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十五章 鬧婚宴

  胡喜喜看了看陳天雲,見他用一雙研究的目光凝視著她,胡喜喜雖然不知道他想什麽,但是也能猜出大概,她虛笑了一下說:“他確實是媽咪的男朋友,如假包換.”

  陳天雲沒有言語,隻一直看著胡喜喜,她果真是傳說中那女企業家胡喜喜?遇人不淑,未婚生子,至今未有男朋友,兒子乖巧懂事,她是怎麽樣的人?進入祥雲集團和陳宅是為了什麽?堂堂歡喜集團的董事長,蹬著三輪車上下班,被他多次冤枉也不辯解,甚至忍受他的侮辱,收下一張二十萬的支票,淩晨四五點蹬著三輪車帶著小花豬離開,難道是因為有錢人的生活過膩了,想過過奔波勞碌的日子?

  “陳叔叔,媽咪說的是真的?”冠軍疑狐地看著陳天雲沉思的臉問道,不是他不相信媽咪,而是她曾經欺騙過他太多次,每一次都是找公司的男人來騙他。

  事實上,胡喜喜如此迫切地找男朋友,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冠軍,不想讓他心裏有負擔,不想讓他覺得她是因為帶著他所以沒有人要。

  陳天雲回過神來,看著胡喜喜乞求的眼神,他重重地點點頭說:“是真的,冠軍,我會好好地對待你媽咪。”

  冠軍看著胡喜喜,還想再說些什麽,灣灣與古樂已經來到,古樂為灣灣拉開椅子,灣灣卻自己拉椅子坐下,古樂神色複雜地看了灣灣一眼,欲言又止,抬眼看了胡喜喜和陳天雲奇怪的目光,便靜默地坐在灣灣身邊,一言不發。

  胡喜喜斜睇著兩人,心裏有些不是滋味,灣灣以往什麽事情都會跟自己說的,但很明顯,這個古樂她是緘口不提,甚至明知道她對古樂有意思,也一字不說。

  “灣灣阿姨,你臉色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冠軍也察覺大人的不尋常,有些揣揣不安地問道。

  灣灣迅速抬起頭看了冠軍一眼,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沒事,阿姨有點頭疼。”

  “要不要緊?要不讓叔叔送你回去。”冠軍建議道。

  胡喜喜輕聲問道:“要不要緊?”

  “阿樂,你送常小姐先走吧。”陳天雲也建議道。

  古樂點頭起身,胡亂地說了一句:“那我們先走了。”說完拉著灣灣的手,灣灣下意識地掙開,古樂有些氣惱,“走,跟我出去!”陳天雲有些驚愕,古樂一直都是好好先生,從來不會對女子有一絲不悅的神色,今晚是做什麽了?

  胡喜喜嚴肅地看著灣灣,灣灣擺擺手:“回去跟你解釋,我先走了。”說完,便起身徑直走了出去,古樂追了出去,朱總剛好來到,驚愕地問:“古總怎麽先走了?”陳天雲淡淡地說:“常總有些不舒服,他送她一程。”

  “常總?”朱總沒有見過灣灣,但也聽聞過灣灣的大名,見胡喜喜在場,那常灣灣在也沒什麽出奇的,“哦,那真是遺憾了。”

  “朱總,不用招呼我們了,你忙去吧!”胡喜喜見婚宴即將進行,有司儀走到台上調試麥了。

  “請陳董和胡小姐到主席桌就坐。”朱總懇切地看著胡喜喜與陳天雲,“請!”

  “不必了吧!”陳天雲搖搖頭說,“主席桌是主人家和新人,我們去不合適。”

  “陳董不去就是不賞臉,看不起我朱某人!”朱總主要是想胡喜喜過去,雖然和祥雲有生意往來,但也不至於會尊重如斯,今日是他兒子的人生大事,他隻想胡喜喜在,見證他的幸福人生,是她一手挽救的家庭,是她賜予的幸福!

  胡喜喜知道他的心思,想著假如不去他心裏定然不痛快,便首先起身,拉著冠軍對陳天雲說:“既然朱總盛意拳拳,再三推卻反倒顯得矯情,我們過去吧!”

  陳天雲見胡喜喜這樣說,也不過問,便站起身子說:“那好,我們就做一回貴賓!”說罷,很自然的牽著胡喜喜的手,胡喜喜知道他是顧念冠軍,心中感激,不由得對他投以感激的一笑,這笑落在朱總和冠軍眼裏,都有不一樣的意味。

  冠軍年少不懂事,見兩人牽手便以為是有情意了。但朱總是個久曆風霜的人,他看出胡喜喜和陳天雲根本不是情人關係,甚至兩人都不太了解對方,剛才兩人連眼神交流都沒有,但是他自然是不會揭穿,胡喜喜的事情他知道得不多,盡管這兩年一直去了解她,但所知甚少,甚至連她的兒子也是今晚才知道,他不由得想起一句形容胡喜喜的話:胡喜喜就是一個傳奇!

  他深感讚同!

  婚宴都是千遍一律的,司儀說了一大堆祝語,然後是新郎新娘互道愛語,請了雙方的好友上台,粗略地說了一下雙方相識相戀的過程,然後晚宴便正式開始了。

  吃了一會,新郎新娘便去了敬酒,有伴郎和伴娘跟隨,伴郎自然是負責擋酒的,而伴娘們手挽一個紅色的小包,專門收賓客的紅包,這是風俗意頭上的儀式,是朱夫人堅持要照辦的,加上李瑞也想通過敬酒敬茶被人認識一番,所以便欣欣然而去了。

  胡喜喜甚覺無趣,這一切的歡喜都和她無關,回頭瞧見陳天雲研究的目光,他今晚一直這樣看著她,她知道他也許察覺了什麽,但都不重要,反正老爺子也已經知道,況且她的身份又不是什麽秘密。

  朱夫人一直盯著胡喜喜,隻因她發現自己丈夫的反常,他的目光經常凝視著胡喜喜,每上一道菜,他都會首先夾菜給她,而胡喜喜也會衝他微微一笑,而他瞧見這溫雅的一笑,竟如同青澀的少男般莫名欣喜著,眉宇唇邊蕩著一個羞澀的笑。女人都是敏感而觸覺敏銳的動物,她驚覺胡喜喜對她的丈夫有強大的吸引力,這一次,她很冷靜,沒有像以前那樣大鬧起來。除了因為這裏是兒子的婚宴之外,更因為一樣,那就是眼前這個女子確實是個勁敵,她要謹慎對待,以前的撒潑耍賴,都是不可取的,女人在對付第三者上,有著獨特的天分,雖然心中已經憤怒至極,卻麵子上還是冷靜淡然。

  陳天雲也發現朱總的不尋常,往日他與朱總也見過多次,知道他是個沉穩的生意人,言談舉止有企業家的風範,談生意從不去酒色犬馬之地,對身邊飄然而過的豔麗女子也目不斜視,當時古樂還笑說朱總是謙謙君子,隻是今夜瞧他的神色,似有內情!

  其實說起來,也怪不得朱總,胡喜喜隻留給他一個還錢的卡號,便一直避而不見,多次通過秘書約見,她均以繁忙為借口,那可是救命的大恩啊。這半年來,他也尊重胡喜喜的意願,不再約見她,但是沒想到她竟然會出席自己兒子的婚禮,在這個歡喜的日子裏,他怎麽能不激動?

  婚宴的菜式不是很名貴,但味道不錯,胡喜喜是個饞鬼,對食物有著極大的需要,尤其是好吃的食物,她自己不會做什麽菜,偶爾有一兩味會做也不是自己喜歡吃的,也鮮少下館子,冠軍不在家的日子,她就隻能吃泡麵或者是白飯加腐乳,有時候會做簡單的菜,長久如此,她對美食便有一種愛好。

  “朱總為什麽老是看著你?”陳天雲見她一副渾然不覺的樣子,便蹙眉問道。

  胡喜喜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因為懷疑我們的關係,你這麽愛油煎兒,外人都是知道的,突然冒一個女人出來說是你女朋友,他肯定起疑心。”

  “什麽油煎兒,好的不學壞的學十足!”陳天雲無奈地看著她,她與爺爺肯定經常在背後說他與倩兒的壞話,連胡喜喜也知道倩兒的綽號了。

  胡喜喜撲哧一笑,宛若一朵驟然綻放的曇花,頓時麵目生輝起來,陳天雲看著她明媚的笑容,愣了一下,隨即發現自己失態,連忙端起桌麵的汽水喝了起來。

  朱愈飛與李瑞敬酒回來,神氣飛揚地坐下來,胡喜喜似笑非笑地看著李瑞,她眉目間的得意和跋扈還是和高中時候一樣,胡喜喜能包容很多人,包容很多事,自然也能容下她的挑釁,她淡淡地喝著汽水,神情悠然。

  最後有一道蓮子百合糖水,是寓意新人早生貴子,百年好合,是婚宴不可缺少的一道糖水。

  高雅軒坐在胡喜喜右側,而服務員又選在胡喜喜的右側上菜,精致的水晶盆子裝著一鍋熱氣騰騰蓮子百合糖水,瘦小的服務員有些吃力,胡喜喜側身想幫她,誰料盤子經過胡喜喜舉到胡喜喜身邊的時候,服務員右腳突然一彎,幸好她反應敏捷,沒有整鍋蓮子糖水倒在胡喜喜的身上,但是也洋溢出不少,落在胡喜喜的大腿上,她今晚穿裙子,搭配一雙黑色的絲襪,如此燙熱的糖水落在她大腿上,她也隻是眉頭輕皺了一下,淡淡地瞟了高雅軒一眼。

  “對不起,對不起!”服務員嚇得連忙放下盤子,拿起桌麵的餐巾為胡喜喜抹去糖水,她神色不安地偷瞧了一眼高雅軒,白著一張臉不敢再說話。

  “你什麽怎麽做事的?”朱總憤怒地拍桌而起,冷著一張臉罵道,“叫你們經理過來!”

  在座的人都一驚,朱總往日是出名的好好先生,鮮少發脾氣,再大的事情都能包容,想不到他會突然發難!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