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迷霧重重

見到龐中和一家相聚,鄧龍站起身來對鬼魂殷若離道:“龐夫人,切忌隻有一炷香的時間,時間到了必須回去。”殷若離點了點頭道:“謝謝奇人,我會回去的。”



鄧龍在龐中和一家驚訝的目光中走出室外,把門拉好,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頭部傳來鑽心的疼,鄧龍揉了揉大腦,心裏暗道:“看來以後還是少施法,少下陰間。”不過看到龐春天在見到亡母後這麽的開心,鄧龍心裏也是十分的欣慰。



李康愷見鄧龍臉色蒼白的走了出來,拍了拍鄧龍肩膀,點了一根煙遞給鄧龍,“沒什麽問題吧!”



鄧龍苦笑著點了點頭道:“他們一家正在團圓呢,我也不好當電燈泡,所以就出來了。”



李康愷拍了拍胸口長籲一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兄弟果然厲害,不愧是五世奇人啊!哈哈”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幾個中和堂長老聽見鄧龍真的把鬼魂給招上來了,都趕緊圍了過來紛紛問道:“鄧龍小兄弟,你還真是奇人啊,不知道小兄弟什麽時候有空,也幫我們招招老伴上來聊幾句。”



鄧龍本來不是斤斤計較之人,見眾位長老對自己的態度有所好轉,心裏也不再記恨,吸了一口煙,強打起精神笑道:“各位前輩若是需要晚輩幫忙,那是晚輩的榮幸,日後定然有機會,隻不過我收費很貴的。”



“哈哈,沒關係,鄧龍小兄弟能幫我們幾個老頭自然是最好。錢不是問題,咱們幾個老骨頭,留著錢也沒什麽用,放心!多少錢都付得起。”劉長老拍了拍胸口豪氣的道,其他幾個老頭也都大笑起來。



幾個人在通道裏麵聊了一會兒,鄧龍看了看表,一炷香的時間也差不多了,剛要走進去催龐夫人的鬼魂不要忘了時間。龐中和已從裏麵拉開了門,走了出來,麵色十分的悲哀疲憊,仿佛一下子蒼老了好多。接著龐威與龐春天眼眶紅腫的走了出來,神情極其的哀傷。



“龐老爺,夫人?”鄧龍問道。



“她回去了,鄧偵探,謝謝你啊!”龐中和苦笑著道,相聚的時間太短,還有好多的話來不及說,殷若離就回地府了,這讓龐中和很是鬱悶。



“老大,真的看到嫂夫人了?”幾個長老急切的問道,龐中和點了點頭。那幾個老頭滿臉笑意的看著鄧龍,仿佛鄧龍是一塊絕世珍寶,直盯的鄧龍渾身起雞皮疙瘩。



“都到大廳去吧,我要說點事情!”龐中和疲憊的道。說完帶頭走出了通道,龐春天走在最後,拉了拉鄧龍的衣角,撅著嘴道:“鄧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前麵不該那樣說你!”



鄧龍看著神情極其可愛的龐春天,趕緊笑道:“春天,我還要謝謝你前麵幫我呢!不然我就被你爹……”鄧龍做了砍頭的手勢。龐春天錘了鄧龍一拳道:“我爹才不會胡亂殺人的,他是看你這人到底有沒有本事,走吧!”



鄧龍來到大廳,龐中和坐在最上首的大椅上,對眾人道:“鄧龍先生確實身懷異術,我相信他和李隊長有能力查出背後的真正凶手,我決定鄧龍先生從此以後是我中和堂的貴賓,中和堂的大門隨時都為鄧龍偵探敞開,不知道眾位長老可有什麽意見?”



那幾個長老早就盯上了鄧龍的異能,趕緊應和道。鄧龍心下大喜,趕緊站起身來躬身道:“謝謝龐老爺,鄧龍一定早日查出凶手!”說完看了看滿臉笑意的龐春天,龐春天正朝自己眨弄著大眼睛,神情極其的可愛。



“龐老爺,我想提出一個要求!”李康愷突然站起來對龐中和躬了躬身大聲道。



“什麽要求,但說無妨!”龐中和擺了擺手道。



“我想請龐老爺放出馬鐵心,因為他是整個事件中一個關鍵人物!”李康愷道。



“沒問題,隻要你們能找出凶手,我中和堂可以提供任何援助。”龐中和朗聲道。



“謝謝龐老爺,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們就去辦案了。”李康愷說完,拍了拍正在發呆的鄧龍。鄧龍的心思早已經飛到龐春天身上,被李康愷這麽一拍,頓時清醒過來,神情十分的尷尬,笑著對眾人點了點頭,與李康愷走了出去。



“鄧龍,清醒了沒?”李康愷麵色不悅的問道。



“嗯,李大哥,我看我對春天是一見鍾情了!”鄧龍摸了摸鼻子道。



“等這件案子搞定了,你還怕約不到龐春天嗎?你別忘了,如果這件案子搞定了你可就是中和堂的貴賓,沒搞定,咱們吃不完兜著走!”李康愷嗤了嗤鼻子,對還在發花癡的鄧龍道。



“是啊!看來我得專心辦案了。”鄧龍摸了摸有點發疼腦袋道,“對了,李大哥,我想要你查一個人的資料!”。



“誰啊!”李康愷道。“林芳,也就是林家樂的女仆阿芳。我去浙東老林家查過,這個阿芳失蹤了三年,一個月前才出現在林府的,而且我懷疑她與林府一個重要秘密有關。”鄧龍道。



“什麽秘密?”李康愷不解的問道,鄧龍把慘死的林小燕的事情給李康愷複敘了一遍後,鄧龍遲疑了一下道:“當然,我也隻是懷疑,這個秘密恐怕林家樂也不知道,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可能隻有何天罡了!”



“嗯,你今天很累,先回去休息。我這就去檔案室查林芳的資料。”李康愷拍了拍鄧龍的肩膀道。



鄧龍回到偵探所,遠遠發現台階上坐著一個人,鄧龍走近一看,驚訝的道:“馬鐵心!”正是馬鐵心,中和堂果然守約把馬鐵心放了出來。



馬鐵心抬起滿臉的疲憊,虛弱的道:“鄧偵探,經過這麽多事情以後,我的人生已經完全改變了。我不想再回到醫院當保安了,我想留下來給你當助手,不知道你願意收留我不?”



鄧龍扶起滿身傷痕的馬鐵心,笑了笑道:“馬隊長若是不嫌委屈,我鄧龍萬分歡迎!”



“真的!”馬鐵心欣喜道。



“嗯!走樓上說去!”鄧龍走到樓上給馬鐵心找了一套衣服道:“馬大哥,先去洗個澡,今天好好的休息一天,明天咱們還有要事要辦呢!”



鄧龍甩了甩眩暈的腦袋,倒到床上連衣服也懶得脫了,身體與精神疲憊至極,鄧龍很快沉沉睡去。



這一覺睡的很沉,直到晚上十點多鄧龍才醒來。



來到外廳,馬鐵心已經把整個偵探所收拾的整整有條。睡了一覺後,鄧龍的精神也好了起來,笑了笑對正在看報紙的馬鐵心道:“馬大哥,不愧是軍旅出身,做事幹淨利落啊!”



馬鐵心站了起來,整個人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渾身散發著陽剛之氣,高大的身材愈發的挺拔,馬鐵心笑了笑道:“鄧偵探,你叫我老馬就好,以後你就是我的老板了。”



“哈哈,好!以後我就叫你老馬了,你也別叫我鄧偵探,聽著別扭。就叫我小龍吧!”鄧龍哈哈大笑起來。“小龍?不太好吧,你以後可是我老板啊!”馬鐵心尷尬的道。



“不!就叫我小龍,老馬你年長我十多歲,叫我小龍是應該的。”鄧龍揮了揮手對馬鐵心道。



“那好吧,我以後就叫你小龍”馬鐵心看著灑脫豪爽的鄧龍,也就不再執意堅持了。



“哦,對了,小龍,七點鍾的時候,李隊長打了電話來,說有要事找你商量。我告訴他,你剛睡著,他說等你起來給他回個電話。”馬鐵心拿出一個本子,對鄧龍道。



“還有林府一個叫何超的,晚上八點二十也打了電話來,我說你在睡覺了,他就掛了。”馬鐵心看了看本子繼續念道。



“不會吧!老馬你還一一做了筆記啊,看來我撿到寶了哦。”鄧龍邊拿起電話,大笑著對馬鐵心道,“嘿嘿,嚴謹些總是好的!”馬鐵心搔了搔頭發道。



鄧龍皺了皺眉頭,李康愷的家電話打不通。



鄧龍又打了偵緝所的電話,電話是一個偵緝隊員接的,說李康愷剛剛離開。



“老李到哪去了?人都找不著!”鄧龍皺了皺眉頭嘟噥了一句。



“叮!叮!”門鈴響了,馬鐵心趕緊去開門,門剛一打開,李康愷就急切的跨了進來,急切的說道:“鄧龍,我找到林芳的資料了!”



李康愷把手中一個黃色的卷宗扔在桌子上對鄧龍道:“他奶奶的,這個林芳可能就是那個女鬼!”



鄧龍趕緊拆開那卷宗,果然上麵貼著林芳的模糊黑色頭像,照片上的林芳神情十分的冰冷,與林府的林芳倒有幾分神似。



“林芳,女,三十二歲,死於1921年,死亡原因,頭部受重擊身亡,調查結果:謀殺!”



“李大哥,從這看來這個林芳的確是三年前就死了,那林府的阿芳豈不是就是製造醫院慘案的女鬼。可是事實上,她是寡婦,不應該和鬼胎有任何關係啊。而且從她這個輩分來說,不可能會與林老太爺扯上關係!”鄧龍皺了皺眉頭,不解的對李康愷說道。



“還有你說的那個林小燕,最有可能和鬼胎扯上關係,又是何老爺子時期發生的慘案,按理來說應該最有懷疑的是她!可這個林芳是怎麽回事,難道兩個女鬼在一具身軀上?”李康愷對鄧龍道。



“嗯,李大哥!很有這個可能,還有一種可能是身軀是已經死了的阿芳,但是鬼魂卻是林小燕的。但是無論怎麽樣,隻要何天罡肯說實話,就能搞清楚其中的具體原因了。”鄧龍腦海迅速的分析,對李康愷道。



第三更到,各位大大,求鮮花、收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