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虛齋

靜似天池水,虛如太極空。真情成雅韻,學淺慕高風。
個人資料
正文

《江行無題》賞五絕 (33)

(2015-10-18 17:58:30) 下一個

蛩響依沙草,螢飛透水煙。

夜涼誰詠史,空泊運租船。

初看此五絕,疑雲驟起:這“詠史”和“運租船”含義何在?與蟋蟀和飛螢有何關係呢?細細讀來,全詩的關鍵在於理解“詠史”和“運租船”背後的故事。“詠史”和“運租船”涉及到東晉時期一段詩壇佳話。據《晉書》記載:東晉文學家和史學家袁宏少失父母,家裏很窮,曾經受雇替人運送租糧。一日,東晉名士鎮西將軍謝尚微服與隨從在牛渚 (即今南京附近的采石磯)坐船出遊,那一夜風清月明,時值袁宏在運租船吟詩,聲調調和,辭藻出眾。謝尚於是就聽船久久聽之。後差人打聽,回答是:這是臨汝縣令袁宏在朗誦他寫的《詠史詩》。謝尚立刻興致大起,因此便邀請袁虎過來,與他論詩,通宵達旦。袁宏從此名聲日漲。顯然,錢珝因被貶出長安,自比袁宏,歎息當世無如謝尚那樣的名士能發現並賞識自己,朗誦以史事為題材創作詩歌有何意義呢,故他寫道:夜涼誰詠史,空泊運租船。詩人起手二句以時斷時續的蟋蟀聲和或明或暗的螢火蟲起興,烘托出一種悲寂飄忽的氣氛。轉句以“夜涼”承上啟下,而結句直賦胸臆。全詩一氣直下,章法井然,用典精切。寫到此,筆者想起李白寫的與此典故有關並且懷才不遇的一首五律即《夜泊牛渚懷古》:牛渚西江夜,青天無片雲。登舟望秋月,空憶謝將軍。餘亦能高詠,斯人不可聞。明朝掛帆席,楓葉落紛紛。 同一典故,同一情懷,在李白筆下卻是娓娓道來,如兒時聽父母長輩講故事一般,以興起,繼之以賦,最後結於比興,寫得如行雲流水,毫無雕琢,讀之純出天然而又感意境高遠,飄逸宏偉。誠如司空圖在《詩品》所說 “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相比之下,錢珝在這首五絕中,手法略微差池 - 興起賦終,特別是有“誰”和“ 空”字表達主觀心境,微露斧痕,氣象亦大為不足。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