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單仁平:香港書展的“變與不變”都令人高興

(2016-07-21 19:22:46) 下一個

第27屆香港書展20日開幕,年度主題聚焦武俠文學。由於這是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後的第一次香港書展,政治八卦書籍的參展情況備受輿論關注。據外媒報道,一方麵一些香港書商表示麵對北京“拒絕退縮”,不少在內地當屬“禁書”的書籍仍能看到;另一方麵完全胡編亂造的政治八卦書籍還是明顯減少了,外媒認為這與銅鑼灣書店事件“有關”。

香港“政治禁書”主要麵向內地人出售,來自書展上的消息說,今年書展上仍能看到一些內地人,但真正掏錢買那些“禁書”的人也少多了。有外媒分析說,銅鑼灣事件也讓內地人對帶那些書回去違法有了更多擔心。

說實話,去香港書展,如果如同去了內地某個書展,那裏突出展賣的是內地“主旋律”圖書,那麽連內地人恐怕都會失望。香港畢竟是“一國兩製”中的另一製,它保持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文化特色,這是絕大多數內地人希望看到的。

從報道裏看到有的書商表示“不退縮”,盡管可能有些作秀,但我們還是覺得這“挺香港的”。香港是一個具有高度自由特性的社會,有自己的法製體係,那裏出版業不同於內地的自由度受法律保護,這些在過去沒有問題,將來也不應成為問題。

但是卷入銅鑼灣書店事件的那些書商所做的事情跨越了香港地界,直接危害了內地安全,他們進入了內地法律必須予以管轄的領域。盡管對那件事一些香港人存有爭議,陸港社會形成完全共識仍需時間,但香港書市已經開始自行反應,人們認識那件事的後續材料將一點點積累。

香港書市首先是市場,所有出版商都會重視銷售利益。政治八卦書籍曾是香港書展的特色之一,但它嚴重依賴向內地銷售,總市場規模不大,成不了香港書展的重頭戲。現在它似有退潮之勢,這對香港書市或許不是壞事。

世界大的書展沒有一個是主打政治牌的。著名的法蘭克福書展雖然也會不時搞點政治和意識形態插曲,但它的真正旗幟永遠都是文化。香港書市不可能長期充當向內地銷售七拚八湊有害國家安全書籍的大本營,相關渠道內地一定會采取行動堵的,無論香港書商們願意不願意,這都是勢之所然。

在開拓內地圖書市場方麵,香港書商們應當展示不僅獨特、而且更富建設性的姿態。香港畢竟在製度上與內地不同,有條件成為西方與中國大陸之間的文化橋梁。這裏有巨大空間,包括利益空間。香港書商們應當打一些更漂亮的“擦邊球”,成為開拓內地人視野無可取代的窗口和渠道。他們不應走政治八卦書籍的邪門歪道。

“一國兩製”是世界性新事物,它寫在了《基本法》上,但對它的落實注定是人類國家治理史上前所未有的實踐長卷。內地社會真誠希望“一國兩製”成功,我們對香港也充滿善意,非常不希望香港在回歸的途中失去昔日的繁榮和特色。現在有一些力量總是試圖引導香港社會誤讀內地和中央的對港態度,這樣的誤讀也在一定範圍內的確發生了,這是個重大問題。

“一國兩製”應當是兩種製度盡最大努力互相包容、尊重,在如此不尋常的國家治理實踐中,發生一些摩擦在所難免。希望廣大港人既致力於維護香港利益,也能站到國家的整體高度上看待相關摩擦,那樣的話,香港社會的訴求將會更有方向感,也更契合這個時代。(作者是環球時報評論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