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隨心走

記錄自己的生活,也記錄外麵的世界
個人資料
SLC58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文革期間顯赫人物後來的家庭

(2016-11-29 08:35:55) 下一個

林彪、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毛遠新、康生、謝富治11人在文革時期或多或少手中握有一定的實權,堪稱紅極一時。九一三事件後,林彪四大金剛很快便遭到政治清算。其餘“紅人”在文革結束之後,權力很快遭到剝奪。而這些“紅人”的後人生活又將如何?

林彪

林彪夫婦

夫人葉群和兒子林立果在折戟沉沙中喪命,留下兩個女兒。

大女兒林曉霖。一直隨生母張梅生活,文革中曾經是哈軍工“八八戰鬥團”造反派頭頭,林彪曾宣稱她的行為與林彪沒有關係,並脫離父女關係。林曉霖在生母改嫁後隨林彪生活,文革後一麵聲稱與林彪的兒女情抹不掉,一麵多方麵醜化林彪。雖然她與林彪早已劃清了界限,卻在文革後很多場合,裝模作樣的對遭受林彪迫害的人道歉謝罪。此舉在有一些人眼裏是壯舉,在另一些人眼裏是不齒的行為。她不讚成妹妹林立衡堅持林彪無罪的政治態度,兩人老死不相往來。現在作為軍人退休在北京生活。

二女兒林立衡。這個又名林豆豆長的極像林彪的女兒,文革時曾擔任《空軍報》副總編輯,在林彪出事的關鍵時刻,第一個向周恩來報告林彪要被劫持上飛機。這個功勞並沒有給她換來更好的際遇,而是被關押審查,原因是她一直堅持林彪沒有反對毛澤東和主動出逃。後來在毛澤東1974年7月31日批示:“解除對林立衡的監護,允許她和張清霖來往。”下,才與張清霖結婚,被下放到河南開封農場勞動。1975年正式轉業,分配在河南鄭州汽車製造廠工作。1985年,在一位老幹部的關懷下,調回北京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2002年以正處級退休後,在北京開辦了一家叫“黃鶴大酒樓”的酒樓。後來主要做口述曆史工作。雖然她曾經跟著政治風向揭批林彪,但一直堅持林彪是被騙上飛機的。

黃永勝

這位曾經權傾一時的總參謀長與妻子項輝芳的關係並不太好。項輝芳解放前曾任縱隊保衛科長,文革前任總參謀部辦公室主任。據說此人是家庭婦女型,眼光不高,善於計較,不太合群。黃勇勝被捕後,項輝芳被中央立案審查。最終被開除黨籍、軍籍,送安徽省監督勞動。黃勇勝被判決後,兩個人正式離婚。項輝芳後來離休。死後子女做主與黃勇勝合葬。

兒子黃春光,曾任北京軍區空軍防止突然襲擊辦公室副主任。1976年轉業到地方,先後在幾個國營工廠工作。1980年代在北京做貿易公司,據說利用父輩的人脈關係賺了大錢。

黃勇勝還有三女,分別叫黃春萍、黃偉平、劉細枝。

吳法憲

吳法憲夫人陳綏圻新四軍三師出身,文革時任吳法憲辦公室主任。據說此人活潑能幹,擅長外交,但處事屬粗線條。吳法憲被捕後,被專案組審查七年。開除黨籍,開除軍籍,送原籍監督勞動。1981年定為行政16級退休,後又改為副師職離休。有一個兒子、四個女兒和一個養女,兒子吳新潮,女兒吳仲秋、吳京秋(後改名金秋)、吳巴璀、吳夢璀,養女陳采芹。

吳新潮文革時任沈陽飛機製造廠軍代表,“九一三事件”後被逮捕審查。1975年被押送陝西省大荔縣的蘭州軍區空軍農場勞動改造,1978年被轉業,安排到京山縣九湯山國營農場,後來被“照顧”到京山縣農機廠。

當年吳法憲和陳綏圻被抓時,最小的兩個女兒吳巴璀14歲,小女兒吳夢璀才11歲。到吳新潮返回北京時,吳夢璀有20元生活費。吳仲秋和吳京秋分別有30多元的工資。吳巴璀下鄉插隊沒有錢,吳新潮也沒有錢,和兩個妹妹住在廣安門車站東街15號的一間破平房裏。

吳法憲的養女吳采芹是陳綏圻大哥陳子圻的女兒,1967年吳采芹從空軍西安學院畢業,分配到空軍第三研究所。1970年經人介紹,吳采芹與總政副主任田維新的秘書高瑞榮結婚。因受吳法憲牽連,吳采芹夫婦被轉業到高瑞榮的老家山東濰坊。高瑞榮在市委當秘書,1984年突然得亞急性肝壞死逝世。以後,吳法憲請求山東省委組織部將在濰坊無線電廠當工程師的吳采芹調到濟南,重組了家庭。

吳仲秋當醫生。

吳新潮在北京上訪三年,1981年空軍才為吳新潮辦了第二次轉業手續,補發了三年的工資,並取消了關於吳新潮“犯嚴重政治錯誤”的結論。吳新潮到了濟南,與父母住在一起。以後經山東省委副書記李子超批示,吳新潮調到山東藝術學院。

李作鵬

李作鵬夫人董其采是一個知識分子,文革時擔任海軍辦公室副主任。個性強硬,性情古怪,人稱董高參。與李作鵬一樣錚錚鐵骨。在中央審查時,堅決不承認錯誤,不交待任何問題。1978年6月15日,中央專案組對其做出審查結論,認定“董其采是林彪死黨”,決定“撤銷黨內外職務,開除黨籍,開除軍籍,交給海軍送河北省國營農場勞動”。

在李作鵬問題的重新審查中,其長子李冰天曾給胡耀邦寫信,要求退還沒收的財物。其中退還的1萬6千元錢,董其采給孩子們各分1千元,餘下的存了起來,告訴孩子們這些將來由她和他們的爸爸來支配。可見她對未來是自信的。

董其采在1979年7月至1981年6月的7次申訴中提出:在長達10年對我的審查中,在許多重大原則問題上,已構成對我政治上的誣陷……是不折不扣的冤案,堅決要求給予平反……。後來被解除監督勞動,定為行政十四級,按退休處理。

兒子李冰天,海軍專科學校畢業,原在海軍北海艦隊青島警區工作,因受李作鵬問題影響,轉業時安排到內蒙古自治區海渤灣玻璃廠。1979年6月調到交通部交通出版社搞航海資料工作。

女兒李大征嫁給了曾經是林彪之女林豆豆選“駙馬”的對象之一的劉偉欽,他們同於1979年結束長達8年的審查下放生活,轉業回到沈陽。劉被安置在沈河區文化館,李大征則到了沈河區第四門診部,一家4口住在15平方米的小平房。迫於生計,1980年劉偉欽停薪留職,擺攤賣起了對聯。

邱會作

邱會作夫人胡敏腦子靈活,悟性較好,辦事很得體。文革時擔任邱會作辦公室主任,1971年被審查,1978年6月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開除黨籍、軍籍,送陝西省農場監督勞動。後來和出獄的邱會作一起定居陝西西安。

邱會作有五個子女。

長子邱路光原在部隊當股長,轉業後在商學院當教師,後來下海。

二子邱曉陽(邱承光)是清華大學工程物理係的高材生,懂俄、英兩國外語,大學畢業後棄筆從戎,在廣州軍區司令部某部門當參謀。1968年胡敏帶隊,以軍委辦事組工作人員的身分到無錫,認識了一位姑娘叫白雪,被她安排在北京解放軍總醫院當一名戰士,認作幹女兒,從而與邱曉陽認識並於1969年不公開的結婚。“9·13事件”之後,白雪被押送去無錫農村接受改造,從此失去聯係。從1973年到1975年這段時間,邱曉陽到處尋找白雪,終於在南京街頭相遇。不久,邱曉陽轉業。在領導上征求他對自己去向的意見時,他隻講了兩個字:“無錫”。1978年,邱曉陽進入無錫一家機械廠之後,與白雪辦了結婚手續。白雪後來是醫院領導,邱曉陽是工廠工程師。兩個人的愛情故事值得定一部小說。

三子邱光光在北京汽車廠工作,後來下海。

四子邱小光在汽車公司工作拍退休。

女兒邱小京在石家莊實飛廠工作,嫁給某開國少將之子。

張春橋

張春橋的母親宋蕙卿,在得知他倒台後,即在1977年4月1日自殺於上海。

張春橋一家一直住在上海報社一個60平方米的單元裏,家俱簡樸,有時還穿打補丁的衣服。

夫人文靜父親是天津分行的副經理,1933年加入共青團,1943年在任區宣傳委員時與張春橋相識。後來在日軍大掃蕩時被捕,交待了共產黨員和抗日幹部身份,在日軍“宣傳班”編寫材料。1945年逃出後,1947年與張春橋在張家口結婚。解放後,在1963年填寫的正式履曆表中,文靜沒有隱瞞這段曆史,如實填寫了被捕過程。張春橋倒台後,很多人抓住這一點攻擊張春橋維護妻子,並說張春橋也是國民黨特務。編造了許多張春橋離婚和找伴的謠言。

文靜給張春橋生了四個孩子,三女一男。

兒子張旗,文革時任長春市革委會宣傳組副組長。1976年被捕,隨後釋放。後在長春市安排就業,按照行政二十級處理後退休。

弟弟張秋橋,解放前先後任115師《戰士報》、濱海軍區《民兵報》主編,魯南軍區《前進報》社長,《津浦前線版》社長,魯中南軍區宣傳部長兼《前衛報》社長。新中國建立後,先後任中央軍委《八一雜誌》社副總編輯,《解放軍報》記者處長、副總編輯、社黨委第一副書記,總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1963年任軍報副總編輯,後任總政治宣傳部副部長職。1984年底離休。

姚文元

妻子金英是位普通職工,文革時和三個女兒住在上海一幢普通的居民樓裏。1996年姚文元刑滿出獄後,為了怕連累家人,一直隱居浙江湖州,後來回到上海和家人團聚。三個女兒都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其中大女兒有病很少上班,還有一個女兒是殘疾人。

王洪文

妻子崔根娣是同廠一位普通工人,在廠擔任保育員。一直在上海住著簡陋的房子。

育有一女二子,女兒叫亞萍,兒子叫亞軍、亞民。王洪文死後,全家過著普通人的生活。王洪文去世後,崔根娣經常回王洪文老家。

王洪文的長女王亞萍成年後從事灑類生意,在上海和北京兩地都有房產。她創建的一款高端白酒“老爺子”是國務院前副總理田紀雲老爺子題的詞。曾有許多台灣省、美國的人邀請她去定居,都被她回絕。她講:我熱愛自己的國家,因為是我的祖國。我不想離開。

兩個兒子都是成功的企業家。王亞軍是著名古董掮客收藏家。

王洪文老家的兄弟姐妹都是普通本份的農民,王洪文得勢時沒有沾上光,倒台後卻沾了一些晦氣。

毛遠新

毛遠新是毛澤民和朱丹華之子,文革期間任遼寧省革委會副主任,後擔任沈陽軍區政委、政治部副主任。1976年毛遠新被捕,1986年,被處以17年有期徒刑。1989年3月,其母朱旦華親筆給楊尚昆寫信提出保外就醫。出獄後每月生活費200元。

1993年10月,毛遠新17年刑滿後,被安排到上海汽車工業質量檢測研究所工作,用名李實,負責全所人員的培訓、考試、閱卷、講評。後來按照技術職稱退休,每月領取1,080元的養老金。因為父親毛澤民是烈士,上海市民政局還為他辦了烈屬待遇。。

妻子全秀鳳是上海國棉十七廠工人。

女兒李莉出生於1977年1月,那時毛遠新剛剛被關押三個月,全秀鳳也正在隔離審查。女兒10個月大時,長時間高燒不退,延誤了治療,後經大量使用青鏈黴素,燒是退了,卻發現雙耳失聰了。1982年毛遠新第一次見到隨妻子探監的女兒。

毛遠新回到上海後,一家3口住進了一間13平米的房間,女兒莉莉和妻子全秀鳳睡在家中唯一的一張床上,毛遠新則睡在門邊長沙發上。

李莉後來考上了上海聾啞青年技校美術班,畢業後找到工作。

康生

文革後,1980年,中共中央決定開除康生的黨籍,同時決定把康生和謝富治的骨灰遷出八寶山骨灰堂。康生臨死前囑咐生活管理員楊德田,將所有私藏文物一律交公,不留給子女。

康生第一任妻子是17歲結婚的膠南地主陳玉楨之女陳宜,並誕下女兒張玉瑛,兒子張子石,後續娶曹軼歐。

後續夫人曹軼歐是老革命家,資曆比朱德夫人康克清還老。解放前任山東分局組織部副部長,文革時任康生辦公室主任,中共九、十、十一屆中央委員。1980年康生被打倒後,王光美等人帶頭貼大字報要把她趕出高幹樓(木樨地22樓),最後彭真出麵作了工作,才把風波平息下來。從此,曹軼歐基本上過的是隱居生活直到1989年去世。

兒子張子石1918年生,曾任青島第二中學校長,青島市教育局局長,山東省革委會常委,杭州市委書記(1975年)。文革結束後1979年2月被撤銷職務,此時雖然中央還沒有給康生定論,擔胡耀邦主政的中央黨校已經公開點名批判康生。張子石後來回山東隱居。

謝富治

謝富治出身於劉鄧的第二野戰軍,著名的陳賡、謝富治縱隊和陳錫聯謝富治兵團。解放後擔任中共雲南省委第一書記、昆明軍區司令員兼政委,集黨政軍“一把手”於一身。由於在雲南邊境打擊土匪和緝毒有功,1959年奉調中央任公安部部長,1965年升任國務院副總理兼任公安部長。文革後進入中央政治局,同時兼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書記,北京軍區政委。他推動的《公安六條》成為文革期間的法律性文件。1972年不滿63歲的謝富治因病去世,獲得了極高的珠榮。文革後的1980年,中央決定開除他的黨籍,撤銷對他的悼詞,骨灰移出八寶山。1981年,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謝富治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犯。

夫人劉湘屏解放前擔任19歲就擔任山西高平縣長,文革前任八級部綜合局局長。文革後任一級部革委會副主任,1973年擔任衛生部部長,中共十屆中央委員。1976年被免職,1985年被開除黨籍。此人即命名被打倒以後,仍然豁達樂觀,晚年還資助幾個貧困學生上學。

女兒謝小沁曾是哈工大的學生,1969年畢業後,謝富治怕她沾父親的光,改從母姓劉青。並把他送到蘭州軍區空軍,從甘肅定西蘭空通訊修配所當戰士再分配到陝西閆良的轟五飛機製造廠鍛煉。後任第二炮兵政委彭曉楓(新四軍第4師師長彭雪楓烈士之子)是謝小沁的第一任丈夫。

兒子謝鐵牛1967年被謝富治發配到中緬邊境當兵,是第一批入越作戰的部隊,在越南一呆三年,死裏逃生,直到父親病危才調回國到葫蘆島基層當兵,後來,挖坑道受傷腰椎壓縮性骨折,這才調回北京。父母倒台後,謝鐵牛做生意,後來成為新加坡公民。回國成立了鐵牛集團,擁有廣州超一流商業區“正佳廣場”,與李嘉誠的“太古匯”麵對麵。

?圖文來源:天涯論壇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