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伊粥食

健康快樂幸福地優雅老去
正文

菠蘿雞蛋糕

(2005-08-25 07:35:12) 下一個
有的時候,童年吃過東西,總是在記憶的隧道裏穿梭,而且時間越久越是遙不可及無法再次品嚐就越發地成為美味絕品. 最近,不可抑製地回味年代久遠的吃食,到了似乎不再做出來滿足自己的心願就夜無安眠的程度了. 老了唄,總懷舊. 我們小的時候,家裏的親戚間來往是很頻繁的,記得每周或每個月總會有阿姨姨夫舅舅舅媽遠房叔姑們就你家我家地走動. 我最喜歡的是去外婆家,因為外婆住在大姨大姨夫家,而大姨夫是大廚師. 雖然我每次去都見他在睡覺---那個時候他已經退休了,在一家酒店做客座大櫥,不常常去的那種,但如果大姨去告訴他我們會留下來吃飯呢,他就一骨碌起來忙活開...我每次都不說話,埋頭苦幹~~當然這些也都是離開外婆會父母家上學以後的事情了. 過年我們也是挨家輪著請客.從年28開始,除了大年三十,一路排過去,直到初八初九.全是我媽媽家那邊的關係.我老爸外地人,隔許多年我們才會去老家一趟的. 到大姨家吃大餐,是我最盼望最興奮的.因為大姨夫會給我們小孩另開一桌----娃娃桌.矮桌子低板凳,吃的也與大人的不同.冷盤和大姨夫的拿手糕餅甜點就是全部了. 我不太記得別的什麽了,最印象深刻的就是黑芝麻桂花年糕和水果羹雞蛋糕了. 極度想試試那個思念了很久的甜年糕,但買不到桂花,隻能作罷. 那就做雞蛋糕唄.因為配方非常簡單明了,從小我媽也學著做過,雖然沒有象大姨夫那樣用水果羹勾薄芡澆上去呢,但也已經是我們難得的奢侈了.當然付出的代價就是我和姐姐輪流用筷子打發雞蛋,大概要摔打30分鍾的樣子.到後來我們倆每隔一分鍾就換手.嘿嘿. 今天終於按原配方雞蛋:糖:麵粉=1:1:1的方法做了起來. 先打發雞蛋,加入白糖打到糖溶化,和入麵粉.將麵糊倒到抹了油(防沾)的碗裏,大火蒸到熟(用牙簽插入出來時沒有沾的麵糊就熟了).倒扣在盤子裏就好了. 我貪心地用4個雞蛋配12平匙(中國式的瓷調羹)和15匙麵粉又加了1點香糙精(VANILLA EXTRACT)做了三隻中等大小飯碗那樣的雞蛋糕. 日夜掛念的蛋糕出鍋,我還真的是迫不及待地先嚐了一塊. 真的,真的,真的和腦海裏的"味道"不同啊~~~做遍吃遍海麵戚風蛋糕的我,傻眼啦.再沒興趣做水果羹澆上去了. 切成小三角,倒給孩子們"捧場"地幹掉兩個. S不接受教訓是我的老毛病.剛剛才被證明了的記憶的不可靠性又給剩下的這個硬梆梆的"烏龜殼"激發了挑戰的念頭. 其實小的時候一直對街上一家糕餅點櫥櫃裏的那幾種裱花蛋糕情有獨鍾.每次看見那裏麵擺著漂亮的菠蘿.樹幹子,小屋子造型的蛋糕,那麽誘人而傲氣地展示自己的魅力,我就走不動了,把鼻子帖在玻璃上擠成個蒜鼻頭,看不厭地看. 好貴喲,1.80元一隻呢.那時候大人不也就30,50元一月?知道回家求也沒用的,就乖乖地常常去過過眼癮. 最喜歡那個菠蘿的,顏色明快啊.雖然經常會看不到它的蹤影(人氣高,賣得快吧.),我還是會時不時地"撞"上它. 這麽多年就那樣留在記憶裏了,很美的一個菠蘿蛋糕. 現在看看這個雞蛋糕,想想買回來好久的顏料還沒試過,不如就練一回. 完成了,又大泄氣了.腦子裏的顏色出來就不是那麽回事啦. 孩子們倒很喜歡.是啊,顏色鮮豔麽. 總之,這個蛋糕就這樣輕易而徹底地毀掉了這麽多年腦海裏心靈深處中的美好回憶了.甚至於讓我懷疑起那些關於從前的好好壞壞,到底有幾分是真實的呢. 過去的就過去了,牽強地希望昨日重現真的是很幼稚的想法. 人,感情,恩怨,喜怒,也都如此唄. IT'S YESTERDAY ONCE MORE,我很喜歡的歌,但是,還是不要了. 過好今天的每一刻,把握珍惜現在手中的幸福,才是根本現實的生活... 這個蛋糕,沒有白做.

把圓的蛋糕切成稍微象長圓的形狀,切下來的邊邊做葉子.

先把菠蘿部分抹上淡咖啡色.

再擠上菠蘿紋.斜著擠一個個花就好了.再把葉子放在綠色的打發CREAM裏打個滾.在花上擠個褐色的小點,圍上白邊遮遮醜就好了.


再看一眼吧.以後不會再做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7)
評論
pipi519 回複 悄悄話 霓娜姐,

你的博克的背景不太好,看起來有點費勁。
Gulasch 回複 悄悄話 雖然剛吃好飯,還是。。。口水啊——
霓娜 回複 悄悄話 葉脈,你有多幾個就知道怎樣以大降小的了.嘿嘿.
葉脈 回複 悄悄話 你帶三個孩子還這麽能幹.真佩服你.我一個都快搞得我發瘋了.
霓娜 回複 悄悄話 哎呀,墨水妹妹.我家小孩多,先Q幾天讓他們過過癮,就換背景了.

你的菜也很厲害了呢.有空來玩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