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死屍

在馬鐵心走後,鄧龍和李康愷陷入了沉默,兩人都在激烈的思考著,從馬鐵心所說的話來看,馬鐵心的精神狀態讓人質疑,但是如果凶手真的是馬鐵心所說的‘鬼’,又不得不讓人感覺到離奇怪異。



“李大哥,走!咱們去停屍間看看屍體吧。”鄧龍摸了摸鼻子對眉頭緊鎖的李康愷道。



“嗯!”李康愷道。



對於經常辦案的李康愷來說,醫院的停屍間並不陌生,兩人很快來到停屍間外,一股刺骨的寒氣從停屍間中透了出來,讓人不寒而栗,幾名巡捕房的巡警正在拿著警棒守在門外,這幾具屍體的重要性十分的異常。



“李隊長,你來啦!”看到李康愷到來,一名巡警趕緊過來打招呼。



“嗯,我要進去檢查屍體,提取一些證據!”李康愷點了點頭,說完推開門就要進去。



“李隊長,這位是?”那名巡警攔住鄧龍,對李康愷問道。



“他是來協助我辦案的鄧龍偵探,讓他進來。”李康愷轉過頭對那巡捕道,那名巡捕倒也沒再多說,隻是嘴裏嘟噥著:“沒聽說過,什麽鄧龍偵探!”,在他們看來能夠協助李康愷辦案的也隻有上海最有名的偵探才有這個資格。



停屍間擺了好多具剛死的屍體,看來由於醫院發生了重大的事情,那些屍體都沒來得及處理,停屍間也不知道是用什麽製冷的,不斷的冒著刺骨的寒氣,饒是白天,仍讓人覺得恐怖陰森。



李康愷很快找到了昨天晚上被害的五具屍體,那五具屍體被安置在牆角,由白布遮掩著。



李康愷小心的揭開第一具屍體,那是一名死去保安隊員,這名保安隊員的神態極其安詳,如果不是那慘白的屍色,一定會讓人覺得他在沉睡。李康愷又揭開了另一具屍體上的白布,與第一具一樣,這名死去的保安隊員臉上毫無痛苦之色。



“這兩個人死的真奇怪,從屍體上來看,顯示不出任何問題,似乎他們就是睡死的?”李康愷皺了皺眉頭道。



鄧龍口中念動著咒語,雙手在雙眼一蒙,打開‘天眼’,眼前看到的卻是讓他十分的驚訝。



“李大哥,他們確實是在睡夢中死去的,他們的天靈蓋布滿了黑氣,無魂無魄。按照常理來說,人死後,七天之內,至少會留下一魂一魄,回家看看自己的親人再去陰曹,也就我們俗稱的‘頭七’。可是這兩人死了不到一天,卻無魂無魄,看來馬鐵心的話,八成是真的。”鄧龍將那兩具屍體的白布放下來,麵色鐵青的道。



“鄧龍,你的意思是,真的是鬼殺了他們?”李康愷聲音有點顫抖的道,自己最不願意往那方麵想,可是照鄧龍這麽說,馬鐵心所說的‘女鬼’害人,可能是真的。



“李大哥,再看看那三名死去的孕婦吧。”鄧龍對有點顫抖的李康愷道。



李康愷剛揭開那孕婦屍體上的白布,失聲悶哼了一聲,鄧龍也是心裏‘咯噔’了一下,那女屍的表情十分的恐懼,想必是在死前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以至於她的整張臉因為恐懼而劇烈的扭曲,眼睛睜的滾圓,嘴角完全歪到了一邊,死前肯定受到了痛苦的折磨。



饒是李康愷和鄧龍膽子再大,一揭開白布,就看到這麽一張恐懼無比的臉,也是心驚膽跳。鄧龍和李康愷兩人的麵色也是極其難看,沒人能夠想象那是一張什麽樣的臉,那是人類受到了無法超出自己承受範圍,而因為恐懼驚嚇,扭曲的無比變形的臉。



女屍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兩人,兩人心裏被盯的直發毛。這讓李康愷和鄧龍一時不知所措,鄧龍低下了頭念起了往生咒,念叨完畢之後,鄧龍對那女屍作了揖道:“大姐,我們是來替你伸冤報屈的,多有得罪還請勿怪。”



“李大哥,檢查屍體吧!”鄧龍朝有點發愣的李康愷道,李康愷連忙會意過來,兩人帶起手套,將女屍身上的白布,完全扯下,整個女屍裸露了出來,這讓李康愷和鄧龍不由的倒抽一口涼氣。



女屍的腹部有個巨大的血洞,整個腹腔一片雜亂,斷腸與被撕爛的腹腔,混雜在整個血洞。雖然已經死去了十幾個小時,但仍然有血水從那血洞的襯出來,實在是恐怖異常。



“這凶手實在是太凶殘了,她們可是孕婦。”李康愷皺緊眉頭憤怒的對鄧龍道。



“嗯,李大哥,你看這個血洞足足有十幾厘米長,你分析下,凶手是用什麽凶器作案的。”鄧龍問道。



李康愷強忍住體內嘔吐的感覺,女屍的整個腹腔裏麵紅白混雜,那白色的一段段的是女屍的腸道,那紅色的正是被撕爛的腹腔器官,李康愷用帶著白手套的手把那血洞邊緣的腸子塞進女屍的腹腔內,仔細的檢查傷口壁。



“死者的傷口,深深淺淺,十分的不平整,不像是鋒利的利器所致,如果是利器直接劃開死者的腹腔,那麽傷口的劃痕必然十分的平整。”李康愷分析道。



鄧龍皺了皺眉頭,心裏有個十分不好的想法,嘟噥了一句:“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樣。”



李康愷又揭開了其他兩具女屍的白布,情況基本一致,那恐懼扭曲的麵孔與腹腔的血洞讓兩人如同遭到雷擊,全身不由的抖動起來,李康愷認真的檢查了屍體後,臉色鐵青的將白布蓋好與鄧龍退了出來。



“鄧龍,我說句心裏話,這是我見過最恐怖最詭異的案件了,哎!這些人死的好慘!”李康愷從口袋裏拿出一根香煙點了起來,吞吐著煙霧長歎一聲道。



“是啊,當初看到趕屍人把死屍剖開藏毒,已是毒辣至極,可現在看到活人而且是孕婦被這樣殘害,更是慘不忍睹啊。”鄧龍長吸了一口新鮮空氣道。



“我越來越覺得這事情太詭異了,似乎不是人力所為。”



“我覺得,從傷口的劃痕來看,很可能隻有‘鬼’才能辦到,可是如果真是‘鬼’所為,我又想不出,那‘鬼’為什麽要剖孕婦的腹腔呢。”鄧龍皺了皺眉頭道。



“哎!不說了,龐威隻給了我們七天時間,走!去看看其他的證人是如何說法。”李康愷熄滅了煙頭,對鄧龍道。



兩人來到保安室,保安室的保安早就在等候審查了,都整齊的坐在椅子上,麵上的神色十分的緊張,李康愷與鄧龍走進保安室,所有的保安立即站起了身來。



“各位,由於案件的需要,我現在需要你們的配合,請昨天晚上與馬隊長一起巡邏的保安留下來,其他人暫且出去。”李康愷走進來,對神色緊張的保安大聲說道。



很快保安室隻剩下了三名保安,李康愷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都坐下來。



“各位,放鬆些,將你們昨晚所看到的都說給我聽。”李康愷和鄧龍靠在桌子上,仔細的觀察著這三名保安的神色。



三名保安嘴角不約而同的牽動了一下,但是都沒有出聲,麵色極其的驚慌。



“不用緊張,來!這位兄弟,你且說說。”鄧龍笑了笑對三人說道,同時用手指了指坐在最邊上的高個子。



那高個子的口才比起馬鐵心來要流利的多,很快將事情的經過說完,大致與馬鐵心所說的相同,隻是中間有一處與馬鐵心所說的完全不一樣,這三個人幾乎完全肯定自己沒有見過什麽黑衣女子。



“你們確定在四點鍾的時候,你們和馬隊長在巡邏的時候,沒有遇到黑衣女子?”李康愷對三人問道。



“沒有,絕對沒有,絕對沒有看到什麽黑衣女子。”高個子肯定的點了點頭道。



“可是馬隊長說在二樓的樓梯口看見一個手提黑塑料袋的黑衣女子,難道你們看到的會不一樣?”鄧龍提示他們道。



“沒有,至少我們三個沒看到什麽黑衣女子,絕對沒有。”另一個留著短平頭的保安肯定的道。



“嗯,那你們有沒有發現馬隊長有什麽特殊的情況不?或者說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有什麽不一樣?”鄧龍道。



三人都沒有作聲,眉頭緊鎖努力的回憶著昨天晚上的事情,突然高個子從椅子上站起來大聲的道:“我想起來了,馬隊長當時胃疼的厲害。”



“胃痛?”李康愷皺了皺眉問道。



“是的,當時馬隊長走到二樓樓梯口的時候,突然臉色鐵青,頭上直冒冷汗,靠在樓梯上不停的發抖,臉上神色十分的痛苦。”高個子答道。



“嗯,確實!馬隊長向來有胃痛,我們以為他當時胃痛發作,都趕緊的扶著他,他的臉色十分的難看。”短平頭道。



“那你們有沒有發現,馬隊長這次胃痛與平時有什麽不同的嗎?鄧龍趕緊問道。



“不同?好像沒什麽吧,他平時胃痛好像都是這個樣。”高個子摸了摸頭,有點迷惑的道。



“李隊長我想起來了,馬隊長這次胃痛時間特別短,大概隻是那麽幾十秒,我記得當時馬隊長籲了一口氣,什麽話也沒說,繼續巡邏,他平時為人比較嚴謹,我們也不敢多問,就一直跟著他巡邏,直到發生了慘案。”一直沒說話的瘦瘦保安,突然站起身來說道,其他兩名保安立即點頭示意確實是這樣的。



“好了,你們去休息吧!謝謝你們的合作!”李康愷點了點頭,對三位保安道。



第一更到,求鮮花 收藏!!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