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伊粥食

健康快樂幸福地優雅老去
正文

人約黃昏後

(2005-08-09 12:58:38) 下一個

女人老了,比年輕時更怕冷.先生笑言:那是因為你屬蛇。

北國漫長冬天的午後,陽光溫暖而慷慨地穿過那西向的落地玻璃大門的隔離,愈發地輕柔起來。

 

整個空間安祥地沐浴在淡淡的金黃氛圍中,女人還是要求先生升火。她喜歡爐火,不僅因為喜歡那種氣氛,更因為喜歡那清煙的澀澀的味道,還有先生往爐膛裏添木加柴的樣子---那麽專注而帶著些許孩子氣,大概他這一刻回到了童年在野外玩篝火的快樂時光了吧。

昔日喧鬧繁忙的家裏,如今隻有他們倆。孩子們長大了離開了有自己的天地了開始自己的生活了。女人年輕時巴巴地等待的安靜的日子,就這樣不知不覺悄無聲息地說來就來了。

長長地舒了口氣,女人慢慢地坐在那張高背藤椅上。

 

老了,不能再象年輕時那麽風風火火的啦。這椅子還是那麽舒適,女人輕輕自言自語,隻是有點涼。

 

是呀,用了這麽多年,椅麵扶手都磨得發亮光滑,也顯得有些低,坐下去不那麽容易就站起來了呢。

 

嗯,明天再做個墊子吧,女人想著,順手扯下搭在椅子背上的粗絨蓋毯鋪在膝上。女人撫摸著這暗紫紅色的羊毛絨毯,有些許皺紋卻依然白晰的臉上浮出一絲笑意,多年以前給他編織這塊小毛毯讓他開車時用(冬天剛坐進車子真的好冷!),他寶貝到現在,終於還是常常披在了女人自己身上。

先生打開音響,卿卿我我地聽了一輩子的那首歌又充滿了房間的每個角落。。。

 

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嫋嫋嬈嬈直到天荒地老。

戴上老花鏡,女人拿起擱置了一百年的毛線針.哎呀呀,這套粗粗細細的針,也是先生千裏迢迢從北京給她買來的呢,沉甸甸的,好用著哪。

 

女人的手有點點抖,卻還熟練地起頭.她要給他織一條長長大大暖暖的圍巾,這裏的冬天太冷了。

女人這一生厚的薄的大的小的長的短的內衣外套織了不少,留下的隻有兒子的那件黃色小毛衣和這塊紫紅的蓋毯了.其他的針針線線都被人丟棄了的吧。

 

有什麽要緊?隻要留下的是最珍貴的。也許慢一點,女人還可以不停地編織新的溫暖。

女人轉過來看看坐在身邊啃那大部頭<<聖經>>的先生,問他要不要續些茶水;

先生感到爐火微弱了些,又添了些柴火,攏了攏,火苗重新跳躍起來;

女人問:晚餐想吃什麽?

先生回說,要不我們熬點大米粥,做點饅頭,就你自己醃的韓國辣泡菜最好了。

女人笑出聲來:我還以為你還是會點那點了一輩子的“隨便”呢!哈哈哈。。。

哈。哈。。哈。。。

“老婆!老婆!醒醒!什麽事那麽樂哪?”

天亮了,原來是南柯一夢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0)
評論
VTHAHA 回複 悄悄話 好美的文章,隻可惜寫不出來。
饞猴 回複 悄悄話 喜歡!好文筆!
霓娜 回複 悄悄話 湖美人,有事沒事你就來吧,鑰匙不就在你那兒麽.
以後求教的事兒多了你可不許跑~~~
霓娜 回複 悄悄話 龍少,遠隔萬水千山的夢想才讓人魂縈~~~
湖藝 回複 悄悄話 霓娜就起個名,叫知音大姐吧
沒事就來串門了。
龍少爺 回複 悄悄話 拜托多寫點與溫馨無關的吧,否則你會很累。

現實與夢想總隔著千山萬水。
霓娜 回複 悄悄話 讓我先回憶回憶田字格的年歲先吧~~
龍少爺 回複 悄悄話 我一直納悶兒,為什麽你把字空調的那麽大?後來我明白了,原來你是寫在田字格本上。

寫田字格的日子一去不回,給孩子準備田字格的日子開始了,田字格也開始爬上額頭了。

你寫一篇關於田字格的吧。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