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告 鱉

(2018-11-22 05:36:44) 下一個

    多年沒有回那個真正的生我養我的老家了。這回老張來信說,全村都推完了,以前的茅草房像風一樣長成了高樓,我們一起放豬兒的那個河岸,修成了濱江大道。回來看看吧,當年我們洗澡的那條河也快填滿了,準備在上麵修一所禮儀大學,接待來自五湖四海的學生,學習如何幫將來的商家富豪們或達官貴人們洗澡。歸來吧,歸來喲,狼藉天涯的遊子,老張在微信上學了一段費老的歌,總把浪跡當狼藉。

    終於決定坐飛機回去看看了。老張和我們那一撥同學今年都奔五張了,時常在微信群裏感歎生死疲勞。誰誰得了癌症了,誰誰二婚了,誰誰終於生了老二了,用了怎樣的偏方兒。老張當年補考了兩次都沒能混進大學,終於繼承了他父輩的養魚專業,但不養別的,專養甲魚,中華鱉。老張落榜的時候我們都笑他,說你爸說的燉王八補腦啊,你怎麽不靈?老張脾氣好,總說,喝少了喝少了。

    張開了一寶馬到機場接我,寶馬的車門和車屁股上有他公司的巨大的宣傳畫,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中華鱉,口中正吐出白底紅字的標語:揚國威,甲天下!下麵還有東方不敗生態甲魚養殖中心的地址電話。張看我圍觀他的寶馬,得意地說,我這廣告怎樣?你這秀才不一定想得出來吧?我跟你說,停車場盡招回頭客。

    雖然頭一回坐進這王八車裏,我憋著沒敢亂笑。寶馬穿越珠光寶氣的山城,在夜幕中堵在長江大橋,讓我想起最近一則公交車掉進長江的新聞。老張說,你看這車堵得,發達了,亂了,脾氣大了,年輕人打老麻將,老年人把紅歌唱,中年人堵在馬路上。遇到暴脾氣的大姐大媽,沒把你的車逼下河算你運氣。你再不回來看看,你都不好意思說你見過發達國家。

    第二天一早,我提議去看那條河還有那個著名的老鷹洞。我們沿著新鋪的還有瀝青味道的濱江大道,朝著大約當年我邀著豬兒去河邊撒野的小道,一路走去。我們種花瓜兒又叫西葫蘆的地方,現在已然是五十層高的紅星國際;以前給大隊喂牛的場子,現在叫半島廣場;淹死好幾個小夥伴的當年生產隊的魚塘,現在是夢裏水鄉社區。當然,那條多年來還在腦子裏縈繞不斷的清清的小河,早已經沒有痕跡。一座大橋正在施工,年輕的民工們端著瓷碗飯盆兒正在早餐。 老鷹洞是農家少年比賽遊泳和跳水的地方,小時候就聽傳說從來沒人摸到過洞底,又傳說裏麵有一隻千年王八坐陣,照管著方圓幾百裏的黎民百姓。鬧文革那些年,縣城裏來了造反派,要炸平老鷹洞,敢下五洋捉鱉,結果兩個帶頭的小夥子好好的就暴病身亡了,據說是在一個電閃雷鳴的黃昏看到了千年王八浮上來的背影。老張說,這回老鷹洞終於還是被填平了,但是還是出事兒了,還鬧出了人命,還跟他扯上了關係。

    就在半年前,這條省級高速要橫穿這條河溝,山頭推了,溝填平了,橋墩已經鋪好了兩個。但這個老鷹洞還保不保留?施工隊不敢輕舉妄動,報到了縣委那裏,管事兒的副縣長於是知道了千年神鱉的故事,決定親臨前線。副縣長其實有個小算盤,要是真能抓個老王八,別說千年,哪怕一百年的,也可以拿來做兩件事。第一是給他的第三個老婆燉了保胎,幾個老婆都生不出個兒子來,有一個懷上了又流掉了。這回B超說是個兒子,但要想辦法保,而百年老鱉就是傳說中的神品。第二個呢,他還沒有想好,自己今年五十八了,能否把副字去掉就要看市裏組織部的廖部長。廖部長五十來歲,趕上了政策的末班車想要個二胎,但歲月不饒人啊,坊間傳說兩年了還在努力。副縣長覺得,部長前兩天打電話問工程的進展,順便提到了傳說的事兒,其實就是想熬湯進補。

    縣長現場蹲點兒指揮,挖掘機把山頭推來的土一車車倒進洞裏。一個多月過去了。這一天,老張的八十多歲的老爹把他叫到身邊,說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很害怕,久久地抓住兒子的手。老張說,你放心吧,毛主席周總理都死了,薄書記王局長都在局子裏,你看的那個電視上的省長市長也都有那麽一天,人生有命啊,該來的都要來,安安心心的。老頭兒把手丟開,眼角出了一顆渾濁的淚,說,你去看看,他們把老魚抓到了。

    後來的故事現在已經成了網上的傳說。老張公司派去的專業人員,終於從快要填平的老鷹洞口撈出來一頭六十多斤的老甲魚。副縣長欣喜若狂,就在跟車回縣城的路上忍不住撫摸那傳說中的百年老甲,不料看上去溫順的老家夥回頭一口,咬掉了縣長的一個指頭。指頭感染破傷風,一天之後,副縣長嗚呼哀哉。

    副縣長因公死亡成了烈士,受到市縣一級的濃重表彰。老張的公司因為沒有看護好老甲魚,在轉運途中導致副縣長之死成了被告。副縣長的老婆沒有喝到千年神鱉湯,一氣之下把老王八也列為被告,網稱告鱉夫人。老張說,這個官司現在還在打呢。但老鷹洞神鱉卻因為這網上一鬧成了名品,省裏的野生動物保護協會出麵了,派了幾個專家來專門研究和喂養,但老鱉堅持絕食已經兩個月了。

    我在老家呆了一個星期,完全看不到幾十年前的模樣。從燈紅酒綠的縣城回到波瀾不驚的小村幾天後,老張給我發來一段視頻,是省裏組織的神鱉放生大會,就在縣城的另一條河流邊上舉行。影像裏是一個老和尚,帶頭在那裏念念有詞,但老鷹洞那個千年還是萬年的神鱉,確實在一眾人等的歡呼聲中,頭也不回地遊走了。老張在視頻的下麵另外留了一個語音,說:和尚也不能信了,昨天給抓了,說男女雙修。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鄒堅峰 回複 悄悄話 這是小說吧?真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