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隨心走

記錄自己的生活,也記錄外麵的世界
個人資料
SLC58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很多人不缺頭腦,但缺常識

(2016-11-30 09:01:52) 下一個

經濟學是複雜、神秘、充滿方程式的學科,難道隻有少數像珍妮特·耶倫和本·伯南克這樣的聰穎大師才能掌握?

其實交易是提高生活水平的?

我們通過與他人的交易來提高生活水平,例如,假如你想烘烤並出售蛋糕,你就得通過交易來得到原料,如雞蛋、糖、麵粉和奶油;你得擁有必要的設備,如烤箱和冰箱;還有器皿,如量匙和量杯,等等。每天都有無數筆這樣的交易在發生。如果沒有彼此間的交易,我們現在還住在洞穴裏。

其實窮國幾乎沒有債務,美國卻有高額赤字?

大家知道美國政府赤字嚴重。欠了那麽多錢,美國你還牛逼個什麽勁啊!其實真正的問題不是預算赤字,而是政府支出水平。無論這些支出的資金來源是稅收,是借款,還是中央銀行憑空創造的儲備,結果並無二致:這些資源是從資源創造者手中奪取的。必然的結果就是浪費和無效利用,我們則因此更缺乏資源。米爾頓·弗裏德曼有句名言:比起2萬億美元的平衡預算,他寧可選擇1 萬億美元的赤字預算。

 

其實進步就是舊事物為新事物讓位?

 進步需要淘汰舊事物,為新事物讓位。馬車和汽車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在印刷媒體世界長大的我們親眼目睹了互聯網的崛起,這是約瑟夫·熊彼特的著名理論,即所謂的“顛覆性創新”。但互聯網也使得千百萬人能夠與其他人即時交互,成為內容創造者。新聞、信息獲取和不同觀點間的辯論都實現了前所未有的繁榮。

其實創新是混亂的?

創新是混亂的。人們必須通過試驗來發現什麽東西能夠行得通,什麽東西行不通。正如塔姆尼指出,美國曾有2000 多家汽車製造商。這表明,那種認為經濟體隻需得到明智政府官員的指導便可避免興衰起伏的觀點純屬無稽之談。動蕩是發展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如果政府不允許資本進入機遇豐富的領域,我們的生活水平最終將會大打折扣。

其實向高收入者征重稅,受損害的卻是低收入者?

政府堅稱,最高稅率隻影響最高收入者,而這些人大多能夠負擔得起,試圖以此證明高稅率的合理性。他們常常用一種荒謬的說法來襯托這個經濟謬誤,稱對最富裕階層征收重稅關乎公平。他們說,隻有讓最高收入者支付最大份額的稅收才是公平。遺憾的是,現實並沒有這麽簡單。事實上,累進稅製對中低收入者最不公平。

 

其實希爾頓繼承的財富間接促進了消費和創業?

帕麗斯·希爾頓在21世紀初迅速成名,財富驟增,但這不是因為她贏得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成立了軟件公司,或創立了成功的酒店品牌。她之所以在全球聞名,並獲得豐厚收入,隻是因為她是帕麗斯·希爾頓,可能繼承一大筆遺產。

每個人都知道“不能把財產帶走”,但聯邦政府想要確保,你也不能把財產留給後人——至少不能留給朋友和愛人。如果你去世時處於中等富裕水平的話,“山姆大叔”就會毫不客氣地拿走你45%的財產。所以,為什麽不在生前盡情消費呢?否則,一旦離開這個世界,你留給家人的半數財產就會被利維坦吞進大肚子裏。

其實成功的冒險讓企業家富有,最終讓所有人獲利? 

財富分配不均讓投機政客大聲疾呼,反對不平等。你較少聽到的是不平等帶給我們其餘人的刺激。他人的成就能夠引發一種積極的嫉妒心理,正如經濟學家魯文·布倫納解釋道:“一個人的嫉妒心越強,就越願意賭一把。”更理想的是,成功的冒險使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富有,為所有人帶來富足,實際上縮小了“生活方式差距”。

貧富不均下降,代表雄心壯誌者的機遇在變少?

 

人們因貧富差距而產生的焦慮實際上是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的一種默許。

陷入統計數據之爭是徒勞無益的。重要的是要明白,頂級收入者的收入增長是一個信號,表明企業正在得到獎勵,技術正在實現進步。在一個理智的世界上,貧富不均程度的下降會令人擔心,因為它代表著雄心壯誌者的機遇減少,也意味著每個人的生活水平停滯不前。

資本主義體係內的收入不平等並非都是壞事。它為創造性人才提供激勵,鼓勵他們去對新想法放手一搏,它使奢侈品變成普通商品。收入不平等能夠調養患病的公司,令它們恢複健康。它獎勵辛勤工作、有才華和成就的人,不論他出身如何。它是一個信號,在提醒著我們,在我們的有生之年,世界上一些最糟糕的問題終將消失。

其實臉書聯合創始人放棄美國國籍是自由世界的收獲?

2012年5月,就在臉書首次公開募股前不久,這家社交網站的巴西裔聯合創始人愛德華多·薩維林宣布放棄美國國籍,移居新加坡。人們普遍認為,他的目的是規避巨額的資本利得稅。新加坡免征資本利得稅。

薩維林的決定遭到廣泛譴責。參議員查爾斯·舒默對這位年輕億萬富翁的“卑鄙”行為非常憤怒,他提出了一項立法議案,要求對移居外國者的投資征稅30%,還要把薩維林永遠驅逐出美國。不過,舒默的議案沒有被通過。盡管我們非常懷疑,薩維林能否通過放棄國籍來保護從臉書取得的收益,但未來可能出現的情形是,他會成為政客和媒體眼中的“叛國者”。然而,從純經濟的角度來看,他的稅款減少對美國經濟是有益的。他的舉動無疑有助於經濟增長。

圖文來源:灼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