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火刑

鄧龍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睡得這麽舒服過,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在夢中,鄧龍又來到那個非常巨大的庭院,院子裏栽滿了花花草草,一個溫婉婦人麵帶著甜蜜的笑容懷裏抱著一個嬰兒輕輕的哼著歌,一個中年男子手裏拿著一卷書,欣喜的從大廳裏走來,用手指小心摸著那嬰兒的臉蛋,眼神極其的溫柔道“小龍今天可真乖。”那婦人輕輕的吻了下懷中的嬰兒對那男子說道:“小龍剛剛睡著,你別吵醒了他。”



夢中的溫馨一直在繼續,鄧龍從小就是跟著青叔長大,青叔臨終前也沒來得及告訴他的身世就去了,看到那個叫‘小龍’的嬰兒如此的幸福,鄧龍心裏有一種莫名的酸楚,淚水不自覺的流了下來,那婦人與那男子讓自己感覺這麽的親切,自己就站在他們身邊可是他們卻似乎看不見自己,完全沉浸在他們一家的甜蜜幸福之中。



忽然,一群大兵凶狠的闖進大院,那男子被狠狠的推倒在地,夢中的畫麵越來越模糊。鄧龍隱隱約約隻看到漫天的大火,鄧龍想努力看清楚,可是卻越來越模糊,隱隱約約鄧龍聽到有人在呼喚他,鄧龍大叫一聲想衝過去,可是畫麵漸行漸遠,鄧龍失聲痛哭、流淚滿麵跪在地上不停的用拳頭猛烈打擊地麵。



“鄧龍”,鄧龍隱隱聽見有一股急切聲音將自己從夢境拉扯出來,睜開眼睛,卻發現是李康愷在呼喊自己,李康愷左邊眼圈烏黑,看起來好不怪異,鄧龍剛想出聲,卻發現自己的喉嚨疼痛無比,嗚咽了兩聲,根本發不了聲,全身像是散架了一樣,疼的要命,鄧龍咧了咧嘴,神情極是古怪。



“鄧龍,你醒來了,別動,你的受了點內傷,又發高燒,我去給你倒點水。”李康愷欣喜地對鄧龍道,高飛喝了幾口水,感覺稍微的舒服點了,努力的說了幾次,終於能夠發出聲音。



“李大哥,我到底怎麽了,我覺得自己好難受,眼淚止都止不住。”鄧龍坐起來虛弱的道,“我也不知道,從我背你回來,你就一直說胡話,你剛剛就像瘋了一樣,一通亂打,我的眼睛都挨了你一拳。”李康愷無奈的說道。



鄧龍想起剛剛的那個夢境,仍然是那麽的清晰,那婦人和那男子的音容笑貌深深的烙印在自己的腦中,其實鄧龍也不明白,這兩年來,經常做這個夢,好多次都是從夢中流淚醒來,難道這與自己的身世有關,夢中那嬰兒叫小龍,那婦人和男子讓自己感覺那麽親切溫馨,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雙親?想到這,鄧龍搖了搖頭,等有時間了,再去想陳爺爺請教一下。

(鄧龍的身世,在這個故事中,給大家插上這麽一段,具體情節,法神會在以後的《追夢》中給大家詳細講述)。



鄧龍突然想起了什麽,掀起被子從床上掙紮了下來,雖然全身仍然是疼痛無比,但是經過一晚上的休息,內傷卻已經不成大礙了,想起昨天僵屍的凶猛鄧龍仍然是心裏顫了一下,若不是自己急速後退泄力,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鄧龍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全是血跡,散發著一股濃重的腥味,這才想起昨天自己被黑狗血潑了個正著,辟邪寶刀也因此失靈,自己顯些喪命。想到這,鄧龍走到浴室,李康愷早已經燒好了熱水,浴桶裏麵還有淡淡的藥材味,看來李大哥倒也是個細心的人,鄧龍笑了笑,痛痛快快的泡了個熱水澡。



泡完澡後,鄧龍頓時感覺全身一鬆,在藥材的浸潤下,身體已經不那麽疼了,鄧龍來到烤爐旁倒了一杯滾熱的米酒,滾熱的米酒夾帶著濃鬱的香氣順著喉嚨直下,一股熱量頓時傳遍了全身,非常的溫暖非常的舒服,鄧龍不忍呻吟出聲。



這種米酒卻是滋補,幾杯米酒下肚,鄧龍感覺自己體內的那股氣又活過來了,當然這也與鄧龍的良好體質有關,其實鄧龍受的傷並不怎麽嚴重,主要是連日的勞累與心理壓力太大,此刻心情一好,身子一放鬆,身體頓時恢複的極快。



李康愷提著一個竹籃走了進來,看著鄧龍自斟自飲好不快活,把籃子往桌子上一放到道:“你小子倒是舒服了,老子都一夜沒睡了,還得伺候你。”鄧龍趕緊給李康愷倒了一杯道:“哈哈,誰讓你是李大哥呢,照顧小弟自然是應當的,對了,買了什麽好吃的。”



忙碌了一夜,鄧龍與李康愷都已經是極餓,揭開籃子,鄧龍不禁叫了一聲乖乖,居然是聚福樓的名菜,冬筍炒臘肉、紅燒魚、還有紅燒獅子頭等。全都是鄧龍愛吃的,鄧龍興奮的就差沒在李康愷臉上吻一個了,沒有廢話,兩人狼吞虎咽把飯菜吃的幹幹淨淨。



“對了,陳府情況怎麽樣了。”鄧龍擦了擦嘴道,“哎呀,差點忘了,今天正午,要在菜市場火燒那僵屍!”李康愷突然驚訝的道。



“啊!”鄧龍驚訝道,“太好了,這可惡的僵屍看來還是被抓住了。”鄧龍心中不禁大喜,他對僵屍是深痛惡覺,此刻也顧不得身上的傷是否完全好了,給自己和李康愷倒滿酒歡喜道:“李大哥,來,咱們幹一杯!這些天也沒算白忙活!”,李康愷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大笑說道:“是啊,總算沒白費功夫,來咱們兄弟幹!”



離正午已經不久了,難得的是今天居然天空放晴了,雖然鵝毛大雪還在飄落,但是太陽還是悄悄的掛上了天空,雖然很淡,也很難感覺它的熱量,但是卻給整個小鎮上的人帶來了欣喜的心情。畢竟連連下了幾天的大雪了,整天都是烏雲蓋天、北風怒號,這太陽的雖然不足以驅散天氣的嚴寒,卻溫暖了人心。



菜市場早已經是人山人海了,人人都知道昨天晚上陳府放了一晚上的槍,抓住了真正的殺人凶手,聽說要對犯人處以火刑所有的人都早早的來到菜市場,菜市場原本是以前清政府處置死刑犯,聽說這裏是至陽之地,是以成為用來砍頭的刑場。



(從古至今,咱們中國人都有一個奇怪的嗜好,喜歡看熱鬧,尤其是砍頭,每當劊子手把犯人一腳踢到,再抽取犯人身上的牌子,上麵一般寫著:XX斬立決,劊子手的經驗老道,在抽取牌子的時候順勢在死囚的脖子上用手刀一砍,那犯人必然伸起脖子,就在這伸脖子的一瞬間,劊子手大漢大喝一聲:“斬”手起刀落,人頭滾地,劊子手一腳把那頭顱踢到台下,觀眾就像抽大煙一樣,享受著那種難以名狀的樂趣。當然了,偶爾也會有死囚在觀眾期待的目光中大喝一聲:“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觀眾必然大聲喝彩。不得不說這是咱們中國人的一種病態心理。)



菜市場的人擠得滿滿的,甚至連別的村鎮的人都聞訊敢來,民國了沒得‘斬人頭’看了,這古老的火刑的無異於爆炸性的事件,一些人甚至為了搶占個有利的位置不惜大打出手,整個菜市場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鄧龍、李康愷趕到的時候,隻能是看見後麵黑壓壓的一群人,鄧龍無奈的對李康愷攤了攤手道:“李大哥,想不到吧,咱們鄉下人對僵屍如此的熱情。”李康愷笑了笑道:“是啊,這僵屍比上海灘最紅的白玫瑰還受歡迎呢!要是他們知道僵屍有多麽的恐怖,恐怕就不會這麽熱情嘍!”



正在兩人互相打趣的時候,隻聽見一聲槍響,保安隊員抬著一個黑麻袋遠遠的走了過來,鎮長走在最前麵,還是那副德行,頭戴白禮帽,一身寬大的白中山裝,手握一根黑色的手杖,仰著頭顯示著他非凡的地位,鄧龍看到陳天河這副德行不禁冷哼了一聲。



人群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保安隊員先行跑步進入場地維持秩序,鎮長與何隊長在兩行保安隊員的保護下,緩緩走到高台上,鄧龍這才看清那高台上堆了高高的幹柴,還架了一個小梯子,不過讓鄧龍疑惑的是,邱剛並沒有隨鎮長前來,想必是昨天用力過度,此刻仍在調養之中。



鎮長走上高台攤了攤手示意眾人安靜,陳天河在這個鎮子上的威信卻是極高,台下的眾人立即安靜下來,隻見陳天河道:“目前在本人的指揮下,保安隊眾人於昨夜已經抓住了專門殘害婦女的凶手,對於陳老六,本人宣布,立即釋放。由於凶手的特殊性,經過保安隊的協商,決定對這凶手處以火刑。”



鄧龍笑了笑道對李康愷道:“這陳天河還真有一套,也不宣布凶手就是僵屍,把這僵屍用黑麻袋裝著,這熱鬧看的卻是失色不少,少了些許看頭啊!”李康愷點了點頭道:“嘿嘿,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若是我是陳天河,我也會如此處理,減少恐慌嘛!”鄧龍點了點頭。



兩個保安隊員順著小梯艱難的將那僵屍抬上了柴堆,陳天河掏出了懷表看了看時間,剛好十二點整,大喝一聲:“點火”。



那觀眾伸長了脖子連眼睛也不眨的看著這曆史性的重要時刻,死死的盯著舉著火把的保安隊員,從鄧龍這個角度來看就像是一群伸長了脖子的鴨子,鄧龍無奈的笑了笑。



按照民國新法是不允許執行火刑,不過由於施刑的對象是一隻僵屍,再加上陳天河的威信,包括鄧龍在內的所有人並沒有覺得有何不妥。



不過,這火刑也的確是殘酷,為什麽呢,這火刑的原則是為了讓那些十惡不赦的人受盡煎熬而死,這火需得慢慢的燃燒,必須是從下麵一層層的燃燒,讓受刑的人受盡煎熬,正是因為這刑法的殘酷,稍微文明開放點的地方都已經廢除了火刑,除了一些尚未開化以及情況特殊的地方才使用火刑。
更多

編輯推薦

1捉鬼專家
2所多瑪的咒語
3活祭
4畫屍人
5梧桐公寓
6詭異檔案
7魯班書
8湘西鬼話
9詭戰
10死活人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法醫靈異錄

    作者:番茄死不了  

    懸疑驚悚 【已完結】

    主人公淩凡,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無意中拿到法醫哥哥淩楓遺留給自己的神秘備忘錄,從此與神秘組織HIT--特別行動...

  • 夏墟

    作者:拉風的樹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每一部史書,都試圖合理掩飾那些驚天秘密,可是卻是處處欲蓋彌彰……那些文字記載空白的地方,正是這些致命的漏...

  • 談情說案:鬼影重重意綿綿

    作者:蕭黎草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李福至,一個從出生就給別人帶來不幸的女孩,天生能看見鬼怪,總是諸多鬼事纏身,直到母親死後,龍香的到來...

  • 碎臉女友

    作者:於一魚  

    懸疑驚悚 【已完結】

    於非魚是一所爛校的學生,雖然放了假卻仍因為買晚了機票而被滯留在學校裏。一天,在他打工坐公交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