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虛齋

靜似天池水,虛如太極空。真情成雅韻,學淺慕高風。
個人資料
正文

讀漢庭麵折庭爭二三事

(2017-05-19 15:44:30) 下一個

布衣何敢議天庭,竟日春風夢不醒。

阿旨求榮光九族,炎劉丹檻折曾經。

 

《史記呂太後本紀》

太後稱製,議欲立諸呂為王,問右丞相王陵。王陵曰:“高帝刑白馬盟曰’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今王呂氏,非約也。”太後不說。問左丞相陳平、絳侯周勃。勃等對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今太後稱製,王昆弟諸呂,無所不可。”太後喜,罷朝。王陵讓陳平、絳侯曰:“始與高帝啑血盟,諸君不在邪?今高帝崩,太後女主,欲王呂氏,諸君從欲阿意背約,何麵目見高帝地下?”陳平、絳侯曰:“於今麵折廷爭,臣不如君;夫全社稷,定劉氏之後,君亦不如臣。”王陵無以應之。十一月,太後欲廢王陵,乃拜為帝太傅,奪之相權。王陵遂病免歸。乃以左丞相平為右丞相,以辟陽侯審食其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令監宮中,如郎中令。食其故得幸太後,常用事,公卿皆因而決事。乃追尊酈侯父為悼武王,欲以王諸呂為漸。

《漢書》卷六十七〈楊胡朱梅雲列傳·朱雲〉

朱雲字遊,魯人也,徙平陵。少時通輕俠,借客報仇。長八尺餘,容貌甚壯,以勇力聞。年四十,乃變節,從博士白子友受《易》,又事前將軍蕭望之受《論語》,皆能傳其業。好倜儻大節,當世以是高之。是時,少府五鹿充宗貴幸,為《梁丘易》。自宣帝時善梁丘氏說,元帝好之,欲考其異同,令充宗與諸《易》家論。充宗乘貴辯口,諸儒莫能與抗,皆稱疾不敢會。有薦雲者,召入。攝衣登堂,抗首而請,音動右左。既論難,連拄五鹿君,故諸儒為之語曰:“五鹿嶽嶽,朱雲折其角。”由是為博士,遷杜陵令。

至成帝時,丞相故安昌侯張禹以帝師位特進,甚尊重。雲上書求見,公卿在前。雲曰:“今朝廷大臣,上不能匡主,下亡以益民,皆屍位素餐。臣願賜尚方斬馬劍,斷佞臣一人,以厲其餘。”上問:“誰也?”對曰:“安昌侯張禹。”上大怒,曰:“小臣居下訕上,廷辱師傅,罪死不赦。”禦史將雲下。雲攀殿檻,檻折。雲呼曰:“臣得下從龍逢、比幹遊於地下,足矣!未知聖朝何如耳?”禦史遂將雲去。於是左將軍辛慶忌免冠解印綬,叩頭殿下,曰:“此臣素著狂直於世,使其言是,不可誅;其言非,固當容之。臣敢以死爭。”慶忌叩頭流血。上意解,然後得已。及後當治檻,上曰:“勿易!因而輯之,以旌直臣。”雲自是之後不複仕,常居鄠田,時出乘牛車從諸生,所過皆敬事焉。薛宣為丞相,雲往見之。宣備賓主禮,因留雲宿,從容謂雲曰:“在田野亡事,且留我東閣,可以觀四方奇士。”雲曰:“小生乃欲相吏邪?”宣不敢複言。

 

《後漢書·宦者列傳》

舉動回山海,呼吸變霜露;阿旨曲求,則光寵三族,直情忤意,則參夷五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