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住青春不鬆手 :))

隻要永懷美麗幻想,青春將永不散場
正文

老玩童的抗癌日記 (一)

(2015-09-02 10:44:17) 下一個

老玩童這個網名是N年前老玩童開始上網玩時自己給自己取的,當時,在電話裏說起這個網名,聽起來老玩童好像還有一點不好意思。我心想:誰不知道你啊?!另外,自封老玩童,甘當老玩童又有啥不好妮!

 

關於老玩童的故事,我以前曾提到過幾次。記得四年多前,老玩童做完手術剛拆了線回到家我才趕回去,老玩童的傷口還是用紗布遮住的。一天,他叫我幫他看看傷口愈合得如何,我立馬兩腿開始發軟,並叫道:“我有點害怕耶。” “沒出息!”老玩童瞅了我一眼,無可耐何地搖了搖頭笑了笑說。“我來看看。”這時,老玩童那位非學醫的大女兒勇敢地走上去,救了急。而我,趁機身體往前湊了一點,急速地瞅了一眼,然後站得遠遠地說道:“把紗布換一換吧。” 後來,去拜訪了給老玩童做手術的醫生,醫生很滿意也很自信地笑著說:“癌症盡管屬於中早期(侵及肌層),但沒淋巴結轉移,手術很成功,放心吧,沒問題。” 後來,找了在中醫學院附院做領導的一位高中同學,他說沒問題,他也時不時給得癌症的親戚和朋友開中藥,效果還不錯。他建議說:把該做的化療做了,以後就吃他的中藥調理身體。

 

我屬於那種能偷懶就偷懶的人,覺得把老玩童交給醫生,既省事又放心。

 

手術後一年半,老玩童被發現肺部轉移。發現肺部轉移後,老玩童曾在同學的幫助下,去了成都的幾家大醫院的腫瘤科。省腫瘤醫院除外,因為和我一起長大的閨蜜在那,老玩童不想讓熟人知道他的病。我曾以幫一遠房親戚的名義(因老玩童對他的病很保密,隻有很要好的朋友和親戚知道他的病。)向在省腫瘤醫院做主任醫師的閨蜜打聽老玩童的病的治療效果,閨蜜說已經轉移了,那就是晚期了,沒有太多的辦法。不過,她說病人可以去找她看看,然後再說。因為老玩童不願意讓熟人知道,也就沒去她那兒。

 

正巧那時一位西南地區有名的腫瘤磚家,我的大學同學(同級不同班,我的buddy的buddy)來美到我所在的城市,我們匆匆見了一麵,他告訴我有一種靶治療藥。不過,那位磚家說這種治療對老玩童的病也隻能比常規治療延長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而且,這種治療的費用很高,非尋常百姓家能用得起。走前,專家同學說:靶治療也不是沒個病人都能接受,有些病人反應很大。先采用常規治療,有些病人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自此,我開始上網關注結腸癌的治療,去美國癌症協會結腸癌論壇潛水,看到一位網友為她母親寫的一個流水賬的治療日記,受這位網友的啟發,我決定給老玩童做一個治療日記。我覺得excel更方便更直觀地了解老玩童的病情變化和治療效果,項目大至為:日期,檢查(癌胚抗原,CT,血液)結果,症狀,常規治療,輔助治療。

 

磚家同學幫忙(他非腹部腫瘤專業),老玩童被收入一位他認為醫術醫德都還不錯的女醫生主管的床位。據家人說,這位女醫生曾一再問磚家他和我是啥關係?磚家告訴她是同學,老玩童也做了基因檢測。剛開始,采用常規化療,貌似效果還不錯,癌胚抗原有點下降,肺上腫瘤也有縮小。在這種情況下,不知道為什麽這位女醫生卻一再建議做靶治療。家人問我,因除了考慮到費用外,在美國癌症協會結腸癌的論壇上,曾經看見那位為母親寫治療日記的網友(記得標題是 Mother’s Journey)的母親,因結腸癌引起肺轉移,在用了愛必妥(Erbitux)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又出現新的轉移灶 - 肝轉移,然後換成Avastin,沒多久,她母親還是走。加之磚家同學告知的一些信息,我很反對。但耐不住這位醫生一而再地對家人分別說服,以及老玩童對生的渴望,老玩童用上了靶治療藥愛必妥。但治療了一個療程(七萬)老玩童就感到不對勁: 1. 出現了皮疹和咯血。2. 醫生告訴他此藥“買二贈一”,即病人自費兩療程,紅十字贈送一療程。他聽著不對勁,堅決不再做了。而且,緊接著的檢查胚抗原又回升了點,腫瘤也有增大。於是,醫生又建議對肺部轉移瘤做放療,放療後,肺部轉移瘤也未像醫生說的那樣放療後一段時間,腫瘤就會縮小。老玩童很失望,問醫生下一步治療方案,醫生建議化療,老玩童問假如不化療呢?醫生說去年二月份左右會出現咯血胸悶等症狀。

 

我在老玩童肺被發現部轉移後,開始研究如何幫助老玩童打好這場戰爭,因考慮正規治療有醫院,有醫生,我主要側重於看對癌症病人有幫助的alternative therapy。隻要看見哪位網友提到一種方法,我要麽追根究底問網友,要麽順藤摸瓜上網研究。老玩童也是,再苦再難吃的湯(臂如:自己熬的靈芝茶)他都能吃能喝,隻為了生的希望。靈芝茶 -> 靈芝茶+靈芝孢子粉 -> 靈芝孢子粉+螺旋藻 -> 薑黃素+白蘆藜醇 -> 薑黃素+白蘆藜醇+微生素D3 ->  靈芝孢子粉+薑黃素+白蘆藜醇+微生素D3。西洋參一直在吃,但量不大,其它的用量都很大。

 

醫生預計的去年二月份左右會出現咯血胸悶等症狀沒出現,老玩童很快活,玩得開心。

 

這是去年六月份在山上農家樂玩時拍的照片

 

                                           


兩個多月前,川西平原氣溫突然上升,天氣悶熱,應一塊長大的閨蜜之邀,到她在山上買的避暑屋去住兩天,屋前她們自己建了一個很遐意的涼亭。那天下午坐在涼亭裏聽著音樂,品著閨蜜泡的茶。她先放了一段大提琴(音樂發燒友的閨蜜幾年前曾學過),緊接著就放了這首歌。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李健的這首歌,正和閨蜜說笑的我鼻子一酸,強忍著想往外衝的眼淚,用微微發顫的聲音說:“這首歌太觸動我了,讓我 、、、”

 

 

[ 打印 ]
閱讀 ()評論 (9)
評論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