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考駕照

(2003-12-16 15:45:54) 下一個
考駕照 作者: 則安 我一直認為自己做事情非常有恒心, 有運氣, 隻要是真心想做, 沒有一件做不到的。可是每當回憶起在美國考駕照這件事情,心裏頭總是象塞滿了雞毛, 堵得難受。 這次經曆留給我的不是成就感,卻是一種恥辱,也許是虛榮心在做怪, 曾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我不願 回想此事, 更不願向朋友提起。 眾所周知, 在美國沒有車或者不會開車 就等於沒有腿, 寸步難行。 正巧, 我來時先生的室友正要離開鳳凰城去加州工作, 他已和先生商量好把車賣給我們, 也省去了做廣告等諸多麻煩。 辦好了各種手續, 我們一手交錢, 一手交貨。事成之後, 心頭禁不住產生一種自豪感: 我們終於也有自己的車了! 這是一輛1987年日本產的馬自達銀灰色小型客車, 雖然已經跑了十幾萬英裏, 可外形看起來還挺新, 裏麵也寬敞。 美中不足的是這輛車是標準的手動擋, 行車變速時要隨時換擋, 這還意味著考駕照也不會像駕駛自動車那麽容易。 我和先生商量好, 他先考, 等他拿到駕照之後, 再教我練車。 在美國考駕照要分兩步: 先筆試再路試。 筆試有漢語的考卷, 過關很容易; 路試交一次錢可以有三次考試的機會。 絕大多數人在第一次, 第二次路試之後便可以拿到駕照, 由於我們的車是手動擋, 先生第三次路試才通過, 也屬正常。 所以我也做好了考三次的思想準備. 練車是一件令人焦灼卻又急不得的事情, 不但練車的人要花時間, 陪練的人更是要有極大的耐心。 而如果這個陪練的人是自己的先生或太太, 那夫妻之間肯定不會有太平日子過了。 他(她)看你開車不順眼, 你則怨他(她) 教的不得法, 鬧到最後, 幹脆花上幾十元錢請上一個教練, 考試定會通過。 我和先生自然也沒有擺脫這個俗套, 磕磕碰碰無數次, 但我終究舍不得花那幾十元錢去請一個專職教練。 拗不過我, 先生竟然請了他的一位自稱開手動擋車非常有經驗的美國 同學來陪我練,他則退居二線 坐在車後排當助手。 可他萬萬沒想到我這個人沒涵養到了極點, 當著他同學的麵也敢對他大喊大叫。 可憐 他的同學雖然聽不懂中文, 但是看著我們麵紅耳赤的樣子, 知道是大事不妙, 推說還有其他事情趕快逃脫了。 練了一段時間, 我感覺差不多了, 就決定去參加路試。 沒成想, 第一, 第二次考試均沒有出停車場就被考官判了死刑, 連上路是什麽滋味都沒有嚐到。 更窩囊的是, 在第二次路試回來的路上, 先生還因教我如何加速卻不知不覺地超了極限而吃了罰單。 事情的經過大體是這樣的: 在第二次路試回來的路上, 先生開著車耐心地分析著我的失誤, 並示範換擋加速的動作。 我明明知道他說的有道理, 但由於心裏窩著一團火, 對他說話依然沒有好氣。 我們剛剛拐上一條小路, 突然聽到警笛鳴叫, 從後視鏡看去, 發現一個騎摩托車的警察緊跟在我們後麵。 “糟糕! 肯定是超速了!” 我們頓時緊張起來, 趕快把車停在了路邊。 果然不出所料, 警 察停下車, 客氣地讓先生出示駕駛執照, 車保險等文件, 並告訴我們, 居民區小路的車速極限是二十五英裏, 先生卻開到了接近四十, 要吃罰單。 鑒於是初犯, 先生可以有兩個選擇: 一是交上罰款, 還要在駕車史上留下記錄, 後果是車保險費上升; 二是花上一百元錢上一天的駕駛學校, 這樣一來不會留下任何後遺症。 我們當然是迫不亟待地選擇了後者。 交點罰款不要緊, 誰也不想讓自己的駕車史上留下什麽不光彩的記錄。 對警察千恩萬謝之後, 我們垂頭喪氣地回到家。 此事卻作為先生的把柄讓我取笑 了好長一段時間.。 三次路試的機會已經失去了兩次, 如果最後這次再失敗的話, 我就得重新交路試費, 想想心裏禁不住發毛。 得知身邊幾位和我情況差不多的朋友都先後順利地拿到了駕照, 我越發覺得自己笨得出奇, 心裏的火直上腦門子上竄。 看見我著急, 先生又提出要替我請教練, 我還是死活不讓, 並且發誓: “最後一次我一定要考過!” 這時候, 正好聽朋友說機動車輛管理局允許考生到考試的路線去練習, 我不禁喜出望外, 反反複複練了幾次之後, 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了。 自認為有了百分之百的把握, 第三次我精神抖擻地上了考場。 我的考官是一位個子不高,白白胖胖的中年人, 樣子也還和善。 經過簡單的寒喧之後, 考官告訴我可以上路了。 按照他的指令一路上我把車開得穩穩當當, 還不時偷瞥一下身邊的考官, 隻見他不時地在本子上做著記錄。 車順利地開到目的地, 我把車停穩之後, 心想: “考官一定會向我祝賀的。” 於是就迫不急待地問了一句: “我通過了嗎?” “對不起, 不幸的是, 我無法讓你通過。 ” 考官的話平靜而和氣, 而在我聽來卻如雷貫耳, 差點兒沒背過氣去。 他見我滿臉困惑的樣子, 開始耐心地向我解釋, 他無法讓我通過的原因有二: 第一, 在出現紅燈的路口, 我沒有先停車左右觀望就往右轉; 第二, 在設有停車標誌(Stop Sign ) 的路口我沒有停車就徑直開了過去。 “天哪! 這兩點正是我平時練車時特別注意的, 為什麽到了關鍵時刻就全忘了呢?” 後悔晚 矣 ! “ 誰是你的教練?” 考官的問話把我從幻覺中驚醒, 連忙回答: “ 是我先生。” 聽了我的回答, 考官臉上堆起一種莫名其妙的微笑, “ 難怪呢! 我建議你還是找別人幫你指教一下吧, 祝你下次好運!” 考官說完就離開了, 剩下我一個人坐在車裏暗自生氣: “ 一連考了三次都沒考過, 這事若是讓別人知道了, 豈不笑掉大牙?” 但事已至此, 還是自任倒黴吧! 回到家裏, 我把考試的經過向先生描述了一番, 邊說邊埋怨考官太死板, 為什麽不靈活一點讓我過了. 先生聽後卻不以為然地說: “ 如果我是考官, 我也不會讓你過的。 你所犯的是很嚴重的錯誤, 是很危險的。 不過有這一次教訓也好, 隻要注意一下, 下次再考不會有問題。 ” 先生的一席話讓我稍稍好受一些, 可是找誰幫我練車呢? 這個人不但要有經驗, 重要的是要有耐心。 第二天去打工, 我和工友小李說起這件事。 他聽後哈哈大笑, 並嘲諷道: “ 你可真能幹, 我還沒聽說過有誰考了三次還通不過, 我來教你練車, 包你下次拿到駕照。 ” 我問他何以如此自信, 他沾沾自喜地向我吹噓道: “ 我這個人能給別人帶來好運氣, 我曾經幫過好幾個人練車, 然後再帶他們考試, 沒有一個不過的.” “ 好! 托你吉言, 我就請你當我的教練吧。 ” 我高興地嚷道。 說幹就幹, 我們約好了晚上在停車場見麵。 明月當空, 晚上十點鍾, 小李準時赴約, 並且調侃地說: “ 我今天是舍命 陪 君子。 ” 他建議我先在停車場練習啟動, 停車, 倒車, 然後再上大路。 說實話, 我覺得自己已經開得很熟練了, 隻不過上次因一時疏忽而沒有通過。 一切進行得很順利, 盡 管小李 對我百般挑剔, 我竟然能夠心悅誠服地接受。 我猛然領會到考官為什麽建議我請別人當教練而不是自己的先生。 第二天, 小李帶我去考車。 到了考場交錢的時候, 收款的官員看了我的記錄, 不無同情地說: “ 噢, 你是第四次考了, 不過不要緊張, 祝你好運!” 上考場之前, 小李又幫我把幾個要點複習了一下, 囑咐我要牢記在心裏。 這次考官是個 女士, 我主動向她問好以減緩一下緊張的心情。 上路了, 幸運的是, 這次考試的路線和第三次一模一樣, 我頓時自信心大增。 果然, 考試順利通過! 出了考場, 我將消息告訴小李, 他又誇口道: “ 沒騙你吧? 我這個人就是運氣好, 怎麽謝我?” “我請你吃飯!” 我滿身輕鬆地說。 拿到了駕照不亞於當年拿到高考錄取通知書。 興奮, 激動, 後怕, 各種感情交織在一起, 真是一言難盡!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