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史文清案,江西!zt

(2020-10-14 10:10:11) 下一個

史文清案,江西!
麵對霸道、濫權的史文清,贛南官員們如履薄冰,不少人說他們長期處於史的監控之下。
“他不隻盯上女幹部,還盯著男幹部的家屬。他最喜歡對下麵的縣長縣委書記們說,帶上你老婆一起來吃飯。有迫切想要獲得提拔的男幹部真的奉獻了自己的家屬,有縣委書記的老婆天天陪著史散步。”上述贛州官場人士說。
史文清也曾多次讓鍾炳明帶其妻子一起去吃飯,但遭到了拒絕。“鍾炳明的妻子不喜歡官場上的應酬,也沒有這個心思,沒有任何其他訴求,她認為丈夫在外麵做事,她有什麽必要去陪呢?” 這位贛州官場人士說,鍾炳明夫婦因此惹怒了史文清。“他要把他的權力用到淋漓盡致的地步,而你不能有任何一點不服從或讓他不滿意的地方。”

據知情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史文清指示贛州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馬玉福花了3000多萬元買來監聽設備,監控他手下的主要官員及他們的秘書、司機們。
在被史文清監控的日子裏,一些官員們在尋找保密性能最強的手機及各種防監控的手段,然而並沒有什麽用。
被監控的官員還包括和史文清一起搭檔的時任贛州市市長冷新生。
上述贛州當地政商界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史文清與冷新生兩人關係並不和諧,早有嫌隙,因此冷新生亦在其監控之列。

據《一位副省級高官的斂金術和多麵孔》一文引述一位企業家的話稱:“史文清要我取50萬現金,用礦泉水紙箱裝好送到時任贛州市長冷新生的住處,想下個套對付冷新生。”
這位企業家拒絕了他的要求。
冷新生最終還是落馬了。2018年5月,冷新生因收受財物900多萬被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
當年負責監控事宜的時任贛州政法委書記馬玉福被稱為史文清的“打手”。在史文清擔任贛州市委書記期間,他以火箭的速度晉升,從時任尋烏縣委書記被調任贛州市委副秘書長,僅3個月後,升任贛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此後,在該任上把持贛州政法係統長達8年之久。

2019年6月,馬玉福先於史文清落馬,他被指控了3項罪名: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包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據悉,馬玉福落馬之後向有關部門交代了監控事件。
此外,《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悉,親自負責監聽的贛州市公安係統有關負責人目前已經被帶走調查。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在史文清主政贛南的那些年,贛南的官員們必須接受這樣的官場邏輯。一邊是不斷被他查處的異己派,另一邊是坐著火箭晉升的親信。最誇張的是,有人從鎮級負責人直接被提拔為縣主要領導。
“一些重要崗位,他寧願空缺著一直等,等到他要提拔的人符合條件。” 上述贛州官場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2013年9月,南方周末刊發《四大縣委常委長期空缺 龍南縣委為何唱起“空城計”》一文,報道了贛州龍南縣縣委組織部長、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和縣委書記全部空缺的罕見現象。由於長期空缺的都是市管幹部,且是一個縣的四名常委,當地官員直指:決定權在市委書記。
那些年,贛州官場的荒誕層出不窮。
排長隊、拎雞蛋、喝米酒、相擁涕淚……這是2015年7月史文清卸任贛州市委書記之時轟動網絡的千人送別場麵,後來被揭穿這是一場悉心安排的“表演”。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這與他落馬後贛州廣場上此起彼伏的爆竹聲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這是一個典型的兩麵人,表麵上裝出慈善、可親可敬的樣子,背後的貪婪、腐化、惡毒你根本無法想象。而正是這樣一個人,在蘇區贛南肆意妄為了數年之久。好在這一切終於結束了。”上述贛州當地政商界人士不無感慨。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