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九章 三個人的痛

“你,你怎麽來了?”葉貝貝仿佛隱約預見了什麽。

外麵的江越舟皺著眉頭,用力一推半開的門,葉貝貝被震的幾乎是跌跌撞撞到退進了屋子裏,她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麽錯,看著一步一步逼近的江越舟隻是本能的又往後退了幾步,差點絆坐在沙發上。

“越寧喜歡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葉貝貝有些錯愕得抬起頭來,她從來沒有看見過這樣子的江越舟,麵色鐵青,嘴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看著自己的眼神越來越凜冽,朝她一步步走近,胸膛還在微微起伏。

“我,我……”葉貝貝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江越寧對她的喜歡她在後來是有所覺察的,可是自己根本不喜歡他啊!

她的這種不適當發作的懦弱,被江越舟誤解為認可,“那你為什麽不早點兒告訴我?為什麽不在一開始就告訴我,越寧喜歡你!”江越舟伸手就擒住她的胳膊,他的力道中似乎帶著某種痛楚,捏的她生生的疼,可是卻不敢掙紮。

“他……他沒有跟我說過……他喜歡我!”江越舟雖然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嚴厲的,但她從來沒見過他如此生氣的樣子,他嚴厲的語氣令她連唇上最後一抹顏色都失掉了,怔怔的看著他,不寒而栗,她毫不懷疑,江越舟現在的樣子是不憚掐死她而後快的。

“他不說你就可以假裝不知道,他不說你就可以若無其事的跟我談婚論嫁!你把我當什麽人?你把我變成了什麽人?”江越州的眼睛都紅了,如同喝醉了酒一般,咬牙切齒的如同要將葉貝貝撕成碎片。

在今天之前,確切的說在一個小時之前,江越舟都是不知道江越寧對葉貝貝的感情的。第一次江越寧領葉貝貝回家,隻介紹說她是他的小師妹,江越舟並未多想。

後來這段時間,江越寧總是說學校裏麵忙,很少回家,他也沒在意。

他和葉貝貝從認識到結婚隻有兩個半月,時間太倉促,倉促的有很多問題是來不及發現的。

今天家裏擺下酒席,提前宴請國內國外為了他婚禮趕過來的親朋,他在宴會上看見多日不見的弟弟,竟然嚇了一跳。

永遠風度翩翩、俊美陽光的弟弟臉色蒼白,眼睛微微陷下去,顯得非常憔悴,“越寧,你是不是生病了?”江越舟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有,哥,我隻是這幾天趕稿子沒有休息好,你不用管我。”江越寧無所謂的笑著,如同小時候一樣躲在他身邊悄聲說:“你快去應付那些人吧,他們都要煩死我了!”

因為客人實在是多,江越舟沒來得及再詢問江越寧什麽,就被身邊的人拉走了。在忙過一天回到家裏後,江越舟心裏仍惦記著弟弟白天黯然無光的樣子。

他知道江越寧今天會住在家裏,因為自己明天要結婚。他走到江越寧的房門外,門半掩著。他推開房門走進去,意外的發現江越寧在整理行李,衣櫃門大開,裏麵空蕩蕩,地毯上有兩隻已經裝好的行李箱,地上還有兩個敞開的箱子,堆了一些書籍。

江越寧見他進來,停止了動作,笑了笑,“哥,忙完了?”

“越寧,你這是要去哪裏?”江越舟不解的看著地上的行李箱。因為父母經常出國旅行,江越寧從小身體不好,長大又是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強勢的江越舟對這個弟弟分外的愛惜看重。

“國外那邊的導師給我來了電話,有個很好的課題,要我回去。”江越寧彎腰將手裏的書,放進紙箱裏。

江越舟後知後覺的感到屋裏繚繞著一股淡淡的煙味,用眼睛一掃,發現茶幾上的水晶煙灰缸裏,塞了一小堆煙蒂。弟弟什麽時候學會吸煙的,他以前最反感別人吸煙的!

“這麽急著走,之前都沒有聽你說過!”江越舟微微的皺眉。

“導師也是前幾天才通知我,如果不是等你的婚禮……”江越寧身體背著光站著,雖是一如既往的英俊,可是整個人看著很是黯淡,神色疲倦。

“一定要走嗎?”江越舟是真的有些舍不得這個弟弟,江越寧一直在國外讀大學,這才剛剛回家半年。

“是,必須得走,那邊已經下了聘書。”江越寧同江越舟一樣,有著濃密的長睫毛,低垂下來,讓人看不清眼睛裏麵的神色。

江越舟從弟弟房間走出來,心情鬱鬱,總覺得這段時間自己忽略了弟弟,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江越寧身邊一定有什麽事情發生。

即使明天就要結婚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做定妥,江越舟還是不能放任弟弟的事情不理,他現在迫切的想知道他最疼愛的弟弟究竟遇見了什麽問題。

江越舟做事情,從來都不是沒有防備的,他知道弟弟身邊有個叫向子路的人容易打開缺口。

他開車出了家門就打電話約見向子路,對付這些生活在象牙塔內的年輕人,他自然有無數辦法。

半個小時後,一向冷靜自持的江越舟,麵沉如水的走出和向子路會麵的咖啡屋,眼睛像黑色的水晶散發著冰冷的寒意,車子如箭飛射而去。

江越寧——他最最疼愛的弟弟,他在這個世上最親密的手足,那個從小跟在他後麵,軟軟地叫他哥哥的小不點!

自己竟然做出了讓弟弟最痛苦最傷心的事情!

葉貝貝流著眼淚望著眼前如同要將她生吞活剝的江越舟,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麽,隻是想盡快的化解江越舟怒氣,不假思索的喃喃道:“對不起,對不起……”

這句話如同把江越舟所有的猜測徹底坐實,他掐著葉貝貝胳膊的手背上全是暴起的青筋,葉貝貝一動不動,就像是想任由他這樣掐死自己。

江越舟忽然有些嫌惡的將她用力推開,葉貝貝倒退的向後踉蹌兩步,身體撞在硬硬的茶桌上隨即跌倒,頓時疼得眼淚快速湧出來,可是她卻不敢哭出聲。她知道江越舟是徹底惱了,如同想要挽救些什麽,可是又不知道怎麽說,“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隻是機械而麻木地不停重複著。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總裁豪門 【已完結】

    她是歡喜集團的董事長,風華正茂,貌若天仙,二八年華(二十八歲了)無人問津,實在是嗚呼哀哉啊!不行,獵...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