亙古

小說 劇評史論隨筆詩歌經營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為博主原創作品,版權歸博主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個人資料
正文

紅樓夢大結局之謎 第四回 北靜王府黛玉傷情 寧國府第探春省親(二) (小說)

(2021-03-06 20:19:43) 下一個

上一回文講到那"金針度劫"的第二根金針眼看就要紮進鳳姐的手指,突然一個獄卒忙忙地跑進來說道:"王大人,快停手,忠順親王和宮內的夏太監來了。"

王守中一聽此話,立馬叫行刑之人收拾東西和兩個監刑之人拖起鳳姐向大門的反方向監牢而去。

當然,報信之人肯定是王守中安排把風的親信。鳳姐剛被移走,忠順親王和夏太監就進來了。夏太監朗聲道:"聖旨到,請忠順親王和錦衣衛副指揮使王守中聽旨。"

忠順親王和王守中連忙跪下接旨 ,其他的人也嚇得跪在邊上。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著忠順親王及其部屬立即終止寧榮二府案件的審理,將二府一幹人犯盡快安排別處居住,好生侍候,候旨發落,不得有誤,欽此!"

王守中一時沒反應過來,疑惑地看向忠順親王,忠順親王緩緩地說了八個字:"聖眷未衰,天意若此!"

此八個字可大有深意!

"聖眷不衰"主要是指皇上還念著賈貴妃之情,沒想到公爵之家竟也到了賣地當物放債過日子的地步,便動了惻隱之心。另外賈貴妃又死得蹊蹺,一屍兩命,皇上本想追究一下,可內憂外患嚴重,又怕查下去可能牽連甚廣,最終也隻好作罷,因此對賈家多少有一點兒愧疚之情。

"天意若此"是指皇上雖然想停手,但沒有合適的理由,可巧理由立馬就有了,本來因和親嫁給安南國二王子的賈府三小姐探春,因其夫二王子黎修文被立為太子而成為太子妃,夫婦二人要到國朝訪問並省親,安南國是朱樓國南方最大的鄰國,地位舉足輕重!曾為我天朝屬國,後獨立,與天朝素有恩怨,前幾年和我朝開戰,去年我朝竟然戰敗,主帥南安郡王戰敗被俘,我朝東北西北西南三處狼煙,已無力再戰,安南國連遭兵火幾年,國庫空虛,民不聊生,也想議和,於是和議很快談成,賈探春以南安郡王之妹的身份和親,嫁給安南國王的次子黎修文,且帶去大筆嫁妝,換回了南安郡王。兩國停戰,暫時修好。

但皇上知道這僅是暫時的,安南國一旦國力恢複,有機可趁時,必定再啟戰端。沒想到萬不得已的和親竟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聰明能幹的賈探春僅僅幾個月的時間就助安南王次子黎修文爭得太子之位!尤其她借黎修文之口提出:”尊天朝而令鄰邦,修養生息,開展和天朝的邊境貿易。“等基本國策,獲得安南國滿朝讚譽, 對朱樓國來講也大有裨益!如果將來太子繼位,朱樓國不僅少了一個南方勁敵,而且多了一個很大的助力!

現在驛站快馬來報,安南太子和太子妃車隊已過長江,很快就要到達中都,寧榮二府一案肯定要立即終止審理,從輕發落。忠順親王久立朝堂,知道大勢已去,也隻好同意立即結案。

停止審理容易,結案卻甚是麻煩!因為判詞不好下。皇上和幾個精通律例的近臣商量了兩天,既不能判流刑,徒刑,又不能判杖刑,最後隻能判削官奪爵罰金。

賈珍賈蓉聚賭及淫亂罪名成立。奪其三品威烈將軍爵位 ,削賈蓉五品禦前侍衛龍禁衛職。所抄違例聚賭財物全部充公,另罰5000兩白銀。

賈赦不思報國,驕奢橫溢,間接逼死人命,依"八議"從輕處罰,奪其三品將軍爵位。另將20把扇子原物歸還石家繼承之人。

賈璉參與其父間接逼死人命,又治家不嚴,削其五品候補同知職。

王熙鳳藏匿甄府箱子財物和重利盤剝罪名成立,本應重處,但念其如實交代罪行且為無知文盲,從輕處罰,從其住處抄得的非法所得及其個人合法財產折合共約八萬兩白銀全部充公,並責令具結悔過。

賈政夫婦雖未參與上述犯罪,但治家不嚴,賈政降至工部主事,責令夫婦二人閉門思過三個月,三個月期滿,賈政仍回工部複職。

賈寶玉未參與任何犯罪,無罪釋放。

第三天,秉筆太監草詔公示,寧榮二府一幹人犯交割清楚後立即釋放。

其中石呆子一案,牽連到賈雨村,他一看形勢不妙,估計是忠順親王主審,未及拘他到案就連夜送了一萬兩銀票進忠順親王府,並向親王說手中有大量賈府的違法犯罪證據及線索,隨時可助親王扳倒賈府,忠順親王大喜過望,自然幫雨村脫罪,說石呆子拖欠官銀,經查實有此事,最終僅以買賣扇子價格不公,退還扇子,並罰銀200兩給石家族人而結案。石家族人本來也就想弄幾個錢花花,沒想到價值好幾千兩銀子的二十把扇子原樣退還,還多出來200兩銀子,個個開心得不得了,石呆子又無近親,參合之人大家依出力多少分賬,又預留一筆銀子置辦酒席,讓全族不相幹的人都到場大嚼大喝一頓,於是皆大歡喜,自然沒有人再去翻這個案子,賈雨村順利走出這個沼澤地。

關於賈雨村掌握的賈府違法犯罪證據及有關線索,忠順親王感覺完全拋出的時機未到,讓賈雨村伺機而動,果然生薑還是老的辣,賈探春一回來,就是拋出來也無用,還惹得皇上生氣,此事隻好暫時擱下不提。

從此賈雨村對忠順親王不僅感恩戴德而且佩服得五體投地,完全依附了忠順親王,後文錦衣衛再抄寧榮府,此人便為幕後主謀之一,當然這是後話。

鳳姐要釋放那天,鄒小姐依依不舍地拉著鳳姐痛哭流涕,鳳姐冷笑道:"妹妹就不要再裝了,在我王鳳姐麵前玩孫子兵法,你還太嫩了些!從來都是我算計別人,要是被你這個黃毛丫頭給算計了,還不拿一塊豆腐碰死算了!"

鄒小姐急忙縮回手,心有不甘地問道:"看來你早知道了,我自忖沒露什麽破綻,你是怎麽看穿的?"

"破綻就在你自己身上,一個全家被囚,隨時會命喪黃泉的人,在錦衣府監獄囚了幾個月還毫發無傷,還跟剛經雨的水蔥似的水靈,可能嗎?另外王大人可能將我這個詔獄重犯和其他人關一起嗎?"

"我家可是兵法世家,我叔叔曾做過京營節度使,我雖不識幾個字,但多少聽叔父及兄弟們談起,王大人用間用到我頭上,自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我勸你不要對王大人提起此事,原因肯定不用我說!"

鄒小姐漲紅了臉呆立當場。

王守中也假惺惺地來送行,他道:"委屈大侄女了,聖命難違,望你不要太怪罪叔父才好!"

鳳姐道:"這個道理我是懂的,食君之祿得忠君之事,何況,叔父待我也不薄,第一次見麵就送我金針,幫我度劫,我感恩還來不及呢!哪裏會記仇!等回去後有空我一定去叔父家拜訪,金甕送不起,就送一個黃銅鍍金的甕,說不定叔父那天用得著。說罷,揚長而去,留下幾乎要氣暈過去的王守中愣在當場。

 

本回完,原創作品,版權歸亙古未見的筆名所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亙古未見的筆名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風一樣的日子' 的評論 : 才寫一半,在上班呢! :)
風一樣的日子 回複 悄悄話 好看,太短不過癮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