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文章分類
正文

嗨南京,600裏外的樅陽小城故事

(2017-01-27 09:24:09) 下一個

嗨南京,一個600裏外的,曾經和你的命運深刻相連的這座十萬人口的樅陽小城,今天也麵臨相似的變遷。今天我也記錄一下這個小城終將逝去的曆史。

李白---長幹行·其一

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同居長幹裏,兩小無嫌猜。十四為君婦,羞顏未嚐開。低頭向暗壁,千喚不一回。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 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 十六君遠行,瞿塘灩澦堆。五月不可觸,猿聲天上哀。 門前遲行跡,一一生綠苔。苔深不能掃,落葉秋風早。 八月蝴蝶黃,雙飛西園草。感此傷妾心,坐愁紅顏老。早晚下三巴,預將書報家。相迎不道遠,直至長風沙。

陶侃惜陰亭和洗墨池
掃雲初上惜陰亭,亭下芊芊草色青;碑刻不隨城市改,漁磯聊待賈帆停。山圍春樹年年雨,江映寒芒夜夜星;射虎縱橫今始滅,誰將辛苦獻王廷。

太平軍樅陽會議舊址

天京事變後,清軍加緊圍困天京(今南京)。1858年7月陳玉成、李秀成等將領在安徽樅陽主持召開的軍事會議,商討決定統一指揮和聯合作戰的方針,共同破江北大營、援救天京的策略。這次會議對太平軍扭轉不利戰局起了重要作用。不久,太平軍攻破江北大營,並取得三河大捷。

渡江之戰中線指揮部

1949年4月21日,渡江之戰中線率先突破長江天險。

上碼頭是樅陽古鎮最早的水運碼頭。從西漢直至明清,它為我們留下了漢武帝射蛟台、陶侃洗墨池、王安石釣魚台、黃庭堅讀書處、童自澄輔仁會館、錢澄之北山樓、安徽第一所女子新學倪家大屋等眾多的文化記憶和太平軍會議、渡江之戰中線指揮部等影響中國曆史的舊址。

據說,早年的樅陽老城是有城牆的,很久以前就稱作市。城牆依山勢水形建造,西門位於連城湖的黃花橋附近,東門在四望亭腳下與今天的“樅川商貿城”之間,南水北山,居民千餘家。城內著名的園林樓閣有錢澄之的“北山樓”,易謙的“金莖樓”,錢源啟的“蘇山”。在這塊肥沃的土壤上,“桐城派”的崛起就有著某種曆史的必然。

在輔仁會館的影響下,此後樅陽形成了煌煌十幾個文化大家族,譬如方以智、方苞家族,左光鬥家族,吳應賓家族,錢澄之家族,何如寵家族,劉大櫆家族,姚鼐家族等等。他們把易學與科學相結合、文學與哲學相促進、中學與西學相會通、考據學與義理學兼用、實學與玄學兼顧,進行多學科交叉研究,對中國文化的家族式貢獻,全國罕見。

明末清初之際,錢澄之雖然生逢亂世,曆經劫難,但他依然為傾覆的廟堂憂心烈烈,為黯淡的文壇扼腕歎息,一生創作了270多萬字的詩歌文章,被後世學者譽為“詩史”。他的易學研究也成為中國哲學史上不朽的名篇。400多年樅陽鎮,輔仁會館的書聲朗朗,傳承著中國的文脈。現在流傳在中國的傳統詩歌吟誦法,就是“桐城派”最後一位大師、樅陽人吳汝綸傳播的。

十月的樅川古城。菊黃蟹肥,丹桂飄香。

長江萬裏此咽喉,吳楚分疆第一州。
峰色晴開天柱曉,濤聲夜送海門秋。
隨班坐聽趨衙鼓,出郭看收下網鉤。
君過樅陽勞借問,射蛟台畔北山樓。

五月的樅川古城。波光槳影,艾香滿街。

樅江夜雨勢如傾,拂柳滋花盡有情。
幾個漁翁趁新水,江頭無數棹歌聲。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