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虛齋

靜似天池水,虛如太極空。真情成雅韻,學淺慕高風。
個人資料
正文

讀衡陽雁詩所想“雙蹄格” - 介紹一種律詩章法

(2020-09-20 12:13:25) 下一個

今早,讀詩友衡陽雁詩文,曰《這首七律還是改成兩首七絕更佳》。本來寫的七律《評說隋煬帝楊廣》,經重新審視,覺得上下部分詩意很難粘合在一起,還是分成兩首七絕更佳!     江暮桃紅豔正開,流波將月帶星來。 夜暉花露光流淌,山影春潭水剪裁。  注:楊廣《春江花月夜》:(一) 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 (二)夜露含花氣,春潭漾月暉。漢水逢遊女,湘川值二妃。     都說隋亡因水利,不言唐盛始楊才。 麗華金屋胭脂井,曾作征吳點將台。

各位詩友均讚成分而論之則佳。個人覺得如不熟悉楊廣詩或不看注,很難得出第一首詩寫楊廣,即便讀出此絕與楊廣有關,但很難與“評說”掛鉤。於此,筆者認為可以不分而論之,略作修改,或令氣韻通達。那麽,筆者建議為何?這就是本文要談的律詩章法之一 - “雙蹄格”。

讀詩寫詩的人都知道,作詩注重氣韻流暢。起承轉合得當,則前後綰和,一氣直下而韻味通達。“雙蹄格”則是其法之一。所謂““雙蹄格”是指首聯與頷聯和頸聯的安排和關聯,即以首聯第一句引出頷聯,第二句引出頸聯。唐代名家多用此章法,尤以杜甫為擅長。試言之:

其一:過宋員外之問舊莊

宋公舊池館,零落首陽阿。

枉道祗從入,吟詩許更過?(綰和首聯出句之“舊池館”)

淹留問耆老,寂寞向山河。(綰和首聯對句之“零落”)

更識將軍樹,悲風日暮多。

其二:奉酬李都督表丈早春作

力疾坐清曉,來時悲早春。

轉添愁伴客,更覺老隨人。(綰和首聯出句之“力疾”)

紅入桃花嫩,青歸柳葉新。(綰和首聯對句之“早春”)

望鄉應未已,四海尚風塵。

其三:崔駙馬山亭宴集

蕭史幽棲地,林間蹋鳳毛。

洑流何處入,亂石閉門高。(綰和首聯出句之“幽棲”)

客醉揮金碗,詩成得繡袍。(綰和首聯對句之“蹋鳳毛”)

清秋多宴會,終日困香醪。

再舉杜甫七律三首以證之。

詠懷古跡五首之二之五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

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綰和首聯出句之“搖落和悲”)

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台豈夢思。(綰和首聯對句之“風流儒雅”)

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

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雲霄一羽毛。(綰和首聯出句之“大名垂宇宙”)

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綰和首聯對句之“宗臣和清高”)

福移漢祚難恢複,誌決身殲軍務勞。

 

秋興八首之四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

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綰和首聯出句之“長安似弈棋”)

直北關山金鼓振,征西車馬羽書遲。(綰和首聯對句之“世事不勝悲”)

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實際上,與杜甫同時代之李白,王維,及中唐劉長卿,乃至晚唐的李商隱均之詩均用過或有類似此章法,如李白《黃鶴樓》,王維《積雨輞川莊作》劉長卿《長沙過賈誼宅》及李商隱《春雨》。

那麽此章法的益處何在?恰如行文,有大標題,而有小標題。特別是小標題定後,各以其相應的段落應之,前後呼應,層層推進,而轉至結語(律詩中的第七八句)。這樣,落筆有條理,讀之順暢,聯中綰和有致,氣韻自然通達。

至於衡陽雁詩友及諸詩友是否認同,見仁見智,則不一其見。有詩作結:

敲詩論各聯,何以最相關。若得雙蹄合,氣韻自回環。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