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27章 何去何從

金碧帝國雲萊城的東南麵,有一片很大的森林。這片森林不知道什麽時候就存在了,所有人都對這裏感到畏懼,也沒有人知道它到底有多大。相傳曾經有人進去探過險,但所有進去的人都沒有出來過,也許真的是被什麽野獸給吃掉了。

此時正是白天,陽光直射在森林上麵。而裏麵茂盛的大樹蔗住了陽光,樹林裏卻依然是那麽的陰森,見不到半天陽光。林間一條狹窄的小路上,兩邊的植物延伸出來,伸到了路的中央,要是人走在上麵幾乎看不到腳下的情況。一條白色的人影從小路的深處走過來,背上背著一樣用粗布捆紮的事物,手裏卻拿著一把劍不斷的劈開擋路的一條條“手”。

草很多,路很難走,白色的人影不斷的劈砍著,也許是累了!拭去額頭的汗珠,找了一處幹淨的地方坐了下來,掏出腰間的水袋喝了一口水,長歎一聲!

“哎,十年了,也不知道外麵是什麽樣子了?母親你還好嗎?紫丫頭,啊崇,你們都長大了吧!”白色的人影就是葉寒,劍魂將骨玉戒指送給他後,待了幾天,葉寒就離開了。本來是想勸老頭子一起出來,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可是看到他那傷感的樣子,葉寒終究還是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也許那裏才是老頭子喜歡的地方吧!

擦掉嘴角殘留的水,葉寒站起身來繼續往前走著。此時的他,很迷茫!在穀中的十年,自己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頂峰,就是遇到這個世界的聖階高手,他也有把握保持不敗。他很想出去闖一番屬於自己的事業,可是想想張家,想想日夜期盼自己的母親。他又想留在金碧好好的陪著自己的母親,享受天倫之樂。前世,就是因為一心追求力量,追求自己的理想,忽略了自己身邊的人,忽略了那份親情,在他心裏留下了很大的遺憾。來到這個世界,在山洞裏十年的寂寞,十年的孤單,他現在改變了,心中的大誌也隨風而去。

“還是先回去看看母親吧!”森林的邊緣,葉寒經過幾個時辰的路程終於出來了。身上的那件白色長袍已經不那麽幹淨了,植物上的綠汁染遍了整件衣服。想到心中的牽掛,下了決定,腳下發力,運起輕功朝著金碧城飛奔而去。

將軍府裏,林微還是像往常一樣待在房中,很少出門,臉上總是掛著絲絲的掛念。這十年來,一直沒有葉寒的消息,但是在她的心裏,葉寒永遠都活在自己的身邊。

經過一處花圓,那裏便是秦先生教出的地方。花園裏開滿了各色的花朵,引來了不少的蝴蝶蜜蜂,一滴滴露水隨著清風飄來掉到了花叢裏,滋潤著這片土地。

屋裏,傳來朗讀聲。在一張大桌子前麵秦大先生手裏正捧著一本厚厚的書,頭上布滿了銀絲,臉上也爬盤了歲月留下的痕跡。下麵坐著兩個年齡差不多的少年,正是張天風的兩個兒子:張葉龍和張葉林。兩人的啟蒙老師自然是秦夢歌這個儒士了,讀書都很用功。除了學習文化知識,做為張家的後代,武功方麵自然也不能拉下,眼前的這兩個少年從小就修習張家祖傳功法《青龍訣》現在也有著四階鬥氣的實力,在同輩中也算是非常出眾的。

“你是誰,快走開,這裏可是將軍府”張府門口,守衛正在趕著一個邋遢的少年。

“這位大哥,麻煩你進去通報一聲夫人,就說張葉寒回來了”這次葉寒沒有選擇偷偷的回家,而是想光明正大的回去看母親。十年了,他也想看看自己的父親,雖然是父親趕自己的出來的,但想想也有他的苦衷。

“什麽?你說你是張葉寒,大少爺?”門口的守衛聽到邋遢少年,說自己是張家的大少爺,一時也吃驚了。大少爺不是有十年沒有出現了麽,外麵不都相傳,這個不能練武的廢人已經死了麽?現在出現在這裏,一定是假冒的。

“對,我是張家的大少爺,還請通報一聲”守衛的驚訝,他早就料到了!

“我說,哪來的乞丐,我們家大少爺十年前就走了,我們張家一直在尋找都沒有消息,而且更是不能練武。你說你是大公子,可有什麽憑據?如果沒有,那麽請你走開”守衛見葉寒手中拿了一把劍而背上更是背了一長物,用粗布捆著,從外形上來看,想必也是一把劍,所以他確信,眼前的這人一定不會是大少爺,是冒充的!

“我真的是張將軍的長子,還請大哥通報一下,夫人見到我自會認得我”守衛的話,葉寒並沒有生氣,畢竟自己失蹤了十年之久,不認識自己也情有可源。

“快走吧,別妨礙我們做事”另一個守衛走了過來,想把葉寒推出去。可手才接觸到葉寒的身體,他就感覺自己的手沾到了一塊寒冰上似的,一股寒氣順著手臂向著他衝過去。守衛也跟著將軍打了多年的戰,反應能力自然不慢,趕緊將從縮了回來,一臉恐懼的看著葉寒。

“我隻是想見見我的母親,還請大哥通報一下”葉寒沒有理會守衛的驚恐,繼續說道。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見葉寒如此不講道理,門口的那守衛拔出了腰間的長劍朝著葉寒劈了過來。台階上剛才想推開葉寒的那守衛見他的劍劈了過去,想出聲阻止,可是已經慢了。等他從恐懼中醒過來的時候,另一個守衛的劍已經離葉寒隻有不到一米的距離了。

“哼”葉寒冷哼一聲,身體一閃從原地消失了。“啊”台階上那守衛看到劍劈到了葉寒身上,驚恐的叫了起來。他沒想到葉寒這麽容易就被劈中了,這裏是將軍府,要是在這裏殺了人,那會受軍仗的。

“不必為我擔心,他這兩下子還傷不到我”聲音從台階的另一邊傳過來。拿劍的守衛也是一愣,剛才的劍明明就劈中了這個少年,隻是有點不著力的感覺,可是現在少年的聲音卻從另一邊傳來。他現在才明白對方的速度有多快,自己劈中的隻是他的殘影而已。

“我說過了,我隻想見見我的母親,林微,我並不想鬧事”葉寒淡然的說道。

“你說你是大少爺,都知道我們大少爺是不能練武功的,可是,可是……”守衛後麵的話卻是沒有說出來,不過意思很明顯:你剛才的身手這麽好,怎麽可能是會我們家大少爺!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十年沒有回來,你們以為都像某些人那樣沒長進呀!”

“說誰沒長進呀,哪來的乞丐,敢在將軍府門口撒野”一聲粗狂的聲音從大門裏麵傳來。隨後,一個身影走了出來,一臉的大胡子。葉寒望了一眼從府裏出來的人,那不是自己的父親張天風又是誰?

“將軍,將軍”門口的守衛一個個都低下了頭,聲音中明顯帶著一絲恐懼。

“想說誰就說誰”葉寒見他竟然沒有認出自己,還說自己是乞丐,一時來火了。

“哦,你是誰?如果沒事,我就當什麽事都沒發生過,你離開吧,別在這裏鬧事了”張天風看了一眼葉寒,心裏有種特別的感覺。眼前這少年就好象是自己的親人一般,雖然頂撞自己,但是自己卻生不氣來。

“將軍,他說他是大少爺,回來找大夫人的”守衛小聲的在張天風的耳邊說道,聲音很小,但依舊逃不出葉寒的意識感應。

“父親,我是葉寒呀!我回來了!”父親兩個字從葉寒的嘴中喊出來,頓時臉上掛了一絲淚痕,眼睛再也沒有離開過張天風。

“你是寒兒?這怎麽可能?你怎麽會有這樣的身手?”開始守衛動手的時候就驚動了府裏的張天風,所以後麵的情況自是逃不出他的感應。

“你不相信?”葉寒的話突然變得有點冷,對麵的兩個守衛隻覺得周圍的空氣溫度好象都下降了不少。葉寒的眼眶更紅了,他沒想到張天風聽到自己回來不是高興,而是在問他的實力,在他的眼中就隻有實力。

“不不能信,寒兒小時候我就給他看過了,天生的絕脈,是不能練武的。你不可能是寒兒,就算真的是他回來了,我也不會讓他踏進張府一步”不會讓他踏進張家一步,這幾個字就像是鐵錘一樣,每一個字都在葉寒的心頭狠狠的敲了一下。

“既然你不讓我進去,那我就強闖了,既然這樣,我就將母親接出來”葉寒閉上了眼睛,此時的他心很痛,很痛!緩緩的將手中的太極劍拔了出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獸戰天下

    作者:胡不歸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個野獸橫行,掠食者和獵物以無窮的手法演出變化多端的二重奏或多重奏的欲望世界。一個從小被恐怖組織訓練...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