堂四夢》題材上亦有藍本可尋。明代菊壇將以南曲演唱的戲劇名為“傳奇”,雖有事不奇則不傳之義,但最初的含義則指唐宋傳奇小說,即以此為題材進行敷演,彌補的就是劇作家的才力匱乏。

阮大铖天性恃才傲物,自負填詞之才,集句高手,著作不甘第二,其存世的四種傳奇,少有故事沿襲前人,大多出於個人遭際感悟,取材於自身現實經曆,“罵世十七,解嘲十三,多詆毀東林,辯看魏黨”,從而“一空依傍”,另鑄新篇,以原創獨現自家的藝術風格。

 

戲劇角色的轉換,是阮大铖戲曲創作的又一突破。中國戲劇在發展過程中,作品一直以旦角為主。戲劇角色的這種轉變,體現的是戲劇表現內容與表現形式的重大轉變。戲曲以旦角為主發展到為以生角為主,當代戲劇史的觀點是起於清道光年間,即“四大徽班”進京產生京劇之後。戲劇角色的變化,其實並非始於京劇誕生之後,而是在阮大铖的作品中即已完成。

在阮大铖的戲劇作品中,主要角色已經全部演變成為“生”角。阮大铖撰《石巢傳奇四種》中的全部作品,如《春燈謎》中的宇文彥,《燕子箋》中的霍都梁,《雙金榜》中的皇甫敦,《牟尼合》中的蕭思遠等,皆為男性書生。阮大铖戲劇作品中這種主要角色的典型特征,主觀上是更有利於在作品中表達作者的思想,客觀上則開創了中國戲劇創作的新境界,也是阮大铖對中國戲劇發展的重大貢獻。更為巧合的是,戲劇角色的轉換無論是起於京劇,還是始於阮大铖,中國戲劇史上的這股清流源頭,皆出自安慶。文學史上的任何一個作家,建樹有一即為大家,阮大铖的創新至少有二。

湯顯祖在中國戲劇史上的地位十分顯赫,但就戲劇的藝術性而言,阮大铖的作品更有其獨到之處,甚至令湯顯祖望其項背。湯顯祖的不足,在其不識音律,其詞曲雖是文采斐然,可讀性極強,但演員表演起來則顯得拗口。同時,湯顯祖少有機會與名角交流,藝術生活圈狹小,舞台經驗非常有限。阮大铖擁有自己的“阮家班”,舞台實踐豐富,舞美特技的發明與獵奇,同樣為前人所未有,為湯顯祖所不及。

二、非同凡響

劇作水準最終集中在演出效果,戲曲是集音樂、舞蹈、美術於一體的綜合性極強的藝術,曲詞、賓白、科範、音樂、表演缺一不可,又要求甚高。阮大铖注意突出戲曲的娛樂功能,將其擺上戲曲創作的突出位置,把握戲曲創作的真諦,將人物情感和命運濃縮於舞台,最終以劇情蘊含的情感打動觀眾。以觀眾為重心,建立起作家、作品和觀眾間的有機互動,謀求作品的演出效果。阮大铖成功避開了戲曲與小說的混同,增強了作品的可讀性,又使作品易於表演,“易歌演”也是阮大铖對中國戲曲發展的一大貢獻。

阮大铖作品的演出曾經轟動一時,《燕子箋》《春燈謎》的民間演出,當時均呈現出歲無虛夕的盛況。清代吳翌風《燈窗叢錄》載:“阮集之填《燕子箋傳奇》盛行白門。是日,句隊末有演此者,故北若詩雲:柳岸花溪塘濘天,恣攜紅袖放燈船。梨園弟子艦人意,隊隊停歌燕子箋。” 複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影梅庵憶語》記曰:“是日新演《燕子箋》,曲精情絕,至霍(都梁)華(行雲)離合處,姬(董小宛)泣下,顧(媚)、李(香君)亦泣下,一時才子佳人,樓台煙水,新聲明月,俱足千古。”

 

阮大铖集編導於一身,阮家班的演出更具專業水準,張岱觀劇後評曰:“阮圓海家優講關目,講情理,講筋節,與他班孟浪不同。然其所打院本,又皆主人自製,筆筆勾勒,苦心盡出,與他鹵莽者又不同。”阮大铖家優留於史籍者,有朱音仙、陳裕所、李伶等。朱音仙,阮大铖家班曲師,也是中國文化史上有影響的人物。南明弘光朝阮大铖得勢,朱音仙進入朝廷鍾鼓司。冒辟疆曾攜董小宛在秦淮河亭觀賞阮氏家班的演出,並結識阮氏家班藝人,明亡後冒家收留了朱音仙。在冒氏家樂班,朱音仙培養了三代演員,還排演了阮大铖《燕子箋》諸作。

明代的戲劇史,離不開湯顯祖與阮大铖的。明季菊壇上,阮大铖之間湯顯祖關係較為密切。阮大铖與湯顯祖宗師劉允昌為詩友,與湯顯祖交往甚多。阮大铖將自己與湯顯祖比較後言曰:“餘詞不齒,較玉茗而差勝之二:玉茗不能度曲,予薄能之。”湯顯祖去世後,阮大铖更是明季不二的傳奇大家。

兩位戲劇大師疊出,體現在藝術的傳承與創新,明末著名文學家王思任,正是基於明代戲劇的認為,而視阮大铖為湯顯祖之後的戲劇傳承者:“道人(湯顯祖)去廿餘年,而皖有百子山樵出。”當代著名古典文學專家袁行霈,在《中國文學史》中亦持有同樣的觀點:“從文采斐然、辭情華瞻上看,他(阮大铖)確實是在竭力追步湯顯祖。”阮大铖在中國戲劇史上的傳承,還體現在他對後世作家及作品的影響。最直接的,是明末清初文學家、戲曲家李漁。

從明代的張岱到當代學者,皆視阮大铖為劇作大家。當代中國戲曲研究家、文學史家、原中國古代戲曲研究會會長趙景深,在其《讀曲小記》中對阮大铖也作出這樣的結論:“單就傳奇來說,他(阮大铖)的地位是很高的。”

三、安慶元素

阮大铖存世的四部傳奇,《春燈謎》創作於其鄉居安慶府城期間,《牟尼合》《雙金榜》《燕子箋》多構思於安慶。阮大铖的作品,帶有明顯的安慶元素。

《春燈謎》是阮大铖創作最早的一個傳奇,三十九出,創作於安慶,取材於阮大铖在家鄉的一段親身經曆。

崇禎七年(1634)秋,桐城王文鼎、汪國華發動“民變”,攻破桐城縣城,鋒芒直逼安慶府城。葉燦《〈詠懷堂詩〉序》雲:“裏中忽遘二百七十年所未有之變,公(阮大铖)眥裂發豎,義氣憤激,欲滅此而後朝食,捐橐助餉,犯衝飆淩,洪濤重趼,奔走請兵討賊,有申包胥大哭秦庭七日之風。”民變發生後,阮大铖與方孔炤聯手平叛,恢複了地方的安寧。以此為素材,阮大铖在《春燈謎》中杜撰了宇文彥與影娘因匪患造成的悲歡離合,全劇充滿著喜劇氣氛,誤會訛錯,穿鑿附會,高潮迭出,最後實現大團圓喜劇的結局。

《雙金榜》是阮大铖傳奇中最長的一部,四十六出,構思於安慶,完成於女兒阮麗珍家當塗,取材於一則安慶舊事。

明朝隆慶年間,大盜華紮橫行安慶。華紮有萬夫不當之勇,暗中勾結諸多黨羽,夜間乘船至江麵攔截商船,奪其資財,並將商人妻、女擄至江心洲痛飲縱淫,天亮時殺人拋江,犯下命案無數。華紮的罪行府中人人皆知,但都不敢出來揭露指證。有個叫蹇理庵的能吏,因過失被貶謫為安慶府同知,他訪知華紮的罪狀,因官府捕役不是其對手,始終不敢貿然下手。蹇理庵假裝不知實情,千方百計結識了華紮,邀請其做了安慶府捕快,並假裝將其引為心腹,弄得安慶士民一片駭然。待華紮解除戒心時,蹇理庵設計將其緝拿歸案。

阮大铖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稱,才思敏捷,一部傳奇通常十餘天即可完稿,但《雙金榜》他足足寫了八年。寄托甚多,無法遂願,又無法放下,一天在當塗“偶過鐵心橋,一笑有悟”,即速完成了這部傳奇。

《雙金榜》中,阮大铖杜撰了洛陽秀才皇甫敦遭海盜莫佽飛陷害,自己遭受了種種無妄之災,且導致親生兩子失散他鄉。十八年後,皇甫敦兩子同應科舉,分別中了狀元、探花。官場之中,這二位同胞親兄弟因介入“黨爭”,又不明真相,故而拚命相互攻訐。直到皇甫敦得以昭雪,二子冰釋,父子完聚。借皇甫敦的無辜受害,阮大铖抒發自己的滿腹冤屈又欲辯不能。身入“欽定逆案”後的經曆與感懷,是阮大铖文學活動尤其是戲劇創作的出發點與歸宿。

中國曆史文化名城安慶的戲曲之盛,“戲曲之鄉”的最終形成,以現有的史料分析,最早應發軔於阮氏家族,以阮自華與阮大铖為傑出代表。

阮自華,阮大铖的叔祖。阮自華個性鮮明,不拘禮法,秉性風流,“為人跌宕疏放”,上司視察,阮自華大醉出迎,忍不住將酒菜吐了上司一身。召集下屬開會,阮自華說完事就現場集體作詩,人皆稱其為 “風流太守”。

阮自華的朋友屠隆是個怪才,屠隆一生行止放浪,風流自命,有博學之名,尤其精通曲藝。屠隆是明萬曆年間重要的傳奇作家,不但寫戲,還親自演戲,家有戲班、名角。屠隆與阮自華氣類相近,彼此相得,同會梨園,把杯談劇,阮自華從此於戲曲一道。

阮自華雖是阮大铖的祖輩,實際年齡勉強相差一代人,幾同叔侄或兄弟。阮自華極具藝術天賦,其縱逸飛揚之風,對阮大铖有著極強的吸引力。正因為深受阮自華的影響,得益於阮自華的化育獎掖,才有阮大铖精彩的文學藝術一途。

阮自華致仕回到安慶時,還為安慶帶來了昆山腔。昆曲是明代最完備的劇種,在天台裏老宅,阮自華組建了“阮氏家班”,既聲伎自娛,也提振了地方戲曲的藝術水準。夜幕垂降,天台裏阮家大屋高牆裏鼓樂齊鳴,曲聲飛揚。阮自華的“阮氏家班”,更由阮大铖接力而光大。軟軟的江南戲韻,漸漸融成安慶的流行時尚,散布鄉野與街巷。“雲間傾六朝之絕,而皖上與之頡頏”,當年安慶府城昆曲流行的盛況,也為日後安慶戲曲新的孕育與發展拓出土壤。

自明至清,安慶的戲曲源流傳承有序。徽班的崛起與徽班進京的橫空出世,並不偶然或孤立,溯源亦安慶並不突兀。阮大铖的戲曲建樹,不僅僅是一個作家與一個家族的藝術輝煌,也是安慶“戲曲之鄉”的肇跡濫觴。

 

參考資料:

http://www.sohu.com/a/295748589_562249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8%AE%E5%A4%A7%E9%93%96

https://new.qq.com/omn/20190516/20190516A08N4K.html

http://www.9610.com/ming/ruandacheng.ht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