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六章 形勢

“是你?!”張凡吃驚道,沒想到這四眼居然從這裏鑽了出來。

四眼抬眼一看,先是看見張凡這個“熟人”,臉色大變,如喪考批,但是見張凡沒有動手,立馬就挪開井蓋鑽了出來。

張凡愣了下,想了想,還是沒有趁人之危,兩人並沒有深仇大恨,要說恨,那也是張凡殺了幾個想搶劫自己的混混。

但是那怪不得誰,生死有命,既然想要搶劫別人,當然也要有被人反擊的心理準備,這在黑道上來說,最正常不過。

沒有糾纏不休的死仇,除非是殺人父母,滅人滿門這樣的仇恨,不然都可以隨著時間煙消雲散。

昨日兩個還在拚殺的人,追砍著不死不休,過兩天,就可能把酒言歡,不醉不放手,這就是江湖中人的生活,所謂不打不相識,正是為這些人準備的詞匯。

“謝謝。”四眼沒頭沒腦的說了句,將下麵的二愣子拉了上來。

緊接著,井蓋下麵傳來刷刷的響動,似乎有很多東西在跑動,一隻老鼠頭居然頂著井蓋的空隙,想要鑽出來。

二愣子和四眼用力壓著井蓋,這才將其按下去。

張凡在邊上,看見兩人狼狽的摸樣,又看見那隻老鼠頭,腦中不禁想起了鄭建中在酒店說的那句話。

“下水道中是走不通的,裏麵聚集了很多的大老鼠,我們已經有十幾個兄弟折損在那裏了。”這也是為什麽張凡不從下水道走的原因,現在看來鄭建中說的果然不假。

越是到達市區中心,情況越是複雜難明了。

一把拉起四眼也二愣子,張凡將累的軟到在地,幾乎不能動彈的兩人推上裝甲車頂,自己隨著裝甲車退回了鐵絲網內。

當負責殿後的坦克進來的時候,守衛的軍人馬上將鐵絲網大門關上,三米高的鐵絲網,這些隻會爪咬的喪屍還進不來。

“啪~啪”

幾個軍人持槍將趴在坦克上的喪屍清理幹淨,馬上有人從政府大樓中出來,將地麵的喪屍屍體處理掉。

“你們隨我來。”一個士兵領著張凡等人進了政府大樓的一樓,那裏有一群的白大褂。

兩邊是持槍戰立的軍人,神情嚴肅,好似看管犯人般。

“你們排好隊,準備抽血。”一個年輕的護士帶著口罩,指示張凡等人排隊。

“這是怎麽回事?怎麽我們一來要抽血?”人群中有人不買賬了。

護士也不生氣,仍然麵無表情,不過語氣卻有些嚴厲:“不抽血,萬一你們帶了病毒進來怎麽辦?”

“我活蹦亂跳的,怎麽會感染病毒?快放我走。”諱疾忌醫一直是國人的通病,沒有人願意檢查。

這裏麵就數那兩個美國人叫的最凶,說什麽是美國公民,不能被這麽的對待,要求和領事會通話。

局麵看似不受控製了,有人甚至是想要跑出去。

但是兩邊站著的軍人是吃素的嗎?

槍栓響動,剛還在爭吵的人馬上安靜下來,老老實實的排隊抽血,雖然還是一臉的憤色,但是也就擺擺臭臉罷了。

“他的血不用抽了。”輪到張凡的時候,一個響亮興奮的聲音從大樓內傳來。

張凡循聲瞧去,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快步朝自己走來,在其身後還有幾個人,而鄭建中在最後麵,對自己點了點頭。

“看來是鄭建中幫的忙。”張凡心裏馬上就想到了原因,隻是不知道這個頭發花白但是精神矍鑠的老人又是誰呢?在他後麵,一個軍服打扮的中年人,五十歲的樣子,一張國字臉堅毅果敢,還有一個則是江南市的市長,沈華興。

“他的血我自己親自動手抽。”張凡手被花白頭發老人拉著,說也一句差點沒讓張凡吐血的話。

還是要抽血啊,不會被當做小白鼠吧?

張凡打量這拉著自己就要走的老人,怎麽感覺是自己要被做實驗的危險呢?

“不要擔心,老周我是不會吃了你的。”原來這人正是周成禮,周老教授,全國,乃至全世界都有名氣的生物學家,他最得意的一項研究,便是基因進化,而且也取得了不小的進展。

看見張凡被人拉著上了樓梯,下麵的李守全幾人急了,想要上前去,卻被鄭建中攔了下來,低頭在其耳邊說了幾句,他才罷手。

周教授拉著張凡上了二樓,這裏的一間辦公室已經被改造成了實驗室,裏麵擺滿了各種儀器,還有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緊跟著上樓的團長和沈市長吩咐士兵守在門口,這才進門,關好了房門,看著周教授在那裏忙綠。

兩人似乎清楚周教授的脾氣,在其工作的時候,都沒有出聲打擾,況且他們心中也是想要知道答案的。

周教授抽了張凡以筒血,讓張凡真懷疑他是不是要去賣血。

還好,隻是取了血,周教授就一個人在儀器那裏鼓搗著,沒再理會張凡,這讓他心裏的擔心也消散了。

三人等了兩個多小時,周教授一個人在那裏卻忙得不亦樂乎,一會大笑著,一會兒又痛呼著,還不時的拍腦袋。

“不對啊,你的血液怎麽是這樣的?”周教授拿著兩個血樣標本,突然湊到快要打瞌睡的張凡麵前。

“我的血液怎麽樣子的?”張凡還不知道怎麽回答。

周教授盯了張凡一會,確定張凡正的是不知道之後,才解釋起來:“按照霍雷和鄭建中的說法,我判定你肯定是吸取了變異液,但是我們也做過這樣的實驗...”

這一說起來,就是一個鍾頭,讓張凡知道了很多不該他這個層次的人知道的消息,的確是將他震驚住了。

原來全球範圍內的神秘黑霧事件真的不隻是江南市才有,就周教授自己知道的,就有十數起,範圍遍布全球個大洲,隻是卻被各國政府隱瞞了下來,一般的人群根本不知道。

黑霧蔓延之後,相應的專家還有安全部隊都被派駐,著手調查研究這神秘的事件,而周教授等人被派到江南市。

但是他卻不是在來的時候才開始研究黑霧,而是開始了一個多月之久,也就是說,最開始發生黑霧事件的地方,不是江南市,還有其他的地方更早一步發生了這樣的情況。

數個月不眠不休的研究實驗,終於是讓周教授等人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其中之一,就是發現這黑霧不是通過一般的介質傳播,而是通過類似血液傳播的途徑,再則就是被感染的人員沒有救活的可能,並且攻擊力變得很可怕,對新鮮的血肉,有著較強的欲望。

最終要的一個研究成果是在解剖喪屍屍體的時候發現的,就是那些喪珠,官方的叫法是腦核,通過自願報名的方式,周教授等人組織了數批實驗者進行實驗,而隻要是服用了腦核中液體的人,身體的各項指標會增強,並且擁有類似異能的能力,不過當他們使用異能的時候,脾氣會變得暴躁,凶殘嗜血,有很大的後遺症。

周教授一直想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沒有途徑,隻到聽霍雷談論起張凡的事,並且剛又一次的和團長理論的時候,聽說張凡到了。

這可興奮壞了周教授,立馬跑來要好好的檢驗一下張凡的血液,看其和那些魔能戰士有什麽不同。

“你和魔能戰士的血液中都有腦核液體成分,但是又不一樣,似乎你的血液成分要溫和一些,魔能戰士的...”周教授喃喃著,突然抬起頭來,問了句:“你吸食的腦核液是什麽樣子的?”

張凡聽其一問,心裏就矛盾了下,到底該說謊還是說實話呢?骷髏寶典的存在當然張凡是不會說出來的,提取精魂的事自然也要瞞過,他心裏已經猜到,可能就是因為提取精魂才導致了腦核功用不一樣。

見張凡不說話,而是在發呆,周教授焦急的在身上摸索下,掏出一個白色的腦核,抵到張凡的麵前:“是不是這樣的?”

“不是,比這個要純淨。”終於,張凡想好了,就說一半假話一半真話,的確是需要提純,提取裏麵喪屍的精魂,不過方法當然是不會說的。

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張凡可不想被綁著軍部,成為一隻專門生產純淨腦核的機器。

“是嗎?”周教授好似有所悟,臉上帶著熱切:“那你還有沒有?能給我看看?”

“諾”張凡假裝掏口袋,趁機在儲物空間中取出一隻紅色的腦核,道:“隻有這一個了,就送你研究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