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虛齋

靜似天池水,虛如太極空。真情成雅韻,學淺慕高風。
個人資料
正文

《江行無題》賞五絕 (30)

(2015-09-13 09:01:54) 下一個

漸覺江天遠,難逢故國書。

可能無往事,空食鼎中魚。

此五絕從字麵上看,通俗明白。但作者為何要寫此詩?要回答此問題,全在最後一句。“空食鼎中魚”隱含了古代“馮諼客孟嚐君”中的一段故事。據《戰國策齊策》載:齊人有馮諼者,貧乏不能自存,使人屬孟嚐君 (田文),願寄食門下。孟嚐君曰:“客何好?”曰:“客無好也。”曰:“客何能?”曰:“客無能也。”孟嚐君笑而受之曰:“諾。”左右以君賤之也,食以草具。居有頃,倚柱彈其劍,歌曰:“長鋏歸來乎!食無魚。”左右以告。孟嚐君曰:“食之,比門下之客”。。。。。。孟嚐君為相數十年,無纖介之禍者,馮諼之計也。那麽,是誰在“空食鼎中魚”而不為國家之計呢?錢詡在這裏曲筆未言。但我們從“故國書”和“無往事”還是可以捕捉一些蛛絲馬跡。“難逢故國書”和“可能無往事”即指現在處江湖之遠,很難收到從京城寄來的書信,也許沒有人像錢詡一樣居廟堂之高而憂其君。顯然,“空食鼎中魚”是指現在朝中那些人屍位素餐。全詩以“漸覺江天遠” 借物起興,因物聯想而為首句,第三四句直賦其事,最後以比作結,章法井然。但轉句乏力,意象鬆遠,讀之味淡,是為平常之作。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