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longlyrunner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瑞士單人走山記(10):滑坡落石與大角羊

(2022-02-04 12:29:43) 下一個

Haute 上第10天,從St Niklaus走到 Europa Hut。 

從 St Niklaus走到Europa Hut山舍原本有條Europaweg山道。這條山道位於山穀東側山崖之上,距穀底高出千餘米。正因如此,俯瞰山穀或眺望對麵,無遮無攔風景綺麗。當然,路況也頗驚險。因為山體太過陡峭,也因為頻繁落石滑坡,讓這段山路成了Haute上最艱險的路段。近年來事故頻發。瑞士當局最終決定在2018年夏天關閉了Europaweg北端最險的一段。 

於是, 從St Niklause 到 Europa Hut,就有了三種走法。 

第一種,相對最容易,沿公路走到Randa,然後沿山路爬1300米陡坡,穿過那條著名的五百米長斜拉鋼橋,直接走到Europa hut。這條路最容易也最安全。 

第二種,從St Niklaus直接沿公路走到中途小鎮Herbriggen。再爬升到崖頂沿餘下的Eropaweg走到Europa Hut。這條路,雖繞過了被關閉的最危險的一段,仍有些驚險。主要是Europaweg上要過一段山體滑坡,一側麵崖一側臨淵。陡陡的,又全是碎石。 

第三種,最難的走法,從Niklaus爬升幾百米到Grachen,沿著新辟山路一路下坡走到Herbriggen。剩下的和第二種相同。這條道兒難在上上下下。要先從St Niklaus爬升到Graben,一路下坡走到Herbriggen,再陡陡爬升1300米上到Europaweg。 

這段路的選擇,做Haute路線安排時一直糾結。原因是瑞士當局雖關閉了Europaweg,卻沒有在相關網頁上明確標識新辟步道。路書都是幾年前出版,自然沒體現新的路徑。網上看,也查找不到。昨晚自己又研究了一番,有了決定。首先,自己昨天下山1800米走到St Niklaus,體力腳力消耗不小。第三種上上下下的二十幾公裏,未必吃得消,果斷放棄。其次,在All Trails和其它所有地圖網頁裏,都沒找到從Herbriggen上到Europaweg的詳細步道地圖。這點對走山選擇頗為關鍵。其三,戶外安全第一,自己又隻身一人。穩妥起見,便定了個折衷方案。沿公路徒步到Ronda,在那裏越過公路,再折返到Herbriggen與Ronda中間,沿一條All Trail上標識的步道上山。從那裏上到Europaweg。山崖上還能走上相當一段。算兼顧安全穩妥與看風景。 

今天是八月二十九號周日。 這一路,見識了周日周一在瑞士小鎮的悲催。商店餐館紛紛打烊,今天也不例外。早餐後,想起背包裏的食品都已吃完,想再買些補給卻盡數碰壁。商店都不開門。好在早餐時取了一隻蘋果。前麵的Ronda是個不小鎮子。再看吧。 

出了鎮子,行走在山穀間。藍天如洗,山穀西側山崖灑滿陽光,可穀底依然昏暗清涼。路兩側並不荒蕪。散落著鄉間人家的宅院。精致的白描窗楣、紅色的護窗板,還有無處不在的鮮花,讓山崖下不見陽光的木頭房子蓬蓽生輝。 體現的是瑞士人認真積極的生活態度。

路旁,見到了德國大眾露營車。一對年輕男女從裏麵端著咖啡出來笑著打招呼。這種頂棚可以升起的露營車秉承了大眾一貫傳統,比同學在美國十幾萬製備的那種人高馬大帶浴室衛生間可是進不了車庫的奔馳大麵包便捷不少。細想想,人在戶外特別是美國,做飯和洗浴如廁相對都容易解決。難的是一晚好眠。布置好了,一輛普通麵包車裏睡兩人應該完全沒問題,就像那本著名的《Blue Highway》裏作者的方法。但美國從沒見過這種車型,不知可否有售?裏麵又如何布置?本想細聊,才發現語言不通,隻好作罷。

火車道就在路邊。 不時,會有火車隆隆駛過。紅白相間的顏色,夾在青山綠水灰褐色的山岩間,格外醒目好看。走過火車道,注意到軌道之間的齒軌。也注意到並不是哪裏的鐵軌中間都裝了這種齒軌。隻是,貌似某些裝齒軌的路段沒見啥坡度。不明就裏。心裏尚有疑問。

路邊有馬場。說是場,不過是坡地上牽根繩子的分隔,隨性隨意。馬兒們都是高頭大馬,漂亮威風,也聽話服管。乖乖在圈子裏靜靜吃草。遠遠走近,它們會抬頭盯著你目不轉睛。看到馬兒如此乖巧,走近圈邊掏出畫本想描上兩筆。這下可不得了,幾隻馬兒看見了,立刻踏著歡快的小碎步小跑著來到麵前。伸頭探腦,想看清俺手裏拿出來的會是啥好吃的,絲毫也不認生。好容易,才胡亂偷搶著塗抹一張

快到Ronda。見到路旁山崖向下攤開白花花一片錐形碎石坡。上麵長著些翠綠低矮的小樹,碎石坡邊上,裸著淺黃石頭的山體。明顯是一處滑坡斷崖。規模不小。從新生小樹,猜到年代不會久遠。阿爾卑斯山是地球上第二年輕的山係。地殼上升迅速,且冰川活動劇烈。所以山崖尖聳、宏偉壯麗。也因此,滑坡滾石的山難總不間斷。隻是後來上到Europa Hut山舍,才了解到這處滑坡規模之巨大。

看見河對岸Ronda鎮的鍾樓與教堂。跟著涵洞過了鐵道與公路,走進鎮子。裏麵沒見到啥商店。才十一點,尚未肚餓,也不打算費時尋找。穿鎮而過,上了山邊公路。 11點半,尋到公路邊兒登山小道的入口。開始1300米的高程跋涉。 小道兒大半隱在背陰的林中。蔭翳蔽日,走起來舒服。雖前後不見一人,卻不很荒僻。旁邊兒林間空地上,立著幾棟度假山屋。這些山屋長條原木搭建,底下是依著山勢取平的石頭地基。雖沒有山下住宅水泥油漆的精致,卻也有樓梯露台窗棱。原木顯見經過防火防水處理,顏色焦黑。但不妨礙門前屋後,掛著鹿犄羊角裝飾。屋頂,更是大片石板做瓦。山屋邊,都認真摞好劈好的成捆木柴,以備冬天取火。山屋四下不見一人。但瑞士人的嚴謹講究,在這些細節裏盡數體現。

看見這些山屋,心下也格外好奇。這裏除了腳下這條窄窄山路,並不通公路。那這些建山屋的石頭圓木石板等等的建築材料,又是如何搬運上山的呢? 難不成是人背肩扛? 果真這樣,在勞動力成本極高的瑞士,簡直難以想象。 

很快,上山的小道兒出了樹林。變成了陡峭的亂石。回看,西麵Weisshorn這一側原本需仰視的冰川越來越與視線持平。

另外,也發現。山道底下其實埋設著水管。也許是剛才見到的那些山屋供水的水源。

前麵,遠遠出現了三個人影。逐漸地追上。是三位頭發花白的老爺子。背著大包,在山道上緩緩攀登。搭上了話,三位大叔來自德國。目的地也是Europa Hut的。

一處緩坡大石上,他們停下讓路。自己快速超出。很快,身後便不見三人蹤影。 

下午一點,終於見到了與Europweg山路交匯的指示牌。今天的爬升跋涉算完成了。下麵,就是平坦的崖邊天路了。 於是,路邊放下背囊,麵對Weisshorn的冰川,掏出作為午餐的那隻蘋果。

就著風景吃完蘋果,又喝足了水,元氣複活。這裏視野開闊路麵平坦。走起來心曠神怡。唯一要注意的,有幾處突兀山崖。腳下需要特別當心。

路邊,突兀地見到一處木桌木凳。正對weisshorn冰川。坐下來,描了張冰川速寫。

正畫著,路上傳來人聲。出來的還是熟麵孔。之前在Gruben酒店院子裏見過。今早在St Niklaus餐廳又見過。可沒說過話。這回終於打了招呼。他們是Frank和Robort,一對兒連襟。來自比利時。今天,他們選擇了最難的線路。見我在畫畫,好奇地過來觀看。告訴我他們認識的一位女生也畫畫。你們是說Ruth嗎?是啊是啊,她今晚也住Europa Hut。嗬嗬,知道知道。我們之前說好的,今晚我還等著看她的畫稿呢!三人笑。 

收拾收拾,和他倆一起上路。走過一處路邊的堆石塔(cairn)。兩個停下。每人撿了塊石頭鄭重地擺上去放好。然後雙掌合十拜了拜。問他們為啥,他們說這是為了一位朋友。她女兒車禍中喪生,托他們走山時見到就近的石塔就添石還願。

下午兩點整,三人同時到了Europa Hut。從早晨八點出門,路上整整走了六個小時,距離16公裏,爬升1300米。 

Hut建在山崖邊。露台正對山穀和對麵冰川。南側,還能看見那條細細長長的拉索橋。上了露台,迎麵是Sue喊我的名字笑著向我打招呼。兩人都大喜過望,我更是好奇她的傷腳如何能爬上千米的陡坡。 

可別告訴我你是坐直升機上來的!我開玩笑。之前聊天知道他們為防意外買了這裏的直升機救援保險。大夥兒少不得玩笑要Sue幹脆叫回直升機救援。也嚐嚐阿爾卑斯直升機觀景的滋味兒。

哦,不不,Sue這回認真。我的腳好了不少。今天和Pat和Paul兩口子坐火車到Ronda,沿山路慢慢走上來的。我們還走過了下麵那個吊橋。Sue邊說,邊領我到了露台,那裏,Pat還有Paul和太太Maria都坐在一桌,路上幾天大夥兒都成了熟人。再次相見格外高興。幾個擊拳問好。 

自己剛剛進來正大汗淋漓。呃,容我先上去收拾一下,回來再聊。說罷轉身,背了背包進了山舍。 

Europa Hut是Haute上必經必住的山舍,類似第一晚的 Mont Fort。雖然沿著山下公路也可以從St Niklaus走到Haute終點Zermatt,但那樣就太不正宗。山舍雖簡單卻不簡陋,一層有露台還有餐廳。進門,照例門廊換鞋。前台就在廚房,報到,找到宿舍和床位號,買了淋浴硬幣。宿舍和浴室都在二樓。房間與樓梯的牆壁就是原裝壓合板,沒有灰板牆皮油漆。宿舍是連排雙層山下鋪。宿舍隻有一麵很小的窗戶。可以半開透氣。這,也符合這一路山舍通行的布置。宿舍休息,觀景去露台或餐廳。

自己床鋪在靠窗下層。取出了換洗衣物浴液毛巾,去淋浴間洗浴。這裏淋浴,四法郎買兩分鍾淋浴投幣。出水不能間斷。好在水又熱又足。洗了個痛快。

換好衣服,找到Sue的那桌。桌上已是酒杯酒瓶林立。自己不勝酒力,隻點了一大紮可樂。一桌人聊起這走山行程和出山後的計劃。他們走Haute前已經在Zermatt呆過兩天,立薦我在Zermatt多住上一天。好好遊覽下這座著名旅遊小鎮。聽說我要把一天機動時間留給蘇黎世,Pat頗不以為然:蘇黎世是大地界,以後有時間看的。可Zermatt未必有機會再來。值得好好逛逛。嗯,他說得確實有道理。心下決定在Zermatt多呆上一天。

此時雖是豔陽高照,卻山風習習。坐在身旁的Sue裹上了毯子還抱怨冷。於是,叫了馬提尼。不過癮,又要了scotch。加冰塊兒? 哦不不,你們有熱水嗎?就來一壺熱水給我留著兌scotch。

這種喝法,俺之外的其他人也是頭次看見。對麵Paul的太太Maria看著眼饞,也來一杯。於是兩人杯盞交錯,一杯接一杯。Sue看我眼睛盯著她手裏酒杯,問我要不要也來杯嚐嚐。酒可是好東西呀!我說自己從不善飲。看旁人這般一杯接一杯灌酒,自己腦仁兒關節疼。旁邊兒Paul聽見了,扯扯Pat,唉,你不是精神科大夫嗎,你給分析分析這是啥現象?Pat痛快:看旁人喝酒,結果先醉的是你。這,Pat看著我,就是太矯情。一桌人大笑。Sue底下小聲對我說,扭腳之後,今天是頭回認真爬了一回山。難得爬了四千英尺高。累得不行。這般壯麗風景裏,必須要喝盡興了犒勞下自己。下麵頭一張是精神科醫生Pat(戴帽者)和放射科醫生Paul。第二張是Sue和俺自己。

正聊著,隻聽見頭頂打了個震耳欲聾的霹雷。一桌人立馬僵住,麵麵相覷不知發生了啥事。扭頭看,周圍的人也呆坐著不知所措。但這停頓隻維持了半秒,馬上有人高喊,落石了落石了(falling rock)!一眾人立刻起身擁到露台南側張望。

那一側前麵是麵光滑的陡坡。說光滑,是因為布滿碎石沒啥突兀棱角。且光禿禿沒有任何植被。可細看,那裏的碎石少說也是一米甚至幾米見方的大石頭。還沒等摸出手機,就見一枚小石子般的石頭悠悠翻著筋鬥,飄飄然從陡坡上麵一路滾了下來。從那座著名的吊橋下滾過。發出的巨大轟鳴在山間回響。石頭背後,跟著一團土霧煙塵。煙塵之後,就見坡麵上碎石如同被船犁開的粘稠水麵,一片嘩啦啦如湧浪般緩緩湧動而下。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石流湧動如潮水。那場景若非親見不敢相信。很是撼人心魄。

一群人都在議論這落石的大小。有說一兩米的,也有說十幾米的。我心裏估摸了一下,如果比照下麵那座橫跨在坡上的著名吊橋的粗細,那石頭應該有七八米大小。話說吊橋之下All Trial上看也有步道。若那步道上有人,隻怕凶多吉少。

回到座位,Sue和Pat提起餐廳裏有塊玻璃櫥窗,裏麵有1991年那場特大山體滑坡。他們起身,指給我看對麵山體那片白花花的陡坡。我說自己上午剛剛從那裏經過。當時還估摸這滑坡年代不會太久遠。沒想也三十年了。晚飯時,專門去看了櫥窗的老照片。當時的滑坡,不僅斷路毀房夷平了多少棟房舍(見下麵第一張對比照片),還堵住了整個山穀,形成了淤塞湖。費了好大力氣才清理幹淨,鐵路公路重新開通。瑞士阿爾卑斯這種年輕的山係,山體本不穩定,加上冰川水蝕風化,成就了險峻的無限風光,也成了落石滑坡高發區。住在如畫風景裏,其實是有風險的。

六點半,晚餐開始。

自己座位對麵是對慈祥的老者Schnabl夫婦,來自維也納。六十開外,舉止文雅得體。太太退休前是高中生物老師。先生還在維也納大學上班。兩人每年暑期在歐洲各地走山。問起他們對各國步道的感受,他們特別推薦了意大利的Dolomite還有西班牙的朝聖步道。好,心裏趕緊記了下來。明天,兩人不急著趕去Zermatt。準備從容走路觀景,中途多安排了一晚。這種不急不緩的鎮定從容,裹在我們這群行色匆匆目標明確的走山客裏,越發顯得難得。

晚飯主菜是湯加咖喱雞肉米飯。飯後甜點也一股腦放進一個盤子。幾口快快吃完,味道不錯,可沒飽。小心地問兼職侍應的管事兒小姑娘。能不能再來一份,加錢也成。小姑娘說你等等哈。最後要是有剩的我給你端來。過了十分鍾,她端來熱騰騰一盤。

不過,後來發現配餐點的茶可不便宜。普通袋裝茶,不大的一杯要四瑞法,加水續杯又要四瑞法。還不如一大紮可樂實惠便宜。

飯後,見到了Ruth,過去和她打招呼。兩個都很高興。好啦,現在可以看看你的速寫了吧?於是,兩人交換了畫本,坐在餐桌邊慢慢翻看。除了火車上搶的人物速寫,我一路畫景。而Ruth喜歡畫人。頗為有趣。兩人看完,互相評論一番。又交換了些路上畫畫的心得。山路上能遇到了同好,真的開心。下麵是潦草的Ruth 頭像速寫和自己在瑞士火車上的人物塗鴉。

正聊著,外麵人聲有些嘈雜,不少人都出了餐廳去了露台。

忙和Ruth出來圍觀,原來露台邊兒的山石上來了幾隻大角岩羊。阿爾卑斯山裏不比加州Sierra。這裏不光沒有黑熊山獅一般的猛獸,連毒蛇蚊蟲都少。大隻的岩羊便很稀罕。一群人聚在露台上,開始還禁聲小心,怕驚嚇了它們。不久便發現倪端。那些羊們根本不怕人,隻自顧自舔著石頭。有明白人指點,這石頭上每天會定時撒上鹽粒。這些羊們早是這裏的常客,任露台上的遊客們談笑聒噪,毫不害怕。這,也算是Europa Hut的保留節目。

此時已八點半。太陽早已落山。可天空尚映著餘暉,山崖邊視野開闊,並不覺昏暗。不過,山裏寒氣已經漲起。身上覺出冽冽山風的涼意。看完了岩羊,便倦意上頭。告別眾人,回房休息。

附上Haute地圖,讓讀者對每日行程有個直觀印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