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8章 與父單挑

將軍府門口,原本還是晴朗的天氣,卻突然刮起一陣狂風,門口的眾人都用袖子遮住臉。樹上的葉子被吹得七零八落,地上的灰塵也給風卷向了遠方。

“來吧,我倒想看看一個乞丐會有多高明”張天風從守衛手裏接過一把鋼刀,左腳向前跨出一步,將刀橫檔在胸前,刀上隱隱可以看到銀白色的鬥氣在流動。

“你不讓他們一起上?”聽到乞丐兩個字,張天風在葉寒的心裏再一次跌落了。

“小子,別這麽看得起你自己,對付你,你以為還要以多打少嗎?”話落,張天風的身體已經動了,舉起鋼刀向葉寒劈了過去。身上爆起了銀白色的鬥氣,看樣子葉寒的不屑已經激怒他了,一上去就用了全力。兩米多的距離,鋼刀很快就到了葉寒的麵前。麵對聖階高手的全力一刀,葉寒可不敢大意,單從刀上發出的氣息來看,要是被劈實了,那可能自己馬上會變成兩半。他不敢硬碰,緩緩的伸出了左手,向著刀峰迎了上去。就在刀要落在自己頭上的時候,葉寒左手突然加速,甚至比刀的速度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後發先至反手扣住了張天風的手腕,讓他手中的刀從自己的左邊劈了下去。

張天風看到自己的對手竟然空手向自己的刀抓了過去,頓時被驚住了,手中的刀也因為他的失神而慢了幾分。不過下一刻奇跡發生了,張天風全力的一刀劈下去卻是渾染不著力,自己的手腕處好象被對方扣住了,不過他沒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後者葉寒,接下自己父親的這一刀也不好受。張天風滿含怒氣的全力一刀,光是刀上所爆發出來的鬥氣,就將葉寒左邊身上的衣服撕成了一條一條的。葉寒可是用上了體內所有的真氣,才能在原地不動的情況下成功化解了那要命的一刀。

“就這麽點力呀,還是不要打了,我不想讓你出醜”葉寒強忍著喉嚨裏的一口逆血沒有噴出來,故意激著張天風。

“哼”張天風冷哼一聲,將手中的刀甩了出去,準確無誤的插在裏門前的那顆大樹上。

“怎麽了,你怕了?連刀都丟了!”張天風丟掉刀,葉寒自然不會認為他不打了。以他的性格在一個少年麵前受到這種這樣的沒麵子,肯定會要找回場子的。

“別以為自己接了我一招就很了不起了,我是不想用武器和你打,不然贏了還說我一大欺小”原來見葉寒剛才沒有用武器,張天風丟刀是想和他拚拳頭啊。

“哦,張大將軍還挺正氣的嘛,知道是一大欺小了,要不要多叫幾個人呀,那樣才好看呢”

“少廢話,看拳”拳頭上泛起刺眼的銀光向著葉寒砸了過去,這次張天風可沒再衝動了。

看著向自己砸來的拳頭,葉寒犯難了。要是硬接的話,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如果運起輕功,他肯定這速度的拳頭絕對連自己的衣角的碰不到,那樣的話隻會更加激怒張天風。沒時間讓他細想,因為拳頭已經貼上了他的胸口,拳頭上帶起的拳風吹亂了他的頭發,身上的衣服也是沙沙做響。

“砰”一聲悶響,拳頭結結實實的落在了葉寒的胸口上。葉寒的身體如斷線的風箏般飛了起來,砸在了十多米外的地上。“噗”一口鮮血奪口而出,一拳之下葉寒已經重傷。

對麵的張天風也不好受,當自己的拳頭印在少年胸口的瞬間,他便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力量從自己的拳頭上,衝過手臂向自己體內襲來,所過之處皆是傳來一片冰冷,就連血液都給凍住了,渾身的鬥氣絲毫提不起來。這寒氣正是從葉寒身上來的,在他胸口感覺到疼痛的時候,幾乎是同時,丹田裏就有一絲白氣衝了出來,就算是葉寒都不能感應到它的移動速度。

“你,你用了什麽東西,為什麽我的身體都動不了了”張天風一臉恐懼的望著地上的葉寒,葉寒也是一臉的疑惑。自己明明隻用了《乾坤大挪移》上轉移內力的方法,為什麽張天風會說他動不了呢。不過看到張天風頭發上慢慢的出現一粒粒冰霜,他就知道是怎麽回事了,開始還在鬱悶那絲白氣衝哪去了,原來是跑自己父親身體裏去了呀!

“我先進去找人了,你就先在這裏慢慢享受吧,等我見了我想見的人,你也就自然好了”葉寒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一用力,有牽動了胸口的傷,一大口鮮血吐在了地上。

“怎麽,你們也想想嚐嚐你們將軍此時的味道?”葉寒戲謔的對著門口的守衛說道,見他從地上起來了,門口的守衛緊張的拔出了腰間的刀,望著葉寒眼中滿是恐懼。

“早就說了我不是來鬧事的,我隻是想進去找我的母親。要是她在這裏生活得好,我見見也就放心了,要是生活的不好,我會將她接走的,我想張大將軍應該會反對吧!”葉寒的這些話卻是對著張天風說的。

“哼”張天風冷哼一聲,可奈何自己的身體提不起絲毫的力,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走進府。周圍的幾個守衛隻是拿著刀圍在葉寒的周圍,跟著他一起移動。

院子裏,葉寒輕車熟路的向林微的屋子走去。這裏的一切還和以前一樣,沒多大的改變,唯一不同的是,以前花園裏種的全部是蘭花,而現在卻改成了竹。旁邊跟著的人見葉寒對張府如此熟悉,隨即也對他的身份懷疑了起來。

“莫非他真的是大少爺,要不然怎麽會對這裏這麽熟悉,不繞任何路直接向著夫人的屋子過去?”張府雖然不是很大,可要是第一次來,別說不知道要找的人住在哪裏,就算是知道了,想必也要在這裏繞上幾圈吧。

葉寒,一邊觀賞著張府的景色,心裏一邊回憶著以前在這裏的點點滴滴。跟著父親練劍,和秦先生打賭,在花園裏抓蝴蝶……現在自己回來了,可這裏卻給他一種無比陌生的感覺。

林微的屋前,葉寒沒有繼續走進去,而是呆呆的望著那暗紅色的木門發呆。忽然,從屋子裏傳來一個少年的聲音,葉寒聽得很清楚,那聲音是叫著娘。“難道,娘給我生了個弟弟?”葉寒心裏猜測著,隨後大步的向前垮去,他想證實一下自己的想法。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以後也沒什麽可擔心的了,因為,林微要是有弟弟的保護,自然不會受到什麽傷害,並且在張天風的心裏,母親的地位也不一樣了吧!

“你是?寒兒?”正在教葉龍畫畫的林微看到一張陌生少年的臉,馬上停下了手中的筆,上前一步問道,眼神裏充滿了期待。

“娘,是寒兒,我是寒兒”葉寒看到林微的樣子,一陣心疼,雙腳不自主的跪了下去。

“快起來,快起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呀!”林微拉起地上的葉寒,一把將他摟進懷裏。

“娘,他是誰呀?”旁邊的葉龍很謹慎的望著葉寒。

“來,龍兒,快叫哥哥。他就是娘常跟你提起的哥哥張葉寒”林微將葉龍也拉了過來,抱在懷裏,不知道什麽時候眼淚爬了出來。

“哥哥,聽娘說,你很厲害,是不是的?”良久,林微才放開了懷中葉寒兩人。

“嗬嗬,那都是娘誇我呢,我可是從小就不能練武”說到不能練武的時候,葉寒笑了笑。這種笑,是嘲笑。不過卻不是在嘲笑他自己,而是嘲笑某些人的無知。

“你不能練武,你小子可是隱藏得夠深呀,啊!我都快被你給凍死了!”葉龍正準備上前去安慰,張天風的身影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了門口。

“還想來一下?”葉寒瞬間將功力提升到及至,將自己的氣息融入到了周圍的氣息中。張天風先是一愣,後麵臉上卻是驚訝無比。聽到葉寒說還要打,他愣住了,怕再被凍上一次。而後麵卻是連他的氣息都感覺不到了,明明就在自己兩米不到的地方。要不是周圍空氣的溫度下降了許多,他還真會以為是自己老了,眼睛出現幻覺了!

“哎,算了,你先和你娘多聊聊,我去休息一下”張天風帶著一肚子的疑問出去了。



《端午節,回老家了,兩天沒來得及碼字了,今天上來更新一張,還請大家多支持葉寒妹妹呀!》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