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64章 流血的明日(下)

約納搖搖頭,輕柔地推開龍姬的手,低聲說:“謝謝……不過你是怎麽做到的?”

“不值一提的小把戲。”龍姬微微一笑,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幹草叉小隊的每個人都盯著自己,但約納已經下定決心將靈魂深處的惡魔埋藏在自己的記憶裏。

“呃……夥伴們,因為一些原因,這條預言我無法解釋給大家,但它也確實發生了,就在第二天,4月3日,它是如此的真實,比盤子裏的地鼠肉真實,比窗外的藍天真實,比晚上托巴的呼嚕聲真實,比你們能想到最真實的事情還要真實。所以,還是,請一定要相信我,這很重要。下一條,就是櫻桃渡的未來。那個……埃利,麻煩你?”

“10月29日,火焰降落,河水遭到玷汙,阿亞拉對夥伴說:‘吾將在別處等候’。”玫瑰騎士宣讀。

“這就是第三條預言,櫻桃渡的預言。櫻桃渡的未來。可能‘遭到玷汙’的河水,一定是被北岸科倫坡人長久守護的聖河‘彼方’,而預言中的10月29日,發生在第二條預言23天後,也就是大陸曆4月3日的23天後,奎雅維洛的深藍之月,本月的26日。如果沒記錯的話,科倫坡人的春季捕獵節通常在4月底舉行……”約納求助地望向埃利奧特。

“是的,通常是4月25日至5月3日之間,依照科倫坡人的曆法而定。”埃利奧特肯定道。

“看到了嗎?就是這樣,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處!我幾乎可以肯定,今年的科倫坡春季狩獵節舉行的日子,即櫻桃渡春季渡船起航的日子,有一場巨大的災難將要降臨在這個地方,而我,將被迫離開你們,去追尋下一條無名書的預言。

夥伴們,請相信我,這一切將會發生。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改變預言,也不知道‘降臨的火焰’將是怎樣的災難,但我希望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們能夠有所準備,無畏地、努力地、無悔地反抗命運,別讓一場又一場劫難按照賽格萊斯的安排降臨世界……這些,就是我想說的……謝謝你們……”約納說出了這些話,感覺終於用盡了身體裏的所有力氣,一P股坐倒在鋪有稻草的石板地麵上,疲憊地喘息著。

屋裏安靜了好幾分鍾。人們對視著、然後逡巡著目光,無意識地撥弄盤中食物,耶空的眼神仍然凝固在空氣裏,可彷佛也感受到詭異的氣氛,蒼白的臉上多了一種詢問的神情。

當埃利奧特終於開口時,約納如釋重負地長出一口氣。

“今天是4月16日,不是嗎?”玫瑰騎士望著托巴,得到肯定答複後,說道:“那麽9天以後,就是第三條預言發生的日子,這讓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去準備。——也不知道該準備些什麽,為什麽而準備。”

“埃利,你相信我?”約納驚喜地仰望埃利奧特。

“在生命的這個階段裏,我們的全部精神與肉體歸屬於龍姬小姐,守護她的意誌是我們存在於世上的唯一職責,直到送出那朵銀玫瑰為止。

我們相信你,不僅僅因為你是我們的夥伴,更因為龍姬小姐相信你,——無條件地相信你,不知為什麽。我們中的精靈通過情緒的波動,看到了這種信賴。”玫瑰騎士彬彬有禮地回答。

“……你?”約納又去看龍姬。東方女人抱膝坐在那兒,不置可否地帶笑看他,幾縷黑發遮住眼睛。

“俺當然相信您。”托巴仍然一臉崇敬地說。“雖然沒搞明白啥意思。”

“我明白!笨蛋大叔,老哥是說,到4月26號的時候就有很多的架可以打了!跟很強的敵人打架!”錫比一臉不屑地教訓道,跳起來用小手指頭戳坐在那兒的室長大人的額頭。

“那更好了!俺無比相信您!”托巴樂道。

約納帶著興奮夾雜感動的心情,望向A51房間沉默的第六人,永遠像個影子一樣靜靜站在角落裏不引人注意、但在戰場上永遠可靠的夥伴,來自遙遠南方已覆滅的古老佛國的伽藍戰士。

耶空火焰般的紅發、鐵鏽色的外套和背上的名刀“佛牙”處處暗示著危險,但與剛來時不同,約納覺得自己與腦病不定時發作的危險人物擁有了一種特別的紐帶,也許是錫比講的故事讓他感同身受,從那夜以後,他再沒感覺耶空帶來的壓迫感,甚至覺得有一份惺惺相惜的親密。

耶空沒有看他。“佛牙”在刀鞘裏輕輕躍動,發出“鏘鏘”的金鐵交鳴聲。一個肯定的回答。一定是一個肯定的回答。

約納不知該怎麽表達此刻的感受。算起來,他來到櫻桃渡不過短短十天,但A51房間已經完全接納了他,他也完全接納了五個曾經陌生的親密夥伴。

當一個秘密終於可以對比別人訴說、成為不是秘密的秘密之時,這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幾乎讓約納的身體輕得能夠飛起來。他眼角噙著淚(努力不讓別人發現),慢慢地、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一躬。

“謝謝你們。你們是我這輩子最初的朋友、唯一的朋友和永遠的朋友。”他完全發自內心地說。

埃利奧特手撫左胸彎腰回禮,獨角獸屈膝做出優雅的盛裝舞步。龍姬輕輕點頭。錫比有些不好意思地躲在托巴後麵,室長大人手足無措地想趴下磕頭。耶空依然沉默著。

“好了,約納閣下。現在我們談談細節好嗎,或許能夠發現預言中更多的線索。”玫瑰騎士朗聲道。夥伴們圍攏過來,在房間中央形成一個小小的圈子。

“當然,當然,埃利。”約納偷偷抹一下眼角,“從哪裏開始呢?”

“就從代稱開始。我們相信‘阿亞拉’是對預言持有者,也就是閣下你的代稱。那麽‘阿亞拉對夥伴說:吾將在別處等候’,這裏的夥伴,指的是我們,幹草叉的成員?還是另有所指呢,比如,你的身體(是靈魂的夥伴),你的父母(是倫理的夥伴),你的導師(是職業的夥伴),或者你的魔法力量(是生存的夥伴)?”埃利奧特的手指從潦草的手寫體字跡上劃過。

“顯然不是最後一條,我沒什麽魔法力量可言。”約納自嘲地笑了一下。

“沒準是說老哥你要斷手斷腳什麽的。你對你的左腳說‘吾將在別處等候’。然後到了某一個時候,有人能用魔法把你失蹤的左腳給接上,嘿嘿。”錫比笑嘻嘻地舉起食指猜測道,被龍姬在後腦勺敲了一個暴栗,委屈地縮起脖子。

“俺覺得說的就是俺們。難道俺們要死掉?希望死得轟轟烈烈。”托巴若有所思地說。

眾人正準備聲討他的時候,屋門忽然被推開了,陽光將一個人的身影投進A51房間。

六個人一齊回頭望向不速之客,來客是一個黑色皮膚、長著一蓬大胡子、背著一對鋼鐵權杖的強壯男子,男人咧嘴一笑,露出閃亮的牙齒:“唷,托巴老兄,忙呢?”

“不忙不忙。呃不……那啥,有點忙。”室長大人摘下小八角帽向來客打招呼。

“新鮮燙手的消息:老爹宣布明天上午十點發布船票信息。狩獵節的日期確定了,老兄,準備好大幹一場了嗎?”這個約納曾經見過的家夥、V2房間最強小隊“碎屑”的主將,雇傭兵瓜達爾笑嗬嗬拋出炸彈一樣的消息。

“哦嘎!”托巴猛地站起來,腦袋碰的一聲撞在石屋天花板上,整棟屋子都在顫動,瑟瑟落下石屑來,室長大人彎腰拍拍光頭上的土,不好意思地向眾人鞠躬。

“唷!那不打擾了!明天見!”雇傭兵揮揮手,反手帶上房門,離開了。

人們麵麵相覷。“真的要來了。”龍姬總結道。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