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〇〇捌、抓回來了

馬小山沿著河岸拾牛糞,累了就坐在地上歇歇腳,天挨黑的時候,他看看背後的糞箕子,裏麵已經滿滿的裝滿了牛糞,雖然臭氣熏天,弄得他隻想吐,但心裏麵卻是很高興的。

“照這樣下去,今年的莊稼又能有個不錯的收成了。”馬小山自言自語著,愉快地哼著黃梅調調往家走。

路過村南口的土路時,遠遠聽到有人吵鬧:“媽的,你個騷娘們,你要再敢跑,老子逮到了,非把你的腿打折不行!”一個男人惡狠狠地罵道,跟著就是一個女人哭哭啼啼的聲音。

馬小山一驚神,這倆聲音咋有點熟悉呢?像一隻長脖子的鴨子,探著頭往南邊瞧去,隻見前麵有兩個晃晃悠悠的身影。

“你以為你跑得了嗎?老子告訴你,你就是跑到天邊,我一樣把你抓回來!騷婊子,看老子回去咋整治你!”這回倆人走近了,馬小山終於看清了他們,不是朱少波和小翠是誰?

他開始琢磨朱少波的話,“嗯,肯定是這狗雜種欺負小翠忒厲害了,她受不了,想逃走可惜又被抓了回來。”轉頭看見小翠披散著頭發,臉上淨是淚水,衣服也淩亂不堪,不由得惱怒,想跑上前狠狠揍朱少波一頓。

但是,他沒有那麽做。他害怕朱少波,那家夥以前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事跟人吵架,結果卻掂刀砍了人家。他心裏卻又不甘心,走上前去說道:“哎,朱少波,她可是你媳婦,你咋這樣對她?”

朱少波也看到了馬小山,隻是不想搭理他,沒想到他竟敢對自己吆五喝六,指指點點,這不是找抽嗎?

“操你媽的,關你屁事!老子花錢買了她,她就得好好伺候著,要跑就是欠揍!你給老子滾一邊去!”

馬小山心想:“你他娘的仗著你那狗屁爹也太霸道了吧!我就是要管一管。”放下糞箕子,一挺胸膛,大聲道:“朱少波,你給我聽好啦,你最好對小翠好一點,要不然……”說到這裏,突然卡了殼,他能把朱少波咋樣?

“嘿,老子還看走了眼,你他娘的還有點種,今個兒不揍你丫的,你都不知道馬王爺長幾隻眼!”朱少波一聽就卷起了袖子,跟著一拳打在了馬小山臉上。

馬小山“哎呦!”一聲捂著臉蹲在地上,突然感到手指間粘粘的,一看淌了血,他一下子膽子更大了,張口大罵:“朱少波,我日你娘!老子跟你拚了!”可悲的是,還沒等他站起身,朱少波抬腿又狠狠把他踹倒了。

“小雜種,毛還沒紮齊就跟我叫板,找死!”朱少波低頭往他臉上吐了一口痰,拉起小翠就進村了。小翠哭著扭頭看著馬小山,眼睛裏有一絲哀傷,還有一些感動。

馬小山嘴裏不停地罵著朱少波他娘,一邊用手捂著臉和腰,“日你娘,老子總有一天叫你跪下磕頭,喊我爺爺!”他站起來朝朱少波走的方向大嚷著。

走過去扛糞箕子,身體卻疼得像火燒一樣,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馬小山在那裏坐了一陣子,一邊罵著,一邊想著啥時候能瞅準機會狠狠捩朱少波一頓。

天已經完全黑了,隻是月亮很快爬了上來,明晃晃地照在地上,就像一麵圓圓的鏡子。歇了半晌,馬小山終於積攢了力氣,扛起糞箕子慢慢往家走。可是他一想,小翠這回偷跑被逮回來,不知道朱少波這混蛋會咋虐待她呢。“不行,我得去看看。”轉路徑朝著朱少波家裏走去。

馬下山輕手輕腳像賊一樣又來到了朱少波屋後的小路上,屋裏又傳來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他腳下踩了幾塊磚頭,仰著臉往裏麵瞧,就看見朱少波光著腚把小翠又摁在床上。

小翠哭著用手掐他,他揚手就甩了她兩個耳刮子。小翠掩著臉嗚嗚地大哭,朱少波卻是更加高興,猙獰著一張狗臉,牢牢按住她倆胳膊,半趴半坐著,弄得床吱呀吱呀地亂顫抖。

馬小山看他這樣對小翠,先是打罵,打完罵完就逼著幹那事,一點不管小翠的死活,和對待牲畜有啥區別?他越想越惱,拾起一塊半截磚頭隔著玻璃就扔了進去。

“咣當”一聲,窗玻璃碎成了一片一片的,磚頭越過窗戶,劃了一個弧線擊中了朱少波的後背。朱少波正在極樂的摩擦的快感當中,哪想到突然有人撂黑磚?“哎呦,我的乖乖!”他一下子從小翠身上直了起來,對著窗戶大罵:“是哪個狗日的?老子宰了你!”

等到他穿上衣服從家裏轉過來的時候,馬小山早就溜之大吉了。朱少波猜想回來時在村南口揍了他一頓,肯定是他來報仇了,“小雜種,明天老子就活剝了你!”一激動牽動了背上的肌肉,疼得他齜牙咧嘴。

朱少波罵咧咧剛要回去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發出了一絲聲響,急忙回頭一看,就見一個灰溜溜的人影躥向東邊去了。朱少波心想:“狗日的,這回你可跑不了啦!”拔腿就攆。

等那個人影悄悄進了院子,朱少波才知道是誰了。“原來是付德印這狗東西,操他娘,平常就看他對小翠賊眉鼠眼的,我還一直以為他光是看看,沒想他還有膽子給我扔黑磚!好,今個兒就放了你,趕明叫我爹撤了你那生產隊長的職!”一邊罵著,轉身回家了,他還想著小翠呢,她的身子真是夠味。

應該說付德印是很悲慘的。他剛才是去了戚重威家,趁他在村委會裏忙著工作,偷偷和他媳婦馬玉芬弄了一次。回來恰好經過朱少波家後頭,哪想到就被朱少波當成了陰他的人,結果沒等幾天,朱有為就借口付德印生產隊收成不好,叫戚重威勉了他的職。

其實,戚重威倒不覺得付德印有多大問題,隻是他老奸巨猾,不想得罪朱有為,畢竟人家才是真正的一把手。為此,他還專門找付德印推心置腹地談了一次,說這回免你的職,全是朱有為的意思。

付德印操了他媳婦,見了他本來就有幾分心虛,加上他對自己掏出了心窩子話,不由懷有幾絲感激和不安,覺得他對自己這麽照顧,卻背地裏操了人家媳婦,不免惱恨自己太不厚道了。

就這樣付德印又過上了平民的生活,還屢次有一茬沒一茬受到朱少波的欺負,舊愁新恨疊在一起,他心裏終於生出一股子仇恨來,後來他得勢了,反過來又把朱有為父子整治的不輕。這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且說馬小山砸了朱少波的窗戶以後,怕他追出來拾掇自己,一溜煙的工夫就竄回家去了。回到家,舀了一碗涼水就咕嘟咕嘟地一口喝幹,這才大叫:“解氣,真是解氣!”

劉三姐聽到他聲音,從屋裏出來,說道:“山子,咋這麽晚才回來?娘找了你一陣子沒有找到。”馬小山答道:“嗯……沒事,天氣熱就在河邊坐了一會兒。”劉三姐沒有多想,“鍋裏還留著飯呢,你快吃吧!”

“知道了娘,你先睡吧,我過會兒自己吃。”馬小山不敢和她多說,怕她看到自己臉上的傷,又會以為和別人打架了。劉三姐嗯了一聲回屋睡了。

馬小山忙活了一下午,肚子還真是餓了,來到廚屋就著鹹菜吃了三個饃,又喝了一碗清湯,這才洗抹洗抹躺床上呼呼睡著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