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33章 古國的餘燼(上)

前一天晚上,附身的惡魔離去之後,眾人入睡之前,約納因再次因短暫失去記憶而懊惱到無法入睡,他開口問A51房間的房客們一個憋了許久的問題:為什麽要住在櫻桃渡?在這裏住了多久了?

等待渡河。等了六個月了。龍姬說。

追隨她的腳步,同上。埃利奧特說。

不知道該去哪裏。三年零兩個月。托巴說。

覺得充滿戰鬥的生活很有趣。十四個月。錫比說。

希望能從形形色色的人身上找到關於某件事的線索。十四個月。……大家替在外麵守夜的耶空回答,——要問沉默的南方人自己,沒可能得到這麽清晰的答案。

你呢。龍姬問約納。

宿命。約納想了想,說。這個答案被錫比嚴重鄙視。

“知道其他房間對你這種又弱小又雞毛又窮到隻住得起A級客房的家夥通常怎麽辦嗎?他們會把你綁在床上,搶走你所有的財物,每天隻給你清水,等你慢慢餓死,——渴死的話,就在72小時之內了。”錫比惡狠狠地說,“你很幸運分到了老農民笨蛋好人先生管理的房間,如果不是幹草叉小隊接納你,你根本活不過頭三天。還‘宿命’,你騎士小說看多了吧老哥?”

“喂喂,要和諧,要和諧……”室長大人無力地幹涉,朦朧夜色中看到他臥在嚴重顯小的床上,頭、臂、腿都垂在床下,像條趴在鵝卵石上的巨大章魚。

約納倒是對這個快嘴的小姑娘沒什麽惡感,知道她說的一點沒錯,歎了口氣。

愛說話的錫比見沒人頂嘴,嘟囔了幾句,開口:“想不想聽死南方佬的故事?”

“耶空的故事?我很想聽。”約納答道,“不過讓本人聽見不好吧。”他瞅瞅窗外,狹窄的窗子外麵一片漆黑,什麽也看不到。

“沒事沒事,他腦子秀逗了,聽不懂的。”錫比興奮地蹦起來,坐在床沿,擺開說書的架勢。

“夜了,睡吧,有空的時候再講。”龍姬忽然開口道,被迎麵潑一盆冷水的錫比連頭發稍都萎靡下來,沒有頂嘴,嘟嘟囔囔地躺回去,拉上被子,從腳跟蓋到頭頂。

約納咂咂嘴,思考了一會兒A51房間複雜的人際關係,又在預言與腦中惡魔的鬥爭中糾結了一會兒,終於睡著了。奇怪的是,睡眠質量還不錯。



“……簡而言之,這就是任務的概況,我們和約納閣下已經簽名,時間比較緊迫,今天午飯後就要出發。”約納收回遐思,埃利奧特的簡報剛剛結束,幹草叉小隊的成員們在石板地上圍坐,四周屋子的間隙中依舊有若隱若現窺探的身影,約納對被偷窺的感覺已經基本習慣了。

任務本身很簡單:三天內,從蘇卡薩峽穀帶回巴澤拉爾王國戰事的最新戰報,包括“黃金鐵錘”的詳細動向。這種任務是櫻桃渡例行官方任務中較常見的,由老爹雇傭小隊進行偵查情報工作,有一定危險,難度是中等偏低的M級。但今天有那半具沉甸甸的黃金地行龍殘屍在先,這個平常的任務忽然變得不那麽尋常了。眾人臉上神色嚴正。

“俺從剛才一直在想,‘鐵錘’怎麽可能是黃金的?用黃金打一把‘鐵’錘?蘑菇農莊最好的鐵匠也辦不到喂。”室長大人皺著眉頭說。錫比跳起來給了他後腦勺一巴掌。

石板地麵上淺淺刻著埃利奧特用長劍畫出的地圖,一根直線代表聖河彼方,一個圓圈代表櫻桃渡,一條彎彎曲曲的線代表通往巴澤拉爾的驛道,曲線上眾多橫斷短線代表途徑的綿延群山,蘇卡薩峽穀是一個無主的城鎮,一個信息集中點,巴澤拉爾王國沿河岸向東北方向前進的必經之路。老爹猜測在那裏能打探到兩名黃金地行龍騎兵不告而至的原因。

“對了,老爹暫免三天的照明工作,占星術士閣下。”玫瑰騎士衝約納說,“我們邀請您共乘,不然您的腿沒辦法應付七十裏的山路。”

約納試著動動傷腿。愈合不錯,現在走路僅隱隱作痛而已,但長途奔襲可不是十七歲占星術士學徒的長項。他感激地點點頭。

“那麽,午飯後出發的說。”托巴不知從哪裏取出巨大的食物袋,依次掏出六隻盤子、六副刀叉、六小塊暗紅色肉幹、六隻水袋、一瓶鹽、一瓶胡椒、一大塊硬麵包、一把麵包刀、一把不知名的野果、一瓶黃油。擺了一地。

約納接過餐盤,心有餘悸地望著裏麵的黑金地鼠肉。

“吃吧,這是一天的量,放心。”龍姬輕聲說,彷佛忍著笑。

約納紅著臉用叉狠戳盤裏的食物。

午飯後幹草叉小隊打點行囊,啟程出發。

天色晴朗,坐在獨角獸背上的約納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景色,這是來到櫻桃渡以後第一次走出老爹的勢力範圍。

小隊走過深不見底的巨坑(六號坑,A51房間及周邊客房的公共排泄地,和平區域),穿過一大片破爛的窩棚(這些無權者的居所呈環形沿櫻桃渡無形的邊界包圍著鎮子),可以明顯看到黃金地行龍騎兵的破壞力:窩棚區中央出現了一條暴力貫穿通道,棚屋殘骸混雜血泥鋪成箭簇形的軌跡。

許多無權者聚集於此,在廢墟中刨找值錢的物事,幹草叉小隊經過時,他們像遇熱的露水珠一樣四散消失,又在埃利奧特的馬蹄後麵聚集起來。

約納回頭看著,這群器官缺損的、奇形怪狀的人類讓他嚇了一跳,幾隻人麵獸身的以茲人混雜其中,有一位人麵長在巨大水牛的胯下,看起來異常詭異。

“沒有人雇傭的話他們很少襲擊有實力的房客隊伍。不用擔心。”玫瑰騎士回頭對約納說,“回程時我們可以去拜見一下W先生,他就住在附近。”

“櫻桃渡的夜晚之王?他是個無權者?”約納想起昨天龍姬的介紹,驚奇地問。

“他不需要老爹保護。”埃利奧特簡短地說。

“應該說,他是個喜歡肮髒角落的變態,血管裏流著蛆蟲,活在死人堆裏,他樂在其中。”走在前麵的錫比沒有回頭,評論了一句。

“他們挺熟。”埃利更簡短地說。

“閉嘴!”錫比說。

玫瑰騎士沉默了。

陽光明媚,有點微風。隊伍加快行進速度,約納坐在獨角獸背上有點昏昏欲睡。隨著進入山區,道旁茂盛的植被迅速減少,光禿禿的黑灰色岩石聳立兩旁,——可以看到櫻桃渡的石屋取材自哪裏——驛道上沒有行人,三個小時的行程,約納沒有見到任何行路者。

“不是個好兆頭。”埃利奧特說。

約納點點頭,眼睛沒有焦點地看托巴門板一樣寬厚的背隨腳步左右晃著。

錫比顯然也無聊了,她放慢腳步與玫瑰騎士並行,抹一把頭上的汗,小麥色的短發淩亂地灑在銀項圈外,綠色獵裝沒遮住的肌膚汗津津的,小臉因運動而散發健康的紅光。約納看著她,不禁心中一動,感覺有種甜滋滋的東西在骨髓裏頭生長。

他一驚,有點慚愧地捏一把自己的大腿肉,沒話找話:“錫比,說個故事吧。”

“靠。老兄,叫妹妹,又忘了?”錫比用小鼻孔吹出一股熱氣騰騰的殺氣。

“……妹妹。”

“好的老哥~”錫比甜甜一笑,“我答應你要講耶空的故事來著,龍姬姐姐,你也沒聽過吧,要不要聽?”

“好啊。”龍姬也放慢腳步,與他們並排。

“咳咳。”錫比清清嗓子,調勻呼吸:“耶空是個死南方佬。龍姬姐姐和埃利去過南方,我沒去過,聽到沒說對的,不許更正。我會拿說書先生的強調來說,聽不慣的話,不許出聲。那麽我開始咯。

據說南大陸有兩個大國:信奉神佑主祭聖公會七大主神之一生育之神“盧塔”的由以撒基歐斯王統治的“吐火羅”與信奉古老宗教佛教的“韋達”王國。沙漠將兩個國家遙遙阻隔,兩國之間少有戰事。

我從這麽一天開始說,因為從這一天以後耶空的記憶都是模糊的。

這是春季的下午,太陽已經西斜,耶空躲藏在水底,透過搖曳的水麵看金紅色的西天,水有十尺深,帶著淡淡的綠色,水底生長著茂密的水草,淤泥中半陷一尊巨大的佛像,佛赤身戴冠,背有光焰,眼帶慈悲。

在韋達古國,佛像自塑成之日起就有真佛借宿,帶有絕大的法力,刀兵不壞、經世不滅,凡人若直視即會流淚,伸手觸碰,一觸即死。

每年十二月三日“禮佛日”,各寺院都會將佛像寶座挪至街道中央,佛民湧上街頭,右肩向佛繞行三匝,經典說當日繞八十佛,有大功德。有虔誠者視佛流淚直至失明,有篤信者觸佛而死,是為解脫。韋達國信佛如此。

耶空藏在水底,鐵色長衣隨水流鼓蕩,他右手持劍,左手揪著水草穩住身體,斂著氣息。每當需要呼吸,就湊近那尊巨大的傾側的佛像,念聲告罪,在佛肚腹的部位吸一口氣。

——這是個絕大的秘密。

佛像不可觸碰,但佛像的肚臍卻是生命之源,時刻散發雄渾生息供人呼吸。

諷刺的是,這個秘密是異教徒傳來的,異教徒從佛國東部起事,將戰火一直燒到韋達首都摩睺羅伽左近,他們宣稱自己的宗教才是諸宗教之源,“韋達”之名都來自他們的典籍“吠陀”,諸佛是他們供奉真神的後代子孫,許多個世紀以前,僧眾在國王的支持下將他們的教義曲解抽離創立佛教,將他們驅逐到極東聖河沿岸。

多年來,他們默默在民間傳播教義,得到了東部幾個藩王的支持,終於豎起梵旗、以教兵二十萬、私兵十五萬的規模殺向佛國首都,想推翻王權樹立新王並立異教為國教。

這一切說法的佐證,就是所有佛像的肚臍,都有一條隱形的臍帶連向吠陀諸神的神座,傳遞著從信徒那裏收集的願力。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