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藍精靈:家有醋妻

(2007-01-07 12:18:24) 下一個
大一那年,在如潮的新生人海中,我一眼就看見了我清清純純的妻(當然,那時還不是,連影子都沒呢),當即動了歹念。不過咱也是新生,所以有那個賊心可沒那個賊膽。先按兵不動,觀察形勢,再做打算。未曾想觀察下來的結果差點兒讓我欣喜若狂。

  第一,和她是同班;第二,和她是同鄉;第三,不僅是同鄉,這兩家的直線距離近得簡直可以稱得上街坊。按捺住竊喜的心情,對這個小姑娘還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可愛。因為老鄉的關係,咱可以名正言順地靠近她,關心她,幫助她,盡管有點居心叵測。"咱們是老鄉啊,"當她露出害羞、慌張的表情時,我就一臉無辜地如是說,再加上一句"我不幫你,誰幫你?"於是常常和可愛的老鄉在食堂吃飯時"不期而遇"。在人山人海的買飯高峰,衝鋒陷陣。接下來當然在一張桌子上吃飯、聊天,飯後順理成章地替她拎著兩個熱水瓶,體現騎士風度,一直送到女生宿舍門口。晚上自習給她占位子,她總不會不坐到我給她占的位置上吧?其實我哪裏有這麽用功,還不是製造機會?常常坐在她身後,盯著她烏黑的發梢和纖纖的背影發呆,甜蜜地胡思亂想。但咱還是得按兵不動,原因幾條,一是我發現此女太純,以致擔心我的貿然會嚇跑她;二是此女特愛學習,求上進,怕她以學業為重而推卻我的美意;三是咱上大學那會兒才是二八年華,也不想過早地涉入愛河。再說父母就我這麽個獨苗,他們期待的目光象千斤秤砣時時壓在我背上。其實說白了,還是有那個賊心沒那個賊膽。怕的是時機不成熟,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雖然按兵不動,但也不能掉以輕心,萬一這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來,我可就雞飛蛋打了。

  於是晚自習後理所當然地護送她回宿舍,順便把道聽途說的校園裏發生的幾樁惡性事件告訴她,一是提醒她注意安全,二是為自己找個合適的理由,免得她誤會好象咱有什麽不良企圖,當然咱自己心裏明白就是嘍。就這樣相安無事,大一的第一學期一晃過去。回家和返校我更是義無反顧地充當起了護花使者,這可是合情又合理的噢。新學期開始咱繼續充當上一學期的拎暖水瓶、打飯、占位子等等角色,說出來也不怕您笑話,實在是咱看上的這個小姑娘太可愛,咱心甘情願地做愛情的奴隸(瞧,多沒出息!)難能可貴的是小姑娘並不因咱鞍前馬後就使出指頤一切的驕橫,還是那般謙恭,帶有淡淡的羞澀,心裏對她越發地歡喜起來。可惜好景不長,很快輔導員找她談話,誰讓她是學習尖子又是什麽班幹部呢?一天,晚自習時她慌慌張張地遞給我一張紙條,上曰"以後我們不要老是在一起,好嗎?"先前接紙條時滾燙的胸口此刻沉重極了,難道我的美好生活就要結束了?正當我呆呆地發楞之際,她悄悄地收拾好書包,無聲無息地從我眼前消失了。呆呆地看著麵前空空的座位,想到她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行,想到每天幸福的午餐和自習,禁不住悲從中起。不在悲痛中滅亡,就在悲痛中爆發。不去考慮她是否會拒絕,也忘了背上的千斤秤砣,我奮筆疾書,文思泉湧,寫了生平第一封情書(其實也就那麽寥寥幾百字而已,話不在多,點到則靈。)。記得開頭把她的清新可人溫柔可愛做了一番肯定之後,突出重點,表明自己無法想象沒有她怎麽辦沒有她咱日子沒法過,最後以阿倫一首《忘不了您》做結語,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如何喜歡你,如何結識你,我似已一一地淡忘,唯獨情深一片。誰與我終身依戀,誰給我真心不變,隻要我一息尚存,也忘不了您……"。

  事後表明這首歌詞為我立下了汗馬功勞,妻後來告訴我,她就是被這幾句歌詞打動的(當時她不知道是歌詞,還以為是我優美的文筆),看樣子這幾句歌詞還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以致阿倫的這盤帶子被我視為珍藏版,多年來南征北戰都帶在身邊。從此我和她拉開了有哭有笑有甜有痛有苦有樂有微風細雨也有驚濤駭浪的戀愛序幕,我們的大學校園也就多了一個浪漫的校園愛情故事。轉眼大學畢業在即,成績優異的妻(突破了最困難時期,可以該口為妻了)免試直升上海某高校碩士研究生,咱一咬牙,索性護花使者做到底,跟著考了妻同一個學校的研究生,嘿,又成了同學。碩士畢業後,經過近八年的抗戰,終於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喜結連理。

  和妻未婚前,也沒發現妻愛吃醋的毛病,頂多在妻看了言情小說或電影,有一方變心的情節讓妻偶爾搭錯神經以外。那時妻會一反平日裏溫柔可親的小臉,惡狠狠地問道"你會不會變心,會不會不要我了?"等我一番賭咒發誓唾沫都快說幹了時,妻才會放鬆表情,回到溫柔可親的模樣,我剛要鬆口氣,忽見她細眉一豎口出狂言"你要是變心,我就…"然後她看著我的眼睛說"殺了你!"我倒吸涼氣,還沒緩過勁來,她又咯咯地嬌笑著撲到我懷裏,摟著我的脖子柔聲道:"人家好愛你,好害怕失去你。"看著她一喜一嗔嬌羞的模樣,搞得我渾身燥熱,情難自禁。想來婚前和妻總是形影不離,妻從沒吃醋的機會,因此這劣根性也就沒有顯山露水。自打我上班開始,不能和妻形影不離了,這才發現妻不僅燒菜愛擱醋,妻本身就是醋壇子一個!此話怎講,聽我慢慢道來。

  上班一陣子以後,一天,妻先是打哈哈,寒暄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然後話鋒一轉,直切主題"哎,你們實驗室有沒有單身的女孩子?"我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應該有吧,我也不清楚。"妻好象不太在意的樣子"順口"問到"漂亮嗎?""漂亮?沒注意。"我還是沒明白妻的意圖。"沒注意,不可能吧?"妻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哎,我又不能盯著人家姑娘瞧嘍,再說,你知道我平時不戴眼鏡,能把人的鼻子眼睛分開就不錯了,誰看得清她們都長得啥樣。""哦!"妻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嫵媚一笑,說道:"有我好看嗎?""咳,比你差遠了!"反正不拍白不拍。"呸,剛才還說看不清呢,怎麽知道比我差遠了?分明在騙我!"妻撅起了小嘴。我這才弄明白原來中了妻的計了!三十六計,哄為上計,於是趕緊摟住妻,"誰能跟你比呢?我說,我的眼裏隻有你,隻有你無法讓我忘記。"我學著電視裏娃哈哈礦泉水廣告的語氣對妻唱道,妻終於露出了她可愛的笑臉。

  這才是拉開吃醋的序幕呢!後來我的工作忙,隔三岔五地加班,開始妻還忍著,多了,妻的腦細胞又活躍起來。一次我加完班回來,妻問我"你們實驗室幾個人加班??奇怪妻的健忘,她一向記性好得驚人。"不是說過了嗎,就我一個人。""真的就你一個人?"妻追問。"騙你幹嗎,當然是我一個人,整棟樓除了我一個鬼影都沒有。"我對妻的用意已經心知肚明了。"好可憐,那我下次去陪你,好不好?"妻象是大動惻隱之心。"搞沒搞錯,老婆同誌,我們進實驗室都得穿兩層工作服,換鞋子,戴帽子,全副武裝,你怎麽個陪法?"對妻的"好"主意簡直好笑之極。妻沒再說話,衝我做了個鬼臉。一天預計加班到晚上9點,提前給妻電話(隻能打到妻的實驗室,那時咱們的蝸居還沒奢侈到裝電話的程度),告知要加班到9點之事,妻掛電話前還不忘問一句"就你一個人?"沒想到實驗的不順,竟拖了兩個小時。心急火燎地騎車回家,天上還飄著小雨。快到家時,離老遠見到家門口的那條路上晃動著妻單薄的身影,長發在風中飄啊飄,我心頭一熱。妻見了我,朝我跑過來,一把摟住我的脖子,又哭又笑地說:"你把我嚇死了,都這麽晚了,知不知道我好擔心你,怎麽到現在才回來?"我心疼地把摟緊妻因寒冷而有些發抖的身體,一邊撫摸著她被雨絲淋濕的發,責怪她不在家好好待著,一邊解釋為什麽回來晚了。妻說她總覺得我很快就會回來,所以不敢離開家去到公用電話亭打電話,怕我回來看不見她,又怕打了電話我不在,再等不到我,她會急瘋,所以9點過後的分分秒秒對她來說都是煎熬。聽著妻的嬌嗔,看著妻發梢上小小的水珠在昏黃的路燈下閃閃發亮,我的胸口掠過一股股的暖意。妻仰起頭,俏皮地說:"你猜我等你時在幹什麽?"沒等我回答,妻接著說:"我一直在唱,我踩著不變的步伐,是為了配合你的到來……"妻唱了起來,眼裏分明還有剛才未幹的淚滴,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妻亮亮的眼睛,唉,我怎麽疼你呢,讓我心動不已的妻。等我們並排躺在床上時,妻忽然幽幽地望著我,一臉的憂傷和無奈,"她是誰呀?"妻問我。"誰是誰呀?"我一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她呀,那個小妖精呀。"我簡直懷疑妻是不是發燒給燒糊塗了,趕緊摸了摸妻的腦門,很正常啊。"什麽小妖精?"我反問妻。"沒有小妖精,那你為什麽老是加班加班,還那麽晚回來,是不是被小妖精纏住了?"我爆發出一陣大笑,樂得話都說不出,原來妻的老毛病又犯了。"老婆,你沒發燒吧?"我忍住笑,調侃道。"你才發燒呢!"妻背過身,不睬我了。我扳過妻,"你呀,整天胡思亂想,哪裏有什麽小妖精,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還沒等我故技重演,妻替我唱出了那句"我說我的眼裏隻有你……"兩個人笑成一團,好在妻吃幹醋時比較好哄。不過這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妻時不時幽怨地來上一句:"你就說了吧,那個小妖精到底是誰?"久了,我自己都鬧糊塗了,是不是真有個什麽小妖精?一次,我急中生智,終於找到了答案。妻照例黯然道:"那個小妖精到底是誰呀?""老婆,你那麽想知道?"妻鄭重地點頭。"那我可告訴你了,你可坐穩了!"我看見妻一副緊張的表情,小臉都快要漲紅了,我心裏那個好笑哇。故作正經地說:"你真想知道?"設置懸念。"你說呀,我保證不哭不鬧。"妻央求。"你可聽好了,"我盯著妻的眼睛一字一頓道:"那、個、孝妖、精、就、是、是、是、你!!!哈哈哈哈哈……"說完我仰天長笑,可想而知,妻撲上來一陣亂拳,好比給我搔癢一般。"是不是很失望啊?是不是非得有個小妖精你才滿意?"我笑嘻嘻地看著妻。"呸,不理你了。"妻給自己找了個台階。此後隻要妻一提什麽小妖精,我就在她耳邊大叫"你就是那個小妖精!"反過來妻被我整得無可奈何了。有時實在迷惑妻為什麽總這樣愛吃醋,且吃這種無中生有的醋呢?和妻認真地討論過這個問題,妻老老實實地說:"沒結婚以前我們總在一起,別人想見縫插針都沒有機會,咱們又都是初戀就成功的,現在有了各自的生活圈子,有可能發現原來外麵的世界很精彩,萬一你發現比我更可你心的女孩子怎麽辦?再說,你一米八六的個子,看起來酷酷的樣子,難保情竇初開的女孩子不對你動心哦。當然我知道你眼裏一直隻有我一個人的。"妻的話讓我喜憂參半。喜的是妻對我的肯定,憂的是怎麽除去妻的心病。沒等我想好怎麽開導妻,妻又開口了"你知道三毛見她婆婆前,給自己設了個假想敵,以便自己到時候遇到問題不會束手無策。我現在呢,也給自己設了個假想敵,好讓自己時刻警惕著,不要以為嫁了人,就可以安逸到柴米油鹽中去,要時刻清醒,保持鬥誌,有挑戰才進步,對不對,老公?"聽了妻的話,我心裏對三毛那個氣呀,搞什麽假想敵嘛,老婆你什麽不學,學來個假想敵,這下好了,唉。我心裏正嘀咕著,妻又開口了"其實我知道你不會,多數時候我隻是和你鬧著好玩,要不,生活太平淡了,多沒勁,是不是?"哎喲,我的媽也,看樣子莫須有的小妖精還跟定了我,罷罷罷,就當是妻吧。"知道我多愛你嗎?"妻那雙亮晶晶的眼睛無限深情地凝視著我。

  得,我完了,又化到妻的柔情蜜意裏去了,全然忘了剛才還在心裏叫苦。唉,你這樣的女人,讓我歡喜讓我憂,讓我甘心為了你,失去我所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