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9章 死城的激戰(上)

吉普車停了下來。來自現實的震動使得遊戲中的顧鐵若有所感,他放下手中叉子說:“果然是很美味的烤肉。我先休息啦,明天再聊,夥計們。”向夥伴們擺擺手,爬上自己的床鋪,閉上眼睛。

意識從遙遠的虛擬世界抽離,顧鐵睜開雙眼,看到吉普車停在一個檢查站前,意大利人通過駕駛室車窗與外麵的哨兵交涉著。

“這是通行證、國防部簽發的許可令,後麵的卡車是弗拉基米爾•伊格裏將軍派遣的護衛。”喬用鼻音濃重的烏克蘭語說道,哨兵接過通行證,仔細檢查,一名烏克蘭軍官從崗亭裏走出來,透過車窗觀察吉普車內的情況。

“長官,這是我的工作證和通行證。”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亞曆山大從後麵走來,向軍官出示證件,“他們是聯合國的觀察員,身份完全合法,我奉命隨隊,希望您可以給予一些方便。”

“但這些裝備……”烏克蘭軍官有些猶豫,敲敲車窗,吉普車後備箱裏堆著大批軍火和不知名的專業設備。

穿黑西服的小個子男人拍拍烏克蘭中尉的肩膀,說:“我也搞不懂這些美國佬來幹什麽,但起碼可以跟您保證,他們不是來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就算他們真的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我也以國安委的名義保證您的履曆表裏不會出現這一段。”

“好吧。半個月前我值班時有跟你們類似的一撥人進去,他們也沒給我添麻煩。但你知道的,我必須向上級報告。”中尉點點頭,示意哨兵放行。

紅燈閃爍,欄杆緩緩升起,哨所背後、鐵絲網內,p02公路筆直地通向天邊,路旁生長著白楊樹和掛滿紅彤彤果實的蘋果樹,看起來安詳寧靜,如果不是鐵絲網上鮮豔的輻射危險標誌,沒人知道即將踏入切爾諾貝利三十公裏輻射禁區。

亞曆山大回到第二輛吉普車上,車隊再次出發。

顧鐵好奇地望著窗外景色,問身邊的安珀:“輻射區內有人生活嗎?”

“有的。”金發女人回答,“根據2033年烏克蘭政府的統計,非法在輻射區內生活的有三千人左右,多數是撤離的本地居民潛回輻射區內生育的後代。”

“地表輻射應該很微弱了吧。”

“是的,0.1毫西弗以下,像我們這樣乘坐車輛短時間進入,接受的照射不會超過一次X射線檢查。但輻射區的整個生態係統都被永久改變了,比如路邊的野蘋果,你肯定不會想要嚐試它的味道。”俄羅斯美女吐吐舌頭。

這時,對講機傳來巴爾文德拉的聲音:“夥計們,穿上外套吧,Tariq教授說,‘方舟’內表層輻射量會達到800微西弗。”

安珀探身從後備箱取出幾個人的裝備背包,顧鐵在後座笨拙地脫去外衣,解下自衛手槍,套上連體的防化服,從背後拉上拉鏈,扣好麵罩,擰緊氣密環,哧的一聲,耀眼橙色的防化服充氣鼓脹起來。

顧鐵把衛星接收器固定在肩部的多功能基座,將克魯格自衛手槍插在防化服的左前袋中,忽然想起M1911手槍在外衣裏,又掏出手槍插在右前袋中,拍拍兜子,覺得自己像個暴發戶。

“高壓儲氣罐可以維持7個小時供氧,麵罩右下角有倒計時,注意觀察。”巴爾的聲音傳來。顧鐵知道這是說給沒參加過模擬訓練的他聽的,答應了一聲。

蘇拉嬸嬸穿好防化服,與喬表演了一個車輛行進中換位,吉普車穩穩當當以120公裏的時速飛馳著。

顧鐵對這個家庭主婦模樣的大嬸挺感興趣,問安珀:“蘇拉嬸嬸會使用武器?”

安珀透過透明高分子材料麵罩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驚訝表情:“你對‘濕婆’真的一點了解也沒有,是吧?”

“我就知道老巴是個不愛吃咖喱愛吃薯條和炸魚的奇怪印度人。”顧鐵老臉一紅。

“蘇拉嬸嬸是……”安珀剛提起話頭,巴爾就插話進來打斷了:“沒時間閑聊了,八分鍾後到達目的地,現在檢查裝備。”

眾人低頭檢視自己的裝備,蘇拉嬸嬸左手握著方向盤,右手端起一把ADO-12自動散彈槍,哢哢幾聲,單手完成了拆卸彈鼓、裝填、複位的工作。狙擊手喬迅速裝配起一把槍管相當長的旋轉後拉槍機式狙擊槍,顧鐵認不出那是什麽型號,但外形和斯大林格勒戰役中讓德軍聞風喪膽的莫辛納幹狙擊槍相當接近。

“我靠,古董啊,一百來年了。裝逼是犯罪!”顧鐵嘟囔一句,看意大利人拉開槍栓,從彈藥袋裏選出一枚子彈,嗬一口氣,小心地裝入彈倉。

“庫帕奇。”安珀開口道。顧鐵隨著她的視線望向窗外,隻看到一片微微隆起的丘陵。

“庫帕奇村,事故發生後因輻射太強,整個被掩埋了。”金發女人歎口氣,“我祖母曾是這裏的居民。”

顧鐵不知怎麽搭話,於是沉默了。

車隊很快駛入一座荒涼的城市,因切爾諾貝利核電站而建立、又因切爾諾貝利事故而荒廢的5萬人城市普裏皮亞季,吉普車的全地形輪胎碾過龜裂的水泥路麵,殘破的居民樓用空蕩蕩的窗戶打量著無禮的外來者,發動機的怒吼回蕩在死寂的城市裏,呼啦啦振翅,飛起一群驚鳥。

“完畢。”

“完畢。”

“完畢。”

“完畢。”

“完畢。”

隊員們先後報告準備完畢,巴爾答應一聲,忽然開了句玩笑:“鐵,在將軍那裏你的身份是有怪癖的中國富商,半分鍾後我們將路過一所學校,如果需要,我們可以停留五分鍾,給你尋找戰利品的時間。”

“玩兒蛋去。”顧鐵沒好氣地說。

車隊果然路過一所學校,四層樓高的校舍已經完全坍塌,圍牆上殘存的塗鴉顯得有點陰森。顧鐵撇撇嘴,“巴爾,你看到嗎,喜劇是短暫的,悲劇是永恒的,你究竟想用廢墟下挖出來的東西做什麽?”

“……”巴爾按下通話鍵,但沒有說話。

車隊在穿越一片平原後,進入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廠區。

煙囪與冷卻塔從車窗掠過,由於1到3號機組實際在2000年才徹底關停,核電站的建築與設備維護狀況還相當不錯。

穿過3號機組建築群,前方地平線上聳立著一座灰色的巨大拱形建築,隨著車隊駛近,鋼結構“方舟”顯得愈發高大。

蘇拉嬸嬸繞過一段圍牆,將車停在“方舟”前的切爾諾貝利事故紀念碑前,幾輛車陸續停下,人們打開車門,軍靴踏在70年前被核惡魔所玷汙的土地上,十名烏克蘭士兵顯然沒有執行過類似任務,表情中帶著好奇和畏懼。

顧鐵望著紀念碑,紀念碑是一雙托起核符號的大理石手掌,在“方舟”波紋狀鋼結構背景下顯得相當渺小。

巴爾走上前來,拍打顧鐵的肩膀:“鐵,你和士兵們在外邊,做好你的工作,別管我們。喬會隱蔽起來保護你們。”

“我知道,留神點。”顧鐵用麵罩與巴爾輕輕相碰,祝他好運。

穿著防化服、背著武器與設備的蘇拉嬸嬸、喬、定音鼓、Tariq教授、安珀依次走來與顧鐵握手,顧鐵撇撇嘴:“別搞得跟道別似的,早點爬出來才是王道。”

“每輛吉普車的頂棚內都安置了EMP炸彈,同時引爆能覆蓋2平方公裏左右,以防萬一。”安珀走過他身邊時說。顧鐵點點頭。

“濕婆”的六位核心成員在切爾諾貝利“方舟”鋼棺前列隊。

“夥伴們,”巴爾帶著自豪的神色掃視自己的隊員,“知道我要說什麽?”

“毀滅是吉祥!”五位不同國籍、信仰各異的隊員齊道。

“大自在天佑我。”巴爾文德拉皮靴磕地,帶領隊員大踏步走向鋼棺。喬背著狙擊步槍反方向走開,像個影子一樣融在圍牆背後,不見了。

發生在加密頻率的對話其他人無法聽到,烏克蘭士兵持槍站在原地,表情迷茫。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