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感染

突起的聲音很是突兀,特別是在張凡心房放鬆的情況下。

手中的葡萄糖藥瓶打碎在地,似乎也將牆角發出聲音的人嚇了一跳。

"我們是人,不是那怪物。"終於是說出了關鍵的一句話。

張凡也鎮靜下來,心裏想到,好像喪屍的確不會說話,自己碰見的這四個喪屍,隻能發出噝噝的破嗓聲。

"你們是什麽人?"張凡小心的朝牆角挪去,顯得有些謹慎。

骷髏寶典的灰光照出,在一個藥架的後麵有扇小鐵門。

透過鐵門上的小窗口,可以看見幾個人影在裏麵哆嗦著。

"是人,我們得救了。"一聲激動的女聲傳出來,聲音有些嘶啞,看起來先前受了不小的刺激。

鐵門哐啷一聲,被裏麵的人打開,張凡也終於看清裏麵的情景。

小鐵門後麵的空間不大,隻有四平米的樣子,卻是堆滿了雜物,三個人站在雜物上,申請依然掩飾不住的驚慌。

"外麵的那些怪物都死了?"問話的是三人中的唯一一個男性,一身西服打扮,三十來歲的樣子。

張凡瞄了眼眼前的男子,心裏感覺頗不爽,媽的,看其樣子,是被喪屍逼得躲在這間小密室中,但是其頭發依然發亮,西裝雖然有些褶皺汙漬,但依舊筆挺。

"你可以自己去看一下。"張凡其實是心裏嫉妒得慌,或者可以說是明顯的仇富心態,說出的話很是嗆人。

西裝男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成功人士,年紀三十左右,樣子很是英俊典型的年少多金。

關鍵是西裝男的身後還站著位紅衣女子,一米七的高度,精致的麵孔,披肩的長發,紅色風衣裏是白的高領衫,裹住挺翹圓鼓的雙峰,白皙的麵龐上是高挺的鼻梁,還有兩隻泛出水潤的大眼睛,一口小嘴微抿,別有一翻風情。

張凡早就看見這躲在西裝男身後的妙齡女子,眼前不禁一亮,鼻息一熱,差點把持不住。

一慣的悶騷心理,在這個時候還終於是起了點作用,西裝男開口問話的時候,張凡趁機轉移了注意力。

要是再不轉移注意力,張凡還真擔心自己會出洋相。

心理暗藏的仇富心理,加上西裝男如同王子般守護在紅衣美女的身前,張凡心裏肯定是不爽。

西裝男明顯的愣了下,表情有些僵硬,眼神中閃過一絲惱怒,但是馬上隱藏了下去。

"小兄弟這麽說,看來外麵的怪物已經消滅了。"剛才在裏麵就聽見外麵打鬥的聲音,而且現在張凡既然站在這裏,那些堵住自己三人的怪物肯定被殺其了。

西裝男瞅了眼張凡手裏的骷髏寶典,臉上浮現一絲驚異,但看見張凡有所覺的樣子,馬上又轉開了視線。

"就你一個人?"紅衣女子從西裝男身後站了出來,不過其腿腳似乎不方便,有點瘸。

張凡臉上閃過一絲可惜的神情,這麽漂亮的女孩,居然是個跛子,太傷人了。

手中拿著骷髏寶典,張凡示意幾人出來,這才回答"跛腳"美女的問題:"就我一個人,不然你以為還有誰會來?"

"你一個人將外麵的那些怪物全都殺了?"護士打扮的年輕女子捂著手臂,那裏白色的護士服破開幾條口子,附近一片殷紅,還有鮮血不斷流出。

顯然,張凡的回答讓三人都很驚愕,這個瘦小的人會是那些怪物的對手?

張凡將三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心裏很是不爽,不就是幾個喪屍嗎?有必要這麽驚訝?好像我騙人似的。

特別是看見“跛腳“美女嘴巴大張,小手虛捂的模樣,張凡心裏更是感覺自己人品被侮辱了般難受。

"瘸腳小辣椒,有必要那麽吃驚嗎?"一身紅色的披風,再又是走路不便,瘸腳小辣椒這名字很是符合。

但是張凡叫了之後,就知道麻煩來了。

陸雪靜從省會下來江南市後,就一直黴運不斷。先是江南市莫名奇妙的被黑霧籠罩,再之後就是自己右腳不甚扭傷。

本來瞞著父親逃出來遊玩的,可是接連的事情讓自己玩性大喪,最可怕的還是自己住院遼傷,卻碰見異變,那些一同住院的人居然變成怪物,讓人心驚害怕。

在自己陷入絕境,正後悔不該私自跑不來的時候,終於是來人了,將那些怪物趕走殺死。

天無絕人之路啊,經曆了這些變故,陸雪靜也明白了些事,正暗下決心,以後一定要聽老頭子的話,將自己的倔脾氣改一下。

可是誰想,眼前這個瘦小猥瑣(主要是因為剛才張凡盯著其胸部猛看,被陸雪靜發現了)的家夥,居然罵自己是瘸子,還說自己是小辣椒。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說誰是瘸子?本姑娘哪裏瘸了?"陸雪靜滿臉寒霜,雙眼似要噴出火來,這個猥瑣家夥,真是欠揍。

張凡有些不可思議,人說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這句話果然不假。

"你看你自己,走路一崴一崴的,要不是瘸子,難道那是你的曼步?"

當然,這句話張凡是不敢說出口的,眼神一瞥中,張凡看見旁邊西裝男眼中的笑意,顯然是對這瘸腳小辣椒的火爆脾氣深有體會。

張凡不想在這個時候結外生枝,很明智的選擇沉默,惹不起,我不說話總可以了吧?

果然,陸雪靜的聲音由火箭起飛轟隆隆的強度,慢慢的變成蜜蜂嗡嗡的程度,最後看見張凡依舊不急不慢,不焦不躁的樣子,幹脆連嘀咕聲也放棄了,隻是雙眼死死的盯著張凡的後背,要是這時有太陽,恐怕其眼珠能當聚鏡使用,將張凡後背點燃。

張凡聽見身後終於沒聲了,心裏終是舒了口氣,被人從地下室說到醫院大廳,還不能還口,真是件憋屈的事情。

"好了,我們就在這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出了大廳,張凡沒打算和他們一起,自己的事情不方便和其他人一起行動。

醫院門口的大火隻剩下零星的幾團,那輛敞篷跑車也燒的隻剩下個骨架。

"我的法拉利啊。"西裝男臉上一陣肉痛,看著漆黑的跑車骨架,欲哭無淚。

陸雪靜聽見張凡說要走,眼中子慌,有些彷徨無措,但是對著剛轉過身子的張凡,又強作鎮定的恢複了噴火龍的表情。

"你不送我們回去?"年輕的護士顯然思想有些單純,麵額有些慘敗,不知是因為受傷痛的,還是因為聽張凡說要散夥嚇的。

張凡看了眼空中的黑雲輪廓,依然那麽壓抑,四周的空氣黑霧彌漫,呼呼的風嘯聲讓人心底發毛。

自嘲的笑了下,張凡摸了摸手裏的骷髏寶典:"我哪有能力送你們回去,這個城市已經陷入了絕境,各自多福吧。"

說完之後,張凡掃了眼麵前似乎呆住的陸雪靜,對其點頭致意了下,臉色突然一苦,搖了搖頭,扭身朝自己小區方向行去。

"居然自己鬧了個沒趣。"剛才本想展示自己大度的風度,卻沒想到那瘸腳丫頭還還以顏色,給自己一個大白眼。

張凡不是個無情的人,但卻也不是個多事的人。如果他們幾個和自己回住所,自己當然不會據人千裏之外,但他們既然沒這麽要求,自己也不會去多事。

天氣有些寒冷,張凡外衣丟在了醫院,剛在裏麵還沒感覺多冷,現在出來被風一吹,沒走幾步,寒意就升騰了起來。

摟緊懷裏的骷髏寶典,張凡似乎找到點溫度,步子邁快了些。

"啊,救命,怪...怪物。"

剛走出十多米,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尖叫,直刺張凡心底。

張凡來不及奇怪,扭轉身子就跑了回去,因為他聽出這是那個小辣椒的聲音。

雖然小辣椒有點缺憾,但是不能否認她是美女的事實,對於美女,張凡心裏還是比較緊張的。

"是那個小護士。"張凡跑近,終於看清了狀況,心裏有些鎮靜。

隻見火星旁邊,一個跟先前喪屍模樣差不多的怪物,正朝西裝男撲去,小辣椒跌坐在西裝男身後的一輛汽車旁,從喪屍的裝束自己還沒完全腐爛的麵部,可以看出其正是那個受傷的小護士。

"被感染了!"瞥見喪屍手臂傷口處的爛肉,張凡猜到了其變成喪屍的原因。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

  • 星際大頭兵

    作者:大夢依稀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昊羿一個擁有超能力,智商近乎妖孽的人類他在挫折中學習堅韌的含義在戰場中接受戰爭的洗禮在死亡中感悟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