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伍柒、高人

打從那日劉三姐在飯桌上對玉蘭告誡房事要節製以後,她果真說一不二,至多允許隔日一次,這對以血氣方剛的馬小山來說,無異於捧著《迷亂真經》大飽眼福,可是下麵的那貨兒就遭罪了。

晚上軟玉在懷,卻不能有所行動,相信每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受不了,何況這女人不是別人,恰恰是自己新婚的媳婦。好多時候馬小山差點說出對他娘不恭的話來,可是轉過頭想想,那也是為自己好不是?

這時的馬小山就一番自怨自艾,看著玉蘭鼓囊囊的胸脯和平坦的小腹,心裏那個急啊,恨不得霸王硬上弓,但他不會那麽做,在他眼裏,玉蘭是個溫順的女人,自己不可硬來。

有時他也去猜想玉蘭的感受,從以往她床上的表現來看,她並不是一個對性冷淡的人,反而每次辦事的時候,她都熱情的像一團火。馬小山斷定了這一想法的正確性以後,嬉皮賴臉地湊過去,雖然心知碰壁的可能性極大,但還是抱著一顆僥幸的心。

玉蘭從他剛才的神色判斷,知道他要搞什麽鬼,於是笑笑,表示對他的勇氣和熱情很讚賞,但她接下來的那句話卻叫馬小山異常的泄氣,以至於那剛剛昂起的頭刷地就耷拉了下去。

“什麽?今個兒要是做了,明天的就沒有了?玉蘭,你用不著這麽公正無私吧?我可是你男人!”馬小山氣呼呼地近似發狂地吼道。

玉蘭側著身體,逗他似的抿著嘴笑道:“你自己掂量吧,要是實在忍不住,今晚上也成,可是接下來兩天你就要受苦嘍!”

馬小山皺起眉頭,還真把這當成了一回事,他眼神斜過去瞅瞅玉蘭,想弄清楚她那句話的可靠性有多大,但隨即就從她平常對劉三姐的惟命是從中得到了答案。兩隻手在頭上一番亂抓,說道:“好了好了,明天就明天吧。”說完倒頭就睡。

玉蘭看他生氣的樣子別有一種可愛,輕輕笑了笑,跟著躺在他身邊睡下了。她本來想好好安慰他,可是鑒於馬小山經常佯裝生氣來騙她上鉤,結果自己往往弄巧成拙,這一回任憑他怎麽翻過來覆過去的長籲短歎,玉蘭都隻當作不聞不視。

馬小山見她久久不上套兒,心裏好一陣落寞,沒法子啊,睡吧。此時的他隻有一個願望,就是迫切地希望這種規律能夠演變成一種習慣。人一旦對某事養成了習慣,處理事情的態度也就無所謂了,這一點,馬小山確實真正地感受到了。

有句話叫做,東方不亮西方亮,天底下的事兒,不論好壞,總不會都落在一個人頭上。老天爺是公平的,既不可能叫你成為永恒的幸運兒,也不會叫你淪落成人人同情的冤大頭。

第二天發生的事情,無疑是一記晴天霹靂,給馬小山這一段波瀾不驚的生活畫上了圓滿的句號。用他自己的話說,劈的好哇,甚至有點埋怨它劈的遲了。

這天上午大概十點多,馬小山正左手提著一桶紅漆,右手拿著把毛刷子,在村裏明眼的地方寫宣傳標語呢,老遠聽到有村民吆喝著叫大夥兒抄家夥去扁人去。他一時興起,走過去想問個究竟。

從幾個當事人的口中大致了解到了事情的原委,一聽之下,渾身打了個激靈,眼神裏透露出一股攫取的光。

原來有個外地人路過漁南村,一時口渴,向正在打水的二狗子要水喝,也合該馬小山遇到此人,那二狗子平素裏瞅誰都順眼,偏偏對那個外地人嗤之以鼻。他的理由是,那人渾身破爛不堪,乞丐不如,最叫人惡心的是散發著一股子異常的臭味,別說和他接近,哪怕瞧他一眼,二狗子都非得把早上的飯吐不出來不可。

當時二狗子理都沒理他,挑起擔子拍P股就走,這可惹火了那人,正要發作,忽然瞅見不遠處的麥場邊上放著三個大石滾,於是心生一計,對著二狗子喊道:“你會後悔的!”二狗子不是善茬兒,立馬回了一句:“你媽才後悔呢!”

等到二狗子挑完一擔子回到井邊的時候,一下就愣住了。他看到不知哪裏飛來了三個石滾,擺成了三條腿的支架狀,恰好堵住了井口,任你動哪一個,其餘兩個都會立馬掉進井裏。

二狗子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了,但他並不對自己剛才的待客之道表示後悔,而是覺得那人仗著有幾分本領故意向自己示威。“娘的,這不是找揍嗎?”他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轉身就往村裏跑,他是要召集人手去拾掇那人。

後來村裏人說起這件事,就有人笑話二狗子:“哎,我說,人家是一人,你也是一人,你當時幹嘛不直截了當就跟他幹一架,非得大老遠來村裏喊人?”

二狗子並不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羞恥,相反,他覺得自己眼光獨到,能分得清誰是真大爺,誰是裝孫子。所以當人問他這句話的時候,他居然表現出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情來,“你懂什麽?他既然手底下有活兒,那就算是武林中人。武林人士最講究的是什麽?是輩分!我不過是見他年紀比我小,若是貿然出手,傳揚出去會叫武林同道笑話咱以大欺小,嗨嗨!”

在場的一聽,用P股想都知道他又在吃牛皮了,像他這樣隔三差五的逢人就說自己以前是八卦門的弟子,曾拜在掌門人之下,練了三年功夫,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那些人也純粹是吃飽了沒事找樂子,故意不揭穿他的底細,而是假裝一臉的深信不疑,問道:“那你一開始幹嘛要得罪人家?得罪人家以後,又為啥跑村裏來叫人去群毆他?”

這一回二狗子顯然被問倒了,吧唧著嘴皮子許久愣是沒放出一個屁來,臉上一陣火熱,感覺很是掛不住,“娘的,老子圓不了口,這不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子嗎?”所有人看見他前後落差極大的表情無不捧腹大笑。從此,漁南村又多了一個茶餘飯後的談資。

言歸正傳,當馬小山聽到二狗子一共五人前去尋那人晦氣,卻連人家衣角還沒挨上就摔出去的時候,他心裏就萌生了一個苗頭。

“這是高人啊,咱們得罪不起的!”馬小山以宣傳委員的身份狠狠訓斥了二狗子一番,之後又帶人拎著茶水前去追那人。說來也怪,那人堵住了村裏賴以生存的水井,又先後打傷了五個村民,竟然還留在原處,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

當時馬小山心裏就想到了五個字,藝高人膽大!

他一臉恭敬地端著一杯茶走上前叫那人喝了,然後才痛心疾首地替二狗子他們檢討錯誤,最後說道:“大叔,你是大人不計小人過,這件事是我們不對在前,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

他借說話的空當,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人,四五十歲年紀,國字臉,線條分明,就要刀削的一樣,眉毛粗黑,屬於乍看之下就給人威猛之氣的那種,鼻梁高聳,宛若鷹喙,尤其是一雙眼睛,雖小,卻時刻透露出堅毅的目光。他衣裳稍舊,卻也不像二狗子所說的破爛不堪,頭發、身體顯然有段日子沒有洗了,可也稱不上異味熏天。他在心裏已經開始暗罵二狗子了,為了文飾過錯,竟把此人描述的那樣不堪。

那人有意無意地看了馬小山一眼,嘴角聳動,說出幾個字:“你小子,不錯。”聲音平淡無奇,波瀾不驚。但在馬小山看來,這正是高人特有的氣質,比起二狗子猥瑣的麵目,那可是懸殊極大。

馬小山笑著點點頭,非要那人留下來吃過午飯再走,心裏卻想:“你要是肯答應,那可不隻是一頓飯的工夫了,說啥我也得叫你傳我幾套拳法。”是的,雖然他此次回來已經近一個月了,但嘴上不說,心裏卻無時不刻想著回去報仇,他發過誓,自己的兄弟不能白死,受的那些罪不能白受。

那人似乎洞穿了馬小山的心思,又感覺到眼前的這個年僅二十出頭的小夥子骨子裏散發著一股子殺氣。他點點頭,起身徑直往村裏走去。馬小山見他答應了,興奮得近乎張狂,急忙緊隨其後。

來到村口的水井所在,那人走過去,兩手搭上兩個石滾,腳尖從縫隙中伸進去,一使勁,三個二百多斤重的石滾噌的一聲飛了開來,足足飛出了五六米才落地。

天哪,這是何等的神力?在場的村民,包括馬小山都看傻了,要不是親眼看到,誰肯相信?後來這一舉動被當做漁南村有史以來最有價值的事件流傳了出去,不知震撼了多少人,也算得上駭人聽聞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