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61章 淨土的訪客(上)

顧鐵覺得自己僅僅小睡了一會兒,但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第二天上午的日光。陽光透過紗簾柔柔地灑在臉上,透過皮膚,把疲憊一點一點蒸了出來。

顧鐵舒適地伸直脊梁,伸個懶腰,於是一腳踢在巴爾臉上。擠在一張床上的印度人居然沒醒,吧唧著嘴把臭腳撥開,翻身把臉埋在枕頭裏。

顧鐵翻身起床。四肢酸痛是免不了的,渾身淤青也在預料之中,他甚至還在去洗手間的路上找到靴子上的一個彈洞,但無論如何,比起臥床不起開始發燒的狙擊手他還是幸運得多。

娜塔莉亞早已燒好洗澡水,解決生理問題之後,顧鐵在木頭澡盆裏舒舒服服泡了個熱水澡,穿起早預備好的襯衣和背帶褲,一邊擦著頭發,一邊滿足地哼著小曲來到起居室。除了女主人以外,起居室裏沒有別人。

“早上好,鐵先生。”娜塔莉亞正在擺放餐具,點頭致意。

“早,娜塔。”顧鐵自來熟地揮揮手,像小狗一樣甩著濕漉漉的頭發。

“關於昨天你說的事……比什諾伊和安珀的事……”女主人細心地把刀與叉垂直於桌沿擺好,輕輕調整,保證彼此平行。同時,她吞吞吐吐地問,白俄口音的俄語聽起來纖細又富有音樂感。

“我的俄語不太好,你能聽懂英語麽?”顧鐵坐在一張餐椅上,抱著椅背,觀察女主人的行動。

“能,但是說不好。”娜塔莉亞回答。

“我發不好卷舌音,沒轍。”顧鐵攤開手。“老巴是個好人。他可能是見一個愛一個,但不能否認他愛每個女人都是真心實意去愛的,不是那種——你知道,騙你上床——的愛。”

女主人低著頭,幾縷金發遮住眼睛。她不厭其煩擺弄著那幾幅刀叉、盤子和鹽罐,做微小的角度調整。

顧鐵忽有所感,環視四周。

方方正正的起居室,西側擺著鋪有方格桌布的原木餐桌、八張帶靠背的餐椅,東側是一張格子床單的單人床,壁爐前擱著兩張紅色植絨的單人沙發,一張茶幾。

無論餐桌椅還是床與沙發,都端端正正擺放著,每一條直角邊都與牆壁垂直,每樣家具的長方形輪廓都彼此平行,甚至壁爐裏的木料也整齊排列著,彷佛等待檢閱的士兵。這是不符合燃燒效率原則的,顧鐵心想。

“停,剛剛好。”他忽然開口指揮道。

娜塔莉亞停下手,歪著腦袋端詳那副刀叉,抿抿嘴,終於點點頭。

“親愛的,你是個很有原則的人。”顧鐵笑道。

“強迫症,我知道。”女主人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歎了口氣,雙手支頤。“直線偏執症。”她不放心地擺弄著一把銀質餐刀。

“可愛的小毛病。”顧鐵評論道。

“我之前在明斯克一家幼兒園當教師。當那些小朋友一而再再而三打亂秩序,把午休的小床搞得亂糟糟的時候,我用掃帚狠狠打了他們。

我被送進格羅德諾州的科茲洛維奇精神病院,距離明斯克250公裏,我的父母一次都沒來看望我,因為我是他們該死的恥辱。醫院給我大量的氯米帕明和卡馬西平,藥物讓我整天昏昏欲睡、精神恍惚,體重增加到140磅,時不時嘔吐。所以……我不太認為這是可愛的小毛病。”娜塔莉亞平靜地回憶。

顧鐵咳嗽兩聲,偷眼打量麵容與身材都無可挑剔的白俄美女。

“那個,是老巴把你從精神病院救出來的?”他帶著窺探隱私的罪惡快感追問。

“關你屁事。”巴爾出現在起居室門口,臉色冷冰冰的。

“比什諾伊,我們談談。”女主人站起來,迎上前去。

“那個,我出去走走。”顧鐵吐吐舌頭,忙不迭地逃離戰場。

推開屋門,清新空氣讓人精神一振。山坡上長滿草稍泛黃的茂密牧草,一群白山羊聚集在柵欄另一端,舔著草葉上的露水。平緩丘陵一望無際,高遠的秋日天空藍得讓人心醉。山坡下Tariq教授的新墳旁邊,站著蘇拉嬸嬸與安珀,兩個女人正聊著什麽,兩人臉上都有淚痕。

“我的黑兄弟呢?”顧鐵沒瞧見定音鼓,問。

“慢跑。加警戒。”安珀抹抹眼角,裝作若無其事地回答。

女戰士穿著娜塔莉亞提供的淡藍色棉布長裙,用碎花頭巾包著頭發,鼻子哭得紅紅的,像做農活兒做到委屈的淳樸農婦。對麵山坡上有個小小的黑影在移動,顧鐵勉強能認出定音鼓的體態。三個人不約而同做了一個深呼吸,望著遠處的青山。

早餐在十五分鍾後開始,顧鐵不住打量巴爾與娜塔莉亞,但當事人臉上相當平靜,包括安珀。

“鐵,儲藏室裏有一台TC-II型衛星接收器,早餐後麻煩去搜集相關情報,其他人整理行裝,我們十點三十分準時出發,離此三十公裏有一處聯邦儲備倉庫,我們在那裏取得車輛和證件向東北方向進發,從切布斯克過關進入俄羅斯境內。為避免衛星偵察,我們分三批出發,在儲備倉庫匯合。”巴爾一邊切割臘肉,一邊布置道。

“從戰爭年代到現在,GTC的衛星偵察手段依然沒什麽進步呢。”顧鐵評論道。

“感謝空天偵察框架公約(2035),衛星照片分辨率被限製在米級。”安珀笑道,用拇指、食指和中指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蘇拉嬸嬸皺皺眉頭。天主教與東正教畫十字的方向相反,複雜宗教背景的團隊中總會有點這種小別扭。

娜塔莉亞的眼神不與別人接觸,吃完了盤中的食物,低頭擺弄著刀叉。

“喬怎麽樣?”顧鐵衝病床上的意大利人努努嘴。

“在發燒,已經服藥了,沒什麽危險,但很虛弱。”蘇拉嬸嬸回答,“喂他喝了一些蜂蜜紅菜湯,這孩子太逞強了,早應該讓我來背的。”

人們扭頭看看狙擊手,又低頭吃東西。

巴爾坐在安珀對麵,兩人眼神一接觸,又挪了開去。餐桌上的氣氛非常微妙,一時間沒有人想首先開口,隻有咀嚼食物和刀叉相撞的聲音傳來。顧鐵往煎蛋裏加了些鹽,把四角形鹽瓶丟回桌上,娜塔莉亞有些不滿地旋轉鹽罐,直到四條邊與餐桌邊沿對齊。

“我去上網,確認你們勝利的消息。”顧鐵幹脆丟下叉子,逃離這頓別扭的早餐。

他溜溜達達出了木屋,找到屋後的小儲藏室,小屋塞滿農具、幹酪和獸皮,散發令人不快的腥臊味道。

顧鐵捂著鼻子,在一大摞破油氈下麵發現兩口密封的大板條箱。找根撬棒把第一個箱子撬開,顧鐵找到足夠武裝一個班的北約製式裝備,突擊步槍、班用衝鋒槍、手槍、便攜火箭發射器、槍榴彈、進攻手榴彈,還有一枝保養良好、覆蓋著薄薄淡黃色槍油的AS-50狙擊步槍。他取出一柄9mm手槍掂了掂,又扔了回去,依原樣蓋好箱蓋,把木釘一個一個敲回去,粘好密封條。

另一口箱子裏是防彈衣、平板電腦、衛星電話、對講機、一大堆叫不出名字的古怪機械小玩意兒和兩台衛星接收器。顧鐵端起一台看看,笨重的不鏽鋼外殼讓底座沉得綴手,各種接口閃著黃金的獨特光澤,底座上立著40*40厘米的正方形天線,底部綴著不起眼的黃銅銘牌,上麵用俄語刻著:TC-II相控陣衛星天線/NAVIS導航係統設計局。

太好了!顧鐵樂得蹦了三蹦。

這個型號的俄國玩意兒是黑市上的搶手貨,他曾經在朋友那兒見過俄羅斯軍方流出的報廢品,經維修後被用作小規模DOS攻擊的專用接口,穩定工作了三年都不帶重啟的,加上自動跳頻和規避尋址的反偵察功能,實屬民間可望不可得的神物。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