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壹肆、親上加親

當他來到魚塘子的時候,馬小山驚訝的張大了嘴吧,馬王爺就是他爹馬紮根?

馬小山似乎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實,打小到大,他從來沒有聽劉三姐或是馬紮根說過這事,他隻是從村民嘴裏偶爾聽到過馬王爺的神威壯舉。

年輕的時候,馬王爺是個很衝動的人,有一回遠近臭名昭著的龔家屯三大惡霸得罪了他,掂起一把宰豬的尖刀子也是在這魚塘口和三人幹了起來,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最終把他們砍成重傷,自己也掛了彩,但他豪氣幹雲,看著三霸像狗一樣夾著尾巴逃竄了,大聲喊道:“娘的,敢欺負老子!這回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了吧!”

打那起,馬王爺的名頭就深入人心,漸漸流傳下來了。他的這一壯舉,直接被村民私下裏列入到漁南村近十年來最叫人津津樂道的閑談之一,和當時的趙寡婦一夜偷了三個漢子堪稱兩大重頭戲。

那龔家屯三霸裏就有龔如意,他是大哥,為人最狠,沒想到卻栽到了馬紮根手中,從此對他過路讓道,說話低頭,就好像自己是一個嬌怯的小女人被凶悍的馬紮根強行破了處子之身,可說是聞風喪膽,害怕到了骨子裏。

馬紮根一來,龔如意立刻判若兩人,雖說當年的舊事早就煙消雲散了,但一直感覺他的淫威猶在,多少次午夜夢回,老是夢見馬紮根掂著刀子使勁地捅他,叫他每每從夢中驚醒過來,全身直冒冷汗。

龔如意叫村裏人停了手,一臉帶笑的對馬紮根說道:“馬大哥你咋有空來這啦?”臉上有藏不住的怯意,那笑容也是生硬得很。

馬紮根看看兩個村幾百個村民都多多少少帶了傷,像一群鬥敗了的公雞亂七八糟的躺在地上,大聲歎了口氣,對龔如意說:“你這都四五十歲的人了,又是一村之長,脾氣咋還這麽烈呢?打架生事能解決問題嗎?要是鬧出人命來誰負的了責任?”

龔如意一下被問得愣住了,他原本以為馬紮根會不管三七二十一,走過來直接就甩給他兩個耳刮子,沒想到竟是一副憂國憂民的姿態,心想莫不是大戲開唱前的鑼鼓聲,等他話說完了我不就得挨揍了嗎?越想越害怕,忙道:“對對對,馬大哥教訓的好!隻不過這口魚塘子是咱倆村共有的,戚重威想獨吞,我氣不過這才動了點粗,嘿嘿,馬大哥別生氣。”說話的同時,眼睛從頭發縫裏偷偷瞄著馬紮根,像看看他有啥反應。

馬紮根剛要走過來,龔如意下意識後退了幾步,害怕他沙包大的拳頭會像雨點一樣朝自己臉上狠狠招呼。

馬紮根不由笑了一下,“你怕啥?我隻不過想和好好說幾句。”龔如意一聽終於鬆了口氣,立馬掏出煙來抽出一根遞給他,“馬大哥,你有話盡管講,我一定照辦!”

馬紮根接過煙,借龔如意劃著的火柴點了煙,吸了一口說道:“我是想咱倆村是街坊鄰居,早些年還吃一個井裏的水呢,對吧?”龔如意慌忙說“是是是!”馬紮根又說:“既然這樣,就沒啥解不開的結,有事做到坐到桌子前麵好好商量,和和氣氣,把話說開了,一切都不是問題,沒必要弄個你死我活,那樣叫上麵知道了,對誰都不好。”

他這一番話說的入情入理,在場的人聽了,包括龔如意和戚重威都深感慚愧,像雞叨米一樣不停地點頭。

馬紮根繼續說道:“今個兒我就充當一回和事佬,對倆村子沒偏沒向,一碗水端平,這口魚塘子咱們平分,叫大家一起搞水產養殖,一起有錢賺。不過,我們漁南村這兩天為這件事費了不少力氣,對你們來說也省事了,你們多多少少得給點補償,要不然也不公平。你們要是覺得能行,那事情就這麽定了,誰也不能再生事。要是不同意,願意打就接著打,鬧出人命就以命償還。咋樣?”

龔如意心想你是不是吃錯藥了,竟還有這樣的好事?急忙說:“能行,這個法子再好不過了!我們村就給你們這邊出過力氣的每人十塊錢!”先前戚重威這樣提出要求他不同意,那是他不怕戚重威,就像壓壓他的氣焰。這回不同了,馬紮根不但沒打他,還做了對自己沒壞處的事,以為自己還賺了,所以就一口答應下來了。

就這樣倆村被馬紮根三寸不爛之舌,加上對龔如意的淫威,很容易就平息了這場幹戈。後來流氓秀才王海亮還專門為這件事起了一個名頭,叫做:“一語定乾坤。”

今個兒活是幹不成了,雙方都受了傷,事情了結後各自回家休養去了。

戚重威、龔如意兩人都嚷嚷著叫馬紮根跟自己回家吃飯,說不去就是不給麵子。馬紮根沒法兩邊兼顧,隻好說道:“這樣吧,都到我家裏去,咱哥仨好好喝上他娘的三四斤。”倆人一聽都不太樂意,不願意和對頭坐一塊,但不好駁馬紮根的好意,於是就跟著去了。

經過村委會對麵的代銷點是,戚重威和龔如意過去買了煙酒,又到村裏宰豬的張屠夫家掂了幾斤豬肉,走到馬紮根家交給劉三姐整治去了。

仨人從四點多喝到了昏天地黑,酒桌上各自說了很多話,在馬紮根的說和下,戚重威和龔如意盡棄前嫌,他倆把頭藏到桌子底下搗鼓了一陣子,說要和馬紮根八拜為交。馬紮根一想自己一沒權,二沒勢,三沒錢,能有兩個當村長的拜把子兄弟也是好事一樁,自己不圖他們什麽,但馬小山還小,沒準兒哪一天就有用得著他倆的地方,於是爽爽快快就答應了。

喝完酒後,仨人一齊跪倒地上,撮黃土,燒紙錢,喝雞血,對天對地叨叨了幾句,就成了好兄弟,馬紮根為大哥,戚重威是二哥,龔如意排老三。走的時候馬紮根要去送龔如意,龔如意喝得一愣一愣的,就說好。

走在路上,龔如意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歪著脖子對馬紮根講:“大哥,小山子也有二十了吧?”馬紮根不知道他啥意思,回答說再過倆月就二十一歲整了。龔如意嘿嘿笑了幾聲,又說:“那也該說媳婦了。”

馬紮根心想他不會想為山子做媒,把龔家屯的哪家姑娘許過來吧,急忙說:“可惜外麵一直風言風語,說我們漁南村的男人都是地獄裏的魔鬼現了人形,哪有人願意把閨女嫁過來?不然我們村也不會有那麽多人打光棍。兄弟你要是肯為小山子做媒,那老哥可是感激不盡呐!”

龔如意笑著搖搖頭,說道:“大哥,媒人我是做不了的,要做你得請別人,噢,老二就行,也不用找別人了。”馬紮根被他弄得一頭霧水,搞不清咋回事,但隱約中感覺應該是件好事,就問:“三弟,有話你就直說,別拐著彎子急你大哥啦?”

龔如意嗬嗬直笑,說:“我那二閨女玉蘭有十八歲了……”馬紮根不等他說完,搶著說:“你的意思是?”“沒錯,我想把玉蘭配給山子做媳婦,咱兩家親上加親,你看咋樣?

馬紮根自然高興了,但還有一絲擔心,“三弟,你不怕……”“怕個屁,我才不信那鬼話呢!”龔如意大聲說道。馬紮根搓著手,心裏真叫爽快,“好兄弟,你叫大哥說啥好呢?我替山子謝謝你了。”龔如意連忙擺手,“大哥,你這是啥話?兄弟我看得出來,山子不是一般的人,將來一定會出人頭地,玉蘭跟著他不會受罪的。”

馬紮根真的感動了,眼淚差點就嘩嘩落下來。“我想著過年以後,等開春的時候就叫他倆把婚事辦了,大哥你看咋樣?”龔如意伸著頭問道。

“好,太好啦!”馬紮根愉快得笑著,“兄弟,你放心,俺家絕不會虧待了玉蘭!”龔如意說那是那是,咱倆還是拜把子兄弟呢。

倆人說著就到了魚塘口,龔如意不叫送了,說離家不遠了,馬紮根叫他小心點就沒強送。分手之後,馬紮根幾乎是飛跑著回到了家,把事情原原本本說給劉三姐聽了。

“真的?那可是再好不過啦!哎呀,咱倆也不用成天為山子發愁了。”劉三姐正在洗碗,激動得差點沒把手裏的碗摔到地上。

臨睡前夫妻倆合計著先把這件喜事告訴馬小山,省得他再打不起精神。說完了,劉三姐又想他今個兒下午剛受了傷,手上還綁著繃帶呢,還是過幾天再說吧。倆人性情都很高漲,一時間睡不著,於是借著勁頭痛快地辦了一回房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