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65章 失敗的流光(上)

在外麵的世界呆得越久,約納越覺得自己所有有用的知識都來源於那本出於興趣而閱讀的《西大陸地理測算》,對一名占星術士來說,不利用有限的時光抬頭仰望星空,而是埋頭研究地麵上的東西,絕對算是不務正業。

幸好柯沙瓦老師不大關心他的學徒在完成作業之後都做些什麽,讓約納有機會偷偷看了不少專業以外的書籍,包括這本地理圖書,當然,以及大量的騎士小說。

科倫坡人。約納隱約記起《地理測算》中關於聖河北岸原住民的簡短章節:

科倫坡人是生活在聖河“彼方”北岸衝積平原的原始部族,據曆史學家J•J•托馬斯在638年(大陸統一曆2276年)出版的《西方人種的形成》考證,科倫坡人是距今2萬2千年前由北方大陸遷徙而來的古老民族,在一次大部族的分裂過程中北部科倫坡人定居在紅土平原並與當地原住民結合,血緣融合誕生了構成現今西大陸13個國家的主要民族“柯西維特人”,而南部科倫坡人南遷至聖河北岸並定居下來。

在漫長的西方大陸文明發展史中,南部科倫坡人一直延續了先祖采集、捕獵、居住岩石半球形房屋的行為特征,拒絕科技進步及文化交流,至今不使用馬車(圓型車輪)、火柴、鐵器、蠟燭等現代工業製品,保持原始的生活方式,使用原始的部落語言。

在信仰方麵,他們保持純樸的自然崇拜,將聖河“彼方”視為世上最高且唯一的神靈,反對任何凡人直接或間接接觸河水,以維護聖河的神格。

值得一提的是,科倫坡人的好戰性格和極其高超的投矛技術(即使隻是石刀簡單修整的木棍作為矛身、用尖利燧石和野獸利爪製成矛尖的原始投矛)使得西大陸南端的巴澤拉爾王國及其附屬國敬而遠之,南大陸至西大陸的航線因此受阻,直到西陸人掌握到科倫坡人一年兩次舉行狩獵節的習俗,建立港口城鎮“櫻桃渡”,一年兩班的對開客船才讓西、南大陸之間得以有限互通。

下一章節是有關聖河彼方的地理測算,捎帶提出了春、秋季渡船極其昂貴的船票和附帶而來的走私問題。

因為西大陸銷售的南大陸商品是經過東、北大陸輾轉整個世界而來,售價往往是其成本價的上百倍,在一年兩班的客船上就出現了鋌而走險的走私者,他們花費大筆金錢購買一張船票,在登船時想盡一切辦法把南大陸特產的麝香、龍角草、翡翠與王冠紫金塞滿大衣內袋和靴筒,躲避衛兵的檢查,隻要平安抵達西大陸,唾手可得的暴利就在不遠處等待。

約納搖搖頭。接下來《西大陸地理測算》嚴重走題地講到三十五年前發生的一場衝突,走私販子與商會雇傭兵在櫻桃渡展開五百人規模的流血械鬥,巴澤拉爾王國名義上對櫻桃渡擁有管轄權,但因對科倫坡人的忌諱,櫻桃渡並沒有駐軍,而穿過蘇卡薩峽穀崎嶇而來的漫長道路使王國使者無法及時趕到。

戰鬥中,一場意外的大火將木造建築組成的櫻桃渡整個夷為平地,據幸存者講述,因煙塵飄到聖河彼方上空,科倫坡人的投矛隊毫不留情地對雙方進行懲罰性攻擊,鋪天蓋地的飛矛輕輕鬆鬆將幾百人從世界上抹殺。

此後巴澤拉爾與西陸商會出於政治和利益考量,都沒有重建櫻桃渡的計劃,直到紮維帝國年輕的耶利紮威坦大帝登基,對附屬公國發動閃電突擊,把整個西大陸卷入戰火,一位具有強悍實力的保護者收留了大量外逃的貴族、殺手、軍官和逃犯,在櫻桃渡遺址上原地重建了港口城鎮,並很快重新開放一年兩班的渡船。

這位保護者,當然就是瞎眼的、矮小的、有點嘮叨的小木屋所有者老爹。

這一章節在約納的記憶裏本來已經模糊了,有一天夜間獨自練習星陣法術的時候,忽然就在眼前蹦了出來。

原來老爹已經統治櫻桃渡三十年了。獨自一個人,守護著偌大的一個鎮子,麵對敗軍、魔獸和科倫坡人,三十年不敗,同樣,三十年沒有離開櫻桃渡一步。

約納不由得心生崇敬,也替老爹感到悲哀。

“喂喂,老哥,想什麽呢。”錫比問。

“沒什麽,別打擾我練習。”約納回答。

他們坐在A51房間的屋頂上守夜。鮮紅的太陽伊厄科特爾當值期間,月亮也變成血紅的顏色,但月光依然是永恒的銀白。

兩個人坐在房簷,腿在空中晃晃悠悠,櫻桃渡低矮的石頭房子綿綿延延,夜色裏看不清遠方的景色。

“老哥,你去河邊看過沒?”錫比問。

“沒有。”約納回答。

他手中握著一塊拳頭大小的雲紋石英石,石頭上用刀尖刻出深深的複雜線條,此刻有一線細微的瑩紅光芒在線條中緩慢流淌,像紅色的水銀。

在蘇卡薩峽穀那場不知道究竟發生過沒有的遭遇戰之後,約納一直在檢討自己在戰鬥中應該扮演的角色,一個法師應當是合格的攻擊輸出者,決定戰局的中堅力量,團隊最軟弱又最剛強的攻擊核心,——這是埃利奧特教給他的。

而他,目前隻是個時時刻刻需要別人保護的差勁家夥,會用一兩個孱弱的攻擊法術,而且打不中目標。痛定思痛,約納發覺最重要的是提高自己攻擊的速度,拿一根別人的手指在地板上畫星陣圖案蠢得不能再蠢了,他需要一件快速而精準的施法裝備。就從這塊雲紋石英石開始。

約納盯著石頭,腦中第一宮三十號星“熊”與第七宮七號星“小船”那條能量磅礴的星際線清晰地劃過夜空,從他身體正中穿過,點點遊離的星光沿著玄妙的軌跡被石頭中的星陣吸收,旋轉聚合成一個白熱的能量之核。

這個星陣來自於《五級占星術士學徒習題薄(665年版)》中的一道練習題,名為“失敗的流光”,題目旨在講解如何用簡單的方法實現一個高級的、複雜的、威力巨大的攻擊星陣“流光”的部分功能,因為二者的能量流動路徑是互通的。

幾個月前柯沙瓦老師曾經給約納布置過這道題,但占星術士學徒不幸被題目擊敗了,畫出了一個“失敗的失敗的流光”,輸入能量後,作為載體的紅水晶冒出一陣青煙後“乒”地裂成兩半,害得柯沙瓦老師將他一陣狠批。

如今,離開占星術塔短短十幾個日夜,約納覺得自己無論心境還是精神都大大成長了,他嚐試再次刻畫星陣,果然,他成功了,盡管手中的石頭是最普通的載體材料。——他在櫻桃渡能找到的最好的材料。

“想不想看煙火?”約納扭頭問錫比。

“當然想看啊!”錫比的綠眼睛在夜色裏閃閃發亮,像興奮的貓。

約納點點頭,握緊拳頭,用盡全身力氣把那塊雲紋石英石向遠處丟出去。乳白色的石頭翻滾著飛向夜空,接著脫離控製者的星陣紊亂起來,高度壓縮的能量核擠破星陣的屏障,形成一次絢麗的能量爆炸。

“嘭!”星光裏爆開一團翻滾的橘紅色烈焰,帶著兩道破碎星陣產生的粉紅色光環,光焰迅速擴大,照亮兩個人的臉孔。

“哇!”錫比睜大眼睛,一眨不眨。

一圈圈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空氣波紋散去,火焰黯淡下去,化為亮晶晶的石英石粉末灑了下來,夜晚恢複平靜。

“搞他媽什麽呢?”不知哪間客房的房客吼道。

“A42房間的小約瑟夫,不想丟掉蛋蛋的話就立刻閉嘴!”錫比蹦起來雙手捂嘴以巨大的音量回吼道。

A42房間馬上安靜得像個墳墓。

“老哥,真好看,再來一個再來一個!”錫比轉過來蹲下身,以無比企盼的眼神盯著約納。

約納擦掉一滴額頭冷汗,回答:“當、當然……”他感覺一下,以精神疲憊程度來說,他大約可以製作十枚這種“失敗的流光”,在戰鬥時能夠起到一定作用了。當然,如果能夠解決穩定存放的問題,他大可以向更多石頭裏麵灌注能量,發給大家當做投擲武器使用,——隻是想想而已。約納自己也知道,不需要操縱者的星陣是高端研究內容,連他的導師也隻是初窺門徑呢。

“啪!”第二個焰火在天空綻放。這次星陣的載體是黑色的黑曜石,導致火焰的顏色變成暗紅。

“哇!”錫比臉色紅撲撲的。

“咚!”第三個焰火開放。這是一枚黃色的玄武岩,爆炎的色澤是明亮的檸檬黃。

“哇!”錫比雙手捧心。

“哐啷!”第四塊石頭是質地疏鬆的石灰石,因為材質的原因,剛離開約納的手就開始泄漏星光能量,直到露出原形,帶著悠長的尾焰砸在對麵石屋的屋頂上。

“切。”錫比不屑道。

“月亮真圓。”約納抬起頭轉移話題,同時,費力地搬出取出最近收集的最大一塊石材,已經刻畫有大型“失敗的流光”星陣、重達25磅的紅色花崗岩。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