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隨心走

記錄自己的生活,也記錄外麵的世界
個人資料
SLC58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白岩鬆談同學聚會

(2015-10-20 08:53:30) 下一個
 

白岩鬆談同學聚會 寫的真好

 

 

 文/白岩鬆

 

 
人到中年,常聽到旁邊的同齡人自嘲:老了。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則是:過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麽,怎麽也想不起來了。

 

  如果這就意味著老了的話,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為每一次同學聚會,局麵都大致如此。上學的事情,每一個細節都被挖掘出來,知道的不知道的都知道了,然而聚會前後那幾天怎麽過的,好像都忘了,因為注意力都在聚會當中。

 

  不知什麽因素,一種時尚正在快速地擴張,那就是同學聚會。兒子與同伴們十來歲已常有聚會,母親,七十多了,一回老家,最盼的也是老同學聚會。而我,也經曆過,昨天晚上剛剛和高中同學喝完大酒,今天上午十點,小學同學已經在家門口守候,中午喝之前,還要趁清醒提醒自己:晚上還有初中同學的聚會,萬萬不可被酒衝昏了頭腦,可酒杯一端,誓言煙消雲散。

 

  一個班級,是否可以常常聚會,一來要看上學時期班級的氣氛和友情的密切程度,二來要有幾個熱心張羅的人,用他們的辛苦與熱情點燃那些半推半就欲走還留的同學,第三,還需要組織者擁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智慧,總能創造出一個又一個聚會的理由。

 

  比如我的高中班級,十年一大聚,五年一中聚,有同學從外地回了老家就是一小聚。而在北京的中學同學,在日常聚會之外,還開創了每年九月一日必聚的傳統,因為“開學了”。

 

  有一次在飛機上,看雜誌上一篇對導演康洪雷的訪問。他和我一樣,也是內蒙人,每年,他都會回草原,和同學們在一起,不用說《士兵突擊》,不用說《激情燃燒的歲月》,大家就說過去,就是大口大口地喝酒,而且行也行不行也行,隻要酒下得順利,同學們和自己都會很釋然:這小子沒變,還是咱們的那個老同學。

 

  看到這裏,我熱淚盈眶,隻好合上雜誌,再沒看剩下的半本。沒辦法,感同身受。

 

  大學同學不在草原,不用拚喝酒,但也不少喝。我的一位天津同學如馬三立般留下一個經典感慨:每次咱們班聚會,我都隻記得前半截,後半截都是下次聚會時同學們講給我聽的。因為每次後半截,我都喝多不記事了。

 

  其實,好多人恐怕都和他一樣。

 

  大學入學二十年,我們組織聚會,起名“至少還有你”,用意十分明顯,不管怎樣世事無常,不管路途順還是不順,不管眼淚多於笑容又或者相反,值得欣慰的是:至少還有你。

 

 

  在聚會前,我們收集了每個同學提供的校內舊照,稍加編輯,製作成一個大大的專輯。在聚會的開場,我們幾十個中年男女,重新匯聚在校園內原來的教室裏,老師們也都請了回來。一開始,就是老照片播放,二十年的歲月,不要說有時認不出別人,估計連自己都難以辨認,在一片“這是誰”“這是我嗎”的七嘴八舌中,慢慢地,開始“老淚長流”,師生都如此。這時,看著有人帶來的孩子依然快樂地在課桌間遊戲,突然產生了一種巨大的錯覺,這是過去,還是現在?二十年時光真的消失了嗎?
 

 

  在同學的聚會中,常常會有笑話。比如一位男同學對一位女同學敬酒,真誠地借著酒勁說道:“上學時,我一直暗戀你,你叫什麽名字來著?”滿座哄堂大笑,男同學隻好幹杯為敬。

 

  聚會時,同學們的慣常語是“沒變沒變”,大家互相陪著慢慢變老,自然覺得彼此沒變。但隔一會兒走進校園,看著校園裏年輕的師弟師妹們,正和自己當初上學時年齡一樣,大家才啞然失笑,“沒變沒變”,純屬自欺欺人。

 

  有聚會就離不開音樂,一次,我們將過去校園裏最流行的歌曲與舞曲,編輯成二張CD,長達兩個半小時,聚會中的舞會,正是在這過去的旋律中行進的,而在這熟悉的旋律中,大家似乎得以安慰,不覺年華老去。

 

  還有一次聚會,晚餐也結束了,舞會也結束了,酒醉的人也醒了,大家意猶未盡,就席地坐在外麵的水泥地上,將所有現在能想起來的上學時的歌唱了一遍,直到腦海中一片空白。

 

  2009年就更宏大,畢業二十年,於是組織了全年級的聚會,之前光策劃會就開了近十次,最後幾百人雲集校園,踢球、跳舞、大聯歡會。組織者盡力,同學盡情,學校盡心,成為又一段難忘的記憶。以至於一年後,很多同學又要組織慶祝大聚會成功舉辦一周年的聚會。

 

  聚會固然好,然而副作用就是,聚會之後重新回到現實中難。並且歲數越大越是如此,甚至讓你產生幻想:人世間,為什麽不能一直上學到永遠?正是在這樣的失落中,一天一天,艱難地從純真校園歲月再回現實的混亂世界裏。而同樣難的,是從幹幹淨淨的同學友情中,再回到人心隔肚皮的競爭或擁有距離的環境中。不過,也沒什麽好抱怨的,正因此,才有了同學聚會的價值,也才使同學聚會日益時尚並大踏步向產業方向發展吧!

 

  對於我們,同學聚會已經像一個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開之後,反而似乎比大學校園裏還親還互相牽掛。聚會多了,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在歲月的催化下,我們的友情已經變成親情,每一次聚會,都使得親情的成分進一步發酵。

 

  也因同學在那裏,聚會在那裏,平日裏一些日子才不那麽難耐,起碼都知道,不必擔心歲月匆匆,過去的一切都會模糊,沒關係,想不起來的,同學替我們記住。當然,更重要的是,哪怕未來不再讓人期待,至少我們還共同擁有一個溫暖的過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