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六章 謾罵

  服務員是個瘦小白皙的女孩,胸前的牌號還寫著實習生三個字,她嘴巴張了一下,淚水便滴下來了,一個勁地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去.....”

  胡喜喜取過一杯白酒,撕開絲襪往自己大腿上倒下去,一陣清涼的感覺掩蓋住那燙熱刺痛的不舒適感,那裏紅了很大一塊,陳天雲有些不悅,但見那服務員一臉驚恐難過的樣子,也不忍苛責,隻說:“還不去那燙傷膏?”服務員趕緊離開,步履急速地走向大廳的櫃台。

  “好點沒有?”陳天雲取過白酒,緩緩地倒在她大腿上,胡喜喜無奈地笑了一下:“幸好是大腿,就算起泡也沒有看見。”

  “不如我送你去醫院吧?”朱總一臉的焦急擔心,又不敢看胡喜喜的大腿,“落下疤痕可不好。”

  “人家有男朋友在這裏,你急什麽啊?”朱夫人臉色開始陰沉,“老公,你有點狗拿耗子了。”

  “你懂什麽?閉嘴!”朱總怒道,抬頭見經理走過來,剛想出言責罵,胡喜喜卻說:“算了,沒什麽大礙,不要弄得太誇張了,今天可是好日子呢,別掃興。經理,你讓人過來收拾一下,別掃了大家的興致!”

  “你看人家胡小姐,多麽通情達理啊!”朱夫人冷冷地說。

  朱總見胡喜喜這樣說,臉色便和緩了下,卻還是有些忿忿地說:“不要在那個位置上菜了,到我這邊來。”他與朱夫人是坐在一起的,朱夫人見他居然說要到她這邊來上菜,那怒火便頓時竄了上來,一拍桌子,也不理眾多賓客在場,火爆吼道:“姓朱的,你這是什麽意思?你眼裏還有沒有我?”

  “你說什麽呢?閉嘴坐下!”朱總儒雅的臉有一絲薄怒,“這裏可是婚宴。”

  “你也知道是婚宴,你也知道今個是咱兒子結婚,我以為你的魂都小狐狸精勾去了,忘記了今個是什麽日子。”朱夫人的聲音高亢而尖銳,賓客們都停下了筷子,擔憂地看著主席桌。

  胡喜喜當然知道她口裏的小狐狸精是誰,要是她自己在,她會毫不在乎,但是今天不行,今天冠軍在這裏,她不要冠軍聽到任何不好的話,於是她站起身來對朱總說:“我還有事,失陪了,諸位慢吃。”

  “心虛啊?知道我說的狐狸精是你?賤人,要不要臉啊你?身邊有這麽好的男人了,一雙眼還四處放電,你以為你是發電廠啊?看老娘不把你的眼睛捅瞎....."話還沒說完,朱總一個耳光打在她臉上,憤怒地盯著她:“你要是再敢說一個字侮辱胡小姐,我立刻跟你離婚!”

  事情演變成這樣,是所有人都無法預料的,李瑞與高雅軒也愣住了,本想挑唆一下讓朱夫人好好挫挫胡喜喜的銳氣,沒料到會搗亂了自己的婚禮,她由此不禁有些埋怨胡喜喜,惱怒地瞪了她一眼,卻是不敢說話的。

  朱夫人捂住臉,有些不可置信,胡喜喜臉色煞白,隻因冠軍一副探究的神情,她拉起冠軍,冷冷道:“走吧!”冠軍跟著起身,疑惑地看了看身後的大人,陳天雲沉默不語跟著起身,朱總連忙上前攔住胡喜喜,不停地道歉:“對不起,我老婆她不是這個意思。胡小姐不要生氣。”

  胡喜喜一身清冷的氣勢,強壓住心頭的怒火:“沒事,你們慢吃吧,日後等你空閑了,我讓人約個時間再見吧!”現在她實在不能心平氣和地繼續擠出笑臉端起酒杯說說笑笑。

  “你別走,你這個狐狸精還敢約他出去見麵,你要不要臉?帶著兒子出來找男人,你這個騷貨,這麽年輕就生下了兒子,活該你男人跑路不要你,活該你兒子沒爸爸!”朱夫人這一番話,都是李瑞在休息室的時候說給她聽的,如今情急之下,她便不管不顧,全部都說出來了。

  胡喜喜忽地轉過身去,惡狠狠地盯著朱夫人:“你再說一句,我把你嘴都打腫!”她本身是個粗暴的女子,沒有什麽氣質可言,雖然近這兩年收斂了許多,但一身的暴戾還是在盛怒時候顯示了出來,雙眼犀利,透著怒火。

  朱夫人雖也不是等閑之輩,但也被胡喜喜此刻的淩厲唬住了,李瑞也不敢做聲,隻因婆婆雖厲害,但公公才是家裏的主心骨,她從來沒見他發火,想不到今日為了胡喜喜,居然如此大動肝火。

  冠軍輕輕地放開胡喜喜的手,神色黯然地站在一邊,胡喜喜看得心裏疼痛,眸子裏閃過一絲悲戚,陳天雲心裏觸動,她此刻的模樣,讓人不自禁生出一絲憐惜。他上前摟住她的肩膀,“走吧,我們回去!”胡喜喜看著冠軍,那深深的愧疚和不安讓冠軍忍不住地想落淚,他喉嚨發緊,什麽都沒有說,就徑直走了出去。胡喜喜雙腿發軟,每一次冠軍有什麽狀況,她總會失控,她推著陳天雲:“快,我們走!”陳天雲牽著她冰冷的手,回頭看了朱總一眼,眼睛裏有些研判意味,朱總不敢說話,隻看著胡喜喜神傷的背影,深深歎氣。

  三人走後,朱總走上台前,哀傷地說:“今日很對不起,讓大家看笑話了。胡小姐,對不起,今晚一切不是我所願!”他知道剛走出門口的胡喜喜能聽到,他想道歉,但覺得說什麽都是多餘的,便隻這麽提了一句!

  朱夫人氣得渾身直抖,李瑞拉著她,“媽媽,別生氣,為那樣不知廉恥的女人不值得!”

  婚宴中有記者,他不敢公開胡喜喜的身份,但是今晚鐵定是一場鬧劇,上定了頭條,他傷得起,但胡喜喜呢?

  婚宴結束後,朱家的人驅車回家,朱總一路沒有說過一句話,倒是朱夫人一直在罵,聲淚俱下,一直到家還不消停,摔東西,扔椅子,把家裏鬧得不可開交。

  朱愈飛也勸不了,事實上今晚他也覺得爸爸有些異常。李瑞說:“媽媽,別生氣了,爸爸也不過逢場作戲的,那樣的風塵女子,怎麽能比得上你?”

  一直沒有反應的朱總,聽到這句話陡然抬頭,犀利地看著李瑞:“什麽叫做風塵女子?胡小姐是你的同學吧?你不為她說話反而要抹黑她?”

  李瑞有些委屈,辯解道:“爸爸,不是我要 抹黑她,而是她未婚有子的事情我們都知道,她讀完高中後便沒有讀書了,大家都說她生孩子了,被男人拋棄了。”

  “這些話也能信?她和你是同學,和你同歲,怎麽可能生得出這麽大的兒子?你有沒有腦子?”朱總一向不說重話,但現在的他是悲憤交加,所以什麽話都衝口而出了。

  “爸爸,您何苦為了一個無謂的女人鬧得不可開交的?李瑞說得也對,那孩子確實叫她媽咪,大家都親耳聽到的!”朱愈飛見李瑞眼圈紅了,想起今晚的婚禮也讓人生氣,不禁有些埋怨爸爸。

  “你爸爸已經被那女人迷得七葷八素了,哪裏還能聽得進去?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那狐狸精的樣子。”朱夫人出言諷刺道。

  “沒錯,我現在腦子裏裝著的就是胡喜喜,眼前浮現的就是她。”朱總站起來,緩緩地說:“你們明天,跟我去找她道歉。”

  “想我們幫你哄女孩子?別想了你這個老混蛋!”朱夫人氣得隨手拿起一個抱枕,就往朱總扔過來,朱總不閃不避,冷冷地說:“不去的話,那就不要回來這個家!”

  朱愈飛與李瑞頓時倒抽一口冷氣,不可置信地看著朱總,朱夫人聞言,頓了一下,忽地坐在地上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罵道:“你這個負心漢,你忘恩負義,當初要不是我爸爸帶你入行,你哪裏有今日的風光?現在富貴了就想拋妻棄子,你這個死沒良心的。”

  “爸爸,你不覺得你過分了嗎?”朱愈飛生氣地說。

  “兒子,有煙嗎?”朱總坐在沙發上,出神地看著家中的擺設,家具是最頂級的,單單客廳裏的吊燈便二十萬,而他曾經連兩千塊都拿不出來。

  “您不是戒煙了嗎?”朱愈飛問道,但還是遞上去一根喜煙,是今日婚禮剩下的,朱愈飛見朱總臉色沉重,想必肯定有內情了,便為他燃起煙,讓他慢慢細說。

  朱總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再慢慢地吐出去,長久不吸煙,有種眩暈的感覺襲來,他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睜開,聲音卻有些顫抖了,“不知道你們是否記得,兩年多前,公司曾經陷入了危機中,差點申請破產?”

  “記得,但是後來您借到了錢,還清貸款,公司也度過了難關。”朱愈飛點頭說。

  “當天,我跑了幾個好友的公司,也去了和我們合作的公司,得到的都是愛莫能助一句話,我絕望了,在大街上買了一瓶二鍋頭,一口氣喝盡便衝上了九樓天台,打算跳下來。”朱總說到這裏停了一下,有狠狠地吸了一口煙,朱夫人停止了哭泣,驚訝地看著他。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