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伍玖、紮馬

女人動起火來,往往既蠻橫又潑辣,這一點相信走過來的哥們兒都感同身受。而男人一旦生了氣,所作所為顯示出的則是前所未有的氣概。

比方說,一個平常在老婆麵前連個響屁都不敢放的窩囊漢,有天猛地大動肝火,狠狠甩了女人幾個巴掌,叫誰都會以為他是不是抽風吃錯藥了,或者就是不知從哪裏吃了雄心豹子膽。這時的女人一定是委屈的,甚至是憤怒的,他怎麽敢打我?可是事後,女人往往認為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要說這原因倒也簡單,沒有哪一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能昂起臉做人,雖說挨了幾巴掌,但是能換來一個雄風凜凜的嶄新丈夫,相信他們的心頭是樂意的。

但是,對於龔玉蘭來說,她卻有另一種想法。其實女人吧,通常來說很容易滿足。她生氣撅嘴的時候,你隻要誠心誠意地笑臉對她,再說上幾句好聽的話,她就會破涕為笑,輕輕靠在你懷裏作小鳥依人狀。平常逢年過節啥的,再突然間送她一些小禮物,保管她激動得跟淚人似的,驚喜的同時在心裏暗暗發誓此生非這個男人不嫁。

玉蘭就屬於這種女人,對馬小山沒有多大的要求,隻希望他安安心心、平平安安地陪在自己身邊就好。自從那天聽他說了在外麵遭的罪以後,她就整天提心吊膽,害怕他腦袋瓜子一熱,糾集一些人跑去山西找那幫人尋仇去了。

她望著馬小山眼裏快要噴出的怒火,一陣揪心,當真是怕什麽來什麽,她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她很想走過去抱著他安慰一下,可看到他那血紅的眼睛,她猶豫了,她了解馬小山的性子,說不上慣愛與人爭強鬥勝,但骨子裏絕不肯服輸,別人欠了他的,他可以忍,可是遲早有一天他會要回來。

玉蘭不想成為他的負擔,相反她要去做他的賢內助,分擔他快樂的同時也替他承受相同的苦難。人的心其實是很矛盾的,就像玉蘭,一邊希望他能夠化解掉心中的仇恨,一邊聯想到他和人廝殺之時的慘狀,又感覺心痛不已。

“唉,由他去吧,不管將來是怎麽個樣子,大富大貴也好,淪落街頭任人砍殺也罷,既然嫁給了他,就得一生一世的跟著他。”玉蘭這樣想著,心裏反倒輕鬆了一些。

與此同時,高恩也正用異樣的眼光看待馬小山。這小子毛還沒長齊呢,火氣咋這麽大?發起怒來像極了街頭上身負血海深仇的亡命徒,那種恨意,沒有經曆過腥風血雨的人,任你怎麽裝也不會那麽犀利。

“小山,這就是你要拜我為師的原因吧?”

馬小山被他一問,猛然醒過神來,想到剛才的一時衝動,臉色陰晴不定。良久,說道:“師父,我實話實說了吧,徒弟兩個多月以前去山西那邊打工,結果不小心進了一個黑廠,那些人豬狗不如,一個不高興可以隨便整死人。我們這些人受不了,想逃出來,可是大多數都當場被他們射殺了,裏麵有兩個一起去的好兄弟。”說著眼睛已經濕潤了。

“師父,你說人的命真的就這麽一錢不值嗎?”馬小山定定地望著高恩的臉。

高恩隻是微笑一下,說道:“我不知道人的命到底值多少錢,我隻相信,人一定要靠自己。為師之所以收你,就是看到了你眼裏的那股子狠勁,那種到死都不願低頭的性子。我不管你將來能做什麽,是萬人敬仰也好,是十惡不赦也罷,為師看重的是,你很對我的胃口!”

馬小山感激的望著這個認識還不到兩個小時的師父,再一次用虔誠的心感謝上蒼。

當天下午,漁南村村口的一塊不大不小的空地上。

馬小山光著膀子,兩手各拎一個盛滿水的水桶,兩腳分開,正在練習紮馬步。可歎他足足練了近半個小時,頭上還頂著一個碗,汗水順著臉頰黃河決堤似的流向脖子,額頭上青筋暴露,顯然已到了崩潰的邊緣。

但自始至終,他沒有說過一句服軟的話,不知是毅力的驅使,還是和自己較勁兒。此時玉蘭擔心他餓了,於是帶著吃的喝的正走到村口,遠遠就看到他那極盡吃力的樣子,渾身都在微微打顫,心裏頭那個辛酸啊,淚珠在眼眶裏不住地打轉。

“師父,叫他歇一會兒吧。你看他——”一語未畢,眼淚嘩嘩的流了出來。

高恩也不是不近人情,他剛才曾叫馬小山休息過,可是那小子硬說能挺住,還用手拍著胸膛打包票。眼看這時他的確撐不住了,怕他勁使過了頭,一旦弄出病來,可就得不償失了,於是說道:“小山,歇會兒吧!”

馬小山一聽這句話,騰地一P股做到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一來,他真的不行了,二來也不喜歡玉蘭看見他受苦的樣子。

玉蘭慌忙跑過去,一邊替他拍拍身上的泥巴,一邊忍不住抽噎起來,嘴裏還埋怨道:“你以為你是鐵打的呀?學功夫也要慢慢來,你要是——”想到馬小山萬一累出個好歹來,心碎地再也說不下去了。

馬小山疼惜地給她擦擦淚水,努力笑道:“沒事的玉蘭,甭擔心了!師父說,這是基本功,得好好練,要不然根基不穩,招式耍的再好也隻是花拳繡腿。你也聽說過的,那花拳繡腿是女人的拿手好戲,我可不要學,弄不好人家見了,非得說咱一大老爺們沒出息不可!”

玉蘭雖明知他說得輕鬆,故意惹自己開心,還是忍不住“撲哧”笑了,一拳打在他胸口上,嗔道:“你倒是說得好聽!”突然看見他捂著胸口,咧開嘴直抽冷氣,一時慌了,急忙用手給他揉,說道:“我不是故意使勁打你的,你——”

馬小山仰麵哈哈大笑起來,指著玉蘭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玉蘭知道他又在故弄玄虛了,瞪起杏眼罵他:“你老沒個正經,都啥時候了你還尋我開心?”不過說到底,看見他安然無恙,心裏還是重重歡喜了一下。

馬小山突然正色起來,扳住她兩肩說道:“好啦玉蘭,快回去吧,我還要練功呢!”看見玉蘭用幽怨的眼神瞧著自己,又道:“你在這裏,我的注意力都全在你身上了,還怎麽練功啊?”玉蘭抿抿嘴,起身不舍地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要是累了就別硬撐,還有,我給你帶來了吃的,你餓了就吃啊!”說完才慢慢抽身走了。

馬小山走到高恩跟前,說道:“師父,咱們開始吧。”可是高恩好像並沒有聽他說話,而是近乎自言自語地說道:“我原本也有一位像玉蘭這樣體貼的妻子,可是——”

馬小山發覺他們倆的嬉笑打鬧勾引出了師父的傷心事,見他眼睛裏閃爍著一顆晶瑩的東西,暗自感歎道:“原來師父也是性情中人哪!這英雄難過美人關,古人總結的太好了。”可是一時之間,卻想不出如何來安慰師父。

可能高恩想的太投入了,過了片刻才發現馬小山正直愣愣得站在麵前,急忙用袖子遮了遮眼睛,他可不希望自己在這小子跟前表現出兒女情長的味道來。

“小山,接著練吧。啥時候你能撐一個小時,師父就叫你別的功夫。”

馬小山“嗯”了一聲,走到一邊紮馬步去了。時不時用眼睛瞟一下高恩,發現他又沉浸在了往事的回憶當中,臉色一陣高興,一陣淒苦,估計他也曾經曆過一番曲折坎坷的愛情吧。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