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與球雙雙把家還

  這日寒流又來了,老爺子在院子裏逞能,一個勁地走了幾圈,出了一身汗便到側屋找胡喜喜,胡喜喜百無聊賴,問過公司的事情後,便一個人上網鬥地主,她沒什麽真心的朋友,以前冠軍不住校的時候,母子兩可能還有些活動和節目,現在閑暇中,便隻好尋思些舊日玩意了,鬥地主是她唯一懂得的網上遊戲。

  炸了幾盤,那歡樂豆便急速飆升,胡喜喜興奮地匍匐在電腦桌前,渾然不知身後進來一個人,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她炸個你死我活。

  “這個我也會,怎麽在電腦裏也能玩嗎?”老爺子搬來一張凳子,興致勃勃地問道。

  “這是電腦鬥地主,你也會?”胡喜喜側頭問道。

  “會啊,誰說不會呢?我之前看人家玩過,在公園裏,三個人玩的,就是看不大懂。”老爺子訕笑道。

  “那你是懂還是不懂呢?”胡喜喜見他說話前言不對後語,一會說懂,一會說不大懂。

  “懂!”老爺子堅定地說,“但是現在可能忘記了,你得慢慢教我。”

  “不教,老人家不要上網,有輻射。”胡喜喜懶得教他,這些網絡遊戲會讓人沉迷的,她一向反對,她自控能力極好,說放下就放下,但老爺子如今就像小孩子一樣,對什麽都興致勃勃,也容易沉溺,所以不能讓他碰電腦。

  “什麽沒輻射啊?出去曬個太陽還有輻射呢。”老爺子急了。

  “不教,去把汗擦了,否則等會冷風一吹又感冒了,快去!”胡喜喜往外攆人。

  老爺子瞪了她一下,憤憤地起身出去了,胡喜喜淡淡一笑,繼續蹲在電腦前鬥地主,又是一副好牌啊,王炸在手,四條二,她興奮地大叫,忽地電腦一陣黑屏,她楞了一下,第一個反應是停電了。老爺子哼哼地走進來說:“你不教我,我也不讓你玩。”說完,囂張地扭頭走了。

  胡喜喜從椅子上跳下來,“要不是看你幾十歲我就揍你!”

  老爺子聞言,順手操起平日打掃的雞毛掃,疾步而來,胡喜喜連忙逃命了。

  兩人鬧了一通,吃過午飯後,胡喜喜便教他上網鬥地主,到了下午便感覺他有些不妥,一個勁地打噴嚏,流鼻水,摸摸他的額頭,居然有些發燒了,她驚得趕緊讓阿德把他扶上樓,然後打電話叫林醫生。

  林醫生叮囑道:“是著涼了,現在流感季節,要千萬注意身體,多吃些維生素c高的食物,增強抵抗能力。”

  “我知道了,今天是疏忽了,出了汗又沒有及時擦幹,寒風一吹便涼著了。現在退燒了沒有?”胡喜喜有些內疚地說,要是不跟他嬉鬧玩耍,也許便不會著涼,也不必受這樣的罪了,現在他每日吃的藥已經夠多了。

  “有什麽的,誰沒個感冒啊?”一直惜命的老爺子不在乎地說道,“病一病更好,皇帝般伺候著,多美啊。”

  “說得我平常虐待你一樣!”胡喜喜嗔笑道。

  阿德送醫生走了,胡喜喜晚上熬了些白粥,就這小醬菜讓老爺子吃了,出了一身汗,阿德扶他進去洗了個澡,燒算是退了。

  晚上九點多,胡喜喜便回房間睡覺了,阿德看過老爺子沉靜地睡去,也就回房了。半夜,胡喜喜驚醒過來,怕老爺子再次發燒,便披衣起來,上樓看看情況。

  她摸摸老爺子的頭,頓時嚇了一跳,果真又燒了起來,這時候也不叫醒阿德了,他伺候一晚上的也夠累了,林醫生開的藥裏有退燒藥,便碾碎了融在水裏,扶老爺子起來喝了,倒了一盆熱水,開始為老爺子抹身散熱。老爺子迷迷糊糊張開眼睛,定定地看著胡喜喜,忽然說道:“阿喜,你嫁給我天雲吧!”

  “燒糊塗了你,趕緊睡覺,燒退了,明兒要是高燒,咱去住院。”胡喜喜低聲說道,怕他不舒服又說:“要不,現在叫車去醫院?”

  “不用了,我就是感冒,沒必要住院。”

  “你看你,真正病了不住院,割傷一點手 鬧著上醫院,什麽人啊真是!”胡喜喜把退熱貼貼在他頭上,為他壓好被子,“睡吧,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

  她疲憊地癱在椅子上,看老爺子又迷迷糊糊地沉睡過去,確定燒全退了才放下心來,她看看手表,已經是淩晨四點鍾。打打嗬欠,隻怕早上的晨運要取消了,輕輕地亮起小夜燈,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

  剛把門關上,樓梯燈全部亮了起來,一張暴怒的臉在樓梯口正對著她,提著一個旅行箱,風塵仆仆,待看清楚她後,頓時暴怒如雷:“是誰讓你進我爺爺的房間?你這個下作女人!”

  胡喜喜怕他驚醒老爺子,瞪了他一眼,“下樓,有話跟你說。”說完,便率先下了樓,陳天雲蹬蹬蹬地下了樓,把箱子往地上一摔,冷冷地看著衣衫不整的胡喜喜,“你不會想跟我說,你馬上要做我的奶奶吧?”

  胡喜喜坐在椅子上,輕輕笑了,“好主意,孫子,叫聲奶奶來聽聽!”

  “你,馬上給我滾,馬上滾!”陳天雲壓低聲音吼道,他不能讓這個厚顏無恥的女人留在家裏,前日古樂無意中說出那家務助理就是胡喜喜之後,他便立刻飛了回來,果真讓他瞧見她從爺爺的房間裏出來,這還了得?

  “我為什麽要滾?老頭現在不知道多喜歡我,我滾了他肯定是要生要死的,信不?重要的是這萬貫家財馬上就要到手了,我為什麽要走?”胡喜喜搖著腿大刺刺地說道,在這裏已經半個多月,確實也要走了,隻是可憐那老頭年老孤獨,孫子又常年忙碌,沒時間陪伴他,老年的生活枯燥乏味,甚至可以說是毫無樂趣可言,不過是度日等死罷了。如今說這麽一番惡毒的話,也隻想讓他多加著急,別總是丟下老人一個。

相信因為她的這番話,他這段時間都不敢對老頭掉以輕心。

陳天雲掏出支票本,冷聲道:“說,你要多少錢?”

胡喜喜故意考慮了一下說:“低於十萬,我絕不會走,那老頭房間裏任何一件東西都不止這個數了。”

“那是他的命根,你要是敢動,我饒不了你。”他狠狠地恐嚇道,說罷,揮筆寫下一章支票,在手提包拿出公章蓋下去,遞給胡喜喜,“這是二十萬,我警告你,以後不許再見老爺子。”

胡喜喜接過來,燦然一笑,“放心,我們這種人看錢辦事,有錢的話說什麽都行。”

“不必廢話,立刻走吧。”陳天雲走向側門,直接打開她的房間,打算看著她收拾東西,她想起什麽般想告知他一聲,但已經太遲了,隻聽到一聲悶哼,他撲在地上,她忘記告訴他,球球就在門口,小心別磕著了。

胡喜喜掐住自己的大腿,然後跑過去一臉同情地對他伸出手,“沒事吧?快起來!”陳天雲臉色漲紅,咬牙切齒地說道:“滾開,立刻收拾東西滾蛋,再讓我看見你和這頭死豬,你就死定了。”說完,狼狽的起身,胡喜喜見他好像摔得不輕,便伸手拉一拉他,誰料揪住了他的襯衣一撕,“嘶”一聲,衣袖被拉開一個大口子,手臂上露出一個蜻蜓般的刺青,胡喜喜定睛一看,奇異地問道:“你手臂上也有蝴蝶刺青啊?真是巧了。”

陳天雲憤怒地看著他的襯衫,冷冷地起身,一把推開胡喜喜,“滾開笨蛋!”說完,便徑直走了出去。

胡喜喜聳聳肩,收拾著東西,幸好東西不多,便是加上球球,也一車能帶著,反正接近天亮了,不如帶球球遊新城一圈,然後再回家。

天色微亮,胡喜喜如同來時一般,蹬著三輪穿過大街, 一路在城裏流轉,到天亮了才回到長龍豪庭!
更多

編輯推薦

1總裁的情人老婆...
2冷魅總裁獨寵妻...
3冷總裁的退婚新...
4誤做總裁妻
5錯愛霸道總裁
6總裁逃妻:新娘...
7總裁大人不要啊...
8不做緋聞妻:總...
9總裁,放了我
10撒旦總裁不要跑...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總裁,別胡來

    作者:微風中搖曳  

    總裁豪門 【已完結】

    本文主角淩妍妍六歲時被父親拋棄成為孤兒,大學畢業的她做著各種兼職。一天晚上她路上遇到流氓,匆忙中向正...

  •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作者:慕齊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五年前,她被迫與他簽下生子協議。黑暗的屋子裏,他不知是她,她不知是她。五年後,他依舊用卑劣的手段強占...

  • 總裁嬌妻不太乖

    作者:金水達蓮  

    總裁豪門 【已完結】

    20歲的丁蕊醉酒後稀裏糊塗的被LD跨國集團總裁楊旭帶回了房間,被吃幹抹淨了不說,脖子上還被強行種下了一顆...

  • 腹黑嬌妻:火爆總裁溫柔點

    作者:安真  

    總裁豪門 【已完結】

    什咪?這家總裁是不是秀逗了?隻不過是恰巧看見她在樓梯間換衣服就說她故意勾引他!真是自大加霸道!她沒有...